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99)

前文列表


(99)


叶修在昨晚的剩菜里捡了几样叶秋爱吃的,用微波炉热了热,给叶秋端出去。叶秋等不及菜,已经开始吃面,用筷子卷着面条,吹几下,再小口小口地吃进去。叶修回厨房拿了套碗筷,站在叶秋旁边,从面碗里挑了几绺拨到自己碗里,等它凉了凉,才尝了一口,蹙起眉头:“怎么样?”

“你应该知道的,只要是你做的东西,我不可能觉得不好吃,”叶秋捡了筷子菜到碗里,“更何况确实很好吃。——你要不要?你要是吃就自己再去煮点儿,这一碗是我的。”

叶修把碗里剩下的面吃完,把碗撂到桌上。“你吃吧。我觉得一般,还是方便面好吃。”

“我刚才还在想呢,你队友也太幸福了,每天都跟你在一起不说,还能吃你煮的面。半夜里跟你一起打玩游戏,然后你亲手给他们煮面,煮好后围在一起吃,真是神仙一样的日子。”叶秋感叹。

叶修笑笑,没有接话。他去客厅里泡了壶茶,又拿了两个杯子,给自己和叶秋倒上,这才拉开椅子,在叶秋身边坐下来。“去年你工作比较忙的那阵子,我回家住过几天。你跟老爸都不在,我帮妈妈做了几顿饭,味道都不怎么样。我可能也就泡面和煮泡面拿手一点,做得太多,就熟练了。”

叶秋想了想:“去年?夏天的时候?就是我开会时你给我打电话那次?”

“嗯,就那次。”

叶秋露出懊悔的表情:“我难得不在家一次,就错过这么多东西。”

“那有什么可惜的,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叶修朝那碗面示意了一下,“这个也是。你真觉得好吃?如果把你的滤镜去了呢?实事求是一点,到底怎么样?”

“嗯,”叶秋又挑了一筷子面,吹一吹,津津有味地吃掉,这才含笑望着叶修,“要是去了滤镜的话,吃一辈子都不会腻。哥哥,要是有两个人生给我选,一个是锦衣玉食,大富大贵,但是没办法跟你在一起,另外一个是终生穷苦,每天只能跟你下点挂面吃,天天都累个半死,除了跟你做爱什么业余生活都没有,我一定选第二种。第一种人生过起来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可言。”

叶修挑挑眉:“你脑袋里这堆流氓废料但凡能少点,说不定咱俩的关系还能好一点。”

叶秋一怔,随即当真了似的凑过来,眼巴巴地望着叶修:“好?往哪个方向好?哥哥,要是我不说这些话题,你就答应跟我在一起的话,那我从今天开始再也不说了,我认真的。”

“往正常兄弟的方向好。你以为呢?”叶修不为所动。

叶秋倒也不意外,嘿嘿一笑,继续卷面条吃:“你需要这么揣着明白装糊涂吗,我以为是什么你还不清楚?”

叶修用手指拨弄着杯沿,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笑了笑。

叶秋见好就收,不再纠缠,专心吃饭。他吸溜了一会儿面条,又把剩菜扒拉着吃了不少,看样子是饿得有点惨。


叶修一直静静地看着他。这碗面不好吃,口感平庸,料调得也一般,搁他自己身上都是吃起来会皱眉的水平,但是叶秋就这么香甜地吃完了。不管他是因为饿,还是因为喜欢自己才强装出觉得好吃的样子,他的反应都足够让他心里暖融融的。

其实叶修刚才说“去了滤镜”那句话时,已经带了点弦外之音,他相信叶秋也听出来了他的弦外之音,却没有按照他预期的方向走下去,而是自顾自地趁机表白了一番。叶秋的聪敏和温柔都在这些无法言说的地方,稍不注意就会忽略过去,但这才是他的可爱之处。叶修默默地想,或许他就是被叶秋这些琐碎而隐蔽的可爱之处潜移默化地侵略,感染,直到发现的时候,已经很难挣脱出来了。

——岂止是难以挣脱。他的弟弟这么可爱,他刻意冷淡的时候他不恼,含沙射影的时候他不慌,他吞下叶修裹在暗示里的针,再把它们转换成糖,一颗颗交回到叶修的手上。一个人真能做到这么强大坚定,百折不回吗?叶修不这么认为。叶秋必然也会害怕,也会失落,也会感到被伤害。

他只是舍不得以同样的力度报复回自己身上来罢了。

问题是,在知道了叶秋是这样对待他的前提下,在下定了决心却仍然无时无刻不在感受叶秋的甜蜜和爱意的时候,叶修又怎么舍得突然拉下脸来,冷冰冰地扔给他那个连自己都觉得残酷的决定?

这个上午,他一直在犹豫。其实已经定好的事情他就不会改了,让他迟疑的只是他要用什么样的方式跟叶秋摊牌。

他没有办法再像头天一样对叶秋和颜悦色,那会让他自己都觉得虚伪;却又不能控制地在面对叶秋时,泛起无穷无尽的关注他、照顾他、疼爱他的本能。

如果可以,他也想硬起心肠,干脆利落地跟叶秋交代一把,不去管叶秋接不接受,不去考虑他难不难过,然后他买了机票,往H市一飞,从此便什么都不想,全当世界上不再有叶秋这个人。

但是他清楚自己做不到。

别说后面那一系列的部分,他连“硬起心肠”这一步都做不到。

这是这个赛季以来,在紧张的比赛和工作安排中,他难得的半天休息时间,尤其是在他还为叶秋担心了那么多天之后。但是叶修却感觉过得比之前的每一天都累。他其实明白这里面的原因。他从来不曾违心地生活过,因为坦坦荡荡,所以再艰苦的时光,心里也是轻松的,但是现在他要为着自己的利益去对叶秋撒一个一定会伤害到他的谎。他所经历的犹豫和考量,不过就是如何把这个谎言包装得不那么恶劣一点,让叶秋更好接受一点罢了。

问题是,这可能吗?

这个决定必然会对叶秋造成伤害,那后果很可能是叶修难以估计的。在这样的前提下,用什么形式把它对叶秋提出来,结果会差别很大吗?

但是,为什么一定要去对叶秋撒谎呢?在早上出门散步的时候,在叶秋守着他处理工作而他默默地看着视频的时候,甚至在帮叶秋煮面的时候,叶修都不止一次地想到过另外一种方向。

没错,他已经决定好了,这个决定不会变了。他不会和叶秋在一起,发生什么他都不会,这几乎已经是一个事实了。

可是,如果这个事实已经板上钉钉,为什么一定要用谎言的形式来告诉叶秋?他确实一直想控制住局面,他把他对叶秋的感情视为天大的秘密,不肯对他弟弟透露一点。但倘若结果叶秋已经无法改变,那么他值不值得自己对他诚实一次,即使这种诚实会给他一种还有希望的错觉,但至少是真的,至少在一切都结束之前,叶秋曾经知道过它背后的真相,知道他的付出不是无声无息,知道他爱的哥哥也爱着他——即使他没有办法回报叶秋以同样的热度和力度。

叶秋的付出不值得这样一个真相吗?

他值得。

他值得的岂止一个真相啊。


叶修端起杯子,没滋没味地喝了口茶,在心里无声地笑笑。

他想他大概是脑子里出了问题。

摊牌的压力这么大吗?已经把他逼迫到开始考虑“说实话”这个最下策了。诚实确实是珍贵的,甚至是他早就该给予叶秋的。

但是只要他还没疯,他就能清清楚楚地推测出,一旦对叶秋诚实,结果会是什么。

——把叶秋在万劫不复的命运上绑得更死罢了。


“叶修,你今天一直心不在焉的。”叶秋突然说。

叶修回过神来。叶秋已经把面吃完,汤都喝光了。几盘菜被吃了小半,叶秋正利落地把菜往一个盘子里合。

叶修伸出右手,对着叶秋握紧拳头。

“干嘛?”叶秋一怔。

“三局两胜。输的洗碗。”叶修说。

叶秋笑出声来:“不用,你做了饭,当然我洗碗。——等等,你别转移话题。”

他把空盘子叠到一起,认真地看着叶修:“你要是不想洗碗,等我们在一起之后,我可以给你洗一辈子碗,你要是连饭也不喜欢做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做一辈子饭。但是,哥哥,你今天一直在敷衍我,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用这两件事作为赌注的话,我能不能要求你现在跟我严肃地讨论一下我的问题,你不要回避我,这不是你的风格,可以吗?”

“你别这么鸡贼,”叶修完全不上套,“虽然这确实是你的风格。你怎么就知道我想让你给我洗一辈子碗、做一辈子饭呢?你什么时候能学会不夹带私货啊?你先把碗洗了去。”

叶秋也习惯了自己被叶修揭穿了,倒也不挣扎,只是微微笑地看着叶修:“那等我洗完了碗,你不许再逃避我的问题。”

“我从来也没有逃避过。”叶修回敬道。

“嗯,你没有。”叶秋施施然起身,把空盘端到厨房里,水流声很快响起来。叶修把剩菜处理完,把餐厅和厨房收拾了一下。叶秋没有戴手套,只是简单地把袖子挽起来,露出线条紧致的小臂。叶修收拾停当,站在他旁边看了会儿。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留意到这个细节——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能注意到这种无关紧要的细节。

“哥哥,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地方吗?”叶秋一边清洗着盘子,一边说。

“说出来呗,我努力改。”叶修说。

叶秋关掉水龙头,把餐具收好,扯张纸巾擦擦手,转过身来看着叶修:“我的选择你一直不认同,你的想法跟我期望的也从来不一样。从我们那次吵架的时候就开始了,这么多年了,我们谁也没有说服对方。但是,不管我们的想法差别多大,你每一次都肯清清楚楚地告诉我,而不是让我糊里糊涂地一直猜。其实你不告诉我,也不会影响我喜欢你,无非就是喜欢得痛快一点,还是喜欢得纠结一点罢了。如果你让我纠结的话,我会慢慢放弃吗?也不会。很可能在纠结中心理越来越阴郁,猜疑,患得患失,甚至被逼出什么毛病来也不一定。”

“所以,”叶秋眼神明亮地看着叶修,目光中微微含着笑意,“在这件事上,我一直很感谢你,哥哥。”

叶秋说得真心实意,叶修也听得心里一软。其实他知道叶秋并不清楚他真正犹豫的是什么,他之所以对自己说这些,更多的也许只是为了在昨天晚上的事情上求一个真相。如果说得再冷酷一些,叶秋这番表白,确实是诚恳的,但也可以理解成让他从实招来的谋略,是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按照叶秋计划的节奏推进的方式。他知道叶秋想要什么答案。他也知道,一旦真的按照叶秋的要求回答了他,事情将会朝着不受他控制的方向继续发展下去。

这就是诚实的代价。

叶修叹息一声。“出去说吧。”


两个人在餐桌边坐下来。叶秋摸了摸叶修的杯子,给他续上一杯水。叶修用手指圈拢杯身,默默地想了会儿,这才开口:“如果结果不是你想要的呢?你还要听么?”

“如果我不听的话,结果能换成我想要的吗?”叶秋反问。

“恐怕不能。”叶修说。

叶秋笑了笑:“这不还是跟以前一样,我答不答应你的要求,等你退役之后都不会跟我在一起,但就是这样,你还是要我答应你。我已经习惯你这一套了,叶修。但是,我也有一个要求。既然结果不能换,那我希望至少你能对我说实话。我不想被迫听你说一个我不想要的结果的时候,还要被迫听你编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话。我就想知道真相,这一点,你能做到吗?”

叶修看了他一眼:“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既然我答应了你,那你也要答应我一点。如果我跟你说了实话,结果不管你想不想要,你都要接受。你能做到吗?”

叶秋毫不犹豫:“不能。”

叶修摊摊手:“那我们没什么可谈的。”

叶秋笑了:“那我只能单方面把你的想法往我期望的方向理解了。”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下。

片刻,叶修又开口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叶秋?”

叶秋看着他。

“如果我们永远都没办法达成一致,结果会是怎么样,你想过这个问题吗?”叶修说,“你一直抱着我喜欢你的错觉,就这么偏执下去,而我——我可能会跟谁谈个恋爱,或者找个合适的人结婚,因为对你心里有愧疚,所以会慢慢疏远你。”

“是不是特没劲啊?但这很可能就是事实。”叶修说着,竟然笑了笑,“你曾经跟我说过很多孩子气的威胁的话,但是我不会把它们当真,不管你是不是认真的,我都不会因为你说过这些话就改变我的决定。我确实曾经很在意你,很宠爱你,甚至太宠爱了。可是,等我成家之后,我最在意的人就会变成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自己的小家庭里面的成员,跟你的关系会慢慢淡掉,你有多难受,你的生活会多糟糕,跟我都不会有太紧密的关系,就算那是因为我。即使是这样,你还要坚持下去吗?”

叶修看了叶秋一眼,自顾自继续说下去。叶秋没有回应他,更没有打断他,因而他的话语越发流利,甚至语气里也带了一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急迫。“到了那个时候,你觉得咱俩今天纠结的这个问题还重要吗?等我开始纠结我跟我老婆谁送孩子上学,孩子生病了去哪个医院,要怎么照顾,我老婆的工作顺不顺心,她的家人又怎么样,你觉得今天我喜不喜欢你,对我来说还算一回事吗?你觉得我们在这里扯这些有的没的,还有意义吗?不要说我了,到了那个时候,你自己还有兴趣跟我在这里折腾吗?我知道你不想看这种发展,但是叶秋,面对一下现实吧,这就是我想要的发展,我不管你怎么想,这是我的未来,我想要的就是这种未来,这个未来里没有你的位置。就算我现在跟你海誓山盟,我的未来里都容不下你,我喜欢女人,我想要孩子,我想要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你顶多就是我关系还算好的弟弟而已,你明白吗?叶秋,我确实有错,我过去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架得太高,太不切实际了,除了浪费感情之外一点用处都没有,我昨天晚上不应该对你做那件事,我压根儿一开始就不应该给你留一点余地——我不管你接不接受,这就是结果。你想听实话,这就是我的实话。如果伤害到你,我对你道歉。我不应该把它留到今天才跟你说,应该在最开始就告诉你。我说完了。”

叶修端起茶杯,猛灌了一气。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这一番表白确实很痛快,他竟然这么不假思索地说出来,就连他都说不清楚里面到底多少真情多少假意,但他可以确定一点。

他想了整整半天怎样才能用伤害最低的方式向叶秋坦白,现在他成功地选了最糟糕最不堪的那种。

真是奇怪,他似乎永远都会选最糟糕最不堪的那种。

和叶秋决裂那次也是这样——

叶修握紧茶杯。

他移开视线,没有看叶秋的表情。

因为一股脑儿把想说的和不想说的都说出来的关系,他觉得心里一下子空了,似乎什么都没有了。能抓住的只有一种感觉。那是一种因为强烈的愧疚和痛悔引发的某种撕裂般的痛楚,在他胸腔里一阵强似一阵地蔓延开来。

叶修没有说话,也没有努力调整呼吸来压制它。他就那么静静地坐着,任由它一波一波地摧残着他的心脏。

他应得的。


窒息般的沉默在两个人之间停滞了很久。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才听到叶秋开口。

叶秋的声音淡淡的:“从你嘴里听到‘我喜欢女人’这句话,我怎么感觉这么荒谬呢,哥哥?”

椅子响动的声音。叶秋似乎站起身来。

叶修依然没有看他。叶秋的话水一般流进他的耳朵,并没有对他的思绪产生任何影响,随即又流出去了。

片刻之后,叶秋的手轻轻地搭上叶修的肩膀,向前,直至把他圈进怀里,从背后牢牢抱住。

叶修没有挣扎,连点反应都没有。

叶秋温热的吻,慢慢地,接连不断地,落到叶修的耳朵和颈侧。这个姿势叶秋需要弯下身,其实难受极了,但是叶修不挣扎,他就一直这样吻着叶修,直到叶修僵硬的肩膀,终于渐渐地松弛下来。

“从记事起到现在,我第一次看到你慌成这个样子。”叶秋亲了亲叶修的耳朵,说。

叶修闭上眼睛。“语气确实激烈了点,但是……”

“哥,你先不要说话,听我说。”叶秋语气温柔地打断他,又啄了啄他的耳垂。

“我从前是骗你的。我说,如果你谈了恋爱,我会杀了对方,是假的。我不会的。你谈了恋爱,或者你结了婚,我就安心当你的弟弟,不会给你搞破坏,我会……尽我所能让你过得幸福,要是你希望我离你远一点,我就离你远一点。”叶秋抱着叶修,低声说。

这句话说完之后,叶秋沉默了好一阵子。与此相对的是,他丝毫没有松懈拥抱住叶修的力度,他只是在等,等着叶修在他的怀里越来越放松,越来越平静,直到呼吸都恢复成了正常的节奏。

叶秋这才又吻一吻叶修的颈侧。和刚才亲昵的抚慰不同,这个吻显得短暂而纯洁:“你说的话我都接受。但是,我还有几句话要说。你不用回答,哥哥。你不要急着反驳我,你听我说就好。”

“你说,你喜欢女人,你想要孩子。你连你未来的家庭生活都想好了。哥哥,你是真心想要这种生活吗?还是为了摆脱我的压力,你才去设想了一下你觉得正常的生活?如果你真的想要它们,为什么我只听到了里面痛苦的部分呢?”

叶秋察觉到叶修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他用力地抱了抱他,把温暖和力量源源不断地传到叶修身上来。

“那样的生活,你有经历过一天吗?我不明白,哥哥。我出事之前,你的理想是一直打荣耀,我出事之后,你又多了一个打算,就是回来帮助我处理公司的事情,等我们没有危险了,再去打荣耀。如果你说你未来的计划是每一天都泡在游戏里,没有我的位置,我也认了。但你的未来里为什么也没有提到荣耀?你说那样的生活是你想要的,我不相信。哥哥,是不是我把你逼得太紧了,所以你才拿社会上最普遍的那种生活方式,来对抗我可能带给你的生活方式。你要是真喜欢它,我可以放弃。但是我不想看到你为了摆脱我,强迫自己变得跟普通人一样。我不想让你违心地活着。”

“哥哥,你不是这样的人。你那么小就离家出走,爸爸给了你这么多年压力你都没回来,所以,别人说什么,别人觉得怎么样好,这些东西左右不了你。你……你刚刚说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架得太高,但你本来也不是世俗的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一下子就有了那么世俗的想法,换了别人我都不惊讶,但是你,为什么你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我很奇怪。”

叶秋又轻轻地亲了亲叶修的耳朵。“哥哥,你不要慌……我不逼你。对不起,我今天确实一直在逼你,这么久以来我都在逼你。是我的错,本来我的想法就太离谱,你已经容忍了我很多,我还要一直强行追问你的态度,没有考虑过你需要承受怎样的压力……对不起,哥哥。我不问你了。你不喜欢我问,我就什么都不问,你不喜欢我给你压力,我就尊重你的想法。但是我不想看到你为了摆脱我,随随便便找个人谈恋爱,结婚,不要这样,哥哥。至少要找一个爱你的人,会对你好的人……”

叶秋哽了一下,声音沙哑地继续说下去:“我还会一直爱你的,如果你需要我,我就一直在你身边。你不需要我,我就躲得远远的。”


叶秋的本意是安抚叶修,甚至站起身来的时候,他已经拿定了主意,不能慌,先稳住自己才有可能让叶修平静下来。但是他也没想到,说着说着,叶修确实平静了不少,反而是他开始微微地颤抖。

他向叶修承诺的未来,对他自己而言太可怕。如果叶修真的按照他说的去做,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能承受得起。

他听到叶修叹息一声,语气似乎已经平稳下来:“你那个姿势累不累?”

叶秋亲了亲他的脖子,作为回应。

叶修轻轻地敲一下桌子:“你先坐下,叶秋。……我没事了。你让我想想,怎么跟你说。”

叶秋迟疑了一下,缓缓地松开叶修。他吃了一点苦头才站直身体,走回去,坐下来。那个姿势太难受,坐下之后腰都是痛的。

叶修把手肘支在桌上,把脸埋进掌心里。他并没有在哭,因为身体没有一丝颤抖,倒像是疲倦至极的某种无奈。叶秋也一时没什么精力说话。他的承诺是认真的,那消耗了他太多的勇气。


半晌,叶修才放下手,看向叶秋。他微微蹙着眉,眼圈有点泛红,但是神情是温柔的。

“你啊。”他说。

“我之所以刚刚没提荣耀,是因为荣耀跟我组织家庭,不是相互排斥的。”叶修摇摇头,自顾自地说,“其实荣耀跟和你在一起,也不是相互排斥的。所以我不会把它拿出来说事。但是和你在一起,跟我组织一个正常家庭,这是相互排斥的。叶秋,你别着急。你说得没错,我刚才确实有点慌,现在已经好多了。我会尽量对你坦诚一点。今天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再瞒你,未免太说不过去。”

“去年,我们赢了挑战赛之后,我回家住了几天。那几天本来跟你约好你要回来的,结果你工作忙,没有回来。那几天我过得很郁闷,你不在,感觉这个家都像是缺了一块似的。”

“我们战队那时候在B市一个度假村订了一周的房,让大家好好放松,从家里回来之后我就直接过去了。那几天玩得也不开心,但是有一件事,我现在还记得。那个度假村风景一般,但是周围有一座小山,山上有一个小教堂。有一天晚上,我跟队友们上去玩,发现从那上面往镇子里看,夜景特别美,满山谷都是灯光。那时候,我就想,可惜叶秋不在。如果这个时候叶秋在我身边就好了。”

叶秋怔怔地看着叶修。他目光中的震惊和炙热足以把叶修灼伤。

但叶修平静地继续说下去。

“我本来以为,这就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你,等我一开始打比赛,或者什么时候见你一面,这种情绪就过去了。甚至我也不觉得它算什么,我想你,很正常。——你还记得我有天夜里,突然给你打电话吗?我说是突然担心你出事,你也相信了。可能确实有那么点吧,但还有一个原因我没有告诉你。那天晚上,我突然非常非常想你,如果不打那个电话,我很可能没办法睡觉……”

就是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头一次意识到了自己喜欢叶秋。但是,“喜欢”,这两个字太明确,太像是一种鼓励了。即使是在对叶秋坦白自己的心路历程的时候,叶修也不想过于强化叶秋的这种印象。他敏锐地回避了这个节点的意义。

“你这一年以来一直非常忙,忙到我们两个好好聊天的机会都没有。其实我心里是希望你忙一点的,甚至如果你遇到别人,喜欢上别人,能够忘了我就好了。我确实很想你,但我更愿意你像大家一样,有一天突然能够想开,遇到真心相爱的人,不要走这条路,这种生活太苦了。但是……还记得那次你突然来H市找我吗?你去香港之前。我非常意外,但也非常高兴。我高兴的并不是在那个时候你特意跑过来见我,我高兴的是,终于能够看到你了。”叶修闭上眼睛。

叶秋伸出手去,把叶修的手抓住,紧紧地包裹在自己掌心里。

叶修没有挣扎。

“然后就是突然看到你进看守所的消息。其实这一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昨天晚上跟你说了,有可能是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所以,即使你出了这样的事,我也尽量降低对我的影响,不把它带进我生活状态中去。不过,你进去的十几天,从知道的那天开始,我没有一天睡好过。人就是这样,不管怎么自我克制,有些事情就是没办法做到。幸好你现在已经出来了,不然,就算我再怎么调整,总归还是会受到负面影响。”

“然后是昨天晚上。”叶修笑笑。

“昨晚吃饭时,你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你说,如果我能每天都陪着你吃饭,你……怎样你都愿意。之所以那句话对我来说很重要,是因为你说它之前,我也是那么想的。我想的是,如果能跟你一直这样就好了,我陪着你吃饭,聊一些我们工作中的事情,不需要结婚,也不用承担家庭责任,就这么单纯地开开心心地过下去,也很好。——但是,我知道这只是一种假设而已,你要的不是这么单纯的东西,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就能解决,早就没什么了。”

“当然,还有那件事。”叶修苦笑一下,“虽然你心里可能已经有了答案,但我还是想解释一下。……算了,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你说得对,如果我讨厌你,不要说帮你做那件事,就连接吻我都不会答应你。这些事对我来说其实并不享受,叶秋,虽然心里很高兴,但是煎熬的成分要远大于喜悦的成分。”

“叶秋,我对你的感情里,确实有一部分已经不受我自己控制。”叶修安静地说,“我本来没有打算告诉你,因为我觉得这会成为对你的一种怂恿。但是,这种感情对我来说也不是多严肃,多重要的东西,我知道它存在,如果不能单方面消灭的话,我也暂时接受了它的存在。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会为了它去采取什么行动,做出什么决定。相反,每一次被它影响,让我对你做出什么越界的事情的时候,对我来说都是一次痛苦的煎熬。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处理这种道德上的煎熬的,可它对我而言,太难受了。我为什么要你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因为我觉得不堪。我没办法说服自己,甚至面对自己。”

“叶秋,告诉你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跟你说我们之间还有可能。恰恰相反。我今天一直在犹豫,是随便编造一个借口,直接跟你说我的决定,还是告诉你实话之后,再跟你说我的决定。我试过前者,结果太糟糕了,说了那么一通会伤害到你的话。我很后悔,可是我没有想到在那种时候你还能平静下来,先来安慰我。我要跟你道歉。但是就因为你能那么镇定地安抚我的情绪,让我决定,把实情告诉你,因为你的态度已经成熟到可以处理真相,而不是抓住什么救命稻草就继续挣扎下去。”

“我刚才对你说的那堆话,虽然确实很伤人,语气也不对,但里面有一些内容,的确是我真正的想法。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叶秋。荣耀这个游戏,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不管将来继续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还是回到公司里帮助你,我都不会彻底丢下它。但就是因为它太重要,因为爸妈对我来说也太重要,我必须在别的事情里尽可能地活得单纯,问心无愧,这样我才有底气来面对我真正在意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克服心里这个坎儿的,但是我不能,叶秋。我没办法在一边和你做这种事的同时,另一边又堂而皇之地假装自己是个正常人,假装成一个好儿子来陪爸妈,一点阴影都没有地去工作、去打荣耀……这样的人生对我来说只会是痛苦,即使跟你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相比之下,我宁可过得世俗一点,至少我心里平静,坦荡,我有底气踏踏实实地活着,去照顾我最在意的人,去做我最喜欢的事。我知道这种想法很自私,没有顾及你的感受。但是,请你原谅我。我顾及不到了。”

叶修语气平稳地说完。他沉默了半晌,察觉到叶秋的手依然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一点力度都没有松懈。

叶修没有试着挣脱。该说的话已经说完,并且这一次是真的说完了。没有赌气,没有刻意的伤害,他始终都淡定,诚实,心情平静。叶秋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一个人能控制的,顶天也不过就是自己的事罢了。

叶秋慢慢地松开他的手。

叶修望向他。

叶秋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就连刚刚叶修剖白时的惊喜和感动也已经退去。他只是深深地凝视着叶修,那眼神里竟然有一丝通透的释然。

“我明白了。”叶秋说。

叶修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我说了,我不会再逼你。”叶秋朝他笑笑,“哥哥,如果这是你的决定,我尊重你。”

“你呢?”叶修反问。

“我?你不是顾及不到么。不,开玩笑的。我很高兴,哥哥。”叶秋揉了揉自己的额发,“老实说,我现在高兴得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再一次望向叶修,目光温柔而明亮:“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对我的真实心情,就连想都没敢想过。我没想到今天会知道真相,而且竟然是你亲口告诉我的。我很高兴,很幸福,从来都没有这么幸福过。我不会用这个来逼迫你,你不用担心。承诺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但是,我还是那个态度,我不会放弃喜欢你,你需要我退后,我就退后,你需要我陪在你身边,我就会陪着你。你不愿意违心地活着,我也是,只是我们两个方式不一样罢了。你放心,如果有一天我能放下你了,我也会马上离开的,不会为了你牺牲什么。好吗?”

叶修抱起手臂,皱起眉,想了想:“你说得这么深明大义,我倒觉得有点发毛。虽然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但显得我挺不是人的……能不能把‘需要你退后你就退后’这个条款删了?这话一说,就好像我把我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你痛苦之上似的。”

叶秋想了想:“要是删了的话,就代表着‘我可以继续不计后果地追求你,甚至逼迫你’这件事成立,你要删吗?”

叶修赶紧摆摆手:“那留着吧。”

叶秋笑起来。他站起身,朝叶修伸出手臂。叶修迟疑了一下,还是站起来,向前走了一步。叶秋用力地抱了抱他,松开。

“那么,比赛加油啊,哥哥。”

“用你说。”

“你还会继续宠我的,对吧?”

“……看你表现。”

“能不能晚一天再走?”

“不可能。”

“——那,接下来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嗯,好。”


tbc



碎碎念一下:


这章写到中间老叶突然对叶秋说那么一大通很伤人的话的时候,其实心里犹豫了好一会儿,因为一直本能地觉得,老叶那么淡定的性格,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情急之下慌乱的状态。但是另外一方面又觉得,有没有一种可能,他长期以来因为叶秋的追求和自己的心理压力,又发生了头天晚上的事情之后,才给自己暗示出一种正常的生活方式,认为这种生活才是他将来会有的,并且在察觉到自己的感情已经有可能不受控制的时候,因为失控感和挫败感,加上也许要对叶秋说谎的愧疚感,种种因素累积起来让他爆发了那么一小下,而他对叶秋说的那番话与其说是在伤害叶秋,不如说是在描述一种“他恐惧的但是他觉得这样过才是好的”生活方式,并且有些“与其等生活慢慢宣判他们的感情死刑,不如他现在就先把最恐惧的事情说出来”的感觉。

最先的设想确实是老叶一上来就非常淡定,非常理智地跟叶秋说了他的决定,他对生活的假想,而他的真心有可能被选择隐瞒,或者是以其他由头对叶秋说出来。但是如果老叶一直在面对叶秋的时候都这么游刃有余的话,我又不是很满意,这就不太像恋爱,而是宣判了。所以这两种方式里面,选择了现在的这种。但是我也很期待大家的想法,如果觉得不妥的话也可以跟我说,我等清醒一段时间之后再斟酌一下。太累了错别字先不改了,明天再说><

评论(255)
热度(839)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