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98)

前文列表


(98)


叶秋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都睡傻了。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他家的床不算很软,但是跟看守所里的床板比起来,那种踏实、温暖、干净的触感,让叶秋觉得这一夜他像是睡在二十床鸭绒被上的豌豆王子。

王子带着一种意犹未尽的香甜的睡意睁开眼睛。

他看到对面的床是空的,被子已经叠了起来。


叶秋几乎是跌跌撞撞地滚下床,风一样冲过去拉开了卧室的门。客厅里安安静静的,叶修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个平板在看,平板自带的扩音器里传来微弱而机械的厮杀声。听到叶秋这边的响动,叶修转头看了他一眼:“醒了?”

叶秋的心跳一时平复不下来,他呆呆地看了叶修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似的,自言自语地说:“你没走。”

叶修有点意外:“你要是希望我走,我可以立刻满足你的心愿。”

两句话的工夫,叶秋已经冷静了不少,他就保持着只穿一条内裤的模样坦荡荡地站在门边,扶着门框,笑道:“那我要是希望你再留几天呢?”

“说晚了,你只有一个愿望的机会,刚才已经用掉了。”叶修冷酷地把视线转回屏幕上,“穿衣服去,别着凉。”

叶秋松了口气,转身回到房间。他在“一觉醒来叶修就不见了”这件事上受过太多次伤害,所以一旦遇到相似的场景,便立刻会回到熟悉的阴影里。好在这一次叶修没有——也确实是他想多了,这一次叶修并没有不打招呼就离开家的动机。

他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多。手机里有大量的未读消息和未接电话,他因为设了静音的缘故,才得以安然地睡到现在。叶秋在床边坐下来,匆匆把它们看了一遍。他不久之后要回到公司的消息,估计今天上午于秘书对人放出风来了,所以短短两个多小时里,他的同事和下属们已经把这段时间经手的重要事项,以各种途径向他汇报过来,其中甚至有一些在叶秋看来需要进行紧急干预的。

叶秋想了想,把被子扯起来,胡乱往身上一卷,拿着手机走到客厅,在叶修身边坐下,把脚也缩到被子里,整个人像一条臃肿的毛毛虫一样,朝叶修那边靠过去。

叶修眼疾手快地阻止他:“有事说事,别动手动脚的。”

“嘘,”叶秋对着叶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打几个重要电话。”

他很快地拨通了未接来电中的号码,神态一变,立刻显得很正经,跟对方认真地聊起了工作。他靠叶修很近,但终归没有像刚才那样赖在他身上。

叶秋把一些需要重新安排的事项交代完,闷头回了几个长长的消息,又默默地想了一会儿,这才松了口气,朝叶修身上歪过去:“搞定。”

叶修默默地把平板上从他拨号起就静了音的状态取消,又用被叶秋粘着的手臂顶顶他,叶秋自觉地退开一点,在沙发上蠕动了几下,干脆虚虚地贴着叶修的腿躺下来。他总算不敢就那么躺到叶修腿上,而是鸡贼地让睡翘了的头发乱乱地蹭着叶修的腿,而整个人直接仰在沙发上。但是沙发又没有那么长,所以他不得不憋屈地蜷着腿,脖子也以一个难受的姿势梗着。

就算这样,叶秋还是假装舒服地闭上眼睛:“我再睡会儿。”

他听到叶修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片刻,一个靠垫松松地从他头顶上塞了过来。叶秋乖巧地抬了抬脑袋,让叶修把靠垫塞到头下面。叶秋闭着眼睛,心里打了会儿鼓;但他并没有觉得身边的沙发有弹起来的感觉,平板里的微弱声音似乎没有变远,靠垫那边也仿佛总有一股力在撑着,因此他猜测叶修也没有离开那个位置,不由得又安心了下来。

一直到这个时候,叶秋才有心情把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件事,仔仔细细地回味一遍。


其实叶秋对这件事的性质尚不敢下定论,而且因为它太幸福,太离奇,让叶秋总有种被天上掉的馅饼砸蒙了的感觉——这个馅饼大到他一时不敢认领。叶修帮他打了出来。叶秋的心里频繁闪过跟这句话的意思类似的无数种表达方式,每一次都给他一种新鲜而几近炸裂的幸福感。那时的触感虽然已经淡薄到几乎消失,他对它的记忆却深刻地保留着。叶秋在心里反复地想,反复地问自己,这件事算什么,它背后的意义是他想的那种吗?叶修帮他打了出来,在那之前还跟他接了吻——这件事的性质和内涵,跟“叶修也爱他,也想和他在一起”,是不是能划等号了?

叶秋几乎是强迫症一般,一刻不停地找着各种例子来类比。他想,搁在古代,他们这已经算是私定终身了吧?当然古代男人跟男人之间好像没有这一说,但是时代在进步,所以私定终身的范畴应该扩大了才是,应该把他们这种情况也包括进去了才对。而且是叶修撸他而不是他撸叶修,所以站在这个角度考虑,就算叶修不愿意,他是不是有资格强迫叶修对他负责呢?——等等,这种胡搅蛮缠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他要的是哥哥心甘情愿地跟他在一起,更何况他在这方面有过惨痛的经验,每一次他试图偷换概念,都会被叶修施以几倍严厉的打击报复。

还是先别太乐观比较好,毕竟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接收到了一些不那么积极的信号。

叶秋稍微平静了一些。他想,叶修帮他做那件事的时候,回避了他的吻——其实很好解释,虽然这个解释并不会令他开心。如果那个时候哥哥允许自己吻他,那么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和做爱没有两样。那便不再是叶修单方面地给他打,而变成了一种涉及到两个人的交流。感情的成分,甚至可以说,爱的成分——就远大于单纯满足他一时欲望的成分。

另外一个信号是结束之后,叶修要他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这很有意思,因为叶修在他的认识里并不像一个会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的人。

叶秋闭着眼睛,想,难道叶修不知道,不管他做不做这种要求,他的弟弟都不可能做到这点,他们两个人,谁也不可能做到这点吗?但叶修还是这么说了,就说明不管他们能不能做到,至少他不想戳破这个相安无事的表象,他不想让这件事成为影响到现实的因素。那么也就说明,至少在做完这件事,并且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叶修依然在拒绝着改变,他还是想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控制在一个旧的模式里面。

而这背后可能有几种原因。也许是叶修对他的想法松动了,却并不想让他知道。也许是叶修依然没那么爱他,甚至依然在抗拒他,所以在一时冲动做了那件事之后,后悔了。

叶秋在心里叹息。唯独这件事,他无法给出确定的答案。其实对于一个渴久了的人来说,天上下没下雨他会不知道吗?但是如果渴得太久,甚至出现了幻觉,很可能随便刮阵小风飘两朵乌云都会被他解读成下雨的信号。他怕自己现在就是处在这样一种幻觉之下,而真实的情况是,在那样的情境和气氛中,叶修做那件事的时候也许并没有过脑子,本能或者情势所迫,之类的吧。

所以他会那么坚决地回避自己的吻,又在结束之后几乎是立刻提出“当它没发生过”的要求。

并且说到底,这也不算性质多么严重的行为,叶秋曾经不止一次听说过住在一起的男生有时会“相互”帮忙解决,那里面甚至没有任何感情的因素,有的只是冲动,欲望,或者仅仅是略带猥琐的好奇和玩笑。

叶秋默默地想,所以叶修可以帮他用手解决,但是当自己试图抚摸他的时候,他那么果断地拒绝了……叶修的身体是一道边界。即使在那样动情的时刻,它也始终对他封闭着探索的途径。

叶秋不自觉地皱起眉毛。其实有什么必要欺骗自己,叶修爱不爱他,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没错,他哥哥很疼他,这种疼并不仅仅是朴实而粗糙的家人之爱,它更温暖,更细腻,更透彻而洞察一切,却又有着无尽的宽容。叶修允许了自己这种荒谬感情的存在,并尽可能不带偏见地对待他,甚至在自己偶尔提出僭越的要求时破例同意……但这都并不代表叶修喜欢他,叶修爱他,叶修对他怀有跟自己一样的感情。

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他睁开眼睛,苦笑了一下。

人就是这么贪心。过去这个问题并没有成为他主要的困扰,是因为从叶修这里得到一些有温度的回应,哪怕只是作为“哥哥”的回应,对他来说都足够他开心。可是一旦察觉到能够进一步索取的苗头,爱欲也会随之贪婪起来。他要的从不仅仅是叶修能偶尔包容他一下,忍耐他一下,他要叶修爱他,要叶修的生命里除了他再也容不下别的男人或者女人,他要叶修渴望他就像他是多么残暴而迫切地渴望着叶修一样——那曾经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远到他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设想过它的具体形态。

但一旦他想起来,这念头就再也忘不掉了。


“很麻烦?”叶修突然说。

叶秋惊异地仰起头来,又立刻把头扭过去,看着叶修:“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挺苦恼的样子。公司里出什么事了?”

叶秋哑然。原来是他误会了,叶修也误会了。

他坐起身,摇摇头:“没事,应该在我能力范围之内。”

“上次你来H市的时候也是这么说。事实证明提前拜高人未必有什么用。”叶修盯着平板,说。

叶秋笑了:“你就不能盼我点好?”

“愿望跟现实总是有差距的。该小心的地方还是要小心,”叶修看他一眼,“接下来几个月我肯定没办法帮你,到了季后赛就更忙了。遇事多跟老爸商量,现在这个阶段,保守一些没坏处。”

叶秋暗想,类似的意思昨天晚上叶修已经跟他说了一遍,可能是听到他打的几个电话,又担心起来,这才又叮嘱他一次。

叶修从来不是个会反复念叨一件事的人。叶秋心里突然一下子轻飘飘地软了下去,继而融化,仿佛漾开在温暖的水里。他默默地看了会儿专心研究比赛录像的叶修,在心里斟酌半天,还是开口了:“哥,昨天晚上……”

后半句话叶秋没说下去,叶修却已经暂停了录像,转头看了他一眼,神情毫不意外:“我倒是想过你会跟我纠结这个问题,但是我还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快。”

“昨天晚上,你答应我晚一天再走。……所以机票订了吗?”叶秋流利地说。

叶修哽了一下,立刻阻止了原本想要说出的话,一言不发地看了叶秋一会儿。叶秋像是被他的目光攻击到了似的,软趴趴地倒回沙发上,用被子裹住自己,只留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叶修。

“……还没有,”叶修放弃了用眼神对叶秋追责,又把视线转移回去,取消了暂停,“我还关注着你的表现呢,不排除今天下午回去的可能。”

其实叶秋也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有点危险了,但是他好不容易成功套路叶修一次,又从昨天开始就断断续续尝到甜头,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忍不住作死的冲动。叶秋忍了又忍,还是开了口:“但要是自己的问题,推到我身上可不算啊。”

叶修神情一动,似乎是想要立刻回他一句什么,但他脸色微微地变了变,最终竟然转换成一种隐约的无奈。他轻微地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叶秋。

其实叶秋能看出来,叶修这个视频看得并不专注,至少有一部分心思是放在他身上的。这在叶修这里,是很罕见的一种情况。除此之外,叶秋也觉得今天叶修对他的态度有些奇怪。从他醒来到现在,叶修的神情,对他说话的语气,没有昨天那种温柔和略带宠爱的关切感了。但他确实还是很体贴他,甚至这种体贴更加细致和深沉——只是套在一个略显冷淡的壳子里。

没错,就是冷淡。他对叶修的态度太敏感了,一点点微弱的变化他都察觉得出来。

叶秋暗想,是不是他还在介意那件事?甚至因为这件事在刻意疏远他,因为……还是太尴尬了?

叶秋还没想明白,叶修却又开口了:“先想想中午吃什么。爸妈都不回来,妈妈说这两天阿姨不过来做饭,让我跟你商量。……本来我早上出去溜达了一圈,给你带了早饭。”

叶秋眼睛亮了亮:“正好饿了。饭呢?”

“你总是不起床,我看着快凉了,就吃了。”

叶秋失笑:“我谢谢你。”

“应该的,”叶修一点儿愧疚之意也没有,“所以我是完全不饿,你也不值当再吃一顿了,就直接中午饭吧。冰箱里还有好多昨天的剩菜,扔了也怪可惜,要不要热热算了?”

叶秋没有吃过夜菜的习惯,但昨晚上确实叫了太多,他刚从那样的生活中出来,也不愿意立刻就又犯了糟蹋粮食的毛病,所以挺乖地点了点头:“你给我热行吗?我不会。”

“你是不会把它们放在加热盒里还是不会按微波炉的按钮?”叶修斜他一眼。

“都不会!”

“我怎么记得你有段时间还能给妈妈做饭呢?国外留学那几年也没少自己做吧?”

叶秋原地蠕动几下:“我不管,我忘了。反正我就想吃哥哥热的,哥哥热的好吃。”

叶修无奈地合上平板:“现在吃吗?”

叶秋猛点头。叶修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多,确实离饭点也近了。他把平板轻轻放在茶几上,起身去厨房。

叶秋也麻溜地爬起来,卷着被子回了卧室,草草一叠,穿衣洗漱。


那件事情就像房间里的大象,虽然他们都默契地不去提起,它却一直在那里,甚至蛮横地插在两个人中间,让他跟叶修本应是甜蜜蜜的相处变得无比生硬。叶秋叼着牙刷,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默默地想。好在叶修虽然对他态度有点奇怪,事实上却没有亏待他,甚至比平时要更宠他一些……

叶秋吐出嘴里的泡沫。几分钟的时间,他就做出了决定。

不管叶修昨天晚上要求了他什么,他必然还是会追问叶修其中的原因。这件事当然不能就这么过去,否则他很可能是浪费了非常好的一个机会,如果不在这个机会上乘胜追击,逼问出叶修真正的想法,也许等他回H市之后,放几个月,他就这么淡忘了。

但是,他也不能逼得太急。刚才叶修的样子,虽然看上去跟平时一样镇定,但那种言语之间的疏离感是陌生的。叶秋猜测,这未必是因为哥哥在那件事之后对他产生了厌恶——否则他不会在细节上这么照顾他,更可能是因为叶修还没有缓过劲来,尚处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的阶段。其实这种情况发生在叶修身上是很不可思议的,按照叶秋对他哥哥的了解,说他是这世界上反应最快、情绪处理能力最强的人也不为过。但即使如此,当初接受自己喜欢上他这件事,他也花了很长时间;所以在他俩刚刚做过那样的事情之后,他别扭几天,也是很正常的。

叶秋又想起来他刚才给叶修设的陷阱。叶修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踏了进去,甚至有点乱了方寸的样子,说明对那件事,他比自己还要更介意,更紧张。叶秋不由得又细细回味了一下叶修当时的神态,心里竟然泛起一股又得意又甜蜜的滋味。

叶修居然比他还要不自在。这也未免太……可爱了。


叶秋洗漱完毕,来到厨房里。他意外地看到,叶修在仔细地择一把小青菜,水嫩碧绿,看上去非常新鲜。叶修动作利落地掐掉它们的根部,丢到厨余槽里,把择好的部分丢入洗菜篮。听到他走过来的声音,叶修微微地朝他这边偏了偏头:“没主食了,给你煮碗面。等下再热菜。加几个蛋?”

叶秋莫名地一阵感动,仿佛有什么期待已久的图景此刻竟然全无预料地出现在眼前一样。他走过去,站在叶修身边,故意贴得他很近,但是叶修立刻往旁边让了让。叶秋有点失落,又不敢立刻靠过去,于是说:“两个。你呢?”

“我不吃。你起床之前刚吃完。”叶修简洁地说。

叶秋去冰箱里拿了两只鸡蛋出来,又颠颠地回到叶修身边,说:“那我不吃菜。”

“早上出去散步时妈妈特意嘱咐我买的,说你昨天一天就没吃青菜。这是她的意思,我负责监督你而已。”叶修无动于衷。

“哥哥煮的什么都好吃。”叶秋麻溜地改口,“对了,我刚才就想问,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散步啊?为什么不叫我起来,我也想出去溜达溜达。”

“这不是想让你多睡会儿……”叶修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要是闲着没事,就帮我把锅里放好水,火点上。”

叶秋没动:“别用明火了吧?你不是还要比赛,万一再烫了手……电磁炉也不安全,要不还是我自己来,你指挥我就行。”

“我们在宿舍里经常自己煮面吃,哪有那么容易烫。不过家里没方便面,挂面凑合一下,没问题吧?”

叶秋畅想一下:“没问题。但我还没去过你宿舍呢。——真的,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你搬进去这么久了,我都没去过。都怪我,这一年太忙了。等我的取保候审解除了,我一定第一时间过去找你,在你那里睡一夜。”

“别来了。你会打扰我准备比赛。”叶修翻出一个还算顺眼的小锅,递给叶秋,自己把冲了两遍的青菜捞出来。

“我保证绝对不会打扰你。”叶秋一边拧开龙头接水,一边极其严肃地说,“我可乖可乖了,你不让我说话我可以一天不出声。”

“够了,想喝多少汤啊。”叶修伸手把龙头关上,“我劝你别动这个念头,我听你刚才打电话不还一堆事儿吗?专心把你自己的问题搞定。我不跟你开玩笑,接下来几个月对我很重要,我不希望在这段时间出什么状况。”

叶秋把锅放在燃气灶上,打着火,看它渐渐泛起白雾,一个个水泡接连不断地泛上来又慢慢破灭掉,这才轻轻叹了口气:“这一年多都在专心解决我自己的问题,但是结果怎样,你看。我估计会很快回到公司,但是还要过一阵子才能缓过来,走着看吧。不过我知道了,你比赛完之前我肯定不去烦你,哥哥。但是正常问候一下、聊聊天没什么问题吧?你有压力也可以跟我说。”

叶修估摸了一下叶秋的饭量,把面抽了几绺出来,示意叶秋一下,等叶秋点了头,这才丢进锅里,用筷子随意搅了搅:“你什么时候见我有压力过?”

叶秋心里灵光忽至。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但是报酬看起来也是巨大的,他实在无法抵抗住这样的诱惑。

他沉住气,终于开口说道:“现在。”


叶修显然听到了他这句话,但是他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承认或者否定,不屑或者回避,都没有。甚至一丁点的迹象都没有。

他只是维持着原来的神态,就那么表情平淡地注视着翻滚着面条的水面,像是全部注意力都用在等待它们变软、熟透一样。

半晌,他用筷子试了试面,伸手问叶秋要了那两只蛋打进去,又把刚刚洗好的青菜丢到锅里,直到它们全部熟透,捞出来,加上刚刚调好的料,舀了勺汤进去,这才把碗推到叶秋手边:“别说傻话了。你先吃吧,我去给你热菜。”


tbc

评论(96)
热度(664)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