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53)

前文列表


(53)


第六赛季常规赛很快结束。

嘉世这个赛季成绩不佳,但进入季后赛还是没问题的。但是嘉世没有如某些粉丝所幻想的那样,在季后赛完成反转,甚至连第五赛季的成绩都没有达到。它在第一轮就遭到淘汰,止步于八强。

从前三个赛季的冠军,到第四赛季的亚军,第五赛季的四强,再到第六赛季的八强,如果不去考虑这支队伍内部成员的更替,只从成绩上看的话,那么嘉世的成绩几年来一直呈现着下滑的趋势。好在嘉世已经有了多年发展,根基深厚,这趋势总算不至于影响到嘉世的生存问题。

但也是基于这个原因,原本应该在八月中下旬才会开的新赛季俱乐部工作会议,被硬生生地提前到了嘉世被淘汰之后,季后赛尚未结束的时候。

叶修之前已经跟陶轩建议过,如果要开总结会议,至少也要等这个赛季打完,看看职业圈是否产生了什么新的技战术思路,或者是否存在方向上的变化。但陶轩做出这个决定,并没有听从叶修的意见。这次会议比起总结工作、讨论新赛季的事务来,更像是对战队的一次兴师问罪。此外,作为战队副队长,日常只负责一些对外发言工作的刘皓,也第一次参加了这次会议。

不管这一年来其他部分做得怎么样,战队没有打出好成绩是事实,叶修心知肚明,一力承担了大部分的责任。但是在接下来的讨论中,他逐渐察觉到了异常。

各个部门都在对负责的事务进行总结和发言,但总有些矛头隐隐地指向他。对队员的某些活动不予配合,管理不力,手伸得太长,要求过高,成绩太少。也有些为他说话的,又不好做得太明显。

没有轮到叶修发言的时候他就静静地听着,并不打算反驳。过于争执过去的责任和种种细节,有时候并不利于接下来的配合。毕竟是同事,还要长久共事,大家也就是有意无意说一说,如果真的在这些地方纠结起来了,反而会模糊接下来的讨论重点。

此外,叶修又想起方明华当初对他说的话。同事们的推脱和指责未必全是自己的意思,如果陶轩真的是像他当初承诺的那样立场坚定地支持他,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甚至嘉世不会像上个赛季最后一样,表面光鲜,实际上仍然没有做到真正的团结一致。

叶修的这种想法在主持会议的崔立示意刘皓发言,而刘皓先是小心翼翼地肯定了叶修的贡献,然后开始含沙射影地暗示叶修说一不二,打压其他队员,不能听取大家意见的时候,得到了最终确认。但是刘皓终究没敢做得太明显,诛完心之后又赶紧找补了几句,表示了一番对叶修的认可,又恭敬地请求他多给新人一点机会,多听听队友的心声。

叶修点点头,心想,单凭刘皓自己,不会有这个胆子。今天他可以把话说到这份上,背后是陶轩是没跑了。

但叶修总归是没什么感情波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利益,以指摘他的方式来维护一下,并不算什么需要认真计较的问题。何况,有些人很可能已经提前受了陶轩的压力,那就更不应该苛责。他的目的始终是取得大家在新赛季中的更好配合,尽量减少矛盾的发生,而不是争出什么口头上的输赢。

他不争,旁人就没办法继续穷追猛打,于是会议虽然暗流涌动,但竟然也颇为平稳地推进了下去。直到开始讨论下个赛季工作目标的时候,才又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气氛。叶修提到的战队工作一些设想,要么就是被否定,要么就是被质疑,刘皓本应该跟他站在同个立场,此时却乖巧至极地一声不吭。

这是叶修真正关心的事情,他不肯退让,于是就在若干问题上纠结了许久。

但是问题总会有个结果,会议也总要开下去。争执到最后,还是陶轩出来和了稀泥:“行了,这几个问题你们也讨论不出什么名堂来了,由我跟几位负责人私下里再决定。”

他顿了顿,扫视全场一圈。可能是受战队成绩或者会议气氛的影响,大家脸上都挂着疲惫的表情,但看向他的眼神,一个个充满了服从和尊敬。这让陶轩感到一阵满意。他的视线最后落在离自己不远的叶修身上,跟叶修对视了一会儿。

叶修没有什么表情,他的目光是安静的,跟陶轩记忆里根深蒂固的形象完全一致。陶轩从他眼神里从来就读不出太多情绪,他因为胜利而生的喜悦是平淡的,因为失败而导致的失落也是平淡的,陶轩当然也看到过他难过和开心的样子,但那都是基于很特殊的事件,从没有一次在这种场合里出现过,也从没有一次是跟他有关。

叶修就是这么个人,陶轩已经接受了这一点。

但是他仍然抑制不住在看到他这种表情时,心头突然间炸起来的强烈愤怒和厌恶。

他勉强压下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只是尽可能地用上了足够威严又平和的语气:“不过,还是要单独提醒一下叶秋队长。你不要只想着给同事压力,只想着其他部门要给你提供什么资源和便利,你也要想想你能回报给俱乐部什么。就像去年一样,俱乐部在一叶之秋身上砸了多少资源,可是除了最佳搭档之外,你还做到了什么?你带着战队做到了什么?连成绩都打不出来,你又把同事们的努力放在哪里呢?”


第七赛季嘉世俱乐部的工作,就在这样的气氛中进行着。

在叶修的印象里,不管过去他跟陶轩有过什么分歧,两个人都是在私下里争执,从没有把它闹到明面上来。战队队长的权威,除了自身的实力和领导力,也必然离不开战队真正所有者的支持。

而在这次会议上,陶轩直接跟他叫板,甚至像是教训下属一样地教训他,那已经是再明确不过的信号。如果只是陶轩跟他过不去那还好说一点,但现在的情况是,这信号不但会被在场的所有人接收到,而且它确实也是陶轩刻意放出去的,就差直接说出口“我打算跟叶秋过不去,你们看着办”了。所以他们不光能接收到陶轩的好恶,甚至也能明白陶轩的真正用心,一旦有意去迎合的话,叶修接下来的工作就会越来越棘手,会受到很多本来不必有的拖宕和阻挠。

这种预测会显得过于杞人忧天吗?漫长的夏休期里,叶修想过这个问题。在这两个月中,状况尚且不明,装备升级、材料获取、网游活动组织、训练营管理之类的工作都照常进行,涉及到的部门跟叶修之间也做到了不错的配合。甚至几位高层经过商量,还从训练营里吸纳了王泽和方锋然两位新人作为替补。

但是伴随新赛季的到来,这种感觉变得越来越明显。叶修是对比赛的状态最敏感,战队的配合最关注的,因此他也体会得最为刻骨。

最开始那一个月,战队还维持了上个赛季的状态,但是随着赛程渐渐深入,叶修也慢慢察觉到了队伍状态跟之前几个赛季真正不同的地方。

在嘉世夺冠的那几年,叶修其实不会太刻意地去抓“团队状态”这个东西。他会强调,并培养队友意识,但那并非那段时期战队工作的重点。他习惯照应全局,但他的所有队友都会,以至于对局势的解读、对队友的配合,是已经浸润到了每个队员骨子里的意识,它的存在是这么自然,就像空气一般。

等到吴雪峰之类的老队员退役,新人渐渐补位,叶修对这件事的体会也就越来越明显——因为他能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嘉世团队的欠缺。

可以说,从第四赛季之后,叶修在战队管理上的工作,有一半是围绕着这件事来进行的。但是站在第七赛季刚刚开始的节点上,他回顾过去的这两年,却必须承认,他的努力从来都没有达到过预计的效果,这不得不说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

但第七赛季的情况,跟五六赛季又有很明显的不同。如果说这两个赛季,嘉世的团队是怎么打都打不好的话,那么第七赛季,很明显有些人已经不好好打了。

全程划水刻意犯错,说不上,但是心态随意或者冒进,不听指挥,意识松散,甚至得过且过的情况,每场比赛里都有发生。

叶修当然不会听之任之,但是仅仅赛后总结、批评或者谈心的力度,也根本无济于事。他知道战队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源是谁,他试图找刘皓谈过,但都被对方巧妙地敷衍掉。到后来叶修已经放弃了刘皓这边,改为找队员各个做工作。但是发生了一件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见微知著,足以证明他的努力多么杯水车薪。

那一天是周日,头天晚上的比赛,贺铭作为第六人出场,有着不错的表现,也因为对手实力不够,最后嘉世还是赢了。叶修知道贺铭是刘皓的死党之一,但比赛毕竟不是各立山头的事情,他把贺铭叫到自己房间来谈了一会儿,诚恳地指出他一些问题,充分表示了对他的鼓励和期许。贺铭唯唯诺诺的,但最后态度总算松动,也跟叶修表示了他改进的诚意。

在他告别五分钟之后,叶修打算下楼去买烟。他走得急,刚推开门,一抬头就发现贺铭站在不远处刘皓的房间门口,两个人正在嘀咕着什么。他们听到声音,一起看着他的方向,脸上不约而同地是生疏又厌恶的表情。

贺铭似乎是被他的出现吓了一跳,那冷漠的面孔还没有撤去,话语已经泄露了出来。他结结巴巴的:“叶、叶队,你……出去啊?”

看他的态度,叶修心里也明白了大概,只是点点头:“嗯,出去一下。”

贺铭像是生怕他误解似的,找补一句:“哦,我找皓哥借个东西。”

叶修走过他们身边,笑笑:“不用跟我汇报。”

他的眼神跟刘皓在空中有一瞬间的交汇,双方心知肚明地错开。

刘皓这个时候已经不太怕叶修了。除去没有像陶轩一样明着批评他之外,他已经不介意让叶修感受到他的恶意;但他又不敢做得非常明显,免得留给叶修把柄,因此主要是在旁人面前肆无忌惮地说叶修坏话,而在叶修面前只是暗搓搓地戳刀子。

一个人只要成心想让另一个人不舒服,但又不让自己落人口实,那有成千上万种办法。但是比较让刘皓失望的是,叶修也从来都没有被他激怒过,甚至他还经常被叶修恶心回来。他腻歪叶修,多是用点没影的诛心之论,但叶修恶心他,那可说的就多了去了,任何一个比赛都能让叶修把他批评得面红耳赤。最重要的是,叶修的这些批评,表面上看起来还都是就事论事,从不涉及私德,让刘皓想骂他人身攻击都不行。

刘皓在叶修这里没讨到好,后来就渐渐不去招惹他,至少表面上不跟他撕破脸;他的怨念发泄不出来,背地里就跳得更厉害。

除此之外,刘皓还有一个职务上的便利:他是嘉世战队对外的代表。老板那里态度默许,俱乐部里还隐隐给他配合,那自然他就按照自己的心意解读嘉世战队的表现,能推的不能推的都尽量推给了叶修,队长的战术问题,队长的状态问题,队长的临场问题,反正辛苦奋斗的队员们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嘉世队长状态下滑严重”的说法, 如果说第六赛季还只是某些激进“粉丝”的一面之词,到了第七赛季,随着嘉世表现持续不佳,就已经成为了一个被广泛提起和认同的论调。这其中,嘉世副队长刘皓、外宣部主管王升和其他工作人员的明面上的表态,以及部分评论家的稿件,起到了在“权威”方面予以确认的作用;而背地里,也少不得很多营销号、水军带着不明真相的粉丝一起把声势扩大,以至于到了最后,它竟然隐隐地成为了一个在一部分人心里根深蒂固的“事实”。

陶轩想看到的情况,正在渐渐发生。当然,这并非自然导致,而是他不懈努力的结果。他确实不希望嘉世的成绩受到太大影响,但是能把叶修逐渐推到嘉世的对立面,把他身上的光环一点点取下来,让他从人人称颂的英雄慢慢走上罪魁祸首的位置,嘉世的成绩动荡也许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不仅如此,他隐约有种感觉,这个赛季,他苦等了很久的另外一个目标终于出现了。越云战队有一位实力和天赋极强的新人出道,外形也不错,从各方面都完全契合陶轩的要求。两个月的比赛下来,陶轩已经很确定,这就是他要找的人;但是对方到底是不是真材实料,还需要在职业圈的比赛里验证一番,刚出道大放异彩,打几个月就黔驴技穷的例子多得很,在这方面陶轩不会过于冒进。那位新人名叫孙翔,陶轩观察了他一段时间,安排崔立私下里去交际,不需要带什么明确的意图,总之先接触着。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个赛季下半段或者第八赛季,叶修就会如他所愿,彻底消失在这个圈子里,而嘉世会迎来一个兼具竞技和商业价值的新王牌,同时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

他的好日子就要来了。陶轩几乎是怀着一种欣喜的心情在期待着这一天。

而俱乐部里的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无论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他想,如果叶修识趣,在面对内部压力和外部声音,以及实打实的成绩的时候,就应该有点自觉,他如果能主动走人——不是离开嘉世,而是离开这个圈子——那是最好的,多年朋友,陶轩毕竟不想跟他闹得那么难看。但如果他实在死缠烂打,那也没办法,他不是没预测到这个可能,他早就为此做好了准备。

在这种心态下,叶修在俱乐部里做的那些事情,在陶轩看来,就显得分外讨厌了。

叶修居然还没有放弃挣扎。


tbc


明天还有一章!这个时期就结束了。

我自己写得也万分痛苦TUT

评论(58)
热度(526)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