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95)

前文列表


长期断更特别影响追文体验,感谢大家没有放弃这篇文。TwT

app新出了合集功能,我把这篇文做了合集,其他的文也在慢慢整理中。网页版似乎暂时看不了,app直接点进我首页就可以看,非常方便。旧文好多链接失效的,我会慢慢补的。


(95)


趁着睡前洗澡的空档,叶修迅速地复盘了一下这一年对叶秋心态的变化。其实他心里也没什么明确的时间概念,大多数感觉在发生后不久就会淡忘,或者像太阳照耀下无处不在的金色灰尘那样飘扬、继而沉淀进他无所察觉的日常生活中,成为他度过的分分秒秒的一部分。叶修的手指温顺地纠缠着他凌乱短发间此起彼伏的雪白泡沫,心不在焉地想,在重返职业圈的这一年,不,应该说,自从叶秋回国之后,他虽然再也没有被叶秋牵动起多么强烈的情绪,但是他每一刻都朝着叶秋期望的那个方向,潜移默化地堕落着。

他对叶秋每一次亲昵的纵容,每一次训诫或者安抚,从来都包裹在兄弟之爱的糖衣下。他曾经以为这四个字可以解释他的一切反应,但是站在今天的角度想想,当一种行为需要用到“解释”这一流程的时候,恰好说明了它背后或许有着一个不那么光彩的实质。叶修闭上眼睛,让从头顶倾泻而下的细密水柱在他湿漉漉的翘起的睫毛上凝成一粒粒晶莹的水滴,旋即被后来者冲刷下去。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挤了点沐浴液出来,匆匆一揉,把它们潦草地拍在线条优美的锁骨上,继而朝着光洁紧实的胸膛延伸开来。他想,他从叶秋回国的那天开始就错了。不管叶秋的决心怎样,态度如何,他不应该对他那么宽容,这种宽容更像是默许,甚至鼓励——不过现在说这个也晚了。

在过去的几年中,叶秋像毒素一样渗透进了他的每一天,终于到了发作的时候。

他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他,想念他,期待他的,但是,这已经是个既定的事实了。

叶修在不断浇注下来的温热水流中无声地叹了口气。叶秋依然爱着他,不需要再说什么,整个晚餐过程中他看向他的每一个眼神都在无可置疑地重申着这件事。他也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可是,在这两个期待着彼此响应的事实之间,那条连通的桥梁却永远不能被搭建起来,因为这必然会引发灾难般的后果,必然会给叶秋更强烈的把它实现的动力。

叶修冲干净全身,面无表情地拧上了花洒。

他拢了拢湿润的额发,想,虽然他已经没办法再说“问心无愧”这种话,但至少在现实里,他还可以做个再正常不过的人。


临近睡觉的时候父亲才回家,跟他一同回来的还有于秘书。

于秘书跟叶修简单寒暄了几句,父亲就把他跟叶秋叫进了书房。叶修猜出了他们大概要聊些什么,有点想要旁听,又觉得这种涉及公司机密的内容,他作为没有参与经营的家属,确实也不太应该贸然掺和进去。叶秋把手机解了锁丢给他玩,他就歪在床上,翻出上周的比赛视频看。

谈话时间出乎叶修意料地长。一个多小时之后,房间的门才被拧开,叶秋走进来,眉眼之间有明显的疲惫。

“完事了?”叶修按了暂停。

叶秋点头,走到他身边坐下来:“于秘书走了,老爸也睡下了。我刚去洗了个澡。”

“是聊你的事情?怎么样?”叶修问。

叶秋苦笑一下:“把我弄出来的条件,老爸刚把我接回来之后就跟我说了。于秘书是跟他汇报一些落实的情况。”他简单地跟叶修说了一下父亲做出的牺牲,虽然语气轻描淡写,但是叶修的脸色也不由得变了变。父亲给出了很大一部分实权,虽然不至于影响到他对公司的整体掌控,但今后做事会非常受制约。

兄弟俩一起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叶修先开了口。“所以你自己——还有没有这个威胁?这件事算是彻底洗脱嫌疑了吗?不会再回去了吧?”

“应该不会了,刚才已经跟老爸确认过,过段时间大概就可以办理解除取保候审的程序。”叶秋按了按叶修肩膀,“别担心我,不会留下案底的。再休息一段日子,就能回工作岗位上了,公司内部也会出公告进行澄清。”

“会有这么顺利吗?那些人能把你搞进去,会就这么收手?”

“目前也只能这么相信,相信他们做事还有底线——”叶秋似有若无地笑了一下,“毕竟他们对面的是老爸,不是轻易能动得起的。给块肉喂喂得了,还真以为自己能把公司吞下去?这种货色,就算有这个胆量,也没这个本事。”

“你这狠话放得我都快信了,简直不像是刚被从里面捞出来的人说的。”叶修表示怀疑。

“这是老爸的意思。”叶秋说着,目光突然冷峻起来,“不过,这事儿在我这里不会就这么过去的。谁让我尝到的这些滋味,我一定会如数奉还。走着瞧吧。”

“一般来说,我不是很建议人复仇,不过以我丰富的人生经验来看,也确实没办法跟那样的对手和平共处,”叶修思考了一下,说,“别不择手段,以及别把自己搭进去就行。有计划了吗?”

“先恢复正常工作节奏再说,”叶秋笑笑,“下午跟同事们已经联系过了。不愧是我带的人,就算我出了这种事,他们也没怎么受影响。我不会太着急的,你放心,这种事情要从长远来看。等时机差不多,我会跟那位上门请罪的,装孙子谁不会呢?有他喊爷爷的时候。”

叶修被他这句孩子气的话逗得一笑。他考虑了片刻,才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叶秋,你这次出事之后,我很自责。”

叶秋有些意外。他动了动身体,认真地凝视着叶修的眼睛:“你自责什么?”

在看守所的这些日子,叶秋明显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他的眼眶微微陷下去,因而尤其地显出那双注视着叶修的眼睛黑而渊深,仿佛暴雨后的水潭。他的神情让叶修本能地想要伸出手去安抚他一下,做一些亲密的举动,然而这种念头被叶修遏止了。他只是看着叶秋,用一种温柔而略带歉意的目光:“哥哥没能保护好你。”

叶秋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醒觉过来似的,就势朝叶修身上一扑:“就是,都是哥哥的错,都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才这样的。那你以后愿意保护我吗,哥哥?”

叶修压抑住揉他头发的冲动,只是把手搭在叶秋肩膀上,拍拍他:“不跟你开玩笑。叶秋,你坐好,我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

叶秋听出他语气里严肃的成分,神色变了变,立刻坐起来,望着叶修。

“接我回来的时候,老爸在路上跟我说了一些话,让我很意外。”叶修语气平淡,“你知道他对我打荣耀的态度,但是这次他说,从事这条道路也没什么。我想了想,他之所以有这个变化,很可能就是因为你这件事。他意识到了他安排的这条路的风险,而且关键在于,这个风险,他不一定能再像以前一样游刃有余地解决了。你刚刚跟我说的东西,让我验证了这个猜想。”

叶秋愣了愣:“他这么说?”

叶修点头。

叶秋反而有点喜悦:“这个——这算是因祸得福吧?我一直在想怎么让他不再反对你走这条路,本来还以为要等到很久之后,等他慢慢把权力交到我手里以后。我之所以对公司这么用心,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这件事,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改主意了——”他突然察觉到叶修的表情不太对,至少没有他想象中应有的轻松感,“怎么了,哥?”

叶修表情没什么变化,还是那种平静的样子:“我再跟你交代一下我现在的状况。准备挑战赛的这一年半,尤其是有很长一段时间在网游里做长时间的高强度的工作,对我的精力伤害很大。不过,也可能是我想多了,就是因为年纪越来越大的缘故,跟这一年半没什么关系。我虽然已经回到了职业圈,也终于能如愿继续打比赛,但是,我现在的职业和操作方法,对我的身体和精神消耗得很厉害。我已经很注意了,只要能够适当调整打法,充分休息和轮换,这个赛季支撑下来没什么问题。可是,一个人再怎么努力,总归是要服从自然规律的。虽然我确实想一直打下去,直到打不动的时候——但那也是建立在,你跟爸妈的安全和幸福,没有受到威胁的前提下。”

叶修的声音每个字都无比清晰地传到叶秋耳朵里,被他听见,被他理解,然而他几乎无法做出反应。叶修是在说一件有充分的的理由让他高兴的事,但此时叶秋心里只有一阵紧似一阵的细密的刺痛。他从没有真正地对荣耀产生过兴趣,然而仅仅作为一个局外人他也了解哥哥的强大,了解叶修在这个领域取得的成就。在他心里,他的哥哥是一个神话,这个神话永远年轻永远强悍永远不会有变老的一天,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他匹敌,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他感觉挫败。可是现在,他听到叶修亲口对他说——他的精力在走下坡路。他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

叶秋从没有想过会出现这一幕。

——即使在听到叶修第一次退役消息的时候。

叶秋勉强地笑了笑:“奇怪,本来我应该高兴,怎么听着这么难受。”

“没有什么可难受的,迟早的事。”叶修耸耸肩,“接受现实,打起比赛来才没有后顾之忧,要是只想着再多拖几年,可能该拼的时候都拼不起来了。而且这又不是一时的感想,你要是也打荣耀就能明白了,电竞这个领域对一个人的状态要求非常高,过了那个最好的时候,再怎么有经验,有决心,都照样没办法跟巅峰期的表现一样。只有接受了这一点,才有可能不断调整出最合适的打法。这种感觉是每时每刻都有的,你不用替我担心,我早就适应了。”

他语气里的轻松和笃定有效地安慰了叶秋。叶秋想了一下:“那么,你已经决定了,就是今年?我觉得有点可惜,你等于说只回去打了一年啊。”

叶修摇摇头:“我没有决定,所以跟你商量,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一来是取决于我这个赛季结束后的状态。我会把它当我最后一个赛季来打,不留遗憾,但如果我觉得各方面状态还可以,那么也不是没有其他可能。二来是取决于你们的情况,尤其是你跟老爸。老实说,我在外面的这些年,确实没有对家里做出过一点贡献。家里不出事还好,出了事,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就太对不起你们了。所以,我是这么想的,叶秋。报仇的事不要着急,更不要用不正当的手段,先放一放。你先踏实地在公司里工作几年,第一是注意自保,第二是站稳脚跟。我看老爸的身体,再保护你几年是没有问题的。在他退休之前,我会回来帮你。做不做得好另说,至少你不会那么辛苦,也不会那么危险。”

叶秋望着叶修:“哥,你先回答我——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老爸暗示了你什么?”

叶修笑笑:“如果不是我自己的想法,你觉得老爸暗示得动我?”

叶秋点点头:“好吧。那,如果你有得选,不用考虑家庭之类的因素,你是愿意继续从事荣耀相关的工作,还是愿意改行,进公司,做管理类的工作?”

叶修毫不犹豫:“当然是荣耀相关的工作。但是人不可能永远都由着自己性子活,你们已经放纵了我这么多年,我很满足了。到了该承担责任的时候,我也得承担起来。”

他态度之爽快,反而让叶秋想说的话显得没那么理直气壮,不过叶秋还是说了:“你想打荣耀,我就会让你一直打下去。哥哥,这是我对你承诺过的,我一定会兑现。”

叶修当然记得叶秋说过的话,只是他也从没有把指望放在这句话上面。“此一时彼一时吧,叶秋。如果你没出这件事,可能我也就由着我的喜好这么打下去了。知道你进去的时候,以及那之后的几天,那种感觉,我这辈子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叶修猛地顿住。

他突然意识到,他说得有点多了。

叶秋的视线直勾勾地落在他脸上。他的眼睛亮得像一只饥饿了很久的野兽,在寒冷的冬夜里终于捕捉到追踪已久的那只猎物的身影的时候。

“叶修,这是从我出生以来,你说过的让我最幸福的一句话。”过了许久,叶秋低声说道。

叶修明白那句话过了,即使它从亲情的角度看也无可挑剔,但是它的热度,足以让叶秋从他想要的一切角度得到满足——更何况那后面的真正原因是什么,连自己都没办法去细想。他没办法回应,无论从哪个方向回应都要么是彻底的坦白,要么是彻底的虚伪。

不过这也难不倒叶修:“你刚才那眼神可是一点都不像感到幸福的样子。”

叶秋笑笑:“那像什么样子?”

他的笑容让叶修毛骨悚然。叶秋始终没放下那种“发现猎物”的状态,他显然暂时不准备捕食他,因为看起来叶秋也并不敢确定那句话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他确实被叶秋锁定了,他的目光每时每刻都牢牢地粘在他脸上,烫得叶修心里一阵灼痛。他必须马上转移话题,再这么跟叶秋对峙下去,迟早穿帮——因为他尽可能地不想对叶秋说谎。

叶修不动声色地定了定神:“别闹了。难得地跟你说一次事儿,你还在这里扯东扯西,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跟你讨论问题。”

叶秋又定定地望了叶修一会儿。虽然还有疑虑,但他也明白,再追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叶修不想回答他,也许是不愿意在这种时候那么冰冷地打击他。他点点头,主动把话题扯回来,“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哥。你要让我说,我肯定愿意你陪在我身边,不管是出于家里的情况,还是我的私心——我也老实跟你说了吧,要是能每天看到你,跟你一起工作,就是让我去工地里搬砖,对我来说都是神仙一样的日子。”

叶修想也不想地回敬道:“对我来说可不是!”

“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做你喜欢的事,我已经说了,这是我奋斗的意义之一。”叶秋接着说,“这次确实是意外,有过这么一次教训,我接下来做事就会更小心。一个人总不可能三番五次在一件事上跌倒,我也不会把我的未来建立在一定要你来帮忙的前提下。你刚才跟我说,你很自责,没有保护好我。你知不知道,那句话让我高兴极了,哥哥,因为我能感觉得到,虽然你从来不说,但你一直把我放在心里。不过,从历史上,还有对未来的规划上来说,是我保护你才对,为了一辈子都能对你承担起这个责任,我已经准备很多年了。如果我现在去打荣耀,我永远都不可能达到你的高度,甚至连你们圈子里普通人的高度都到不了。虽然你特别聪明,但是在我从事的这个领域也是同样的道理,你也许会做得很好,但是从经验,魄力,能力上,你没有办法取代我,这里面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你不热爱这一行,你的心思不在这上面。我希望你能做你喜欢做的,而不是为了承担什么责任,来做你不得不做的。否则真正工作起来你就明白了,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这未必也是你真正喜欢做的吧?”

“是我第二喜欢做的。”叶秋望着他笑。

“行了,我明白了。”叶修显然知道他所谓的第一是什么。

但是叶秋偏偏不肯把这个话头体面地省略过去,反而大大方方地说:“我第一喜欢做的是筹备跟我哥哥的婚姻大事,计划我们幸福美满的一生。”

叶修脸都皱成一团:“你就没发觉这里面有些词跟有些词不能放在一起说吗?”

“应该把‘筹备’改成‘立即执行’,今晚就执行。”叶秋踌躇满志。

“我发现吧,只要人决定不要脸了,是挺容易活得开心的哈?”叶修瞥了他一眼。

“那当然。”叶秋兴高采烈。

“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说的这件事再议吧,看我这个赛季打完之后的状态。毕竟不能只考虑你,还要考虑老爸的负担,他们年纪大了,我也该多陪陪他们。”叶修说着,又看了叶秋一眼,“那早点睡吧,我明天一大早的飞机,五点多就得起。”

叶秋几乎不能相信:“你刚刚怎么答应的我?”

“你怎么答应的我?!你今晚哪一个字跟‘乖’沾边了?”

“哥……”叶秋态度立刻软化。

叶修打个哈欠,站起身。“我去喝杯水。等我回来,希望你——”他指了指对面那张床,“已经躺在那张床上,并且睡着了。做到这一点的话,我再把刚刚买的那张机票退掉。”


tbc

评论(69)
热度(599)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