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51)

前文列表


(51)


这晚上喻文州回到蓝雨时依然心绪难平。如果他们三个人分析得没有问题的话,那么他无疑窥见了一桩正在实施的阴谋的某个环节,他仿佛看到它像一条色彩艳丽的蛇绕着叶修周身缓缓擦过的样子,而被包裹在其中的叶修无所察觉。

喻文州打开电脑,看完了这晚上嘉世和微草的团队赛,随后上了QQ,拉出叶修的对话框,轻轻敲击着键盘边缘,迟疑地思索了一会儿。他从不是一个是非的人,而这件事,说好听点是身为朋友替叶修担心,说难听点,也逃不开捕风捉影挑拨离间的性质。叶修归根结底是嘉世的核心,而他身为敌队队长,到底有没有立场去指出嘉世和叶修之间可能存在的问题。

何况这问题只是他们几个人闲聊时的一个揣测,多方面综合起来的感觉,并没有那么板上钉钉的证据。

喻文州决定还是说出来。他出道前看过很多叶修的比赛,从中获得不少教益,他认为有必要在对方处于可能存在的某个危险节点时出声提醒一句,道义使然。这样即使日后叶修依然吃了苦头,至少自己不会良心不安。

喻文州把手放在键盘上,迅速敲字:“刚看了你们的比赛,有个问题不太明白。你应该最清楚嘉世的真正问题所在,那么嘉世官方的发言,是出自你的意思吗?”

他犹豫了片刻,想着要不要把微博、论坛都有人带节奏的事情跟叶修说一下,如果对方并不知情,知道后又无能为力,是不是给他徒增烦恼?——但是,算了,就这一次。喻文州继续打字:“我也看到了网上的一些讨论,这些讨论并不一定是网友的真正意思,而是存在一些故意引导的言论。里面大多无视了真正原因,把矛头指向了你。不知道你这边是什么情况,但建议小心为妙。最近嘉世状态不错,恭喜你。”

喻文州略一沉吟,很快把最后一句删掉,然后发送了出去。叶修需要他来肯定嘉世的状态吗?没人会比叶修更清楚,这种安慰反而显得僭越。

喻文州关掉对话框,打开蓝雨和轮回的比赛录像,开始写赛后总结。

叶修没有回复。

其实给叶修发消息的不止喻文州一个,方明华回酒店之后也用手机给叶修发了QQ消息。相比于喻文州的谨慎克制,方明华直白得多:“叶神,网上有人在黑你,你留神一点。”


叶修直到深夜才看到这两个人的消息。他在酒店,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在想这晚上比赛的那个转折,以及嘉世的整个阵型被微草击溃的过程。王杰希确实非常厉害,但嘉世并非溃败在他手下,而是死于自身的缺陷。还是老问题,团队赛拼的并非个人实力的总和,而是整体配合、意识、机动性和执行能力,遇到这些方面都在自己之上的队伍,打起来也真是吃力。

这种状态在季后赛是走不远的,虽然嘉世早就开始了调整,但是叶修也清楚自己手下这支队伍的极限。他躺在床上想了很久,来回复盘,终于还是爬起来用酒店电脑记录一点想法,顺手上了QQ。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左右,他照例收到了很多消息,有群聊,有王杰希发给他讨论这晚比赛的,也有来自于喻文州和方明华的那些。

叶修关了其他几个对话框,想着等白天大家都醒了再回复——也可能就这么不回复了——但看到方明华的话忍不住笑了下,这么成熟的人,突然就像小孩子告状似的。他回过去:“这不是很正常么,几年前就有人黑我了。”

方明华刚结婚不久,还是甜蜜的时候,此时正在和自己老婆聊天,还没睡觉。其实回酒店的路上他又跟江波涛聊了很久,江波涛比他小两岁,网络上的东西玩得极溜,他捧着手机,给方明华解释了好久为什么他能看出来这些账号是水军,它们都有怎样的一个特征,以及它们发言和活动的规律。看到叶修回复过来,方明华干脆把之前跟江波涛讨论过的东西找出来发给叶修,按照江波涛的原意和叶修解释了一番,最后才说:“其他队伍的粉丝黑你很正常,任何外人黑你都很正常。但如果黑你的人是嘉世呢?”

过了很久,叶修才回他一句话。

“行了,我知道了。”


叶修这次回B市比赛,早就计划好了第二天回家一趟。他提前跟俱乐部请好了假,周一下午再回H市,因为叶秋的身份证快要到期,他得把自己那个办出来。次日上午,他们在酒店里开了赛后总结会议,随后嘉世队员返回H市,叶修直接回了家。

父亲并不在家里,去了Y市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去了,这也是叶修毫无障碍地回家住一晚的理由。自从那次春节他们发生冲突之后,已经多少年过去了?但那晚的画面和情绪在叶修记忆里始终清晰,想到“回家”,想到“父亲”,那便是叶修心里唤起的最直接最深刻的印象,那始终会让他觉得心口一窒,并本能产生回避的冲动。

但是母亲不同。母亲是他记忆里永远温柔永远宽容的部分,她不会带给叶修任何受到伤害的预感,似乎在她身边叶修是绝对安全的。

叶修离开酒店,搭乘地铁回家。他的心绪并没有立刻从比赛回到关于家庭的回忆和思念中来,他还在想凌晨收到的消息,方明华和喻文州跟他提起的那个猜想。

这两个人不会这么巧,同一时间跟他讨论这件事,结合昨天蓝雨和轮回的比赛,叶修认为他们肯定私下先聊过了。那么,就可能存在由相互影响而引发并且巩固的偏见。

但那也未必就是偏见。

叶修身为战队队长,每周都会跟俱乐部其他部门的领导开会,虽然他不介意背锅,但是他也明白,在任何一次会议中,嘉世都没有确定过这种方向的宣传口径。他也看嘉世的记者招待会,但是并不会严格要求这些负责外宣的同事的行为,包括刘皓在内。单独拎出来每一场或者每一次发言,似乎都不是什么问题,可是结合方明华给他的那些证据看,如果这些言论和态度都确实是出自嘉世授意,那么他对嘉世的认识和了解中,就一定存在尚未察觉的地方。

嘉世会这么做吗?叶修在心里问自己。

虽然说一叶落而知秋,但是,也不应该过于敏感,把很多事情想当然。叶修在心里摇摇头,就算是处于他这个位置,嘉世的绝对核心,要把一切细节和真相都洞察得清清楚楚还是太难了。人永远只能在有限的信息里挣扎,并不确定自己看到的一定就是真实,只能朝着自己相信的那个方向走下去。

叶修决定把喻文州和方明华的善意提醒放在心里,他可以留意一下,但并不会影响到他的作为。说到底,他也没办法有其他作为。

除了以现有的方式继续带着嘉世奋斗下去,他没有第二种选择。——也不想有。


母亲和叶修上一次见她时没什么变化,叶修对此相当高兴。这是这一年来叶修过得极其惬意和舒心的一个晚上,他陪着母亲在厨房里忙活,给她打下手,甚至貌似请求实则撒娇地求母亲给他做一道好久没吃过的菜,尽管那工序极其麻烦,做起来要好几个小时。这种专属于孩子的特权,他不记得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享受过,甚至没有叶秋来分走一份了——

对了,叶秋。

叶修终于还是不可避免地,在这个熟悉的场景里,想到了他。

比赛比较忙的时候,叶修想起叶秋的机会就少些,生活节奏不是那么紧张的话,他想起叶秋的时候就多些。他并不怕想起叶秋,也不怕想起叶秋时随之而来的种种情绪,叶修已经习惯了它们,和它们相处得很好,即使有一些让他惆怅或者失落。

但此刻他在家里,这是一个对他跟叶秋而言都相对特殊的环境,他们一起在这个温暖舒适的房子里生长了十几年,这是叶秋对他滋生出全部正当和不正当的爱意的地方,它的每个角落、每块地砖、每件家具都仿佛承载着有关于兄弟二人成长的无数记忆,那里面必然包含了种种叶修本应注意到的细节和无法承受的感情。

叶修想起几年之前他回家过春节的那次,他跟叶秋同时出现在这个厨房里,叶秋为着他的态度让父亲生气而过来跟他讲悄悄话,他还喂了叶秋一只虾。叶修不由得笑笑。还有一次就是母亲生病,那时叶秋已经学会了做饭,叶修竟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学会的,他们也从没有聊起过这件事。那次他们一道吃完,母亲又开始输液。那天晚上发生了很不愉快的事,叶秋在沙发上亲了他,从那天开始,他们亲密无间的假象被撕破,两个人的关系朝着越来越恶劣的方向不断地滑下去……

“想什么呢?”母亲问,“叶修,你是不是有心事?”

叶修回过神来,朝母亲露出一个笑容:“没有,好久没回家了,有点感慨。”

母亲一边继续忙活手里的事,一边说:“最近成绩不好?”

这话大大出乎叶修的意料。母亲虽然是教授,但平时看病开会就够她忙,她也并不是会关心电子竞技这类事情的人。也可能是她带的学生帮她查的?也不像。叶修迟疑了一下:“您怎么知道的?”

“你爸跟我说的。”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才说:“我爸倒是挺清楚的。”

“那是,他可关心你的事了。这两年天天跟我说,反正你成绩也打不上去,应该趁早让你回家,不要再耽误下去了。是不是你们这种事业,小孩子打得比较多,到了你这个年龄,就很吃力了?”母亲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叶修,妈妈不是不支持你,但你知道我的职业,人的身体条件都有极限,年龄越来越大的话,人的精力会越来越下降,这是事实。输在这上面不是失败,你还年轻,重新开始做什么都不晚。爸爸妈妈都盼着你回来。”

叶修有点动容,但很快地抱了抱母亲的肩膀以示安慰,又收回手:“放心,妈。我不会逞能的,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其实我现在状态比前几年好,我们这个领域不是只拼体力,主要还是看经验和头脑。”叶修想了想,他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叶秋曾经对他说过的“我会让你一直打下去”,但是又笑了笑,把这个念头抹去了。他曾经不指望叶秋,现在更不指望。那个承诺在被叶秋说出口的瞬间、在他为弟弟的心意感动了一秒钟的瞬间,便已完成了它的全部使命,叶修不需要它被兑现。于是叶修继续说道:“妈妈,还有几年——最多五年,不会更久了。我还想继续拿个冠军,您就让我再任性一次吧,都让我任性了这么多年了。”

母亲笑笑:“我们不让你任性,就拦得住你吗?我跟你爸就是怕你要面子,想回来又不好意思。你自己心里有谱就好,遇到困难不要强撑,人有时候是需要面对现实的。”

“我知道的,妈妈。”叶修语气乖顺地说。


他跟母亲一起吃完了饭,叶修收拾好碗筷,两个人一起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母亲要去给叶修切点水果,被叶修阻止,自己去厨房忙活了一通。等他端着切好的果盘出来,看到母亲正坐在沙发上对着手机说话,表情愉快又欣慰。

母亲看到叶修出来,又把视线转回手机上,对着摄像头笑了笑:“对了,你哥也回来了。跟他说句话吗?”


tbc

评论(54)
热度(546)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