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50)

前文列表

依然私设。


(50)


叶修并不认为陶轩的根本意图是把他踢出嘉世。与其说根据多年的了解和两个人的感情,他相信陶轩不会这么做,倒不如说从理智角度来分析,他相信陶轩没办法这么做。

因为这种做法蠢到不可理喻。没有人比陶轩更清楚他的能力和品性,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嘉世的一切,陶轩找不到任何比他更好的代替品,以及,把他踢出去的收益要大到什么程度才能抵消嘉世踢开他的成本,在现阶段得到这种收益的可能性接近于无。

叶修跟陶轩认识这么多年,他了解陶轩性格里固执强硬的一面,但他更了解的是,陶轩不是个傻瓜。他们或许存在很多小冲突,但是在原则性问题上陶轩始终拎得清楚,他不会去做这种把家里东西都炸了,就为了听个响的傻事。

可是他在俱乐部和战队的地位,也实实在在地受着负面影响。

叶修有过几种推测,也许是因为长期以来陶轩并不插手战队管理,但最近有想法了;也许是因为这两个赛季嘉世没能夺冠,他心理不平衡了;也许是因为他想把管理权更集中地抓在自己手里,毕竟他叶修名义上只是战队队长和元老之一,实际上俱乐部和外界的人主要是围着他、而非战队经营者转的,这种情况有可能会损害到陶轩的声望。再也许,陶轩已经计划到了未来,计划到他退役之后的事情,或者是等他状态下滑的时候进行更新换代,现在先慢慢做好铺垫。

自己拒绝商业活动这件事情一直是陶轩的怨念,在比赛风格上他跟陶轩也存在一些分歧。这是横在他和陶轩之间的一个心结,但叶修不认为陶轩会因此采取什么极端的手段。还是那个理由:成本问题。

叶修把陶轩的心思来回琢磨了几遍,对每一种可能他都能理解,也能体谅,如果真到了需要辞旧迎新的时候,那么这种做法是非常合理的,甚至他会配合陶轩进行。

但不是现在。在他状态正处于职业生涯顶端、战队队员也个个越来越成熟的时候开始暗搓搓搞这些,无异于后院点火,到头来成绩打不出来,老板的威信也立不起来,队风一垮,只会越来越糟糕。一支王牌劲旅从强盛到衰败不需要多强大的敌人,只需要内部几个关键位置的人物脑子糊涂,手下人又欠缺正直、只图自保,那烂下去是非常快的。

叶修并没有产生跟陶轩对抗的想法。遇到问题,他的第一反应是和平解决,尽量以伤害最低的方式,而不是战斗。况且对抗也并不现实,而且他始终相信,陶轩和他的根本利益一致:希望嘉世好。

他决定跟陶轩通通气,两个人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把误会和不满消除掉,让俱乐部的运转赶快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说到底,他俩是不能掐起来的,否则嘉世就完了。


叶修第二天就跟陶轩长谈了一次,时间紧迫,这种事情一秒钟都不能浪费。他没有耽误白天训练的时间,是跟陶轩一起吃过晚饭之后,就去了他的办公室。

叶修很理智地注意了一下谈话的方式,他没有指责陶轩,也并没有公开挑明陶轩的心思免得对方恼羞成怒,他只是说战队,说比赛,说队员的努力,同事们的辛苦,说嘉世的现在和未来。他的态度始终平静,有的放矢,没有一句空话。似乎是受他感染,或者是怀念两个人好久没有聊到这么深刻的层面的气氛,陶轩也有点动容的样子,跟叶修推心置腹地说了很多。

两个人一直从傍晚聊到深夜。

叶修明白自己的意图已经传达到位,因为他也收到了陶轩暗示般的回应:你好好干,我一直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整个公司都会配合你们,之类的。

他们一起离开办公室,在走廊的窗边一道吸了会儿烟,看着远处H市灯火通明的夜色,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忆了不少若干年前的事情。

叶修恍然想起,自从第四赛季季后赛失去那个冠军之后,他们之间已经好久没有进行过这种气氛的谈话了。


叶修清楚,嘉世现在这种情况,根在陶轩身上,把陶轩这边的问题解决了,训练室的状况也能得到有效解决。但是陶轩搭梯子,也总得有人顺杆爬,现在战队这种气氛,他并不能期待大家会自动如他所愿变得团结、务实起来,已经长在意识深处的东西是没办法一天就能改掉的。他要为此负责,不管是更严格还是更耐心,既然这些孩子已经潜移默化地有了一些不良习惯,那他就帮他们纠正过来。

当然还有一个需要重点考虑的对象,刘皓。

相较于别人,叶修对刘皓的心态略微有些复杂,因为刘皓的办事和为人,已经有不是一个两个人跟他提到了。普通同事没有人会说得过于明确,无非就是“刘皓那小子挺活跃啊”“你们那个刘皓,太会来事儿了,俱乐部上下都让他哄得服服帖帖的”之类的话。俱乐部里其实有相当一部分人不太喜欢刘皓,再怎么为了部门利益和个人前途打算,本性上正直的人还是不少,有眼光的人就更多了。这些人有的天然就亲近叶修,有的单纯就是看不过眼,有直接跟叶修提一两句的,也有私下里传话传到叶修耳朵里来的,甚至刘皓说过有关叶修的一些坏话、对他的一些扭曲揣测和诋毁,都转了几个弯儿,隐晦地作为对叶修的提醒,被跟他交好的朋友告知过了。

叶修心里也知道,谈训练,谈战术,谈比赛,他是嘉世战队无可争议的核心和领导;但是谈个人交际,谈兄弟意气,谈拉帮结伙,刘皓才是训练室里的隐形老大。

叶修不明白刘皓在陶轩面前扮演了什么样一个角色,战队的内部关系发展成这个样子,到底是刘皓自己的意愿,还是受陶轩引诱和驱使更多一些。但是他想,他不能再合理化刘皓在战队中的作为了,事实就是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嘉世的队员一直在成长,但是团队磨合始终处于让他失望的水准。如果不是悟性问题,不是方法问题,不是用心问题,那必然存在其他原因,不是吗?

叶修想,其实他早就该正视这个原因了。他早就有所耳闻,自己也能察觉到,但是在下这个定论之前他更愿意相信人在本性中总有善良、上进和负责的一面,他要做的不是去否定别人,而是去积极引导、耐心教化;未经充分验证就把过错推到某个人身上,是不负责任的。但是没必要再验证下去了,再不面对现实,反而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训练室这个状况,他身为队长,在队员心态上管束不力,难辞其咎;但是根本的问题,在于总有那么一个人,一直朝着他的反方向努力,他施加负面影响的范围甚至要远大于叶修自己,至少叶修是不曾试图去控制他的队友们的爱憎好恶、解读事情的心态的。

可是他要怎么处理这个原因呢?他要怎么处理一个从来这个战队第一天起就对他有恶意的人?他要怎么处理一个虽然个人实力可圈可点、但性格和心态已经给团队造成了深刻负面影响的人?像对待陶轩一样谈话,当然可以,但叶修记得自己跟刘皓谈过多少次,这家伙总是把心思埋得很深,叶修触不到他真诚的那一面。在现实里对他好,悉心教导,慢慢感化?他已经这样做了一年半,收效甚微。那么,快刀斩乱麻,把真正的害群之马早早除掉,团队才能早日回到正轨上来?

——叶修为自己这个想法愣了好久。

这个时候冬季转会窗还没关,叶修在战队和俱乐部里尚拥有强势的话语权,更何况他刚刚跟陶轩通过气,得到过陶轩的保证。就算刘皓是陶轩的人,他也并不具有不可替代性,所以如果叶修提出并坚持,实现这件事是有可能的。刘皓的能力在嘉世绝不是王牌,放到圈里也不过二流选手水准,这其实也是叶修一直对他感到惋惜的一个点,他足够聪明也足够有天赋,就是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做到完全投入地比赛,这从根本上阻碍了他在职业领域里更上一个台阶。所以,如果让刘皓离开嘉世,不是没有可行性,甚至那根本就不是成本多么高的一件事——

但是,叶修在心里问了自己两句话。

以刘皓的表现来说,他应该被这么对待吗?

对刘皓公平吗?


这样做是不是找替罪羊,是不是排除异己,这并不是叶修所考虑的。战队的情况他很清楚,他绝不会为了显得正义和善良,就去粉饰和平地认为没有任何人有错误,我们只是不够努力。有错就是有错,不管发生在谁身上都一样。叶修所关心的只在于,刘皓是造成嘉世现在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吗?他的付出和努力跟他对其他人的影响相比,孰轻孰重?如果真的把刘皓换走,嘉世的问题就能得到解决么?如果继续目前的团队配置,只是通过他的整顿和引导,改善的可能性有多大?

叶修在心里权衡了几个来回,没有太过纠结地做了决定。

他应该再给刘皓一个机会。

说到底,这种情况应该是陶轩那边有了点意思,恰好赶上刘皓又是这么一个人,里外呼应,就成这样了。如果他能跟陶轩和平解决,那么身为战队队长,他相信也能以和平而非极端的手段搞定战队内部的问题。

当然这也需要讲究适当的方式,不能伤害别人的自尊,也不能让他的举措显得轻飘飘毫无力度。叶修在心里简洁但是周密地计划了一下,跟陶轩谈完的第二天,就召集队员们开了一个小会。


这大约是在第六赛季下半赛段尚未开始的时候,因为叶修的这些用心,嘉世战队的成绩在春节过后有了一段很明显的回升,至少相较上半赛季的状态,团队整体的风貌和气势为之一新,让很多一直对嘉世隐隐感到失望的粉丝有了新的期待。

而对叶修自己来说,逐渐到来的这个春天也是他过得比较舒心的一个。每场比赛结束之后他都会跟队友们进行详尽的分析和讨论,尤其是在团队意识和个人习惯上面;他心里也有一些不曾说出来的预估,相比起从第四赛季开始起飞的微草,第五赛季渐渐成熟、到现在已经非常稳定的蓝雨,实力一直非常强劲的霸图,嘉世现在的团队质量是落后于人的。虽然说每场比赛胜负都有可能,但不得不承认,最后的成绩跟队伍的真正实力往往存在密切关联,侥幸的情况非常非常少。嘉世已经落后了一年半——算上第四赛季的人员断层,应该是两年半,基本上不可能在这半个赛季之内追上来。他能做的,也只有尽量带动队伍的成长,以及让大家更脚踏实地一些,更专注于比赛本身,而不是追求单纯的结果。

叶修就这个问题跟陶轩通了不少气。自从他猜到陶轩可能跟他产生了嫌隙之后,叶修就很主动地经常和陶轩沟通战队的事,给他多吃吃定心丸。陶轩给他的反馈很不错,甚至包括刘皓给他的反馈都不错,场上常有亮眼表现,平时队伍里也算积极,其他的队友也都像开窍了一般,至少一个个意识上有了很大进步,这让叶修感觉非常欣慰。


而叶修并不知道的是,这种和平的现状并不是基于他跟陶轩之间真的消除了所有障碍。

陶轩选择暂时不为难他的原因只有一个。

第六赛季出道的职业选手,经过陶轩和他几位心腹的评估和观察,不仅取代不了叶修,连成为战队核心都并不是那么容易。第五赛季和之前的选手,特别出色的普遍在其他战队里担任稳定的王牌,陶轩曾经派人私下里接触过一两位,都被很干脆地拒绝了。所以,陶轩只有继续等,等待他看中的人态度松动,或者有让他满意的新人出现。这之前,既然叶修已经有所察觉,那也没必要把他逼得太过,毕竟嘉世的成绩还是要保持的。

只是陶轩的承诺未必是真的承诺,所谓的支持无非就是在叶修的替代品出现之前暂时不在明面上动他而已,那天晚上陶轩跟叶修聊得感慨万千,实际上早就心明如镜。在他看来,叶修是一定要走人的,而且要走得漂亮,不要带走嘉世的一丝一毫,哪怕是无形无色的声望;就像叶修一直在苦苦思虑如何把嘉世的队伍改善起来,陶轩也一直在苦苦思虑如何尽可能地让叶修滚蛋而不给嘉世带来任何损失。叶修来找他谈,那就口头上答应着他,反正达到目的的方式不止一种,不冲突。

那之后刘皓也来找过陶轩一次,探了探他的口风。叶修一旦认真起来,刘皓那点小心思还真的抵挡不住,重要的是刘皓需要及时知道老板的意思,好确定自己接下来行事的方向。陶轩正是用人之际,对刘皓自然好好指导了一番,比如比赛还是要好好打,不能让人揪住把柄,但是也要保持独立的思想,不能纵容队霸和一言堂的风气,所以要忍辱负重,要有大局观,不能把冲突摆到明面上来,但要从根本上为整支队伍着想,而不是唯某些居功自傲的人是从之类的话。

陶轩就差把怎么做直接跟刘皓挑明了,好在刘皓也足够聪明,这之后暂时收敛了在队里的动作,只在私下里跟他的几个亲信嚼舌头。


嘉世战队这一两年的情况,当然不独嘉世自己人和媒体、粉丝注意到。看着叶修比赛长大的那些人对此研究得更加热衷一些,三成庆幸,三成惋惜,两成自诫,还有两成是对叶修的关心和疑惑。这两年来不少老牌战队式微,许多新队飞快崛起,有不少新人慢慢成长为顶级选手,有一些跟叶修关系很好的,私下里也不止一次跟他聊到过嘉世的问题。

但是外人看嘉世,只能从嘉世的比赛跟新闻的蛛丝马迹中去推测,叶修又极少出现在新闻里,而比赛展现的往往只是这支队伍努力的结果,从结果反推原因总是隔着几层,触不到关键点,到后来反倒更像朝叶修这个当事人探听八卦。王杰希、喻文州、方明华都跟叶修含蓄地提起过,黄少天则是跟叶修直白地追问过。

叶修一般都敷衍了事,再怎么样,嘉世的问题也是嘉世内部的,他并不想跟外人痛心疾首地讨论自家难题。除了黄少天每次见面都孜孜不倦地替叶修感到不平之外,那几位都是极有分寸的主,吃他一个软钉子就明白不少,于是只在私下里一起讨论。

第六赛季常规赛快要结束、各大战队开始备战季后赛的时候,有一轮比赛是轮回客场对战蓝雨。这时候江波涛已经转会到轮回几个月,在赛场上到生活中都跟队友磨合得很顺利,导致轮回下半年的成绩打得很好。同为黄金一代的选手,方明华跟喻文州挺聊得来,于是当晚比赛结束之后,他拉着江波涛一起和喻文州私下里吃了个夜宵。

嘉世这轮对手是微草,战况胶着,G市这边三个人到了餐馆,点了餐,那边的比赛才结束。江波涛的手机先收到了消息推送,他解锁之后看了一眼,语调平和地说:“嘉世输了。”

“我记得他们这轮是对微草吧?也正常。”喻文州说着,突然摇摇头,自顾自笑了一下,“我竟然觉得嘉世输给微草正常。”

三个人一时谁都没说话,江波涛继续摆弄手机,打开了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他们在一个小包间里,环境还算安静,能听到刘皓以一种冷静又略带歉意的语调侃侃而谈:“……此外,因为叶秋队长今天的状态问题,之前磨炼好的阵型在突然遭遇埋伏的时候……”

“状态问题?我记得这不是他第一次提到过叶秋的状态问题吧?”方明华说。

“也有一些是嘉世的新闻官提到的,我印象中刘皓只说过两次,算上这次的话。”喻文州说。

“你了解得这么清楚?”江波涛惊讶。

“因为过于明显的胡说八道总是让人印象深刻。”喻文州笑,“当然这一次我不知道,要看了比赛才能断定。”

“尤其是这胡说八道来自于自己人的时候,这就很奇怪了。”方明华跟喻文州对视了一眼,“你也察觉到了?”

喻文州点点头,看着方明华,颇有些感慨的样子:“你不认为叶秋状态下滑?”

“就他现在这种带着苏沐橙carry全场的架势,说上升还差不多,我们出道之前的嘉世好歹还能打配合呢。”方明华说,“嘉世这是觉得叶秋怎么黑都黑不掉,所以拿他来当MT?还是欺负他不会出来说话啊?”

“他不在意这些吧。”喻文州笑笑,给方明华和江波涛续上茶。

“我有时候会去荣耀论坛看大家讨论,”江波涛盯着手机,手指迅速地操作着,插了一句话,“感觉最近有不少帖子已经开始提叶秋的问题了,不光是他的个人状态,还有临场应变不行,不能照顾队友,队长失职之类的。什么样的说法都有。”

“嘉世最近打得还可以,没有上半赛季那么瞎,怎么最近才开始提这些?”方明华疑惑。

“大概是因为人们对嘉世还是有不切实际的期待,总是希望它能绝地反杀,突然就像开了金手指一样,凭空就回到冠军的位置上吧。”喻文州说。

“嗯,”方明华赞同,“一般的玩家讨论还是太业余了。不光是玩家,我看真正提到嘉世问题本质的媒体也不多,至少我平时看的那些杂志和公众号,很少有说到点上的。”

“也可能是因为被公关了,”喻文州说,“叶秋有没有问题,嘉世的人应该最清楚。但是他们既然好意思这样睁着眼说谎话,那么背后肯定有别的目的。但我很奇怪,为什么他们宁可把过错归结到叶秋身上,也不愿意承认他们的团队整体低效松散,个别队员执行力和机动性太差。如果是为了队伍名声和品牌价值,在我看来,叶秋自己的价值比他们现在的队伍要更重要吧?”

“你这就有滤镜了,叶秋将来会退役,但是嘉世是打算千秋万代的。也可能是越缺什么越想要维护什么,他们团队不好,于是就绝对不能提团队的问题。”方明华说。

喻文州摇摇头:“这样做没意义。就算现在让叶秋背锅,但是这么发展下去,他们队伍内部的矛盾迟早有一天外行人都看得出来。”

“也许他们是在努力改善呢?先让叶秋承担责任,等到改善之后,整个队伍的评价都会上去。这样子不会损害嘉世队伍的声誉,也能给人一种‘靠团结和配合来抵消队长状态下滑’的错觉,不是么?”方明华笑。

就在此时,一直没出声的江波涛开口了:“你们来看看这个。”

他把手机推到两个人面前,喻文州和方明华传阅了一番。那是一条刚发布不久的微博,来自于一个明显是嘉世粉丝的加了认证的账号。这条微博语气激烈又悲愤,条理清楚地一条条罗列了叶修第六赛季的几场比赛里导致团队失败的致命错误,又加上了一些对他为人处世的指责,最后抒发了对于嘉世深沉的痛心和爱。这条微博已经有五千多转发,两个人阅读的时候还在不断增加。

喻文州往下拉了拉,看看这条微博的转发和评论。一眼扫过去,大多数是一些跟嘉世有关的账号,也都在说一些有实际意义的内容,大部分是表达对于叶修的失望、震惊和难过。喻文州把手机还给江波涛,感叹了一句:“这个微博分析的内容大部分都是错的,但是转发好像没多少人发现或者反驳,可见现在的粉丝多好带节奏。”

江波涛拿回手机,又看了几眼,摇摇头:“不,这里面大部分并不是粉丝。”

“这些是水军。”他接着说。


tbc

评论(75)
热度(557)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