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喻叶]履冰(4)

前文

一定要看预警。


(4)


喻文州关上门的当儿,叶修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从本性上,他喜欢这种时候喻文州陪在他身边,或者说“处于他视野范围之内”,那是身为Omega对Alpha的天然好感。但喻文州的离开,让叶修暂时回到了相对他来说更加安全的环境里,他需要这样一个暂停的瞬间,可以让自己重整精神,恢复到更平静的状态,以应对下次信息素释放高峰带来的冲击。

不过,应该到不了刚刚跟喻文州接触时那个程度了,就好像他已经经历过一次,抵抗下来了,知道它发生作用的机制和感受,就对这种冲动产生了免疫力。

叶修发现自己的信心因此增加了不少,他甚至觉察到理智也在逐渐恢复。很好,这是个机会,他要赶紧想一下刚才没有想完就被突然到来的冲动打断的事情。

叶修睁开眼睛,目光清醒地盯着天花板。清晰明亮的视野有助于他更好地集中注意力。他想,喻文州所谓的“每过十五分钟增加一个条件”,看似是不断给他自己的利益加码,但同时也在暴露着他的弱点。

欲望就是弱点。

尤其是看似不合理的、越界的那些,更是反映了对方平时不会暴露于人前的隐秘的需求和偏好。他“要求”了,就意味着那是他真正在意的地方,尤其是感觉到不满足的地方。

也就是说,喻文州在要求他,同时以这种方式向叶修袒露着自己的真心,哪怕只是一部分——而这是正常状态下他绝对不会让他知道的。

就算今天结束之后叶修不会把发现的事情应用于他跟喻文州的相处中,无论于公于私;但这些东西对于今天的赌局来说,依然能成为叶修非常趁手的武器。

那么喻文州意识到这一点了吗?他会因此而提出一些无关痛痒的要求来混淆自己的判断么?叶修稍微思考了一下这种可能。他很快就否定了。喻文州不会浪费这样的机会,或者,即使他刻意提出一些不那么重要的要求,这些干扰项里也很有可能存在着连喻文州自己都没有留意的心思。

叶修不自觉地笑了笑。在第一个十五分钟到来之前,只是因为他暗示地提到了黄少天,喻文州就提前说出了他的条件。这一定不在喻文州的原计划内,所以足以推断,提到他的队友让他不快,以至于影响了他本来的节奏。或许也是因为Alpha对Omega的本能占有欲,但喻文州的说辞并非“别的Alpha”,而是“别的男人”。他要求的范围甚至不仅仅是名字,而是从代号到代号背后的实质。

从道理来讲,这个要求是极其荒谬的,因为之前叶修跟喻文州在一起时,做的最多的事情之一就是讨论别人。大多数是关于荣耀,有小部分是八卦,甚至包括了对别人的心态和性格分析,这是同为战术大师的信息交换。叶修想,如果这一场对局他真的如喻文州所愿地输了,那也就意味着今后他跟喻文州的交往里,这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交流内容就由喻文州来控制。

喻文州的控制欲。叶修勾起嘴角,在心里反复回味了一下这个短语。在这个要求中,他的控制欲已经越过了性别本能的范畴,把手伸到了他们的正常交流里。喻文州想要的比他以为的还要多,而且很可能这只是冰山一角,如果让他继续说下去的话,可能还会有更多。

而让一个控制欲强的人感觉挫败,是相当简单的事。不过叶修想了想,决定暂时不打草惊蛇,他可以让喻文州更多地暴露出一点来,看看接下来他还有什么想法。

叶修又想了一会儿喻文州刚刚说的那句话。其实也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吃醋或者独占欲,那么就可以继续推论出,在今天的发情期结束之后,喻文州对他的独占欲依然会继续下去,并希望在自己身上得到实施。

叶修抬起手,轻轻地按住自己嘴唇,上面还残留着喻文州信息素的味道。

叶修冷静地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喻文州很可能对他有一些喜欢的感情,并非是Alpha对于Omega,而是喻文州对于叶修。如果只是单纯的性别吸引,他不用想出这些复杂的附加条件。这很好验证,喜欢在一定程度上是排他的,那么喻文州不想看到他频繁提到别人,尤其是其他的Alpha,就非常好理解。

但是这种喜欢未必有多强烈,叶修自问没在感情上放太多心思,但是对于他人的情绪还算是敏锐,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对方是没理由感觉不到的。叶修迅速地回想了一下这些年他跟喻文州的交往,不夸张地说,可以描述成“极度愉快”。叶修倒不觉得是因为喻文州在刻意照顾他的感受,应该说喻文州本身就是一个相处起来非常舒服的人。但是,即使是舒服,也有程度的不同,喻文州未必喜欢他,但是他一定对他有好感。叶修心里也清楚,他对喻文州也有着这样的好感,甚至是信任,不然察觉到自己在发情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应该联系的是他的队友。

叶修在心里给喻文州的感情程度下了定论。喻文州“有点”喜欢他,没有到他会主动采取行动或者是付出什么代价的程度,但是既然遇到了今天这样的机会,处于脆弱且急需帮助状态下的自己充满信任地待在他身边,他也不介意利用一下这种机会。尤其是,他的一切任性和自私的目的都可以在这个看似愚蠢的赌局中以“要求”的形式提出来的时候。

蓝雨的这种风格真是已经浸到他们骨子里了,叶修忍俊不禁。他动了动,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汗。那种难耐的痒和渴望已经扩散到了他的四肢百骸,但也许是喻文州不在的缘故,它们竟然跟他的身体暂时达成了比较痛苦的和平,在他想事情的这段时间里很乖顺地没有出来打断他。

他得抓紧时间。

喻文州有一些喜欢他,喻文州有一些之前从没有暴露出来的控制欲,不仅如此,他还很幼稚,这也是平时不会被人察觉到的。叶修不知道这种“幼稚”的感受从何而来,它就那么突然地蹦到了他的脑海里,虽然暂时不能被他的理性找到源头,但叶修莫名地觉得就是这样。

行了,仅就这一个要求而言,提炼出这些信息也够了。

叶修抬起手,看了看喻文州的手机。才过去几分钟,他不会那么快就回来。

叶修想,他还是得把这个赌局好好地捋一捋。

表面上来看,喻文州握着无可抗拒的优势。处于发情状态的是自己,需要他来帮忙的是自己,确实如对方所说,这是一个卖方市场。但是,这仅仅是关于“他想跟喻文州做”的事情。那么,在这个层面的对抗下,喻文州只需要克服他正常的欲望,而自己要克服的是生理本能,他跟喻文州的游戏难度完全不一样,终点线却是相同的。这也是这家伙能这么气定神闲,甚至给他提出追加条件的底气。

可是,一旦赌局开始,就已经产生了另外一个层面的竞争。对赌局结果的胜负欲,和因为胜负产生的利益差距。而在这个层面上——叶修心里突然泛起一阵非常愉快的感觉——喻文州所处的地位,只怕比上一个层面的自己更加不利。

他比自己更想要赢下这场比赛,迫切很多倍。回想一下,比赛是喻文州主动提出来的,再往前回溯,也是他在不断挑逗他,试图让自己主动开口请求他。喻文州想要自己因为发情的折磨而向他低头的欲望,甚至深沉过自己因为发情而产生的欲望。

此外,上一个层面里自己所需求的,其实是痛苦的缓解,不过是免除两个小时的煎熬,这利益是很微薄的;而这一个层面里喻文州所需求的,则是每十五分钟一次增加的,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的好处,而且既然是他提要求,那自然怎么离谱都可以。这是极其丰厚的一笔收益,叶修甚至瞬间想到,喻文州应该是希望他多坚持一会儿的,这样他可以趁机提出更多的要求。就像自己曾经想养肥他的渴望一样,他也会养肥他的预期利益,直到他觉得适当的时候——在自己发情期结束之前,即使自己没有投降,他也很可能用一些方法主动收割。

一个Alpha想要最大程度地挑动起一个发情期Omega的欲望,方法非常简单。

这是一个危险,很可能就是喻文州的王牌,叶修想。

不过,暂时先不考虑这种危险,总之在这个层面的竞争里,不管从个人的迫切程度还是从利益的角度来看,喻文州都明显处于更弱势的地位。只不过这种弱势的局面被表面上那种状况遮盖,并非肉眼可见。

叶修心里更有数了。至少他也知道了,在这次对局中,喻文州的致命弱点在哪里。当然,跳出对局看,如果一切都平静无波地结束,他单靠自己扛过了这次发情期,喻文州似乎并没有损失什么;但叶修相信喻文州不是这么保守的人,他知道他其实失去了多大一笔可能的好处,他不会乐见那种情况发生。而且,如果真是这个结果,那么喻文州实际上也输掉了这场比赛。

叶修暂时还没有办法整理出一条如何设计喻文州的思路,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太允许。他想,还是见招拆招吧,好歹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完全不是本以为的那么差,甚至更容易占据优势,这对他的信念和底气都是打了一针强心剂。

不过……叶修微微皱了下眉,还有一些细节,他需要警惕一点。自从他察觉到有发情征兆,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根据经验,他还要在这房间里过上最少两个小时,以及不止一波高峰期。他本以为这一次跟之前一样,但还是有区别。在俱乐部里的那几次他可以借助工具,虽然完全不能得到实质性的解脱,但它们对他来说扛过最难熬的那阵子还是有助益的,至少能让他后面到很多次……不能想下去了,叶修把手挡在眼睛上,察觉到仅仅是想到那些小玩意和被它们满足的经验,就让他的体温意外地抬升了不少。叶修好不容易才把这一点冲动压下去,想着,没有它们的话,对他而言,减分。

此外,他刚刚低估了喻文州这个干扰项。当急需一个东西时,它在跟前和不在跟前,对人的影响差别是巨大的。他仅仅是坐在那里,就是对叶修意志的一种持续干扰。继续减分。

况且喻文州还握着自己的王牌没出手,叶修不是很能确定他最后是否会强行释放信息素来引诱他以达成目的,这似乎不是一件犯规的事,毕竟发情状态下的自己也在不断释放信息素引诱对方。大减分。

这些都是对他不利的方面,而且自己没办法克服。等喻文州回来之后,看看能不能以不被察觉的方式跟他约定好,不要刻意释放信息素来刺激自己——但叶修犹豫了一下,这种剥夺对方王牌的方法,是不是对喻文州不公平?

算了,他想。既然玩了这个游戏,那就玩得起一些。他不需要喻文州给他这个保证,他会试着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叶修在沙发上动了动,调整一下姿势,深深地喘口气。这间屋子很安静,他听到了从远处慢慢走近的脚步声。叶修突然福至心灵。虽然他暂时不打算用他发现的东西惊动喻文州——比如说刻意提到他的队友以便刺激他之类的,但他也可以试探一下他,用它们为自己谋取一些优势。

来吧,让我知道你有多喜欢我。

叶修闭上眼睛,暗暗地想。


喻文州推开门,望向沙发,叶修依然躺在那里,双手捧着他的手机,眼睛看向他的方向。喻文州想了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叶修听到他进来,又怕来的不是他,于是预先解锁,万一有问题的话可以直接拨出去。喻文州笑笑,回身锁门。

“文州。”叶修叫他。

“嗯?”喻文州转过身。

“你出门我才想起来。你就不怕把密码告诉我,我会乱翻你手机里的东西么?”叶修看了一眼手机,又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走到叶修身边坐下,把几瓶水放在沙发旁的茶几上,拿起一瓶,拧开瓶盖:“你就不怕我把密码告诉你,就是为了让你看我手机里的东西么?”

叶修又看了他一眼:“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轻快地操作了一会儿喻文州的手机,递还给他:“我帮你改了个能防住所有人的密码。”

喻文州接过来,发现已经锁屏了。他回想了一下,迅速地输入几个数字,有点疑惑地说:“不是0529?”

“1997,”叶修看上去很有兴趣地盯着他的脸,“你也很清楚我的生日。”

喻文州刚想开口,叶修打断他:“重要对手这个理由有人用过了,换个新的。”

喻文州笑:“我跟你不一样。我知道就是知道,不会找什么借口。喝水吧,嗓子都哑了。”他把瓶盖拧下来,递给叶修,“要我扶你坐起来么?”

“不用。你喂我。”叶修简洁地说。

喻文州一怔,他看了看手里的矿泉水瓶,又看了看叶修。叶修躺在沙发上,笑微微地看着他,似乎是特意为难他似的。喻文州把水瓶拿得离叶修近了一点,叶修笑了。

“你知道该怎么喂。”叶修说。


tbc

评论(49)
热度(820)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