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38)

前文


(38)


大多数情况下,叶秋回到宿舍的时候,叶修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他。叶秋通常会先埋头做一阵子自己的事情,看会儿书,收发一些邮件,浏览新闻和社交网站,举举哑铃,简单的家务,期间不会跟叶修产生任何交流,甚至就像他不存在一样。直到他洗漱完毕回到床上,关掉所有的光源,叶修的轮廓才会在黑暗中显现出来。在他的枕边,在他的怀里。

叶修经常是穿着一点衣服的,这是为了让叶秋可以额外享受一道给他脱下去的程序。他穿得不多,有时是衬衫,除去最上面那两颗之外的扣子都系起来,叶秋会由上而下一颗一颗地慢慢把它们拨开,像是小心翼翼地拆开一份贵重的礼物。他有时会给叶修留下几颗,以使剩余的布料遮掩住他一部分身体,而他会细致地轻抚展露在他手下的部分,他反复地亲吻着那些地方,叶修的颈侧,肩膀,胸膛。

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叶修不会发出声音,但借着窗外微弱的光,叶秋看得见他的表情。叶修会轻轻地皱着眉头,有时则偏向一侧,闭上眼睛,像在无声地接受,或者是在等待他更进一步的给予。这份态度沉默地纵容着叶秋以自己的步调去触摸叶修,去一点点开拓和阅读他的身体。在经历过足够耐心的前奏之后,叶秋的手总会来到最后的那个地方,这些亲昵的碰触的终点,他最迷恋最沉溺的欲||望之所在。他的手指会温柔而不容抗拒地进入,在叶修身体里面细致地探索,那一处总是紧||致而炙热,像是生来就是为了迎接和取悦自己即将楔||入的部位。但这时叶修必然不是在恣意地享受着,他或许有些抗拒,更多的是不适,但他最终还是选择忍耐,忍耐地承纳甚至包容下叶秋给他的一切,已经有的,和即将到来的。

他们会做到最后。那时候叶修被他分开、压到两侧的腿,也许都会开始细细地颤||抖,并非因为过量的快乐,更有可能是因为疲累,因为在全部的过程中叶修都压抑着自己不发出一点声响。自始至终他们会弄出很多声音,床摇晃的声音,进出时黏腻的水声,交叠在一起的气喘,但不会有人说话。他不会叫叶修的名字或称谓,叶修也不会。叶修到的时候也不会发出声音,除去愈加剧烈的呼吸之外。但深埋在他里面的叶秋能够发现,以一种感觉更加强烈的途径。

他会出在叶修身体里面,每一次都会。然后他会汗津津地伏在叶修身上休息,而叶修会展开手臂,安抚般地圈住他。这整体的过程中他们有时会彼此亲吻很多次,有时则完全不会,只在于叶秋自己感觉和冲动的方向。意念中的身体不需要经历真正的事后清洁,所以事情的结局,只需要叶秋独自一人起身,去洗手间稍事清理就可以。

大致形式如此,有时候也会在细节上有一些变化。其实几个月以来叶秋看过不少此种影像类的东西,他过去很多年的阅片口味一直取向正常,但换成了男人之间的,也没有任何强烈的不适,但与其是拿它们来满足自己,不如说他是把它们当成了用来幻想叶修的素材。可是不管那些影像里的故事多么放纵荒诞,出现在叶秋想象中的叶修却从没有过任何出格的举动,叶秋本可以让他的哥哥出演某些更大胆的情节,对他做出一些更热烈的表达,但是他没有。他就是叶秋生活中见过的他,甚至更加收敛而有所保留。

大概想象如果不是以现实为蓝本,那就没办法带来程度最真实的快乐。不过,叶秋也隐隐察觉到,也许他对叶修的这种想象,正暗含着他对叶修态度的真正推测和期待:

回避,但终究温柔地接受。


在跟叶修没有频繁联系、也没有见过面的日子,这些幻想在一个很小的方面里弥补了叶秋一部分的情感需求。他这段时间过得还不错,至少比上半年要舒服得多。大四没有多少课,但总归还是有一些,除去联系导师申请学校之外,叶秋也找来了一些他申请专业的经典教材,开始有目的地补课。

他跟王宛没有再怎么联系,仅限于朋友圈的点赞之交,这显得有点薄情,像是过了一个暑假他就忘了这么个人似的。其实叶秋也庆幸,大三期末时他跟王宛的关系就是这样,好像从来都是他主动联系她,但王宛一次都没有约他出来过,所以只要他不主动,这份友情就会自然地淡下去。不过他们倒是在微信上聊过一次,那时候已经是冬天,快到圣诞的时候,他看到王宛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给一叶之秋拉票的信息,好像是全明星周末之类的活动。他给王宛点了赞,过了一会儿,王宛又来敲他:荣耀账号,有吗?

她对偶像的热忱让叶秋深感敬佩,但还是实话实说:没有。

王宛:我看你这个劲头,离入坑也不远了,真不考虑玩一玩?账号卡很好搞的,学校里就能买到。

叶秋给她发了个流汗的表情:算了,主要是没时间。最近在准备出国的事。

王宛:哦哦,去哪里?移民还是留学?

叶秋:英国,就读个硕,最多两年就回来了。

王宛:不错不错。对了,跟你女朋友复合了?

叶秋怎么都没想到她会提起这件事,装傻又不好,干脆承认了:嗯。你怎么知道?

王宛:多明显,这学期你都没约我出来吃饭啊。但还是要恭喜你,像你这样的肯定是真爱了,加油啊师兄。

叶秋汗颜,不知道是感叹王宛眼神犀利比较好,还是感叹自己什么都瞒不过有心人比较好,只能发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给她。

王宛也回得很快,挺得意的样子:直男也太好猜了。你就不能变得稍微让人没那么容易看透一点嘛?

他们又随便聊了几句,愉快地结束了对话。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叶秋沉下心来想了想,他的感情状态真的很容易让人看透么?王宛虽然聪慧敏锐,可也就是正常人的水平,连她都能察觉出来的事情,为什么最该看透的叶修却始终看透不了?

也许是因为叶修从来就没有在看,叶秋想。就像人的眼睛每分每秒都可以接触到无数的信息,然而真正被意识到的只有极其微小的一部分,他对叶修的感情从来都在叶修意识的盲区里面。只有先对他有了感情方面的期待,才会特意关注他在这方面的状态,就像王宛一样,而叶修发现不了,是因为他没有这种期待。也是,哪个正常人会对自己的亲人在这方面有期待呢,叶秋想。这不是什么问题,来日方长。


这半年叶秋跟叶修一直偶尔保持着联系,但始终没有见过面。隔三差五他会跟叶修在QQ上问候一句,汇报一下生活里的琐事,看到的好玩的信息,爸妈的状况,叶修有时候回他,有时候不会。全明星周末的事情倒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叶秋第二天就给叶修发了消息过去:全明星周末是什么?需要我买账号卡给你投票吗?

这难得是一个跟叶修自己有关的话题,但叶修看到的时候流了一滴汗,他怎么连这事儿都知道,于是直接回过去:不需要,是个不重要的活动,跟我没太大关系。

他回复的时候叶秋在忙正事,再回过来也是几个小时之后了:但我看你粉丝很上心,挺认真地给你拉票,真的不需要?

叶修也是又过了一段时间才回:不需要。就是个联欢会,分点猪肉,我自己一堆账号卡都没投。别操心了,管好你自己,啥时候出国?

叶秋:快了,再过半个月应该陆续能拿到通知,明年九月份之后才开学。老爸最近念叨你好几次,我觉得他对去年的言论挺后悔的样子,要不今年你回家一趟,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叶修态度丝毫不动摇:少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不回了,你好好替我孝敬他们,我提前感谢你了。

叶秋也不勉强:二选一,回家过年,或者我去H市看你。选吧,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叶修没好气:我选择让你玩蛋去。

叶秋:你选择让我来玩你?可以,那我什么时候来合适?

叶修跟叶秋有时候会打嘴炮,但这种情况不多,叶秋小一点的时候基本占不到便宜,但随着他的成长,这种场合里越来越势均力敌,叶修也很少这么做了。但这种气氛倒是很接近他俩相互攻击嘲讽的那种情况,所以叶修倒不会不快,他只是本能地拒绝着叶秋建议的实质。他想了想,回过去:你什么时候来都不合适,没有这个必要。你快出国了,多陪爸妈一天是一天,连我的份儿一起陪上。

句子的结尾,叶修还发了个抱拳的表情。叶秋再没回他,大概是默认了。

叶修松一口气,随即忘掉了这件事,心无挂碍地过了一段时间,圣诞,元旦,每周的比赛,全明星。直到时间快到春节,就连战队的人也在讨论过年回家之类事情的时候,叶修才又收到叶秋的信息,是一张B市到H市单程机票的订单截图,周末,那一天是嘉世的主场,显然他不会离开H市。

叶修无语地关掉对话框,过了一会儿,他又收到了一个酒店订单的截图,还是夏休期里他们一起住的那家,房间都已经提前选好。叶秋只订了两个晚上,叶修算了下日子,他大概是计划在除夕那天退房回B市。春运期间票很难买,叶秋那张机票的订单已经是平日价格的好几倍,回程那天只怕更贵,更难买到。这个姑且不论,就算是放了寒假,叶秋这个年过得也够折腾的,在哪里都待得不安心,叶修想。他心里泛起一阵难以言明的感觉,里面大概是有一点感动的,而在这种感动之下,是更深、更强烈的那种熟悉的异样,以及回避的冲动。

他不去就山,山便来就他。

回避不了了。

叶修点燃一支烟,默默地想了一会儿,直到这支烟烧尽,他也没吸几口。他把烟头轻轻地按熄在烟灰缸里,给叶秋回复了三个字:知道了。随即关掉对话框。

不能这么下去了,叶修想。他欠叶秋和自己一个明白,如果他对弟弟真的有误解,那让他承受了这半年的不白之冤、并且继续误解下去,对叶秋而言就是不公平的,哪怕自己没表现出来,也不应该这样。来就来吧,这也是个机会,无论这持续半年的疑惑到底真相是什么,也到了该把它弄清楚的时候。

……但是要怎么弄明白呢。叶修想,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他只是觉得有问题,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他又把跟叶秋的QQ对话框点开,调出半年甚至之前的聊天记录,一目十行地掠过。叶修皱起眉头,想,大概很多事情都存在着一条看不见的界线,在这条线应有的范围之内,人怎么折腾都是正常的,合理的,甚至无论发生多少事情,人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里“有”这条线的存在;但一旦意识到还有这条界线,一旦察觉到有一丁点过线的苗头,那完了,从此所有的事都很容易滑向线那边的方向,引出从前绝对不会有的解释,即使这些方向可能压根儿是错的。

叶修想,他跟叶秋之间本来不存在这条线,他们的关系亲密又毫无芥蒂,有时候甚至感觉对方只是一个人的左手和右手,都是出自同样一个身体的东西,怎么分你我。可是突然就不一样,他那一天突然就意识到那条线了,他们突然就变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然后这两个人之间有了一些他从没想过的关系。但他也很难确定这种新的关系是否只是他的错觉。叶修翻看着他跟叶秋的聊天记录,他们夏天有过一次真诚到看起来有些尴尬的对话,叶修不得不承认那对话里自己看上去都有点问题。所以对比之下,叶秋的回复比自己都正常,即使情感看上去过量,也不能由此对他做出判断。

叶修又回忆起一些事情,夏天的某些细节,和更加久远的一些回忆。他想起春天跟叶秋在T大的校园内夜跑,冬夜他开车带着自己在B市空阔的街道上走,心里情不自禁地泛起一些温柔而怀念的感情,甚至夹杂了这半年对叶秋刻意冷淡的愧疚。但是他又回想起一些让他感觉违和的蛛丝马迹——叶秋告诉他他喜欢男人,随即又声明那只是自己的玩笑,他一反常态地来H市看他,每次临别时又一定要附加一个成年人不会贪求的漫长的拥抱,他告诉自己做出了重要的决定,却又不肯明说那决定到底是什么。叶修想,如果真能够做到正视这些证据,难道自己就真的想不到这些细节后面到底真正指向着什么样的原因么?他为什么一直就本能地逃避去触及这个原因,甚至思路一旦有点往这方面走的苗头就立刻转移开?难道不是因为自己已经知道了它有多荒诞、有多可怕,这是一种他绝对绝对不能接受的可能,连出现都不能出现的可能,他怎么会不清楚,他太清楚了,他的潜意识他的本能他的感觉他的全部理智都太清楚了,它们从来没有这样协同一致地用尽全力让他避开这个问题,它们成功了所以他逃避了半年甚至也许更久,可是避得过么?这是他自己能决定的么?这是凭他一个人的意志就能控制的结果么?

避不过的。终于到了面对的时候。不是过去就是现在,即使现在依然逃开,还有将来。

为什么要自欺欺人,他也不是这种性格。

来吧。

叶修把脸埋在手掌里,用力揉搓了几下,整肃精神,让整个人都更清醒了起来。他想着,冷静而淡定地,可除去他自己之外不会有人知道要做出这种结论需要他拿出多大的决心来面对——

他想,叶秋对他的感情,是不是已经有点过线了?


tbc

评论(75)
热度(846)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