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37)

前文


(37)


暑假里对叶修的这次探望,让叶秋确定了两件事。

跟叶修分别之后,回程的飞机上他就开始考虑,回到B市已经有了大体的思路,他用了几天时间把它们决定下来,并且在大四开始后的很长时间里也没有变。

他对叶修做出了一个承诺,“只要你想玩荣耀,我就会让你一直玩下去。”不管叶修是否看重它,但既然叶秋承诺了,他就一定会把它当成一件重要的目标来努力。

他很清楚,这件事的最大阻力就来自于父亲,父亲对叶修的人生抱有标准很高的期许,而且迄今为止他都没有放弃这种期许,只是把叶修兑现的时间延后了。叶秋的想法理智得几近冷漠,虽然父母对叶修的想念是真的,但另一方面,所谓陪伴父母,陪伴家人,也是遮掩这种期许的烟雾弹。如果真的只想要儿子的陪伴,那么叶修回到他们身边一样可以继续打游戏,并且以他的能力足够以此为生,但这会是他父亲能容忍的么?

放不放弃这种期许是他父亲的自由,叶秋想,可到底是什么造成了父亲这样霸道而不容抗拒的心态?看上去是他老人家性格使然,实际上再明显不过。父亲在家里掌握着绝对意义的话语权,是因为他是家庭经济和社交的支柱,这是父亲对他们一切控制和要求的根源,绝不仅仅只是因为社会的伦理秩序天生就赋予的,至少在他的家庭里不是。

除去父母把他们兄弟两个抚养大的天然的爱之外,在他们的父子关系中,他们从小到大的教育有至少一半依赖于父亲,经济几乎全部依赖于父亲,很多重要的社会关系也是由父亲传递给他。叶修在这方面还好,他依托着家庭的养育度过人生中最孱弱无助的阶段之后就离开了,自己则继续依赖着父母提供给他的爱和资源继续长大。叶秋想,也许自己从没有明确认识到这一点,但潜意识里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他也不得不按照父母的要求成长下来。所幸他不认为父母给他选择了错误的方式,他也很庆幸自己是这样走的,父母毕竟是最爱他们的人,并且他们对孩子的教育方向没有出错。

可是他们不能永远这样下去。这样的情况持续一天,父亲对他们人生的控制就一天不会松动,叶修就绝不可能真正以自己的意愿活着。叶秋想,其实叶修从离家出走之后,看似已经摆脱了他的权威,实际上父亲仍然把他看成家庭里的一员,他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去管理他的心态依然没有变。所以离开是没有用的,像叶修逃到天南海北他也总有一天不得不回来,不是在现实意义上回到父母身边,而是回到父亲给他安排的命运里。

唯一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是让家里的支柱换一个人,让父亲从那个位置上下来,让真正的话语权和控制权从他手里转移到另外一个人手里。

那个人只能是自己。

叶秋深知,这不仅仅是为了叶修能够自由从事他喜欢的事情,更是出于他对叶修的那一桩心事。叶秋从没有想过如果这件事有一天真的成真了,他会让父母知道——不,他当然不会让父母知道,这件事足以直接杀死他最爱的两位亲人。但如果依然生活在父亲的威压之下,那么他和哥哥的家庭与婚姻就极可能需要遵从父亲的安排,极可能对象和细节都必须服从他的意志,那不仅仅会伤害到无辜,大概率地这段感情会就此粉身碎骨。叶秋绝对不会允许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唯一的方法只有让父亲失去对他前途和婚姻的控制力,对叶修前途和婚姻的控制力。没有别的路可走。

——其实还是有路的,就是指望父亲在依然保持着绝对权威的同时,对兄弟二人的一切都放手。叶秋苦笑,可不可能,他哥哥离家出走那么多年都没有改变的情况,怎么可能期待父亲自然就做到。不受到巨大的外力或者内因的作用,人不会从根本上产生变化。此路不通,还是要按照原来的想法。

叶秋冷静地计算着。这个过程不会短,虽然父亲已经早就认定自己做他的接班人,但他现在事业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自己成长起来和父亲慢慢放权给他,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英国的硕士虽然很多一年制,但他看中的几个专业都是两年学制,如果不按照原来的计划在国外实习,而是毕业后直接回家里的公司,要真正入行也需要几年的积累,更别说把公司内部的权力和外部的人脉与资源都握进手里了。要把这些事情都一步步顺利地完成,也许十年都未必能做到。

没错,怎么可能有这么简单。叶秋不缺实事求是的心态,如果在这件事情上都不能认清自己,那其他什么都别做梦了。自己要挑战的是父亲打拼了一辈子的事业,他要的也不仅仅是继承,而是取而代之。好在为时未晚——再早也没可能,他怎么也得接受完这些基础教育。叶秋算了算,他今年二十一岁,十年后三十一岁,其实再晚几年也可以,总之这段时期婚姻的压力不会特别大,找对借口还是可以扛住的。真正让父亲彻底放开公司也不可能,比较好的是他挂个闲职,或者退居二线,只参与重大决策或者在危急时刻发力,不参与到日常事务中来,相应地,不用那么明显和激烈的方式,而是让自己循序渐进地从公司到家庭,一点点增加说话的分量。依照叶秋对父亲的了解,如果自己的表现真的让他骄傲,甚至达到了他也有所不能的程度的话,父亲一定会乐意把责任和权力都一并交到自己手里的。他并非贪慕权势的人,只是一直以来清楚自己肩上扛着的分量——无论在家庭中,还是在社会上。

叶秋扪心自问一句,这是对父亲的反叛吗?他确实想要继承他的事业,却未必出自他老人家期待的那种动机。但这种动机却让他一直以来闲云野鹤顺其自然的心态彻底改变了,他变得清醒,奋起,目标明确。叶秋察觉到自己并没有什么愧疚的心态。也许这是家庭关系中冰冷但是现实的一面,如果一个人自认为合理的意志不能经由爱、理解和包容的途径伸张,那么就必然要通过家庭内部地位的转换、权力的更迭这种看似更冷血的方式。

但也许这正是父亲期望的吧,他总会老去,这个家总会需要一个比他更强势、更有力的话事人,与其等他力量衰微时才勉强接过这个任务,不如依靠自己的能力让他心甘情愿地交出这个位置。叶秋想,也许他应该找个时间和父亲严肃地谈一谈,初衷当然会闭口不提,只是就自己继承家业的想法征求父亲的建议。他老人家一定会欣慰非常。

这件事情就这样在叶秋心里告一段落。


另外一件,叶修。

叶秋每次想到他哥哥的时候,心都会微微地跳动一下,在某些精神过于放松恣意的时候,还偶尔会伴随一些奇怪的反应,不至于焦渴成具体的欲望,也足够让他产生几秒美好的绮念。不过他自控力很好,正常的时间里总不会让思路走向无法自拔的地方去。他认真地想过几次他要拿叶修怎么办,他和叶修的关系,要怎么发展下去。

他必然不能像过去那些年一样,专注于扮演一个好弟弟的角色了。一方面,这样下去叶修永远都意识不到他的想法,也不会朝他期望的方向走;另一方面,也是主要的,这样的关系无法给他带来快乐和满足。也不能直接对叶修表明自己的想法,那很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破坏。

叶秋开始做现实一点的考虑。大四这一年过完之后,他要出国最少两年,做保守打算,这三年里他跟叶修的关系不会有实质性进展,这他能接受。看叶修对荣耀那个热爱劲儿,可能几年之内他都不会有谈恋爱的想法,当然过段时间找个机会,假装无意地跟他要个保证最好——算了,叶秋又想,这种事情保证了又有什么用,相信叶修对他事业的爱吧,他不会的。所以未来三年之内,他们都是单身,并且也不会在一起,这是最可能的情况。

但是这样也不错,叶秋心情不坏地想。这三年看似空白,其实也是他的机会,他可以在这段时间里慢慢培养起叶修的感情。两个人不在一处不是什么问题,而且哪怕出国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横竖他们异地了这么多年。他要对叶修好一些,而且不再是弟弟的“好”法,要渐渐做出一些改变,让叶修无所察觉地接受,让他习惯自己,依赖自己,对自己产生一些特殊的情感需求,就像自己这些年对他的情感需求一样。他会让叶修从他的爱里面得到力量,但又不会有排斥感。也要让叶修慢慢学会惦记他,关心他,把他作为生活里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不像之前这样,自己不找他就当自己不存在。

当然,不管生活里叶修怎么没心没肺,叶秋知道哥哥是爱他的,无比纯洁的那种。这是阻碍,但也是优势,只需要积累起足够的转化契机。这样看来,大四这一年很重要,出国后应该现实里接触他的机会变少,所以最后这一年……哪怕没办法真的让他知道什么,也多跟他见几面,变得更黏糊一点吧,叶秋想着。三年过后的事情可以先不做打算,到时候再说。

大方向定了,叶秋也没去计划细节。对叶修的亲密是他的本能,他倒是刻意控制着自己别去太亲密,免得打草惊蛇。他知道叶修每个赛季都要来B市比赛好几次,有时候还开会之类的,他去找了第四赛季常规赛的日程表,了解了赛制,把嘉世来B市比赛的时间记了下来。有一场是在十月,叶秋提前留意了一下,但是叶修一直没有给他发信息提见面的事。

一直到了这周周四的晚上,叶秋忍不住了,点开QQ,把叶修的对话框拖出来。上上次留言是夏天他刚回到B市,给叶修报平安的,叶修回了他个“好”;上一次留言是他雅思成绩出来,把分数给叶修截了个图,顺便解释了一下这个成绩有多牛逼,叶修只回了他一个大拇指的表情。

叶秋皱了皱眉,心想,自己是不是太冷淡了,正常的兄弟俩都不会这个对话风格吧?


其实九月的时候叶修已经去过一次B市,皇风有一位退役一年的老队员结婚,邀请了当年网游里玩得来的一些哥们儿,当然也有叶修。婚礼定在周日,叶修周六打完了比赛,当夜直接赶了过去,周日中午吃完饭之后又回了H市。他到B市时已经是凌晨,他并没有提前通知新郎这边的人,直接自己打车去市里找了个酒店住下。

提前订机票的时候叶修倒也想过要不要叶秋接他去宿舍住,他知道,只要他开口,叶秋肯定不会拒绝,而且会很高兴地来接自己,并不觉得这是负担。而且这一天还是周六晚上,叶秋这次应该没有再实习,他们一个多月没见,还可以聊上半晚,第二天睡个懒觉,中午之前再让他把自己送去婚礼酒店。

可是这个想法在叶修心里走了一轮,连细节都已经成型之后,叶修却在心里摇摇头,把它否了。他想,叶秋在准备出国的事情,应该比较累,他生活又一直很规律,自己到B市已经是深夜,那么晚了开车不安全。算了,反正也没有一定要见面的事情。

叶修飞机落地B市,打到了车。他靠在后座上看着B市夜景,几个小时之前的比赛造成的兴奋和紧张感已经在他身体里面逐渐褪去,他很充实,也有些累,在飞机上的时候已经把比赛的细节和赛点都在心里过了一遍,此时头脑中只留一点空茫的倦意。他目光虚浮地看着飞驰而过的街灯,漫无目的地想起好久没有打过车了,上一次还是在送叶秋回B市之后,自己回俱乐部的时候。这种略微相似的场景让叶修不由得想起了夏天的那个时候,顺便想起了当时狠狠地困扰了他一回的感觉。叶秋的突然到访,两天里愉快的相处,临别时那个怪异的拥抱……

叶修在心里苦笑一下,何苦自欺欺人呢。

他根本不是担心弟弟开夜车会不安全。

他就是本能地回避着见他。

叶修抬起手,遮住眼睛,拇指和食指用力揉了揉太阳穴,又闭上眼睛按摩了一会儿眼周。这些小动作行之有效,他觉得那些地方松快不少,不再像刚刚那样总有想要纠结到一起的冲动。算了,不想了。反正叶秋也好好的,只要他不出现在自己眼前,就说明他一定在自己的生活里过得很好。


所以这一次来B市,叶修从头到尾都没让叶秋知道。这跟前几年他来B市没告诉叶秋的情况不太一样,那时候他来了就来了,不告诉叶秋,只是因为压根儿就没想起来他。那时他对叶秋相当没良心,弟弟于他而言是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存在,有时候突然很想他,就跟对方问候一下,来B市的时候见一面;有时候比赛太紧张,弟弟就直接从他的生活里遁形,可以一连几个月都像没有这人似的。

但这次跟那时不同。其实这几个月以来,他的感觉都跟之前不太一样了。

叶修心里很清楚。他对叶秋的想法就是不一样了,从夏天开始,从那个拥抱以及拥抱之前的若干事情开始。从前叶秋对他来说不是个事儿——哪怕他是他最爱的弟弟——但叶秋现在对他来说是个事儿了,而且是个想起来会让他心里略略生出一些异样的事儿。他会时不时想起叶秋,但那种感情绝对不是温暖深切的思念之类。叶修没办法确定他的心情,他不知道这么奇怪的感觉如何归类,他能做的也只有在想到他的时候告诉自己,算了,不要想了,叶秋好好的。

然而他还是会想起叶秋。并不频繁,时间也被他刻意控制得极短,但还是会想起。所以叶修九月来B市的这一次,就是本着这种奇怪的心情,即使已经想到了叶秋,甚至知道跟他见面后会很开心,但还是本能地否定了这个念头。

叶修坐在出租车上,五味杂陈地琢磨了一路,快到酒店时他终于想起个比喻,他就像是捧着一个别人塞给他的盒子,里面不断地发出奇怪又引人注意的响动,一般人可能会想着打开,去弄清楚里面是什么,但他不会,基于天生的自保直觉,他绝对不会,即使塞给他的人是叶秋也不会。而且把这个盒子放着不管的话,说不定哪天它就安静下来了。


也因为叶秋的原因,这次嘉世客场对微草,叶修备战时也提前留意到了。这时距离他上次去B市已经过了一个月,算算跟叶秋也两个月没见。这两个月里他俩总共就联系过一次,还是叶秋告诉他自己的英语考试成绩。连叶修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神经过敏,夏休期那一次想太多了?因为当时的压力太大?不像,自己那时哪有压力。因为叶秋从没有来H市找过他,所以不习惯?很可能。

如果一切正常,只是自己想多了的话,这次要不要跟叶秋见个面?叶修某天晚上回到宿舍,登上QQ,拉开跟叶秋的对话框,想了想。那有什么好迟疑的,他把手放在键盘上,很快地敲了一串话出来,即将按下发送快捷键的时候,又猛地顿住。

还是算了。叶修盯着自己敲出来的那段文字,想。

嗯,算了。叶修不再犹豫,很利落地把对话框直接关掉。一来就算他们见面也见不了多长时间,嘉世这次是周日下午回H市,他们聊不了什么,有重要的事肯定QQ上就说了;二来比赛重要,没必要因为这些小事提前分心。他不再想这件事,打开游戏,准备上去玩玩小号。

结果就这么巧,叶修刚把账号卡插上,还没走到竞技场,屏幕右下方叶秋的头像就跳动了起来。叶修刚看到的时候都懵了一下,我刚把那个消息发出去了?他很快地把叶秋的对话框点开,没有。他没有发出去。

只有叶秋发来的问话:叶修,你周末是不是回B市比赛?等你打完了我去接你?

叶修抱起手臂,盯着他的话,思索片刻。这不是他的习惯,聊天时他很少这么正经地留意过什么话,但这次不太一样。他过了几秒,才回复过去:你怎么知道我要回B市比赛?

叶秋回得超乎他意料地快:因为我想你了,所以提前看了一下你们什么时候会过来。

叶修一下子就笑了,叶秋这话坦荡得让他觉得揣摩他用意的自己都有些小人之心。——这么久以来,真的都是自己在小人之心吧。叶修不再疑惑,但他的打算没有变,不见就是不见,专心比赛。他回过去:不用接我,最近比较忙,比赛完我直接回酒店睡,第二天就要回H市了。

叶秋这一次回得很慢,像是迟疑了一会儿,字里行间都有点失望似的:真不见个面啊?我等了好久。

叶修心里动了动,才又想起来一开始叶秋就告诉他,他提前就在留意嘉世来B市的时间。他有点愧疚,但是刚刚放下去的心又提起来一点。他突然想到,叶秋是这么细致的人么?之前有过这种情况吗?他会提前算好时间等自己过去?他提前多久开始算这个时间的?

……无解。要么就是自己想多,这还是好的,要么自己并没有想多,这——这叶修就实在不敢想下去了。反正无论哪一种,处理起来都还算简单,叶修飞快地回过去:还是算了,专心准备你出国的事,我比赛很紧张,不想分散精力。

叶秋:最近比赛紧张?有什么困难么?

叶修实在没心思跟他闲扯,其实这段时间不算真的紧张,只是微草最近势头很猛,是个不可小瞧的劲敌,叶修想专心放在比赛上,确实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他不想把这些事情跟叶秋说,说了也没什么用。他回过去:不说了,情况比较复杂,你不用担心,我这边很好。你出国准备得怎么样?什么时候出结果?

话题成功转移。叶秋回过来:还有几个月,我这边也很顺利。放心,拿到offer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怎么样,最近想没想我?

叶修已经懒得对叶秋的话做分析,既然无论怎么分析都有可能导致绝对错误的理解。反正不影响他的回复,叶修很快地敲几个字过去:当然没想过。

叶秋:但是我很想你。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的,你看我们平时生活和工作的时间,基本上都是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度过,一般人都是这样,生命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在跟没感情甚至讨厌的同学、同事和客户打交道,说不定休息的时候还要想这些人的事情,其实应该把时间多用在喜欢的人和家人身上,对不对。

叶修面无表情地回过去:我跟你不一样,我很喜欢我队友和对手们。

叶秋无话可说。其实叶修聊天的风格倒是一以贯之,他没察觉出什么明显异常来,他哥哥就是这样,想见他的时候留个言,约定个地方就见了,不想见他的时候,自己怎么发消息他都装没看见,或者是过很久之后,想起自己来才回一句。但是这次叶修确实有点抬杠,像是故意跟他过不去似的。叶秋把两个人的对话从头到尾看一遍,看到最后不由得笑笑,他不知道叶修发消息时的心情,只觉得是他哥哥以他如常的风格跟他闹着玩。有这个心情就还好,刚才看到他说紧张的时候还担心了一下,但既然是叶修,应该没什么问题。

叶秋想了想,结合上文语境,给叶修发了个泪流满面的小表情过去,心里却没有真的多介意。

但是这个小表情倒是让叶修心软了一下。他从没有对叶秋说过语气这么生硬的话,这是第一次,甚至他还在某个问题上说了谎。不过,安抚叶秋——还是不必了,这样也好。这点小事不至于让叶秋受伤或者不快,叶修也明白,其实不是叶秋的问题,说到底,还是他依然想着回避跟他的接触,现实里也是,聊天也是。

也许他弟弟是全然无辜的,但是顾不上了,叶修想。

他想把那个盒子放得远一些,再远一些,最好让自己再也听不见它里面传来的声音。

叶修敲了几句话,发过去:我玩会儿游戏,不聊了。专心学业,相信你。

按下发送键之后,他迅速地关掉了QQ。


tbc

评论(45)
热度(797)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