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34)

前文


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34)


叶秋在H市待了两天三夜。叶修第二天上午回了趟俱乐部,去训练营转了一圈,又去拿了换洗衣服和账号卡登录器。从宿舍出来时正好遇到苏沐橙,苏沐橙看看他手里的东西,立刻明白:“你这两天不在这里住?”

叶修四下看看,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于是压低声音说:“叶秋来了,我去陪他几天。”

苏沐橙露出吃惊的表情,又显得有点兴奋的样子。叶修拍拍她肩膀:“本来应该叫你们一起吃顿饭,认识认识,但那小子怕生,等他长大一点再说。”

苏沐橙了然地点点头:“没关系,总有机会。”

叶修从俱乐部出来,心下还有点感慨。苏沐橙比他小好几岁,但为人处世真心体贴又懂事,反而叶秋就跟他差个几分钟,不管在外人面前怎么人模狗样,在这个问题上就像长不大似的。他之前给叶秋发几张旅游的照片,这家伙眼睛都巨尖无比,看一眼就能把跟苏沐橙有关的东西认出来。即使叶修解释了,安抚了,他也能从弟弟给他的后续回应中感觉到隐约的不愉快,甚至是敌意。叶修承认他在兄弟爱的角度上是对叶秋有亏欠的,但他对苏沐橙的态度也有些过了。

虽然道理是这样,叶修还是会因此有所顾忌。他能跟苏沐橙聊一些叶秋的事,却不能跟叶秋提到苏沐橙,所以即使在谈及彼此生活时,和她有关的那些部分,叶修也是刻意模糊掉,甚至连名字都没跟叶秋说过。但总体而言这不是一个大问题,叶秋不喜欢,不喜欢就算了,没必要强求。


回到酒店,叶秋已经给他在笔记本上安装好了荣耀。两天的时间不算长,但可以被安排得充实又紧凑。他们早上中午都在酒店里用餐,晚上等过了高峰期,叶修会带着叶秋出去吃,在H市这么多年,他还是攒下了一些味道独特又比较偏门的馆子。余下的时间两个人就窝在酒店里,吹着空调,各做各的事情,叶修有时候去游戏里忙活,有时候就很专心地戴上耳机看视频,看新闻,或者是开个文档敲些什么东西。叶秋比他单纯些,就静静地坐在叶修身边,背单词,做题,脑子累了就摆弄会儿手机。

“影不影响你?”叶修刚开始玩的时候问过叶秋,叶秋那时候边做题边听着他把键盘敲出花儿来,于是摇摇头:“你这声音不吵,有时候听得还挺有意思。”

叶修也就不管他弟弟了。他其实已经做出了很大牺牲,网游里抢BOSS没用语音指挥,吸烟时跑去卫生间,排风扇开到最大。而且他还要耽误两天训练,不过很多程序的原理他已经烂熟于心,在网游里顺着手就保持下来了,不会有什么影响。

叶秋有时候做完一个阶段的题,会凑到叶修身边看他打游戏。画面永远比他偶尔看过一两眼的比赛视频还乱,无数个角色无数种技能同时拥挤在镜头里面做着无数的事,这些人到底是怎么玩下去的,叶秋对此深感不解。但这种感觉让他极其熟悉,他经常一晃神就仿佛回到陪叶修在网吧玩游戏的那几年,一模一样——叶修在投入地玩着他看不懂的东西,他一边写作业一边陪着他。这么多年过去,他俩这种关系竟然完全没变化,叶秋不由得在心里失笑。

不过,他已经不再像前些日子那样,总在怀念那些无邪的岁月了。他们已经回不去,然而路还要向前走,并且按照他的规划走。只有现实和未来都不太如意的人才会频频回首往事,他不需要。有全新的、纯度更高、更诱人的幸福在等着他,如果他真的能得偿所愿的话。

“叶秋,你看得我心里发毛。”叶修盯着屏幕说,手里的操作丝毫不乱。

“我做题做累了,歇歇眼睛。”叶秋说。

“那你看电脑啊,看我干嘛。”

“就你这个游戏画面,多看几眼我怕瞎了。你怎么玩得下去的?”

“这倒是,”叶修表示同意,“别说你,绝大多数玩家都适应不了这个战斗节奏。所以这就是哥哥的厉害之处,我知道你这种外行是没办法理解的,意会一下就好。”

他说话的时候也在专心操作,键盘敲打得极有规律,表情气定神闲得让人根本没办法猜出他面对的是怎样一幅场景。叶秋趴在桌子上,支着头侧过脸看了叶修一会儿,突然说:“你知不知道你有很多粉丝。”

“知道啊,不是你那个学妹都是吗?”

“你的粉丝真的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吗?你玩了这么多年,都没人拍下一张照片来?我不信。”

“这就是你哥哥的另外一个厉害之处了,你继续意会吧,”叶修很得意,“有时候我都佩服自己。如果不是来打游戏,就我这素质,搞搞秘密工作什么的都没问题。”

“总不会连同行都躲着吧?他们肯定知道你长相。现在手机这么方便,就没人偷偷拍个照片当八卦发出去?”

“这确实不能控制,不过还真没人这么做,”叶修放开鼠标,轻快地敲了一段文字发送出去,又重新把鼠标抓进手里,继续操作,“人缘好没办法啊,而且圈子里的人都挺仁义的。你干嘛这么纠结这个问题?”

“我确实有点纠结,”叶秋坦然承认,“我又希望更多人知道真正的你是什么样的,又不舍得让他们都知道。”

“你千万别,别整个圈子都费心帮我遮着,到时候在你这里破了案。干嘛非得让更多人知道?”叶修说着,手下一刻不停。

“我想跟他们炫耀我哥有多……”叶秋很艰难地把“好看”俩字咽回去,“帅。”

“你炫不炫耀你哥都很帅,幼稚不幼稚,这么大的人在这种事情上找优越感。”叶修鄙视他。

“不是那个帅,不是你打游戏时的帅,是本人帅。”横竖话题都展开了,叶秋也就顺其自然了。聊天时他就坐在叶修旁边,一直在侧头打量他哥哥。他知道叶修应该从没有正经修饰过外表,一切都以舒适和简便为要,但即使如此,叶修仍然是见过的人里最好看的,包括他自己在内。他的神情与气质的好看程度已经超过了他遗传自父母的清俊外形,那可不是先天就能得到的。一部分的叶秋希望把这样的叶修藏起来,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的好;另外一部分的叶秋又希望让全世界都见到叶修的真实样子,能认识到更完整的他,能体会到自己的感受,跟自己一起为他身上那些美好而令人着迷的地方惊讶折服,那是叶修应得的。

即使他希望未来有一天叶修只属于自己,但是被本应该爱他的那些人所爱,也是叶修应得的。

但是这轮不到叶秋来决定,叶修已经先一步把自己藏了起来,反而让叶秋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我不是找优越感,我承认确实有点,毕竟他们不像我一样是你弟弟。我只是觉得你本来可以更有名,更多人知道你和喜欢你,不是喜欢你的成绩,而是喜欢你本人。你干嘛排斥这样呢?我觉得你肯定不是只为了老爸,如果你就是顾忌他的话,肯定挺苦逼的,不会像现在这么滋润。”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有很多人都跟我聊过这些。他们跟你观点还不太一样,他们主要是从商业和影响力的角度说的,跟你的说法倒是没本质上的区别。不过那不也挺可悲的么,我一个职业选手,沦落到要去靠比赛之外的东西取悦粉丝。我们还是冠军队,冠军队都要这么做的话,那职业联赛还打个什么劲,全体选手去当偶像好了。”叶修说。

叶修很少在聊天时用这么重的词,所以叶秋愣了一下,然后在心里笑了笑。他哥的理想主义不仅仅是体现在离家出走这件事上面,看来已经渗透到他思维的每一个细节了。他想了想:“也没必要用沦落这种说法吧,看比赛的人那么多,任何人都有在里面寻找不同乐趣的自由,有些人单纯喜欢竞技,有些人就是看热闹,有的是喜欢谁的风格或经历,跟我们看球似的,喜欢一个球星或者球队,就算人家没得冠军,也会几年几十年地喜欢下去。这不都很正常很合理么。”

叶修点点头:“很合理啊。不过那是他们的事情,你见过哪个正经球员是为了粉丝踢的,都是顺便感谢一下。我打比赛也不是为了别人,主要就是为了自己喜欢。这过程中要是也能让别人开心享受,或者喜欢上这游戏之类的当然很好,但要用比赛之外的东西去在别的方面下功夫,达到别的目的,那我让你跟爸妈牺牲这么多,自己跑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赚钱,出名,回家一样可以做啊。”

叶秋倒有点小意外:“难为你还觉得我跟爸妈是在牺牲。”

“我心里一直很清楚,所以别看我无牵无挂地在这边打比赛,其实我的成本很高的,爸妈,还有你,等于说我就完全放下了。这个成本既然已经花出去了,那就花得值一点,怎么也得把喜欢的事情做个够本,不在没意义的东西上耽误时间和精力。”叶修说着,极其流畅地敲击了一会儿键盘。跟叶秋聊天的时候他其实在团战,不过指挥权在会长和另外一位职业选手那里,所以一心二用得并不吃力,只是这时局面有些吃紧,动作也就加快不少。叶秋能感觉到,于是暂时没说话,等着他哥哥杀退了一拨人,把场面控制住。看到画面的人都减少了很多,身边的角色也并不对哥哥的角色出手,大概是友军,这才开口:“要是不考虑我跟爸妈的话,你会这么一直玩下去吗?会一直开心吗?”

叶修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惊讶于弟弟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他想了想,挺认真地回答:“我之前没想过不考虑你们的情况,不过我想了一下,会。”他说着,自己也摇摇头笑了笑:“我觉得我看不到玩够了的那天。这个游戏太棒了,整个游戏的制作方式和运行规律,职业设置,技能特性……跟你说你也不太理解,这么说吧,荣耀跟很多网游或者竞技类游戏不一样,可以说已经做成了接近于完整的一个世界体系。一般的游戏都有生命周期,都有繁盛到衰落再到死掉的过程,但荣耀从诞生的时候起就一直在完善和发展,永远都能发掘出崭新的生命力,在任何时期都不会落后于同时代的游戏,它的制作方、玩家和我们这些专门的从业者,也一直在促进它的演化和变迁。它像是游戏形态的一个独立世界的缩影,但它有一些现实里绝对不会运行的能力、原理、规律、法则,在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说是高于现实世界的。我觉得这不仅仅是荣耀,应该是所有游戏的趋势,不是基于趣味性、竞技性、玩家粘合度之类的指标去考虑做一款游戏出来给人玩,而是创造一个独立并能自我运转的‘世界’,让人能全身心地投入进来。很遗憾,目前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荣耀,我也看不到自己能在什么时候把它玩到尽头,因为在我看来,它的生命就不会有尽头。”叶修一口气说完,面前的BOSS也顺利地倒下了。他松口气,敲了句话发出去,随后转头望着叶秋笑:“你会厌烦现实里的世界吗?这也就是我对这个游戏的态度了。我不是在玩它——虽然为了正常交流我会这么说,它对我来说是比现实更现实的生活,是我面对的真正的现实。”

叶秋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差不多听明白了叶修的话,但依然觉得不可思议:“老实说,听你的话感觉你已经走火入魔了,你要是对爸妈这么说的话,以老爸的性格我怀疑他都有可能把你送去给人电一电。可是我平时看你也挺正常的,就算你打比赛什么的,也就是偏门但正常的人生选择,哪像你刚才说的这样,跟被金角大王的葫芦吸进去了似的。”

“那是自然,我又不傻,跟正常人交流就得用正常的方式,”叶修敲敲他脑门,“再说了这个游戏终究还是在现实里运营的,打比赛啊,弄装备啊,训练啊,还有衣食住行这些东西都是很具体的,刚才跟你说的那些都只是我跟它之间的事,你不是问我一直玩下去会不会开心么。到了我跟你们,或者我跟其他人的问题上,自然我也会变得很实在了。跟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你刚才那个问题,等于说是在问我,活着开不开心?要不要一直活下去?——你说我会怎么回答你?”

叶秋能够听懂叶修的意思,在这个问题上他倒是一点也没有理想主义,说的全部是最诚实的话——即使听上去像是天方夜谭。叶修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他在不同的角色里可以自如切换,打开了电脑他就是与这世界融为一体的某个存在,出了游戏他就是再理智不过的一个电竞职业选手,一支队伍的队长,一些人重要的同事和朋友,一对夫妻叛逆的儿子,以及一位被他的弟弟默默地放在心尖上爱了很多年的哥哥。

但是,就算现实里清醒到完美的程度,叶修真正沉溺的还是那个游戏里的世界。

他从心底觉得他是“活”在那个世界里,那里是他最刻骨、最根本的快乐所在。

叶秋倒没有产生哥哥被游戏夺走的恐慌感,因为叶修确实也从没有脱离现实,他一直是脚踏实地的。但叶秋还是很感叹:“我一直以为你打比赛,是因为喜欢这种对抗性,对游戏本身没那么痴迷,就像这个游戏倒了,就换个游戏去打那种情况。因为你们职业圈的比赛其实也是实际性很强,只是以游戏为手段而已,归根结底还是一个竞技项目。我没有想到你这么爱它,那你是更爱比赛呢,还是更爱这个游戏?”

“打比赛是我体验这个游戏的最重要的方式啊,这话问的,”叶修像是被叶秋逗笑了,“就像你活着,会选择一种职业或者事业,我选择的就是比赛,因为这是最具有难度和挑战性,也最考验一个人综合能力的事情。在荣耀里选择打比赛,就像我们那时看的少年漫画一样,在那里面的世界中不断提高战斗力,打倒各种BOSS,直到成为最强的,所有的漫画都是这个路子。”叶修突然沉思:“这么说来,我之所以选这条路,是不是受了那些东西的影响?”

叶秋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的荒谬性,无异于问自己“你是更喜欢活着呢,还是更喜欢做什么工作呢”,这不是一个并列的选项,一个必然包括了另一个,至少对他哥哥来说是这样。他的心随即揪了一下:“怪不得你不愿意回家,对你来说,要彻底告别另外一半生活,大概会很痛苦。”

叶修拍拍他肩膀:“你终于理解我了。不过我觉得我至少还能挣扎几年,如果到时候实在扛不过老爸的话,那也没办法,我有这个心理准备。你要是真听懂我说什么,就继续帮我分担点压力,多在爸爸那边吹吹风。”

“不,”叶秋轻声说,语气却是笃定的,“我会让你一直打下去。”

“那可由不得你,”叶修完全没被感动的样子,“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有限,我肯定也有再没办法追上职业比赛节奏的那天。这不是人力能扭转的,得服从自然规律。但是我确实想一直玩下去——等到了实在没办法再打比赛的时候,就换个方式,继续玩下去。”

兄弟俩对着沉默了一会儿,叶修突然又笑了笑:“不过说这些也没用,这种可能性很低。跟你说这么半天,你的前提是不考虑爸妈的话,怎么可能不考虑爸妈啊。现在的时间都是偷来的,我已经很感激了。”

“不,你相信我,”叶秋说,“只要你想打比赛,我就会让你一直打下去。如果你不想打比赛,只是想玩游戏,我也会让你一直玩下去。爸妈的问题我来帮你解决,如果你想打比赛,因为状态不好,没办法追上主流了,或者其他问题不能打了,只要你想,我就来帮你完成。”他想了想,补上一句:“真的,哥哥,我也了解过一点这方面的东西,跟父亲的秘书谈到的,就是电竞产业战队经营的事情。万一你真的遇到了那么一天,我应该也具备了满足你这个愿望的能力。”

“你听我说。”叶秋抬起手按在叶修嘴唇上,阻止他试图说什么的举动,他的表情平静,目光非常坚定:“我不是一时冲动,或者许什么空头支票来安慰你。哥哥,就在你刚刚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见你这么开心过。我从来,都没有见你这么开心过。我现在相信你一定非常喜欢它,我了解你有多喜欢它了。我也会把满足你这个愿望,当成我接下来努力的动力之一,所以你不要拒绝我,因为能让你这么开心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把它放着不去做的。好吗,哥哥?”

叶秋收回手,不再压制住叶修。他很明白,如果他不阻止叶修那一下,他一定会拒绝,他拒绝的原因非常简单,叶修不会把自己的人生依托在别人身上,哪怕是他的亲弟弟。但是他希望说服他。其实刚刚的对话里叶修并没有过喜形于色的时刻,他一直都是平静而愉快的,但是他给叶秋讲述有关荣耀的事情的时候,叶秋几乎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到,无数蓬勃而汹涌的生命和活力正源源不断地从他哥哥身上迸发出来,那是最单纯最赤诚的热爱在燃烧时自然释放出的巨大能量,它们无休无止,永不枯竭。

离开荣耀,叶修不会死,但只有在它这里,叶修才会真正地活着。

在叶秋的人生中,他见过很多癫狂到失范的快乐,夸张到变形的喜悦,但他很少真正地感觉到谁在“活着”,他很少感觉到生命力如此鲜明地舒展和燃烧,可是在他哥哥这里,他感觉到它,而且第一次如此强烈地在一个人身上感觉到它。这个人是他最爱的人,在一次完全不经意的对话里,他偶然触摸到了他生命中最真实的幸福的根源。

他绝不会允许自己错过用自己的双手把它供奉给他的机会。

哪怕不是为了自己的爱,而是为了所爱的这个人。


叶修没有说话,但是他对叶秋笑了一下。叶秋只觉得全身的毛孔一刹那都舒张开,整个人随即像是化掉了一般软下去。

他从来没有见过叶修笑得这么舒心,这么真心实意过。这一瞬间叶秋突然意识到,他第一次真正地理解了他哥哥内心最深处的东西,不是理性的权衡和抉择,而是最单纯最直接的感觉,这一刻他和他心灵相通,他看到了他的所爱,看到他在全身心地沉浸于所爱时的专注和愉悦,而他的哥哥看到了他的看到,为此他终于回赠给他那个没有任何杂质和阴影的笑容,那是明白自己第一次被真正地理解了的笑容。叶秋无法描述这个瞬间的感觉,他只觉得过去所有为叶修纠结过伤心过辗转难眠过的时光,已经全部在这个笑容里被报偿,甚至因为这个笑容他还可以继续押上同等乃至数倍的时光,它值得。叶修值得。

“我接受其中一种。”叶修开口了,他的嘴角依然有着笑意,最快乐不过最纯粹不过的笑意,眼睛里也是,愉快的情绪满得像是要溢出来:“让我一直玩游戏可以,只要你帮我搞定老爸老妈就行,主要是老爸。打比赛么,就别祸害别人了,比赛不是一个人的事,如果我还有能力继续打,我肯定不需要你的帮忙,我自己就能处理好;要是我已经没能力了,说实话,再怎么强求都只是在拖累其他队友而已,放心,你哥哥的性格绝对做不出那种事来。你当然可以把这个当目标努力,反正你越有出息,爸妈可能就越容易放过我,这也算是曲线救国了吧。”

叶秋点点头,很慢但是很有力度,像是在无比认真地考量着叶修的话:“我会的。但是不管你怎么说,我会一直保留着随时帮助你的能力,只要你需要的话。——不过我现在也暂时做不到,你还是会厉害很多年的吧,哥哥?”

“我还是那句话,打比赛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指望你,你也千万别操这个心,”叶修凑过去,揉揉叶秋的头发,“但是你要真能说动老爸放弃我,让我自由地去搞我的荣耀,你的大恩大德我会记一辈子的,乖。”


tbc

评论(97)
热度(1072)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