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33)

前文


(33)


叶秋有许多年没这么舒心过。可能自从他朦朦胧胧地意识到自己对叶修有些不该有的心思,然后看着它变得越来越明显的时候,就相应地活得越来越压抑了。

他从小到大走的都是最优秀最正确的路,不是出于虚荣,而是他骨子里确实认同这些价值、这些道德和社会规训。乱伦,这个词脏到扎眼,他发自内心地没法接受把自己和它关联到一起。对叶修的爱慕是罪恶,欲望是罪恶,他也试过就把它们控制在想想而已的程度,现在回想起来,这些是出于理智的自我约束,却让他活得真心不幸福。不过现在没这个问题了。但叶秋也不后悔这几年的挣扎,他努力过,用了很多时间和心理成本证明那不可行,所以接下来做什么,也不会再被那种过分强烈的罪恶感折磨。他现在可以顺着自己的心意而活,这种感觉幸福得甚至有些陌生。

叶秋这个时候才突然更深刻地理解了当初叶修离家出走时的心情。他这时才明白,叶修离家出走,奔向的不是自由,而是所爱。如果在家也能这么顺利地打游戏,得到全家的支持,他一定不会跑掉。他的出走不是为了逃离,是为了追寻。叶秋这些年来也设想过叶修离家之后吃过的苦,他也曾把他想得很悲情,但此时叶秋突然觉得,他哥哥当年背着包登上远去的汽车的时候,心里其实像现在的自己一样,是从未有过的快乐。

这么多年之后,当初他筹备完毕而没有实现、反而被哥哥走了的那条路,才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他当年没有成行,因为那时他并没有什么需要付出代价去追逐的目标,叶修也知道他没有,所以才会在那次谈话里阻止了他。

但现在他有了。

哥哥,但愿我们都能追求到我们想要的。叶秋想。


八月初,叶修在QQ上收到了叶秋发来的信息:我过两天去H市找你。

叶修跟苏沐橙回H市之后就忙了起来,训练营他要管,公会这边他也要管,嘉王朝的公会在野图BOSS斗争中始终不太给力,如果他或者其他职业选手参与进去的话就有如神助,但只要不盯着,表现就非常平庸。其实也正常,要真是在网游中战略意识好到能操控那么混乱复杂的局势的,早就被吸纳进战队里来了。好在嘉世刚刚三冠,正是粉丝热情最高的时候,叶修夏休期里经常过去带带,成果也很喜人。所以他收到叶秋消息之后第一反应是他来添什么乱,立刻回过去:你来干嘛?

叶秋很快回过来三个字:想你了。

想我?以叶修对他弟弟的了解,他可不是会说这种黏糊糊的话的风格,事出反常必有妖,叶修简单思考了几秒,立刻就明白了。他上个月去T市足足地玩了两周,这小子整个暑假都在家里准备出国的事情,估计是羡慕了,也想出来玩,又没别的地方可去,于是来投奔他。叶修可没这个闲心,给他回过去:我怎么这么不信呢,是眼馋我去旅游了吧?H市现在不好玩,太热了,出门会死人的。你应该往北去,蒙古俄罗斯那个方向,那边凉快。

叶秋没说话,过了一会儿,给叶修发了张截图过来,高铁票的订单,次日傍晚到H市。

叶修拜服,第一次遇到这种强按着牛头喝水的。他看了下这两天的安排,跟公会会长打了个招呼,又给叶秋回过去:你赢了。那我去高铁站接你?哪个口?

叶秋又发过一张图来,是个酒店订单截图,还附带几句话:不用,等我到之前你先来这里办入住,反正你跟我一个身份证。

叶修心想这小子倒挺让人省心,酒店地址在嘉世附近不远,看来他也是做了功课的。他安排好俱乐部里的事情,第二天傍晚打车过去——H市现在正是燠热难熬的时候,多走一步路都是受罪。叶秋还没到,他用自己身份证办好入住,直接去了房间。新买的那本电竞周刊还没看一半,房门就嘀嘀地响了两声,叶秋拖着个小行李箱走进来:“你要是有手机的话,我就不用冒险再跟前台要张房卡。”

叶修望着他乐:“你怎么骗人家的?”

“就说我刚刚办过入住,房卡落在房间里了,用身份证管她又要了一张呗。幸好你已经到了,万一你不靠谱还没来的话我怎么跟人解释,人家只会觉得我神经错乱了。”叶秋把行李箱安顿好,走过来,朝叶修俯下身,手臂圈住他一侧肩膀:“抱。”

“一边去,你就是想蹭我一身汗,”叶修拨开叶秋手腕,“洗澡去。”

“我出汗了吗?”叶秋有点迟疑,他这天出门打车然后上高铁然后一路打车到酒店,就没有离开有空调的区域,但折腾这半天也是得冲一下:“那我去冲澡,给你带了点东西,在箱子里,自己拿。”

“嗯。”叶修又把脑袋埋到杂志里。叶秋进来的时候他正在看电竞周刊对于下赛季新出道的几位选手的报道,这个时代能活下来的纸媒果然是有不少干货的,他天天都刷新闻网站,这里面很多信息还是第一次看到。等他看完,叶秋已经去了浴室。

叶修把小行李箱放倒,解开密码锁——就他俩生日的三位数字,里面塞得满满当当。有不少款式有重复的T恤、衬衫和长裤,一看就是叶秋给自己多买了一份,叶修暗暗地表扬了弟弟的孝心,把看上去没穿过的那些挑了出来;叶秋自己的笔记本、单词书、Kindle什么的也在,叶修把它们小心地放在书桌上,顺手比划一下单词书的厚度,感叹一句不用上学真的太好了。还有些生活用品,叶修拨拉到一边,看到下面还放着个精致的小盒子,但没有封起来,显然是给他的。叶修差不多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他拿出来,取下盒盖,果然是个打火机,沉甸甸的,手感非常好。他擦了下滚轮,并没有火苗出来。掂了掂,应该是为了安全起见,没装油进去。

叶修拿着那个打火机来回把玩几轮,心里想,从前也没见这货这么殷勤过,看来这次是真逼着自己下血本陪他了。问题是H市也没什么好玩的,更何况是这个季节。

叶秋冲完澡出来,腰里围了浴巾,径直走去行李箱那里拿换洗衣服。叶修躺在床上,靠着两个枕头,舒舒服服的样子:“你打算玩几天啊?”

“没想好,你建议玩几天?”叶秋解开浴巾,叶修很自觉地转移了目光,望向天花板:“你不要听我的,我的意见是H市没有任何玩的价值,我来这么多年都没出去过。”

“你是不是以为我傻,从我出生之前H市就是全国最有名的旅游城市。”叶秋把内裤穿好,又套了件T恤上去。

叶修“唔”了一声,显然也没办法反驳,他看着叶秋,突然换了个非常正经的口气:“其实我想到一个最好的玩法,你想听吗。”

“说。”叶秋换好衣服,走到床边坐下来,望着叶修。

“就是你自己一个人去玩。”叶修认真地说。

叶秋点了点头:“叶修,你还是人吗。”

“如果可以不用陪你出去玩的话,”叶修说,“我可以不是。”

叶秋特无奈地看了他一会儿,就在这眼神让叶修都有点心生歉疚,想是不是对他太残酷了,要不要松口的时候,叶秋先说话了:“算了,不想陪我也没关系,反正我就是来看你的。”

叶修松了一大口气,换了个姿势继续瘫软:“真的?真不用我陪你?我跟你说,不是哥哥不疼你,H市这个天气出门就是找死,中暑的概率太大了。你要只在酒店里的话,待多少天我都陪你。”

“这可是你说的。”叶秋说。

“最长不超过两天。”叶修赶紧补上附加条件。

“行。”叶秋说着,不由得笑了笑。他当然不是来玩的,但看着叶修跟他撒娇耍赖讨价还价实在非常有趣,而且以他跟叶修这么多年的相互了解,如果他让叶修占了便宜,那叶修肯定也会找点东西来补偿他。叶修果然有点疑虑的样子:“你怎么突然这么干脆?你这样反而让我觉得你在打什么主意。”

叶秋把手放在叶修屈起的膝盖上,轻轻抚摸着:“我一开始就说了,想你,所以过来看看,就这么单纯。这么简单的话,你怎么就听不进心里去?”

“那也不用大老远跑过来,这个时间来多受罪。”叶修说着,心里却真觉得有些亏欠,叶秋一直对他各种疼爱,论迹他才更像是哥哥,好不容易放了暑假,千里迢迢地跑过来探望自己,自己还在这里想着怎么偷懒耍滑应付他。

但也不全怪他,叶修觉得叶秋这次过来,给他的感觉还是有点奇怪的。他弟弟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气场和态度微妙地跟以前不一样了。——其实从来之前他就很奇怪。叶秋从不真正违逆他的意思,遇事也会先征求他意见,要是按照往常,说不定他真的就听他的话哪凉快哪呆着去了,不会主意这么大地直接买好来H市的票。包括见面后也是,分别两个月,外表倒还是那样,但跟他说话的态度,看他的眼神,都隐隐透着越发强势果断的味道,言语里的力度感足够跟他分庭抗礼,还总有点能压住他的意思。

这小子发生了什么事,会有这种成长?是因为实习吗?叶修有些疑惑,也就直接问了:“我觉得你有点变化。”

叶秋放在他膝盖上的手紧了紧力度,他定定地望着叶修,表情突然变得感慨:“你真是懂我。”

“说中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叶修观察着他的表情:“我猜应该是不错的事。”

“对。”叶秋非常郑重地用力点一下头。

“等等,”叶修抬手示意他,“让我猜猜。——是不是因为出国?有明确的方向了?”

“有了,不过不是它,”叶秋看着叶修,眼神意味深长而坚定,“再猜。”

“猜不出来了,但你肯定不是因为跟哪个姑娘谈恋爱,谈恋爱不是这种状态。不过,老实说,”叶修打量着叶秋,“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能感觉到你心里有股劲儿。上次看你时还没有,那时候觉得你很正常,但跟现在这样子一比,就显得软塌塌的。”

“我做了一个决定。”叶秋说。

“嗯?”

“我不能说具体是什么,但这件事我犹豫了很多年,现在终于决定了。我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就是想要告诉你。”叶秋望着叶修的眼睛。他的目光很深,能看到叶修心里去。

“既然是你决定的事,我当然不会反对。”叶修本想捏捏他的脸,但想到他们都这么大了,再这样做不合适,就没动,但他脑子转得很快,瞬间就想到了,然后倒吸一口凉气:“我知道了,你又把离家出走那个念头捡回来了对不对?”

叶秋没忍住笑了。当然不是这样,但叶修居然在某个很深的意义上说中了。其实这家伙今天各种无心插柳,只是没勘破最表面的那一层,可是叶秋也不着急点破,他这次来不是为了表白,现在远不是表白的时机。他会慢慢来,他会等叶修自己发现。“你别把我想得跟你一样幼稚,我是不是这么没责任感的人?”

“有道理。”叶修爽快承认。看样子叶秋是不准备告诉他细节,但他也没有过度的好奇心。这是他弟弟的决定,他对家人没有这么强的控制欲,如果对方不说,他不会逼问具体的事情,只需要在精神上给予支持就好,这也是这么多年以来叶秋对他做的。回想起来,离家之后的这几年,父母一直没什么音讯,家庭的精神滋养全是叶秋给的,他弟弟不是沟通的中间人,就是温暖的主要来源。叶修突然就被知恩图报的觉悟占领了:“我想通了,要不还是陪陪你?你喜欢玩什么,我给咱们规划一下。”

“你想玩吗?”叶秋反过来问他。

“实话实说,当然不想。”叶修思考一下:“要是下雨降温了还可以,现在一个是暑假人多,一个是太热。”

“那就不玩,”叶秋拍拍他,“我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是看你,还有跟你说这事。”

叶修发自内心地高兴:“你怎么变得这么招人喜欢了?”

“你喜欢吗?”叶秋望着他笑。

“喜欢,让我想想怎么报答你,”叶修说着,坐起身,“前两天季后赛奖金发下来了,你哥哥现在是有史以来最有钱的阶段,趁那帮家伙还没管我借,你想吃什么随你挑,这几天酒店的费用我出了。”

“我没想法,带我去吃点你爱吃的。”叶秋站起来。

“走着。”叶修麻利下床。


叶修带叶秋去了H市一个小众的私房菜馆,价格不亲民,优点是人少环境好。叶秋对他的口味很买账,B市杭帮菜的馆子不多,也很少做得地道的,看到叶秋吃得开心,叶修也很愉快。

他俩随意地聊了些各自的事情,叶修补充了点旅行的趣事,只是没有提到苏沐橙的名字,就以小妹妹,小姑娘来代替。他还是很尊重叶秋感受的,叶秋对她有敌意,那他就不加深他对她的印象。

叶秋给他讲了讲跟王珏的后续,其他哥们的八卦,还有认识了一个学妹,是你的粉丝之类。叶修顺便问了一句是不是往女朋友方向发展,叶秋毫不在意地否定掉,叶修也就没再上心。其实他也觉得自己没必要问,他看得出来叶秋心里没放着什么人,因为他跟自己聊天的时候实在是太投入了。

人心里但凡有点什么事情记挂着,跟旁人聊天的时候总能透露出些蛛丝马迹来,不经意会飘开的思绪,偶尔会分心出去的眼神,即使足够热烈也不能足够热忱的语气。叶修甚至能感觉到,上次他见叶秋的时候,对方还有点这种意思,那时叶秋心里“有事”,而且他看出来了,才跟弟弟掏心掏肺地说了那么几句话。这次叶秋来,状态非常好,好到让叶修替他弟弟觉得高兴。

——甚至好得有些过头了。

叶修还是觉得有点奇怪。这种隐隐的、潜意识里感知到的异常,确实没办法能用理智分析明白,但他能感觉到。叶修的感知能力一直很敏锐,这东西其实是玩心理战的必备素质,一方面他有这样的天赋,一方面长期的比赛和战术意识训练也强化了他这方面的才能。如果对面是位朋友,或者关系没那么亲密的人,叶修可能就会把这种疑虑放在心里,先暗中观察,等对方露出马脚;但既然是弟弟,就没什么必要藏着,所以叶修还是问了出来:“叶秋。”

“嗯。”叶秋望着他。

又来了。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异样的感觉。这绝对不是他两个月之前的样子。叶修用手摩挲着茶杯边缘,盯着他的脸看了会儿:“你不对劲。”

叶秋反问他:“怎么不对劲?”

“你从前不拿这种眼神看人。”

“这种眼神是什么眼神?”

意味深长的,有着让他难以勘透的内容的眼神。叶秋的目光像是在深处埋着钩子一样,貌似安静平和,对视时却会被里面的某种情绪不经意地刺一下。叶修甚至觉得有些瞬间,他难以逃开叶秋的注视。但这太奇怪了,除非比赛时基于战略意图的撤退,他从没有跟“逃”这个字产生过联系,但叶秋眼神里的热度和力度,那种强势和不容拒绝的意味,却让他跟他目光对接的时候产生一种被压制甚至被侵略的感觉。因为他知道叶秋永远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所以这种侵略感不会让他不快,但也没什么快乐可言,所以就只是非常奇怪而已。

可是叶修没办法把这感觉形容出来,所以他想了想,只能说:“你应该比我清楚,你自己有什么变化,自己不知道吗。”

“其实我知道。”让他很意外的是,叶秋干脆地承认了。他撂了筷,喝口茶,又抬眼望着叶修:“哥哥,做出那个决定之后,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叶修暗暗地被他语气里的坚定所震慑,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自从春节和父母闹得不欢而散之后,每次跟叶秋接触都能感觉到他在飞快地改变,每次见他都有一些陌生,可也都是向着好的方面。——叶修突然意识到,其实他已经没办法再指导叶秋的人生了。如果说过去叶秋会因为很多事情向他求助,寻求他的建议或者安慰,那么随着他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担当,自己能够对他产生的影响和助益也会逐渐减少。他会变得比自己还要强势,更有主见和决心,能够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但如果真是这样,也只会让他欣慰和快乐。也许这就是叶秋给他的异常感吧,那么他应该为此高兴才对。

“嗯,”叶修抓住叶秋放在桌上的手,狠狠地捏了他一下,“我会支持你。”

就像我离家出走之后,你是怎样地支持着我一样。

叶秋看了看叶修的手,并没有回握回去:“就算你不支持我,也影响不了我这个决定。”

但他放下茶杯,很快地把另外一只手覆在叶修手上,温柔但用力地包裹住他的手指:“但是谢谢你的心意,哥哥。它对我非常重要。”


回酒店后,叶修抱怨了几句为什么叶秋没有定个双床房。虽然他跟叶秋这几次一起在小床上挤习惯了,但两个男人盖一条被子,怎么都睡得不够畅快。他们一起看了半晚电视,洗漱之后把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就钻了被窝。

叶秋没打算很快入睡。他回想起小时候叶修回来偷走他身份证的那次,他们也是挤在那张单人床上,那时他们还能心无杂念地抱在一起入睡,即使对哥哥起了反应,自己当时也没想到太远的地方去,现在看来,也许他的身体早在他的意识之前就觉醒了。成长好像是一条明显的分界线,能把两小无猜地打闹着的孩子和肉体心智都发育成熟的大人干脆地区分开,即使他们还是他们,他们的关系也没有改变,却有一些事情已经不妥了,已经不能去做了。

但那种苟且的肢体接触,也不会再让叶秋得到真正的满足。他要的是真实,要的是完整,从身体到心灵,从纯洁深刻的爱愿到热辣滚烫的欲|望他都要,像小时候那样的嬉闹连画饼充饥都算不上。他当然已经注意到现在的哥哥对他而言有多么诱人——叶修疏于锻炼,没有成型的肌肉,然而身体线条柔韧修长,皮肤白皙光洁,手臂和腰腹没有什么力量,却带着一种易于被摧残的柔软。他的迷人不是比较值,是绝对值,即使抛去兄弟和爱慕对象的滤镜,暂时忘却他们的过往和他对他的渴望,而只是把他作为一个普通的男人,叶秋看向他哥哥的时候,也会无法自控地萌发出朦胧而真切的欲念。

不能想下去了。叶秋有些焦躁地翻了个身,却强迫一般地回忆起十几分钟之前,叶修洗澡出来,他只穿了条内||裤,走过来的时候双||腿线条流畅得惊人……叶秋痛苦地深深喘了口气,侧过头看一眼叶修。

叶修已经睡着了,面朝着他,头也偏向叶秋的枕头这边。这种睡眠中的姿势恰好暴露了他的潜意识,叶秋心里突然一下子温柔起来,叶修在依恋着他,他觉得他的方向才是安全的。叶秋抬起手,想要摸一摸他哥哥的脸,但还没碰到他时就改变了主意,他悄悄地凑过去,不出声地亲了亲叶修的额头。

睡梦中的叶修毫无觉察。

叶秋突然有了一种更大胆,更离经叛道的冲动。他看着熟睡的叶修,他唇瓣闭合着,呼吸平静匀长,睫毛宁静得连微微颤动的意味都没有,他在无梦的酣甜的睡眠里。

叶秋没有犹豫太久,一秒钟,或者只有几秒钟。他的脸慢慢下移,侧过一点点,然后用自己的嘴唇贴上了叶修的。叶秋觉得自己可能从没有这么镇定过,因为慌乱和颤抖都会引发无法预测的后果。他的嘴唇微微张开,这样可以更紧密地贴合住他哥哥的,但是他不敢移动哪怕是一点点,他不敢摩|擦更不敢吮吸和品尝,这个轻柔的接触已经用尽了他这晚全部的勇气。

叶修的嘴唇是干燥的,干燥而柔软。

叶秋从不知道一个人的嘴唇可以这么柔软。

他无声地退开。他看了一眼叶修,叶修依然睡得无知无觉。

他翻身下床,去了浴室。


叶秋握住自己的东西,回想着那个吻。他回想着他哥哥柔软的嘴唇,回想他睫毛闭合的弧度,手指握紧那里,飞快地上下移动。他想象此刻他不是在洗手间里,而是在几米之外那张舒适的床上,他的嘴唇密密地贴合住叶修,舌头挺||进他的唇||瓣。他的东西也不是被自己的手指徒然地包裹住,而是深埋进叶修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秋急速地喘着气,疲倦至极地靠在墙上,指缝里的东西慢慢滑下来。他的头脑一片空白,心脏跳动得从未如此剧烈过。

从这天晚上起,叶秋开始想着叶修的样子自||慰。


叶修睡得正香,突然像是被推了一下似的惊醒过来。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叶秋不在身边。他睡得不知今夕何夕,边坐起身边想着那小子什么情况,是出去了吗?他昏沉沉地下床,朝浴室的方向走,突然停住了脚步。

房间的地毯柔软,他走得毫无声响,因此也就听到了从浴室传过来的低沉的、压抑的呼吸声。那声音是怎么回事,叶修实在太清楚了。

叶修一下子就清醒了不少,他挠挠头,转身回到床上。对啊,他们早就该到这个时期了。说起来很奇怪,他跟叶秋之间还从没有碰到过彼此的这种情况。其实青春期的少年就应该有冲动了,但离家出走之前他俩好像还都没有,叶秋那时候忙着学习,他忙着打游戏。这种事是在离开家之后才慢慢觉醒的,网吧里不愁接触到这些,有一次他无意间点开一个弹窗,看得浑身燥热,那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单间,晚上回去一试,妙不可言。

哎,不能想不能想。

其实这个距离也听不到了,但叶修还是拿被子裹了裹耳朵,脑袋埋进被窝里,又睡了过去。


tbc

评论(77)
热度(1146)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