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32)

前文


特别说一下,昨天的更新被吞了,今天才发,所以如果昨天没看到文的话务必先看第31章:点我


(32)


从生下来叶秋就没经历过这种感觉。

他的脑子已经完全蒙了。地铁飞速前行的轰鸣,旁人说话走动的声音,源源不断吹过来的气味古怪的冷风,照明光惨白的整节车厢和零散坐着的若干乘客,周遭整个无比具体无比现实的世界在他身边旋转,溶解,渐渐虚化而不可感知,他仿佛进入了一个与一切事物都不再关联的场景里。

叶秋就那么坐着,他能感受到全身的血在这一刹那都凉透,所有的细胞有序地一点一点进入衰竭的程序,从仍然停留在手机屏幕上的指尖,到依然看着这一切的眼睛,到仿佛感觉不到它跳动的心脏。他没有很强烈的感受,只是觉得头非常晕,晕到一时间已经没办法再思考自己身上究竟发生着什么,他究竟现在是怎样一种情况。不是难过,这种感觉跟难过之类的带感情色彩的词语完全不沾边,倒不如说是有点糊涂,他在地铁里,这他可以确定;他坐着,并且坐得还算稳,所以身体没有问题;周围有人,这些人都很自然,所以世界是正常的,没有大事发生。

叶秋的大脑飞快地、简洁地、一刻不停地定位着四周的一切,同时在一切中定位自己的确实性。

他闭上眼睛。

世界很正常。周围很正常。他也很正常。

他的身体和精神并没有在逐渐死去,甚至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他现在很好。

好了,现在可以处理他哥哥的问题了。


叶秋睁开眼睛,他在心里想了一下这件事:叶修有了一个女朋友,他和她在一个酒店度假。

直到这时,一股剧烈的无法抵抗的铺天盖地的伤心和恐慌才朝他凶猛地扑了过来。方才因为这个难以消化的信息而仿佛暂时停止的身体机能一瞬间恢复,心跳重新被感知,血液开始慢速流动,神经开始传递信息,他感觉冷,感觉自己在轻微发抖,感觉到不经头脑便奔涌上来的源源不断的悲伤和绝望。然而这些都没那么重要。他只是反复地想反复地想,叶修有女朋友了,他有女朋友了。

他真的从来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种事情会在现实里发生。

他几乎发狂似地不断重复想着这件事,像一个强迫症的患者,像是所有的理智都在这一瞬间崩了,他已经无法控制思维的任何走向了。叶修有女朋友了,他和她一起旅行,一起泡温泉,她给他拍下这张亲密的照片。他们相爱,他爱着她,他和她在一起,做那些连自己都从不敢对叶修奢望的事情。在他完全不知道的时间和地点里,叶修有了一个女朋友,他走了,他再也不是自己的了,他现在属于那个闻所未闻的陌生女人。

这甚至不是跟叶修有关的事。叶秋觉得属于他自己的那个世界正在迅速地分崩离析。他的未来里所有与叶修有关的内容,他的前途,事业,爱情,家庭,他向往和设计过的一切美好都在这个瞬间全被推倒,散为烟尘。叶修的存在和跟自己现有的关系是他构建全部未来的最重要的基座,现在他被这个女人抽走,叶秋这么久以来精心搭建好的一切就这样肉眼可见地塌了。叶秋反复地想着,他付出的所有努力,铺设的所有计划,他的历史和他的希望,他的世界他的未来他一切的欢欣和喜悦都因为叶修的离开而没有了。

过去不可回溯,而未来不再存在。

不是“接下来要怎么办”,而是没有了。

像是他的全部人生是上演在一块银幕上的电影,到了这个瞬间,一切画面都不见,只打出干脆利落的一个字:无。

然后电影结束。就连银幕也消失。


叶秋不知道他怎么到的家。本能和习惯让他没走到别的地方去。过后他回忆这天的事情,也依然不记得这一小段,仿佛从地铁到家里的这段时间和经历突然被从现实里剪掉了,这块的记忆完全是空白的。他还记得看到那张照片之后经历过的心情和感受,也记得回到家之后发生的那些事情和对话,唯有这一段什么都想不起来。不过他很庆幸这一天没开车。

他回到家,掏出钥匙开了门,父母都不在。他机械地换好拖鞋,走到饮水机旁边接了杯水,不停地灌下去,直到觉得胃被坠得沉甸甸的,才回到房间,开了空调,坐在床上。

他坐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真的清醒过来了。

他很好,而且他的未来也还是有的。确实跟他本以为的完全不一样,全碎了,可能需要重新捏一个不包含叶修在内的,但总归还存在,他的人生并没有毁灭。叶秋此时才觉得心痛难忍,他的人生还在,但是叶修走去了别人的人生里。这种感觉像是需要让他自己持着一把剔肉的刀,把他血肉经络里跟叶修有关的部分都剔出来,放到跟他再没有关联的地方,叶修是没什么,疼的是他自己。

叶秋觉得他的理智在一点点恢复,他开始试图用道理来解释这一切,用理性来安抚他的感情。他首先觉得非常奇怪,难道他不知道叶修会谈恋爱、会结婚吗?他知道的呀,一般人都会谈恋爱,都会结婚,叶修也从来没有说过他不会这样。而且更奇怪的是他给自己勾勒的未来里,叶修也是有他的婚姻和家庭的,在他放下叶修之后,在他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后。

叶秋人活了二十多岁,直到这一刻才明白,做什么心理准备都没用,人以为自己会有的感受和现实里真发生了这件事之后的感受,是完,完,全,全,两,回,事。

他向后倒去,瘫在床上,嘴角终于浮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好了,现在这件事发生了,不管他曾经以为自己能多从容地祝福他哥哥,不管他几十分钟以前还坦然地想着他早就放下了他哥哥,事实就是现在这样:

他哥哥有了女朋友,而他疯了。

叶秋一挺身坐了起来。他没办法躺着,他的心里疼得根本就躺不住,他的手放在胃的位置给那个地方暖着,想,心痛描述的其实不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而是切切实实的生理性的状态。叶秋觉得他变得越来越理智,头脑越来越清楚,他已经想明白了一切,事实就是眼前这样,道理上叶修做得也没问题,他也不应该反应这么激烈,显然过去一段时间他想错了,他没放下他哥哥,他以为自己恢复正常,其实是因为还没有经过任何现实的考验。

现在现实来了,他的报应也到了。

叶秋苦笑。但怨天尤人不是他的性格,现在他的智商水平和思考能力已经恢复正常,除去心痛持续如刀绞之外,他已经彻底找回了对自己的控制能力。好的,现在原因解决,自我责备也没用,接下来的问题是他要怎么办。未来太远,先不去管,他哥哥这里,他要怎么办。

叶秋其实最先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上次叶修来T大找他的时候,不还跟他说暂时不打算谈恋爱吗?但叶秋在心里摇摇头,他没办法拿着这句话去质问叶修,他以什么立场去问?他有什么资格要求叶修不谈,感情这种东西最说不准——叶秋心里又尖锐地痛了一下,他还是无法想象他哥哥怎么能喜欢上别人,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值得叶修喜欢,怎么可能有人值得叶修产生“爱”这种感情,不可思议,无法理解,叶秋痛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他迅速地把它憋了回去,顺便压了压膨胀到快要把自己杀死的嫉妒心,努力把理智拉回原位,想,能拆吗?他也不能直接跟叶修说你们分手吧,叶修觉得他疯了倒没关系,关键是不太可能有用。他也不能找这个女人,对方有可能更来劲,而且怎么会有人跟叶修谈恋爱之后能舍得跟他分手呢。叶秋觉得心里又被刺了一刀,好在这感觉他今天也快习惯了。他继续思考,他如果直接跟他哥哥说清楚一切的话会怎样?那估计只会把他哥推得更远,说不定为了让他死心,直接跟这女人结婚的事都干得出来,就算干不出来,叶秋也不能冒这个险啊。难道最靠谱的方法还是等,等他跟这个女的感情里慢慢产生龃龉,自然地分手?

那他接下来的日子就太难熬了,叶秋绝望地想。但他瞬间就又想到,其实无论他做什么,他接下来的日子都会太难熬了,除非叶修立刻跟这个女人分,分分分,恢复单身状态,一直到跟自己在一起之前都保持住单身状态。其实不管这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不是自己,叶修跟谁在一起都会让他发疯。

叶秋突然明白了,他之前对于未来的建构其实是个貌似合理、实则基于自我麻痹的谎言,所谓的叶修跟他保持住现在这种关系,其实是暗地里假设着叶修没有跟别人谈恋爱,一直就是这种他理想的单身状态。因为他知道自己最期望的那件事——叶修和他在一起——实现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所以他就退而求其次,如果叶修不属于他,那么他也不能属于别人,至少在自己放下他之前,他不能属于别人。

这是叶秋计划的未来,多么理想化又多么自私,叶修有他的人生,他怎么可能从叶秋狭隘的愿望出发,去设计他自己的生命。

叶秋摇摇头,在心里嘲笑这种想法的自欺欺人和幼稚。

没有退而求其次这种东西。要么他拥有叶修,要么他看着别人拥有叶修,而他被嫉妒和绝望吞噬。

叶秋觉得他有生以来可能都没这么冷静过,因为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看明白自己。如果他确实要面对一段这么难熬的时间,那就去面对。没有人愿意经历痛苦的折磨,如果他能不再爱叶修,他能转移注意力去爱上别人,他会的。但他现在已经知道,他不能,他反反复复自我训诫自我暗示自我欺骗那么多次,每次都以为已经成功但每次都被证明毫无作用,那么他再没有别的路可走,他只能去面对。

他知道叶修已经不属于他,但他没办法不去爱他。

他认了。


痛苦无法避免。但如果知道这种痛苦是自己的选择,那么即使痛也是明澈的。叶秋的心依然疼得厉害,但不再有那种纠结绞缠的感觉,仿佛胸口一股憋了这么多日子的混浊之气不知何时被吐了出来,心中一片清明。他感谢自己弄清楚了这个问题,坚定和正确的自我认知给了他继续下去的勇气。他拿起手机,思考了一会儿。

他不能对叶修表白。这份感情太离经叛道,违逆人伦,如果就这么突兀地砸到叶修身上,只会把他永远推开。叶修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出去玩过,而他现在接连做出这么多不像他的事,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而做出的改变。叶秋难过得要死,但他咬着牙,继续冷静地分析。那么,不能在他们感情最浓烈的时候贸然表示反对的态度,现在他们是甜蜜期,这么做只有可能让叶修更加逆反。先搞清楚状况吧,了解一下对方的基本信息。

叶秋把手机解了锁,又苦笑一下,觉得眼睛都被刺痛。他手机这么半天都没操作过,屏幕上还是他刚刚放大的那个照片的局部,那条凌乱的浴巾,颜色鲜亮的化妆包,墨镜和拖鞋。用这种无比直白的画面和场景让叶秋意识到他女朋友的存在,可能比叶修直接告诉他“我有女朋友”——这种概括性质的抽象的话,还要伤人几十倍。叶秋把那张图片缩回原来的大小。这是叶修给他发的最后一条信息,之后也没有再发新图过来。叶秋反而悲哀之中有点庆幸,他还没到对他炫耀她的地步。

叶秋把手指放在输入框上,开门见山: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


叶秋其实应该谢谢苏沐橙,要不是她坚持多泡一会儿温泉,叶修也许早就把QQ下线,手机还给她,那样叶修就不会看到他的留言,可能到叶修回到H市之前他都收不到他回复,并且也没有其他方式联系上他,也许几天下来他就会真疯掉。但是这时候苏沐橙还乐悠悠地在池子里泡着,叶修也就穷极无聊地歪在椅子上继续玩手机,这时距离他发给叶秋那些图片已经过去几十分钟了。

叶修看到叶秋发过来的消息一时没反应过来,发错人了?他刚要问,又觉得叶秋也不是这么粗心的性格,视线顺便就停在自己之前发过去的那张图上,然后看到了里面已经缩成一个小方块的粉红色。

叶修稍微转一下脑子就想明白了叶秋的思路,立刻就笑了,这小子眼也太尖了。这样看也不怪他误解,孤男寡女,度假胜地,情侣温泉……看来苏沐橙出道之后自己有必要注意一下,不能像今天这样,要真被人看到确实没办法解释。但他也不能跟叶秋说这就是跟我一起长大的那个小妹妹,当年他这么提的时候叶秋那个醋劲儿还历历在目呢。我一定是个相当优秀的哥哥,否则怎么会有占有欲这么强的一个弟弟,叶修欣慰地想着。他瞄了一眼不远处的苏沐橙,朋友?同事?同事也太没说服力了。他回过去:不是女朋友,就是一个很特别的朋友。

叶秋捧着他的回复傻了一会儿。前半句几乎让他狂喜,后半句又让他如堕冰窟。要是普通朋友可以另说,很特别的朋友……叶秋紧皱眉头想了一下,要么就是那种求而不得的白月光的感觉,要么就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炮友的托词,要是炮友他还能忍,要是叶修喜欢人家,但是人家看不上他,他正在苦苦追求的情况就要命了。叶秋狠狠地敲打着手机屏幕,发过去:到底是什么关系,说清楚一点。

这家伙八卦的劲头还挺强,叶修挠了挠头。那可就别怪我了,你逼着我说的,他想着,回过去: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我来H市之后跟一对兄妹住一块么?就是那个妹妹。你不是特讨厌我叫人家妹妹么,所以我才跟你说是朋友。怎么会是女朋友,我认识她时她还是个小孩,现在也不大,我跟谁谈恋爱也不可能跟她谈恋爱的。


叶秋看了那段话很久,很久。他没有回叶修,而是慢慢地慢慢地躺到床上,全身每一块骨头和每一条肌肉仿佛都散了。

他甚至都没有特别惊喜,就是那种经历了一切磨难最后终于结束,并不会有任何胜利的喜悦或者庆幸,反而是一种很深很深的空茫感。

啊,原来是这样。

不过就是这样。

叶秋突然漫无目的地想到,虚惊一场根本不是一种幸福,即使没有造成切实的损失,当事人的精神其实也真正地经受过了它的洗劫和戕害,那些恐惧,伤痛,对于灾难的应激反应,都是实实在在地经历了的。灾难没有发生,而伤害他却尝到了。幸运吗?相比起“这种可怕的事情是真的”,当然是一种幸运。但是如果跟一切都没有出现过比呢?

他拿起手机,草草地给那边回了个“嗯”过去。他有必要对叶修好一点,甜一点,让他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多一点,但不是现在。他现在得先把刚才的伤口舔好,把困顿衰弱的精神整理起来。其实他现在不太能思考得动了,他只知道叶修的心暂无归属,所以还是他的。叶秋突然想,为什么不一开始看到那张图的时候,就问叶修一句呢?

“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不是。”

“哦。”

天下太平。

但是不可能的。即使再来一次,回到那时候,叶秋知道自己也不可能看到的第一时间,在还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建设的时候,先冲上去确认。那是无准备之仗,现在知道事实是怎样的,所以他不怕,可万一叶修的回答是“是,我非常爱她”呢?

叶秋没有放任何真情实感进去,只是大概地想了一下。如果是那样的话,很可能他的全部勇气和理智会被叶修的那一句话撕碎,再也没有重整旗鼓的可能。

他的本能还是让他选择了一条比较安全的路,叶秋想。

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直到这时才轻松了下来。大难不死,还好还好,不,太好了。他应该庆祝一下,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还是有一件的,就是叶修答应跟他在一起。叶秋发自内心地笑起来,如果他现在照照镜子,可能他再也不会有比这更难看但是更真实的笑容了。他坐起身,走去客厅里,准备再喝一杯水——不,喝点酒也是可以的。

叶秋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出来,在沙发上坐下,拉开拉环喝了一口,心境渐渐安定下来。

他其实应该感谢自己误会了这么一场,即使饱受惊吓,但也是由此,他不至于继续自我欺骗下去。他已经明白,也许他尚且能忍受叶修不属于自己,但是他绝对不能忍受叶修属于别人。他的一切关于幸福和未来的构想,都建立在叶修不属于别人的前提下。如果这个前提不能实现,出国,工作,继承家业,实现人生价值,一切都是残缺的,无意义的。他本来都已经有了忍耐情敌,徐徐图之的觉悟,现在情敌被证明并不存在——叶秋笑着又喝了一口酒——太好了。

他起身走去厨房,把剩下的啤酒倒进水槽里。他酒量不好,但喝个一两罐也不会醉,只是他需要保持清醒,所以喝两口,抒发一下就够。他把空了的罐子随手丢进垃圾桶,回到房间,拿起手机:照片拍得真不错,你出去玩了?给我讲讲啊。


叶修和苏沐橙在T市待了半个月,玩得很尽兴,但也总有回去的一天。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他们窝在吴雪峰家民宿的小客厅里,本来说三人一起看个电影,结果吴雪峰在视频网站上找了会儿,把一个视频点开:“要不我们来看看这个。”

他的电脑连了客厅的投影仪,把视频投到不远处的幕布上。吴雪峰把客厅的光线调暗,叶修靠在椅子上,看了几眼就明白了:“这……蓝雨内部泄露出来的?”

“不,这是他们官方的一个资讯账号发布的,就一个标题,什么介绍文字都没有,应该是前期宣传,先把影响力铺开,做一个噱头吧。这个剑客应该是他们下个赛季出道的新人,你看他的武器。”吴雪峰说,又感叹了一句:“看来蓝雨要把他当主力来推了。操作确实不错。还有这个弹药专家,也是新人。”

叶修点点头,继续认真地看着屏幕上激烈的打斗。这个视频虽然经过后期制作,但用的都是实战里的场面,虽然无法判断角色数据,但也能看出来很多信息。视频很短,也就两分多钟,战斗节奏非常快。叶修看了一分多钟,突然说:“索克萨尔的操作者换人了。”

“我也觉得不太像平时方世镜的风格,但是这个资讯账号什么都没说。”吴雪峰说:“其实我有听到一些风声,他这个赛季似乎也要退役,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宣布。是为了选择时机跟新人交接吗?”

苏沐橙乖巧地听着,没有插话。

“既然他们把这个发出来,应该也快了,”叶修说,“等这次播放完了,把视频拖回索克萨尔刚刚出现的地方,我再看一下。”

“好。”转眼间视频就已经结束,吴雪峰拖动鼠标,把进度拖回索克萨尔刚出场的时间。两个人没有再说话,一起专注地看着投影上的术士。

“确实换人了,走位和操作都不是方世镜的风格。”吴雪峰说。

“这个人,”叶修顿了顿,语气平淡,但是很笃定,“不简单。”


tbc


喻队上线!

这篇里喻跟叶只是友情,后面他会有一些戏份,依然强调下:感情线只有双叶1V1,除此之外任何人跟任何人都没有恋爱关系和箭头(王珏对叶秋的箭头不算)。以后再出现叶秋或者叶修的好基友就不单独做说明了。

评论(88)
热度(1035)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