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31)

前文


*跟大家道个歉,昨天的更新被首页吞了,我换了个小号看了下首页确实刷不出来,而且这章过渡还蛮重要的,所以等恢复正常之后重发了一遍。

已经给我点心和留言的同学不用再来一次了,之前那次的留言我已经存下来了,谢谢大家的回复~

这几天更新不能保证,所以如果没有的话可能就是没有更><


(31)


叶秋还能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跟叶修说说,叶修是真跟他弟交流不了多少自己的事业,他也不是会把这些东西拿出去说的性格。这半年除了打比赛之外,他一直在很上心地做一件事:找气功师。

叶修不喜欢左右别人的选择,除去至亲的那位之外也很少对谁做出建议。但这一次不行,他知道吴雪峰已经有了退役的意向,却仍然希望他能留下来,甚至会努力劝他留下来。

他挽留了他三次。

第一次是他意识到吴雪峰有这个想法的那晚,就是大年初一那天,他们两个先后返回俱乐部之后。叶修帮气冲云水做着任务的时候想明白了,吴雪峰不可能不想陪家人过年,但这家伙一定是已经想好了赛季结束后退役,所以早早地回来燃烧职业生命了。他心不在焉地帮他做完任务,从QQ列表里找到他,想留言告诉他可以随时把账号卡拿回去,结果发现吴雪峰的头像亮着。

嘉世刚成立不久,还处在稀有材料的原始积累阶段的时候,他们这些战队队员彼此都设了QQ的隐身可见,为的是网游里需要人的话可以第一时间找到能用的。显然吴雪峰没有休息,叶修直接起身,拿着账号卡去了他房间。

吴雪峰爽快地承认了。刚才当着苏沐橙的面,他没有把话说得太清楚,但以叶修的聪明劲儿,他知道叶修能明白。叶修没有感叹或者失落,他直接问:“不走行不行?”

“我这个赛季的状态,其实你最清楚。”吴雪峰说。

“就因为我清楚,所以我才觉得你还没到需要退役的时候。”叶修说。

“旧的不走,新的永远上不来。不要把事情拖到无可挽回的时候再做改变。”吴雪峰说:“现在嘉世还这么年轻,趁早补新人进来,把战术结构磨合好,这才是能长远发展的办法。队里老人太多的话,很容易青黄不接,一旦出现断层就完了,你又不可能一直状态都这么好,能自己一个人带着全队。于公于私,我退役都是最合适的。三年了,已经很满足了。”

叶修无言地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过了一会儿,才说:“这些我都想过。但是。”

他没说下去。但是什么呢?但是赛场上吴雪峰跟他的配合是让他最舒服的,除他之外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能这么彻底地明了他一切动机和意图,不可能有第二个人在天衣无缝地呼应着他的时候,还能把整场战局的态势把控得这么好。他知道吴雪峰的状态因为年龄的关系一直在下滑,他想着对方下滑多少他就成长多少,甚至更多,但其实心里也清楚这种此消彼长的关系总会有个尽头。可叶修永远希望这一天来得迟些,再迟些。

“但是你觉得不管是职业搭配,还是默契程度,你都很难再找到我这样的搭档了是么?”吴雪峰说。他果然懂他,在任何方面。“可我就算再坚持下去,又能打多久呢?半个赛季,一年,两年,总有一天我会走的,不是吗?你还这么年轻,你还可以打很多年,我的年龄已经摆在这儿了。这件事我考虑过很久了,这个赛季结束是最好的时机。在你状态巅峰期过渡,你的实力可以弥补很多磨合期会出现的问题。”

叶修不再坚持,他点点头。吴雪峰说的东西他都知道,只是还没发生的事不存在最优解,对于现有的美好状态的留恋是人性里无可避免的一部分。他思考了一会儿,说:“我非常需要气功师,这个职业队里一定要有。”

吴雪峰点点头:“等大家放假回来,就可以去训练营那边多留意了。”

叶修摇头:“其实我一直在留意。你想退役的事情,我不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上半个赛季就跟徐主管打过招呼了。有个叫郭阳的孩子资质还行,但太小了,基础还没打好,不知道意识和心性怎么样,至少要再培训一年以上。其他人基本不能指望。”

“临海那个新人很不错。”吴雪峰说。

“没错,意识和操作都一流,但你看看他出道之后的成绩,还有临海打造海无量的力度,估计临海未必会放人,”叶修说,“但这赛季结束之后我会跟老陶他们商量,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

“其他俱乐部的训练营也可以偷摸看着,虽然不太厚道。但也说不好有资质的新人得不到发掘,我们收过来也不算不合适。”吴雪峰说。

“嗯。”叶修叹口气。两个人又沉默地对坐片刻,叶修站起身:“我回去了,你睡会儿吧。有时间的话训练营那边多跑跑,气功师你比我熟。”

“当然。”吴雪峰说。


第二次是这半个赛季的中途,常规赛二十八轮之后。借着友好交流的名义,嘉世去G市跟蓝雨比赛的时候,一部分队员参观了蓝雨的训练营。这种场合叶修并没有去,人多眼杂,很容易就被拍下照片来发到网上,何况这种涉及交际的事一贯都是吴雪峰出面。到了H市之后,回俱乐部的大巴上,叶修才找吴雪峰聊:“怎么样?”

“跟我们半斤八两,”吴雪峰说,“有一个叫方锐的还可以,操作不错,但性格,”他想了会儿,皱了下眉,“不适合来我们队。太独,太猥琐,未必能配合好你。他参加过挑战赛,回去可以找他的视频来看看。我认为他不如郭阳。”

叶修看着窗外,嗯了一声,没再说话。考虑到下个赛季苏沐橙要出道,而嘉世队伍里除了吴雪峰之外暂时还没有准备退役的人,团队已经磨合得很好,那么在实在没有合适人选的前提下,队里是可以暂时先不带气功师这个职业的。但长此以往肯定不行。这几个月以来,他跟吴雪峰差不多把圈里所有跟气功师沾边的人摸了个遍,出道的和没出道的都算进去,除去赵杨之外,并没有特别好的,气功师本身也不是什么大热门的职业。叶修叹了口气:“非走不可吗?”

吴雪峰听出他语气里的不舍和挽留,也不想安慰他,只是说:“别说傻话了。”

叶修望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的街景:“我觉得不会再遇到像你这么好的气功师了。”

吴雪峰笑着,也没有否认:“虽然很可能这就是事实,但这也正是我们不要放弃希望的意义。”


第三次是常规赛结束之后,季后赛分组出来的时候。这时叶修对吴雪峰退役的决定基本上已经认了,不再抱什么希望,但私下里带苏沐橙带得更加用心。那天叶修还遇到了韩文清,之后他跟吴雪峰聊了些有的没的,韩文清怎样,季后赛怎样,哪个队伍的新人怎样。吴雪峰感慨一番诸如江山代有才人出的意思,话都说到这里了,叶修也就趁势又问了他一句要不要留下来。他就这么一问,吴雪峰也就这么一答地随意拒绝了。

事情只能朝这个方向发展下去,既然已经注定,就无法再回头。


荣耀的领域里,叶修从不客套。在赛场之外,如果他跟人说了什么话,或者提了什么要求,往往都是真心实意的。

而如果他有违自己一贯性格地,把同样的意思在不同时间场合里反复表达三次,说明他已经不是真心实意,而是真的非常非常渴望了。

但是强求不来的也就算了。不是他想算了,而是不这么做也没有办法。


第三赛季结束后,吴雪峰如期退役。


叶修本来想跟吴雪峰商量,他退役后的这个夏休期在训练营里多待一段时间,让他对郭阳言传身教一阵子,但郭阳小朋友已经提前请好了假,要跟全家旅游半个月,这种事情没办法硬性要求,叶修也就作罢。他接下来的计划是一边盯训练营,一边带苏沐橙,想得很好,但吴雪峰此时跟他提了个建议,邀请他和苏沐橙去他家乡玩一段时间。那边风景非常美,何况已经紧张了一个赛季,应该适当放松一阵子。

叶修开始想拒绝,但吴雪峰跟他说,可能过段时间他就会出国,然后申请移民,再回来的可能性不太大,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带他俩去他家玩的机会了。商量这件事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在一起,吴雪峰举了几个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小沐橙喜欢吃那边的特产,去了可以吃个够,而且你从来没有带小沐橙出去玩过,丫头长这么大就没出过Z省,不该让孩子去玩玩吗。但最关键的是吴雪峰说,他已经跟后勤的人打好了招呼,他们可以申请带几台笔记本去那边,不会耽误训练和游戏,到时候归还俱乐部就可以。叶修实在想不出不答应的理由,就在苏沐橙的欢呼雀跃中同意了。

吴雪峰的家乡在祖国西南的T市,交通相比Y省其他城市要麻烦,所以还没有被过度开发。他父母原本已经定居B市,吴雪峰大学时还读了个非常好的学校,但前几年B市雾霾非常严重,有年冬天,他刚上小学的妹妹一周去了三次儿童医院,那之后他父母下了决心,辞掉在B市的工作,卖了房子,举家搬回T市的故乡,开了间民宿,经营得还不错。那时吴雪峰已经在外面读书,毕业后又扛着家庭的压力去当了职业选手。去T市的路上吴雪峰告诉叶修,这三年职业选手生涯是他父母对他的退让,而准备出国读书则是他该履行义务的时候了。叶修点点头,跟他说都一样。

T市非常美,美到叶修庆幸来了这么一趟,更别提从未出过远门的苏沐橙。叶修打比赛去过不少城市,苏沐橙以后也会去,但不会有这么轻松惬意的心情。他们住在吴雪峰家的民宿里,上午叶修跟苏沐橙各自训练,吴雪峰守在两人身边捧着书背单词,下午一起回顾这个赛季的比赛,给苏沐橙培养战术意识。天气特别好的时候三个人就抽空一起出去玩,这边没什么著名景点,玩也是兴之所至,呼吸一下能把肺都洗干净的空气,看看明丽鲜妍得像是经过后期处理似的风景。

这个时候吴雪峰已经知道下赛季苏沐橙要出道,除了她之外嘉世的队伍没有其他变化。他知道苏沐橙肩上的担子其实很重,所以反而比叶修还要更热忱地教她。有次他们一起聊天的时候,苏沐橙开玩笑地说她其实是来接吴雪峰的班,吴雪峰也没否认:“没错,以后在赛场上就得靠你照应他了。”

“我猜你想说的不是照应他,而是被他罩着。”叶修悠悠地说。

“都一样,反正在赛场上最重要的是团队的策应。”吴雪峰对苏沐橙说:“叶修是嘉世队伍的核心,所以配合他的行动是最关键的。当然,同时也一定要有全局意识,整个队伍的节奏绝对不能散,你是枪炮师,这个职业天然有优势。本来对于新人不应该一上来就要求这么高,但一来叶修会带你,二来我也相信你有这个水平。我还有些跟叶修搭档的心得跟你交流一下,虽然我们职业不一样,但举一反三,你看看怎么摸索出你自己的思路。”他说着,又看了看叶修:“在嘉世找到一个合用的气功师之前,是不是接下来小沐橙就要跟你一起成为新的战术核心了?”

“这个要看她的状态和表现,怎么也要在实战里检验一段时间。”叶修说。

“我很厉害的,峰哥相信我吧。”苏沐橙说。


这是他们过得最开心的一个夏休期,之后也不再有过这样单纯的快活的时光。苏沐橙还是个小姑娘,第一次长期旅行就是来这么漂亮的地方,每次出门都兴奋得像个刚放归山林的小野兽;但叶修暗暗吃惊于自己的玩心也是这么大,到了经常去遛弯的时间,就连电脑里的比赛视频或者网游里的任务和副本都显得没那么有吸引力了。

苏沐橙拍了很多风景照片,叶修给苏沐橙拍了很多照片,他跟吴雪峰只拍了一张三人一起的合影,纯为留念。T市的温泉很有名,这边夏天气候又十分凉爽,泡起来也不会不舒服,苏沐橙来之前查攻略的时候就眼馋得很,缠着叶修带她去玩了一次。

泡温泉的地方不在市里,吴雪峰那天正好要报名语言考试,没有陪他们去,只是给他们安排好了出行方式。苏沐橙选了家图片上看起来很精致的酒店,到达后两个人都惊呆了,不约而同地觉得他们住过所有的地方跟这个比起来都像是土窝。他们订的房间是独栋的别墅,里外两张床,温泉是院子里用各种湖石搭建起来的一个露天圆池,水清见底。苏沐橙蹦跳着跑进房间里换泳衣去了,叶修本就为了陪她,没打算泡,于是绕着院子走了几圈,心里非常感叹。

但院子也就是这个院子,看习惯之后叶修就失去了观察环境的兴趣,苏沐橙还美滋滋地在温泉里泡着,叶修靠在池边阳伞下的躺椅上陪她说了会儿话,干脆把她手机又借过来玩。他登上自己的QQ,处理了一些留言,有朋友的,也有叶秋的几条。叶修点开他的消息,是叶秋汇报自己近况,他权衡之后决定去英国,可能一年或者两年,顺便又让他回家住一段时间。叶修知道叶秋应该没来过T市,突然就起了炫耀一下的心思。他跟苏沐橙打了个招呼,挑了她手机里的几张照片发过去,挑得还挺艰难,毕竟她照得太多了。发送过去之后叶修又想了想,跟苏沐橙说:“来,给我拍张照片。”

“什么?”苏沐橙正扒着温泉池的边缘,享受地眯着眼,闻言吃了一惊,睁开眼望着叶修。

叶修把苏沐橙那张躺椅上的浴巾递给她:“把手擦擦,给我拍一张,我要给叶秋发过去。”

“哦,吓我一跳,还以为你要给谁爆照呢。”苏沐橙说着,从水里钻出来,就着叶修的手把手擦干,示意叶修躺回椅子上。叶修把浴巾又丢回原处,坐了回去,摆出个很舒服的姿势,笑着望向苏沐橙。

“太土了。”苏沐橙后退两步,鄙视地按了几下,把手机还给他,又下了水。叶修看了看,倒是挺满意,苏沐橙很会取景,温泉池的边缘和一点清水,一把遮阳伞,下面的两张躺椅和躺椅上的人,四周葱茏的植物,背后湛蓝的天空,都在画面里。叶修挑了张把他照得最好看的,发给叶秋。


叶秋这几天过得忙碌又充实。他英语很好,背单词刷真题对他来说都不难,也确定了想读的专业和学校,正在写信勾搭导师中。这天他出门帮父亲办了点事,那边不好停车,他就搭了地铁过去。回程时正好是低峰期,他刚找到座位,就听到手机响了一声,然后是连续的几声,QQ消息,他给叶修设的特别提示音,一直没有改掉。

叶秋把手机划开,非常意外地看到叶修给他发了好几张图,都是风景照。真的是奇事,叶修从来不给他发图,叶秋忍不住一笑,把那些图片一张张点开。

看来他哥哥是出去玩了,这家伙应该不怎么旅游,一个连手机都没有的家伙居然还会拍照片,借了谁的手机吗?第一张图片里没有人,就是纯粹的景色。云彩非常低,天蓝得晶莹剔透,植被又茂盛葱郁,不像东北,不像蒙古,应该是西南一带的高原,但又不是X省那边,Y省?叶秋在心里猜着,又划到下一张。

这张是一桌丰盛的菜,桌上有三套餐具,菜还没怎么动,大多数菜都是各种菌子。嗯,Y省。叶秋心里下了定论。三个人,跟同事一起旅游?叶秋又仔细看了看,图上没有拍到脸,但能看到桌边坐着两个人,看手和手臂的样子,都是男人。那应该就是同事吧,夏休期一起出来玩,放松一下之类的。

他又往下划了两张,依然是风景,清澈的湖或者河,碧绿的田野,青山和白云。看到最后一张的时候他终于眼前一亮,这张照得很用心,应该是在半山腰什么地方照的,背景是瓦蓝瓦蓝的天;下面是山脚一块一块被分割得整整齐齐的嫩黄色花田,叶秋猜了一下这个季节会是什么花,反正不是油菜花,也不是向日葵,他不知道的品种;近处是一个精致的手办,搁在平整的台子上面。他认得这个角色,叶修夺冠的那晚他看的那些文章里,很多都放了跟它造型相似的照片,这应该是叶修操作的那个角色一叶之秋的手办,只不过是偏小的那种。叶秋没想到他哥哥出门旅游时还会带着它,不由得笑了一下。这个角色整体色调是贵气的黑,但是带一件红色的披风,红得浓烈又纯正,和天空的蓝、花田的黄搭配在一起,赏心悦目。这算不上什么艺术作品,但是非常有趣。叶秋微笑着把照片关掉,准备给叶修回两句什么,对面突然又发过来一张新图。

图片是横着拍的,看小图,上面的人是他哥哥,叶秋欣喜地把它点开。

他只看了一眼就笑了,用手指把叶修那一块儿放大,看得更仔细一些。叶修穿着T恤和松松垮垮的短裤,躺在阳伞下的躺椅上,用手垫在脑后,朝着镜头笑得傻乎乎的。这个姿势他不会很舒服,但是他肯定是想装出很舒服的样子。叶秋把图片缩小,看了看整体,应该是在一个温泉度假酒店,环境很好,温泉池修得也不错。叶修旁边的椅子上放着条浴巾,是他同事吧,等一下——

叶秋的手突然不能控制地抖起来。他试图压制住它,但它仿佛是生理性的,已经不能为大脑所指挥。顾不上了。叶秋的手指细碎地颤抖着,吃力地压在手机的屏幕上,然后动作艰难地把那张空着的躺椅周边放大。它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一只粉红色的化妆包。

不止如此。叶秋同时还看清楚了这张椅子周围的一切细节。化妆包旁边是一个桃心形的墨镜,边框是红色。椅子上的浴巾凌乱地堆着,显然是用过了的样子。椅子下面有一双拖鞋,颜色和样式都是明显的女式。

这是一个温泉度假酒店。

他哥哥从来不用手机。他哥哥从来不给他发照片。他哥哥从来不出去旅游。

因为那时候,他还没有女朋友。

他枕着手臂躺在椅子上对着镜头笑,他看到的人不是他,而是拿着手机的那个人。


叶秋已经没办法思考。他只剩下一种感受。

天旋地转。


tbc

评论(59)
热度(865)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