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29)

说明:真兄弟年下,请注意避雷。有一些原创人物出场。

感情线只有双叶1V1。

前文


(29)


脱胎换骨啊,叶秋想。

他不太记得过年见面那回王宛穿的是什么衣服了,只有个粗略的印象,留着很乖的齐刘海,似乎穿了件粉色的大衣,看上去很文静,但土气未脱的样子。也就小半年过去,对方在下课的人群中朝他走过来的时候他有点不敢认,她化了个清爽的妆,头发随意地梳开,露出光洁的额头。她很快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叶秋,跟他用眼神示意一下,目光明亮有笑意。这真的已经不是一个新生的模样了,叶秋略带感叹地想着,看着王宛走到他跟前,对她笑了笑:“好久不见。”

“真的好久不见啊,”王宛轻快地说,“你是不是变……”她打量叶秋一番,想了个措辞:“变壮了?”

“居然能被你看出来,是,这几个月一直在健身。”叶秋伸手去接她的背包,她挥挥手拒绝了,轻松地斜搭在一边的肩上。他们跟着稀稀疏疏的人流往外走,叶秋问:“对了,想好去哪里吃没?”

“还没,我下午课比较晚,你不着急的话你来定。”

“那要不找个清静一点的地方?还是去校外吃?我们可以开车过去。”

王宛突然转过头来看了叶秋一眼。叶秋察觉到她的视线,有点茫然,也看向她。王宛的目光貌似不经意地在他脸上晃了一圈:“对了,师兄,你女朋友还好吗?我们两个单独吃饭,会不会不太合适?”

真的,半年不见这姑娘成长太多了,叶秋又暗地里感叹一回。按照他们初次见面时对方的风格,他设想的情况本来差不多是这样的,学长好,嗯我都可以,都听你的,好的,好啊,我很喜欢,是吗,好吧,中间可能夹杂若干并不重要的意见,然后这些意见当然会被叶秋以从骨子里带来的教养和规训被周到且不遗余力地尊重。这差不多是一个初期交往模式的经典范本了。但叶秋没想到她还会考虑到自己“女朋友”的事。他心情复杂地想起这个指称真正代表的那个人,抑制住突然被刺了一下的心情,以低落但尽可能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嗯,没关系。已经分手了。”

“唔,抱歉,”王宛听上去也没有特别为他感到抱歉的意思,又追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的事?”

叶秋不太想跟她讨论这个问题,随意地应付了一句:“前不久。”

王宛点点头:“怪不得你开始约我了。”

叶秋被她一句话噎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王宛朝他耸耸肩:“我说得没错吧?”

叶秋只能苦笑:“时间顺序上来说没错,但为什么被你这么一说,显得我像个垃圾一样。”

“不不不,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这种做法很正常,为了走出一段旧的只能开始一段新的嘛,”王宛这句话说得倒挺真诚,她摸着下巴,想了想,“那句歌怎么唱来着?You were driving the getaway car~”

“别唱了,别唱了。”叶秋简直无地自容。他觉得活了二十年从来没这么羞耻过,这还不是那种尴尬的场景,就是丢人,赤裸裸的颜面扫地。自己那点小心思没撑过三秒钟就被人家妹子戳穿,还是连说带唱的。他怎么从来不知道这姑娘会有这种棱角?

王宛嘿嘿笑了几声,又很快地收住了,换了正经的语气:“真的,你不用特别介意。我并不是很在乎你的动机,因为我确实还算喜欢你,就算你半年都没联系过我,女朋友刚分手就约我吃饭。”

“你嘴巴真厉害。”叶秋拜服,诚心实意地夸她。

“还好吧,跟我偶像学的,”王宛说,“其实我会对你有好感也是因为他,毕竟你跟他是同一个名字,他又从来不肯露面,我也只能拿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素材来想象他。”她又看了叶秋一眼,眼神平静中带点欣赏:“师兄,其实我想过,如果叶神真的是你这个样子,跟你一样的外貌,身材,条件之类的……那我真的挺开心的。”

叶秋只能无奈地笑笑,尽量把她话语里会让他想起哥哥的那一部分驱逐出去,而只把对方当成一个素不相识的同名人物来假设。他想了想:“这是不是说明你对我评价相当高,让你不介意把你偶像跟我放在一起?”

“主要还是因为你跟他同名,”王宛说,“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什么的。你都拿我当你女朋友的代替品了,你肯定也不介意我把你当成他的代替品吧。”

“我没有把你当我女朋友的代替品。”叶秋认真地说。

“不要抠字眼,就是这么个意思。你约我吃饭,试图跟我建立起随便什么关系,用来代替你上一段跟你女朋友的关系,这点总没错吧?再跟你说最后一遍,其实我不介意的,因为我并没有多喜欢你,”王宛说着,停下来,微微扬起头看着叶秋的眼睛,目光冷静而意味悠长,“我喜欢的是你名字背后的另外一个人。你恰好有着他的名字,跟你说话的时候可以让我偶尔有一瞬间错觉,啊,我在跟叶秋说话啊——这就够了。何况你在我心里印象还不错,就目前对你的了解来说,是没有辱没这个名字的。”

叶秋顺着她的思路想象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太能够理解。如果王宛认识叶修,她甚至不用像自己一样跟他一起长大,哪怕只是简单地同窗过几年、来往过一阵子,她喜欢上他,都是非常合理的;但她甚至没有听过他的声音,见过他的真实模样,为什么凭着游戏里展现的只鳞片爪和一些无从考据的八卦传说,就能这么……疯狂地迷恋上一个人?叶秋默默地跟她走了一会儿,说:“我当然不介意。但是我还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喜欢一个现实里完全没有了解的人。”

“怎么没有了解,他打的那些比赛不是了解?他在比赛里说过的话不是了解?接受的采访不是了解?啊虽然也没怎么接受过。而且你想想看,就算你平时能看到那么多明星什么的,那些形象一般也都是刻意表现出来给你看的。倒是他这种从来不露面,只能让人从他的比赛和对话里推测他本人是怎样的,实际上要真实得多吧?”

叶秋苦笑:“你这种想法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看来是我不了解这个荣耀更多一些,我想了想,确实是这样,拿到体育界去类比,评价一个运动员如何,还是要去看他的比赛。”

“你还记得它叫荣耀啊,已经不错了。”王宛夸奖他:“就是这个道理。”

叶秋不想跟王宛再深入讨论“叶秋”这个职业选手的事,如果说过年时女孩提及这名字的任何话语都会让他暗地里觉得甜蜜,现在再想起只会让他有着不堪重负的酸楚。他叹了口气,转移话题:“你跟过年那会儿真的不一样了。”

王宛愉快地笑笑:“其实没什么变化的,给人的第一印象总要好一点。要我一开始就是今天这样,你还会约我吃饭么?”

“我不知道。”叶秋真心地说。其实他更喜欢现在的王宛,直接、干脆,而且很有趣,能考上T大的人基本上不傻,而这个女孩的灵气显然不只局限于学习上。他想了想:“这样反而更好,我只是非常意外。你那一次实在太乖了,让人觉得可能就是个有点爱好的小女孩,也没什么太大的主意。”

“哦,跟这半年看了很多我偶像的比赛也有关,我最近特别迷他,把他前两年的比赛也补了,”王宛笑笑,“他就是这种实事求是有话直说的风格,我特别特别爱他这点,就跟他学了不少。不过想法没什么变化,区别就是从前不会说出来,现在不再介意说出来而已。”

叶秋的心像是重重地被什么锤了一下。原来如此。他其实并没有在跟女孩的对话里联想到他哥哥,但如果对方说这种让他意外甚至有些许佩服的改变来自于他哥哥,那简直再合理不过了。他勉强地笑了一下:“真好。不过我好像记得,你过年的时候是不是还说他不是你偶像?”

“被他这几个月的比赛圈粉了啊,我确实不是那种死忠的人,谁打得更好就更倾向于谁一点。嘉世今年常规赛又是第一,没办法不粉,眼看着就要三连冠了。”王宛说着,趁机卖安利:“要不要跟我一起来看荣耀联赛?马上季后赛了,入坑神机哦。”

叶秋摇摇头:“你还记得期末考试吗。你的学业要是受了影响,你偶像都会蒙羞的。”

王宛立刻露出很遗憾的样子:“是啊,咱们考试周正好跟季后赛重叠着……但是偶尔看一场也是可以的。对了,我记得你是要教我做复习计划来着。”

叶秋好不容易等着她把话题转移到正经事上来:“嗯。其实我还想跟你解释一下,我这次约你吃饭主要不是因为跟我女朋友掰了,也许有一部分原因吧,我承认。不过主要是我有一个很好的哥们儿,前几天刚因为某些事情,我们不再来往,本来我俩差不多约好了期末这几周一起温书,现在这也不太可能了。所以昨天才跟你聊到这个。”他沉吟了一下,又说:“我不介意你把我当什么人,也没有就一定说要追你之类的,你要是也不介意,期末这段时间咱俩就搭个伴一起学习,我也可以带带你。你不要有什么压力,但我估计以你这性格也不太会有压力了,压力都转我身上来了。”

他说完这句,跟王宛不约而同地笑笑,他是释然,女孩子则有点小得意:“早说就好了呀,我也不至于挤兑你那么半天。当然好,我还要谢谢你这个大腿愿意带我。”

叶秋笑:“不用跟我客气。我现在倒是真有点怕你,什么想法估计都瞒不过你眼睛,不如一开始就直说。”

“其实哪个女孩子都不傻的,主要还是看她们愿不愿意配合你装傻而已。”王宛说着,拉了拉叶秋的胳膊:“走吧师兄,我刚想好了,今天比较想吃清芬园的香锅。”


tbc


碎碎念两句:

老叶(小叶)的实事求是这点我觉得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他来说”。他的直接是建立在他对荣耀的了解和自身实力的基础上,之所以有价值和让人喜欢、钦佩是因为他的高度摆在那里,说出来的往往是事实或者真理。要换了个半吊子来“实事求是”地说出他脑子里想的“真理”,估计就未必是萌了,是找打。

不过这跟文里的妹子无关啦,至少我写的时候还蛮喜欢她的,而且写起来一点也不累,比王珏轻松多了。虽然嘀咕了一下大一的妹子会不会这么有攻击性(非贬义),但是想了想人的性格强势度应该不以年龄为转移,而且刚上大学那会儿有可能是最日天日地的时候,老了反而会更有分寸更照顾他人感受,虽然也可以理解为客套或者圆融,但其实体贴对于别人来说并非美德的对立面(虽然也不一定就是美德,但肯定不是不好的)。直接地说出自己感受有时候也是很好的,关键还是看场合、对象以及对方的心情吧。

评论(54)
热度(795)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