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猎杀(10-end)

1-5

6-9


(10)

 

嘉世和轮回没有在季后赛里碰面。要不是方明华撺掇着战队经理组织了几次友谊赛,周泽楷再见到叶修就要等新赛季的常规赛了。

 

“友谊赛而已!线上打不行啊?”叶修叼着烟,站在嘉世的会客室里,望着一个挨一个乖乖坐在沙发上的轮回队员们,有点头疼地对方明华说。

“线上打没有气氛!怕我们发挥不出正常水平来。”方明华理直气壮。

“别指望我们给你们开比赛场啊,人工费电费什么的都很高的。”叶修说。

“没关系,只要有电脑就可以,我们不讲究的,键盘鼠标都带了。”江波涛笑眯眯地拍拍膝盖上的背包。叶修留意地看了他一眼,他对这个新人印象很深,虽然只出道一年,却极其迅速地适应着比赛,场下的人际关系也搞得很好。叶修不由得又看了周泽楷一眼,身边有这么两个人,这小子也够幸运的。

周泽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叶修对周泽楷笑了笑,又看着方明华,无奈道:“我说,你们的友谊赛应该不只约了我们一家吧?你们是打算一场场都跑下来么,来个全国巡回?”

“呃……其实我们想顺便集体在H市玩玩。之前比赛日程太紧张,一直没机会。叶神能不能带带我们?反正也没人认识你。”方明华请求道。

叶修弯下腰,三两下在烟灰缸里戳灭了烟头:“做梦。赶紧给我走!回见!”

“叶神!对我们温柔一点好吗!”方明华叫。

 

结果最后还是去了嘉世的比赛场。友谊赛是轮回经理跟崔立约的,但具体形式没说,动用比赛场还是靠的叶修的面子,好在跟正式比赛不一样,把比赛区域的设施打开就可以。方明华嚷嚷着要正规打,其实打完之后两队的人还是凑在一起复盘了。

“这一段的决胜点是明华的站位。家兴,你过来看一下,”叶修回身招呼自家治疗,“你的操作已经很好了,但意识还得多培养。明华你把录像倒回去一点,回到赛点出现转折的地方。”

方明华操作着鼠标,往回退了些许。

“喂,别跟我来这套啊,在我面前你装什么?”叶修不满地说着,一手压着方明华肩膀,一手拍拍他握住鼠标的手,示意他松开。电脑面前站了六七个人,大家都贴得很紧密,叶修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只能扶着方明华的肩膀保持平衡。他握住鼠标,又往前退了一点,这才说:“你们看,其实这时候明华就已经注意到我们这边站位出现问题了。所以他从这里转移到了这里,其实是切断了我们跟刘皓你们三个的呼应。至于我们阵型被破坏掉,还有周泽楷他们的支援,都是之后的事,虽然明华那个技能放得是时候,但出现转折还是在他这一步决策上。家兴,你可以多向他请教请教。”叶修说着,扭头看了一眼方明华:“你们什么时候走?”

“我们还要在H市玩两天吧。”方明华一本正经地说。

“跟我们家兴聊聊呗?”叶修说。

“你就不怕我乱教你们家小张啊?”方明华笑。

“呵呵,你试试。”叶修也笑。

 

周泽楷一直站在人群里靠外的地方,他虽然是轮回队长,这种时候却从不想往中间挤,去当什么装模作样的核心。叶修说的转折点,他在比赛里也注意到了,但他还是用心听着。可是哪怕听得再认真,他的眼神也依然时不时停留在叶修搭住方明华肩膀的那只手上面。

他想,太近了。这不应该。

 

友谊赛后是常规的一顿吃喝,去了H市很有名的某个平价茶餐厅,大家乱哄哄地坐了,江波涛跟方明华一左一右地把周泽楷夹在中间给他护法,叶修就趁势坐到了方明华的右手边,把菜单递给方明华,自己也凑过去出主意。

方明华其实心怀鬼胎。他心里一直存着个疑问,周泽楷跟叶秋到底有没有那种关系?正好趁着这次友谊赛的机会,他默默观察了一番。这次过来,跟叶秋的接触时间还短,但就他所见,这俩人的眼神都很正常,对望的时候也没什么柔情蜜意,甚至可以说,看上去不熟。

那么叶秋是同性恋吗?方明华偷偷地想。他自认为看人极具慧眼,不光是在荣耀方面,哪怕现实生活里,他琢磨起人来也是一套一套的。但叶秋,他看不出来。他认识的同志们都有点特殊气质,表情举止都有蛛丝马迹可以捕捉,以这个标准来判断,这家伙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直男。但方明华不会这么武断地下结论,好歹要亲身感受一下再说。

看到叶修凑过来看菜单,他也就顺势把菜单往那边推推:“叶神平时爱吃什么?”

同志的自我意识都很强,这种时刻就算不说,也肯定会说出忌口的东西。话说,如果那天那个人真是叶神的话,他至少应该会回避辣味的吧……方明华眼神向下,瞄了叶修下半身一眼。

叶修挥挥手:“随便,问你们的人。小周爱吃什么?半天没说话了。”

嗯,可能性降低一部分。方明华心不在焉地想着,竟然忽略了叶修话里最关键的信息。他翻了翻菜单,说:“那就先来个椒麻鸡,我们都喜欢。”

“可以,他家这个菜辣味很正,没加辣椒精。”叶修说,“你们能吃辣啊?那就再点个石锅蛙,这个也是麻辣的。”

看上去他又直了一点……方明华内心喜悦。叶神直,就代表他跟小周是清白的,虽然他们小周已经不直了……

方明华又问着队友的口味,点了几个菜,菜单交给嘉世那边。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叶修很有主人之风地取了公筷,但他能夹菜的范围也只有两个,左手边的方明华,右手边的苏沐橙。有道菜是虾,用竹签串了,被锡纸包着烤一下就出锅,口感很嫩,数量不多。叶修给苏沐橙夹了一只,又夹起一只。他知道周泽楷爱吃虾,是两人私下一起吃饭时必点的食材,刚想给周泽楷递过去,就看到江波涛已经娴熟地伸手取了两只签子,分一只到周泽楷的盘子里。

叶修一笑,顺势就丢到了方明华盘里:“尝尝他家这个,特色菜。”

周泽楷用筷子轻轻把虾从签子上挑下来。

不应该。他食不甘味地想。

 

叶神不是同志,这是方明华吃了一顿饭之后得出的结论。同志不会这么没逼格地在饭桌上抽烟,不会给人布菜——虽然是用公筷,总之这家伙言行举止没一点有这方面的倾向,更何况他还那么照顾苏沐橙。确认了这点之后,方明华心里很舒坦。哪怕周泽楷是同志,对象不是叶大魔王,他就不用太担心周泽楷在感情方面吃大亏。于是饭后他抢着去结了账,他一掏钱包,叶修也赶紧站起身:“别闹了,这种事哪能让客人来!”

他不是!方明华欢欣雀跃地往收银台走,叶修紧紧缀着他,一边走一边拉他的胳膊:“小方,你够了啊,我们嘉世不允许发生这种事……等我们去S市时你回请行不行?给我回去坐着!”

方明华也拉扯住叶修的胳膊,笑道:“那不行,本来我们就没打招呼跑过来的,再说开比赛场就够麻烦你了……”说话间俩人就走到了收银台,方明华直接递了自己的卡过去:“二号包间,买单。”

“别!妹子,刷我的。哎,你等我找找,千万别刷他的,这孩子不懂事!”叶修手忙脚乱地摸着裤兜。方明华忍俊不禁地转头看叶修一眼,脸色瞬间变了。

周泽楷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就站在叶修身边。

紧接着,他揽住叶修肩膀,用手臂圈住他。他的指尖深深陷进叶修肩头,把他往自己怀里压了压。周泽楷的脸色凝重,表情非常认真。

“方前辈,”周泽楷淡淡地说,“快结婚了。”

他的声音不高,但吐字清晰,就连方明华都听到了。

 

叶修几乎呆住。

他今天跟方明华是很热络,可明摆着方明华才是轮回这边负责说话的,他跟周泽楷也得热络得起来啊?他把这种纯社交友谊发散成了什么?

但叶修很快镇定下来。他扫了周泽楷一眼,又转头看看方明华,笑了笑:“哦,什么时候婚礼?”

方明华也被他队长的行为惊到了,一时间只能靠本能反应:“八……八月十二号。”

“恭喜呀!这么大的好事怎么也不跟我说?”叶修感叹,“行,我一定到,就算不到,份子钱肯定也到。”

还没等方明华回应,周泽楷再一次震惊了他们。

“不用。”周泽楷简洁地说,“我替你出。”

叶修干脆不说话了,转头跟周泽楷对视。收银妹子可没注意到这三个人的异常,迟迟等不来叶修的银行卡,她就麻利刷好了方明华的卡,递了凭条和笔过去:“先生,请签个字。”

方明华机械地在凭条上划拉几笔。且不说他识人的自信被打击成什么样,……他到底为什么要抢着请这顿饭?

 

方明华拿好了发票和卡,招呼一声:“小周,叶神,回去了。”

这俩人不知道在搞什么,一直没说话,气氛怪异得要命。叶修若无其事转过来,说:“走走走,下次请你们。”

周泽楷看了方明华一眼,跟在叶修身后走了。

方明华心里咯噔一下,周泽楷看他的眼神……这是把他当什么了!我老婆漂亮又迷人,我爱她爱得要命,我人生赢家下个月就结婚了,我用得着跟你抢这个!

我为什么要掺和你们这档子破事!

 

(11)

 

点我

 

(12)

 

叶修望着周泽楷,过了一会儿,才点头:“是的,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他说着,笑一笑:“每次都是真心的。”

“……难吃。”周泽楷皱着眉。

叶修眼里掠过一抹惊异:“你把那东西吃了啊?”

“你喜欢我。”周泽楷说。

叶修向后坐了坐,叠起几个枕头,靠在床头上看着他,目光柔和:“嗯,我喜欢你。应该说很喜欢你。我说好吃,不是为了取悦你,那也是发自真心的,因为是你的东西。挺下||流吧?但没办法,就是这样。”

周泽楷蹭过去,抱住叶修的腰,试图在他怀里躺下来。叶修让周泽楷靠在自己胸||膛上,身体嵌进自己腿||间。周泽楷的肌肉骨头都很硬,俩人谁都不舒服,但周泽楷贪恋这种感觉,怎样都不肯松手。叶修轻轻摸着他的头发,没有说话。

“我也喜欢你。”周泽楷的声音委屈极了。

叶修的手指轻柔地在他发丝间穿行,痒痒的。叶修没有接话,过了会儿,才叹口气:“我有些事想要跟你说,你听我说完。”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做那天吧?”叶修说,“来找你之前我就回宿舍洗过澡了。你可能还记得,我连清洁都弄好了。然后我带你去了X湖,后来我们两个回了酒店。”他顿了顿,说:“其实你应该知道我是有准备的,但你不知道我准备了多久。如果那天我们两个没做,以后我也肯定会找个机会诱||惑你跟我做。”

叶修低下头,吻一下周泽楷的额头:“你太美味了。每一次都让我难忘。”

周泽楷身体发热,有点莫名的喜悦。他不觉得这几次情||事中自己表现出了怎样的魅力,反倒是叶修的模样,让他稍稍回想就能被勾起冲动。但他没出声,继续听叶修说下去。

“我说我喜欢你,这是真的。而且在很久之前……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开始了。只不过,一开始接近你,没有抱着特别强烈的目的,是要追求你还是怎样,都没有。我想过跟你慢慢培养感情,做朋友也好,如果你不抗拒男人的话,把我们的关系往那方面发展一下也好。我甚至想过比较远的事情,比如说退役后再跟你表白,如果你接受,我们再正式开始谈恋爱之类的。”

“但是我没有这么做。”叶修说。

周泽楷抬起头,疑惑地看了叶修一眼,又把头埋到他怀里,嘴唇轻啜他的胸口,催他继续说下去。

“你说为什么?”叶修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因为我等不及了。我说过吧,不要把现在想做的事留到以后,留一留,拖一拖,往往就变味了。而且有个很现实的问题,我觉得以我的状态,完全可以再打十年,可这十年里你会怎样呢?我再不下手,说不定你就是别人的了。”

“不会。”周泽楷闷闷地说。如果他没有遇到叶修,还有这个可能;但如果现在叶修不答应他,就算接下来的十年他都用来等待叶修,他觉得自己也完全做得到。

“嗯,确实不一定。就算我现在下了手,说不定你也会成为别人的,不光是你,我也很可能是这样。”叶修笑:“不过现在我至少吃到了,没那么遗憾了。你要是多让我吃几次,说不定我遗憾就会更少点。”

“不会有别人。”周泽楷报复似的圈紧叶修的腰,狠狠地用一下力,才松开。

叶修安抚似的拍拍他肩膀:“是啊,为了让我们之间‘不会有别人’,我也做了不少努力。”

周泽楷反应了一会儿,才发觉自己并没有听懂叶修这句话的意思。他抬头,询问地看着他。叶修却也注视着他,眼神温柔,还带了一点复杂难解的意味。渐渐,那种温柔转化成一种类似于坚定的感情。

然后叶修开口了:“这件事,我认为有必要让你知道。”

 

“第一次跟你上||床时,我还没想过要这么做。所以那天晚上,我在你房间留宿了。但是第二天早上醒来,你的反应让我意识到,我们之间不可能走那种正常的恋爱路线,表白啊,慢慢接触啊,磨合啊……别说恋爱,能不惨剧收场就不错。”

周泽楷难过:“对不起。”

“不用道歉,我没受伤害,”叶修揉揉他的头发,“上次分开之前我跟你说的话,有一部分还是挺有道理的吧?”

周泽楷把脑袋埋进叶修怀里,摇摇头。

“我说的很有道理,”叶修不理会周泽楷的抗议,“那天早晨,你已经慌了。这不怪你,我太急了,一点思想准备都没给你,回头我想了想,换了谁都是这样。头一天晚上还吃着火锅唱着歌,只是消遣了一下,第二天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给麻匪劫了,谁受得了?但如果提前三个月就告诉你要去剿匪,再告诉你可能会有危险,让你慢慢做好心理准备,这样就算你被麻匪绑了,也会很镇定。是不是这样?”

周泽楷莫名觉得叶修说得很对,又隐隐怀疑叶修是在给他挖坑。他没点头也没摇头,但他聪明地抱紧叶修,小声说:“我被你劫了,要负责。”

“好呀,”叶修一口答应,“你听我继续讲。如果你听完还想让我负责的话,我会的。”

周泽楷有些惊讶,他没说话,只是听着叶修继续讲下去:“所以,那时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向你提出不再来往。理由我跟你说了,你对我来说太有诱惑力,其实也不算骗你。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我没讲。如果我不向你提出那个建议的话,你就会一直觉得受到威胁。你会把我的存在当成一种负担,我们的关系,我对你的感情,都是负担。你只会越来越抗拒。不是吗?你小时候,家长逼你吃的蔬菜,带你打的那些疫苗,老师给你布置的作业,只要是你被迫接受的东西,你都会讨厌。等你长大了,才会自己主动去吃蔬菜,打疫苗,主动去学习知识。可是你在感情里还是这个小孩子……”

叶修笑:“或许你永远都是个孩子。”

周泽楷默然。他觉得有些感动,但是这感动里隐隐带着寒意。叶修仿佛已经看穿了他的一切,他的自私和软弱,犹豫和取舍,然后他冷静地伸出手来,准确地拨正他的方向……他太睿智了。睿智得有些可怕。 

“然后,就是我们在B市约会的那次。”叶修像是对周泽楷的心思全然无知一般,继续说道:“沐橙的经纪人是临时请了假,但这一次我会过去,主要是因为考虑到你应该缓解得差不多了。不然我还会再等等,避开跟你碰面的机会。如果你不告诉我房间号的话,我也不会去找你。那是你的表态,虽然你没有意识到。”

周泽楷没有说话。

“这次做得比第一次还和谐。”叶修说。他已经察觉到周泽楷身体慢慢变得僵硬,拥抱着他的力度越来越弱,但他完全没有在意:“但是做完之后,我坚持要回去。你表白了,而我拒绝了你。那么我为什么还要跑过来跟你做?”

叶修垂下眼睛,看着周泽楷:“当然,我喜欢跟你做,这是我的本能。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你也喜欢跟我做。我知道你喜欢,喜欢得要命。做得越多,你就陷得越深……别担心,对我来说也是这样。这算双赢吧,我们都有好处。”他的语气淡淡的。

周泽楷坐起身,坐得离叶修远了一点,望着他。

“那么我为什么要拒绝你?”叶修微微蹙起眉,继续说着:“那时我跟你说,如果你得到什么,你就会很快觉得它不重要。可是小周,你有没有反过来想一想,这句话背面的意思其实也可以是,如果想让你觉得一件事情重要,最快的方法是,让你得不到它……”

叶修笑起来,他朝周泽楷凑近,非常非常温柔地吻了他。周泽楷嘴唇冰冷,他没有回应叶修的吻。

“你或许在想,如果我现在向你揭穿我的底牌,它会不会还有用?”叶修望着他:“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会。”

“在情感上,我没有欺骗过你。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真心,只不过小小隐瞒了一些。我说我喜欢你是真的,我现在不想谈恋爱是真的,我喜欢和你做,也是真的。甚至我爱你,这话我都有足够的底气说出来——”叶修停顿一下,自顾自地笑笑:“如果这都不能说是爱的话,恐怕我这辈子也无法爱上什么人了。”

叶修的目光转移回周泽楷脸上。“而在这个过程中,你喜欢上了我。不管这基于我怎样的态度,你的内心又经历过什么变化,你喜欢我,这事实已经存在。”他把手轻轻按在周泽楷胸口,说:“这里已经改变了。它会看到我,被我吸引。它不再听你的话了,小周。”

周泽楷喉咙发干。他不觉得感动,也没有产生被欺骗的愤怒。他只是感觉到深深的寒意,像是身处冷冰冰的森林,四周都是参天大树,它们都生长得如此之高,茂盛的枝桠遮蔽了所有的光线,而他就站在无边无际的树海中央,可以呼吸,可以说话,可没有人会听到。

他像是进入到了一个幻觉,又像是从一个幻觉中刚刚被唤醒。

要跑吗?要挣脱吗?要基于本能去反抗叶修给他的这一切吗?要抗议他的谋划,报复他的指引,让他因为放置到他身上的用心而付出代价吗?还是跟随他的向导,接受他的说辞,像是这次告解从未发生过一样继续他原本的意图?

周泽楷想,别紧张,别慌,冷静下来——他有这样的天赋,他永远都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他永远都能。

周泽楷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他决定遵从自己的直觉。

他可以暂时不介意这件事背后叶修的诸多谋划,但他需要弄清楚一点:在这漫长周密堪比一场战役的关系里,叶修的感情在什么地方?

他说着喜欢,说着爱,但是他为自己纠结过吗,痛苦过吗?他似乎总是在推演,然后做着正确的判断,他引导着自己掉进他的陷阱,然后再把他拉出来,让自己竟然误以为他才是把他救出来的人。

但在他为叶修朝思暮想心醉神迷的那些时间里,叶修在做些什么?

他在培养自己的感情,还是捏造自己的感情?

 

房间的冷气太足,周泽楷意识到的时候,才觉得血液都被冻得流速缓慢。过了很久,他才开口:“为什么?”

“嗯?”叶修有点意外地反问了一句。

“告诉我这些。”周泽楷语气低沉。

“因为这才是我。”叶修回答得很快:“你以为以我的智商没想过就这样一直瞒着你,直到你对我死心塌地,或者干脆一直瞒到死?而且这样确实对你比较好吧,你会觉得我们的交往从一开始就顺其自然,虽然会经历些小波折,总体来说还是挺圆满的。但是,我认为这样对你不公平。”

叶修说着,起身下床,把衣服穿好,从裤兜里摸了根烟出来点上,这才说:“不告诉你这些,结果一定是好的。告诉你这些,结果却很可能会变得不好……我有这个心理准备。可我还是想让你看看我所有的底牌,小周。”叶修走了几步,靠在墙上,深深地吐了一口烟出来,看着周泽楷:“我们还没有开始,可是,现在我想跟你开始了。一旦我们真正确定了关系,我不想对你还存在任何隐瞒。不光是这一件事情,还包括——我就是这样的人。”

“你问过为什么要叫我叶修,我当时回避了。叶修是我的真名,叶秋是我同胞弟弟的名字。我在很小的时候就为了打游戏而离家出走了,导致一直没有身份证,为了参加比赛,才借用了我弟弟的身份证,直到今天也还在用。”叶修淡淡地说:“我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事,所以绝大部分时间,我都像你看到的一样,无所谓,怎样都行。那并不是我装出来的。”

“但是,如果一个人,或者一件事,让我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去追求,都要得到的话,”叶修看着周泽楷,笑了笑,“我不介意多花些心思,多用些手段,只要方式合法且正当,我都乐意去试试。如果你对我在荣耀的风格有所了解,就应该能明白,现实里的我也是这样的。我一点也不清白,一点也不无辜。而且万一你想不开,在我跟你这样摊牌之后还愿意跟我在一起的话,最好做个心理准备。我这种性格不太可能改。”

叶修一口气抽完剩下的烟,把烟头在烟灰缸里碾了几下,才说:“我说完了。”

 

叶修的语气一直很平静,还隐约有点混不吝的味道,但他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只有自己清楚。如果没有这根烟,他的语调不会压得没有一丝颤抖。如果没有背靠着墙,他的身体不会站得这么平稳。他只能在心里苦笑,原来喜欢这种感情,竟然在面临失去的威胁时才能体会得更加深刻。

叶修情不自禁地看向周泽楷,看着他年轻英俊的恋人。周泽楷正拧着眉毛望着他。叶修朝他勾起嘴角,但没有说话。该说的已经都说完,现在是对方的轮次。

 

周泽楷心里五味杂陈。有一半的他,非常奇怪地,为着叶修在他身上的这些艰深又复杂的用心感到欢欣雀跃,那说明他值得叶修这样争取,值得叶修谋划好一切,有条不紊地落实,却因为对自己的爱和尊重,在离成功还有一步之遥时对自己袒露出最真实的心声,把最后的知情权和决定权交到他手里;而另外一半的他说没错就是这样——不不,周泽楷及时阻止自己倾向于全面投降的心态——另外一半的他说这样是不对的,他应该生叶修的气,然后惩罚他,让叶修为这段时间里自己因他而起的那些纠结和失落买单,为他吃过的醋担过的心和生过的闷气买单。并且支付相应利息。

问题在于,周泽楷发现自己一点儿也生不起气来。叶修是对他有所隐瞒,但如果这隐瞒背后是比他表现出来的那些还要多的爱意和用心,那隐瞒本身还是错误么?至少他没有办法在这个问题上介意,尽管周泽楷的理智告诉他应该去介意——但他就是没办法介意。

那么他要惩罚他吗?他要报复他吗?基于跟叶修同样性质甚至程度更深的感情,因为某些莫名其妙被欺骗的愤怒——其实也并没有多愤怒,只是理论上的愤怒——对叶修进行一场同态复仇?周泽楷还真当一回事地想了一下,然后否定了这种可能。即使是荣耀的战场上,他擅长的也只是对于危急多变的形势作出果断判断,就算是使诈也仅限于一两步的行为之内,进行庞复杂妙的战术布局不是他的长项,在叶修面前更不可能捞到便宜。

可是如果就这么算了,然后坦白地告诉叶修我不生气,你这么对我我很开心,只要你爱我就什么都无所谓?周泽楷又觉得很不爽。为什么叶修是游刃有余的那一个,为什么自己的情绪会按照他的思路走呢?如果决定掌握主导权的那个人换成自己,叶修会像他曾经被对方如何引导那样,跟随自己的节奏而变化么?他会像自己一样真诚,坦白,即使被刻意冷待和推远,也依然执着地去争取和追逐,固执地不放手么?

周泽楷做出了决定。

 

“我不接受。”他说。

 

“唔。”叶修靠在墙上看着他,一时没有说话。脸上也没什么明显的表情,只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周泽楷在帅气地说出这四个字的极爽的一瞬间过后立刻尝到了苦果。他一秒就变得有点慌,他不擅长说谎,尤其是把谎话说来刻意伤害喜欢的人。他一瞬间就想到,叶修在做着他计划的那些事情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对自己产生类似的心情。但他立刻把注意力转回眼前的叶修身上来,他骗了叶修,他冷酷地拒绝了他,万一要是真伤害到他怎么办,万一真的掐灭了他的希望,让叶修对自己在这一刹那死心,无论他接下来怎么安抚都再也没办法挽回了怎么办。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掐紧了拳头,他还是决定忍住。这不是考验,更不是复仇,如果叶修曾经舍得这么对他,那么他也就必然应该对自己抱有同等程度的宽容和弹性。这是周泽楷突如其来的自信。这幕戏既然已经开场,那他就把它进行下去。

这不就是同态复仇吗,周泽楷在心里鄙视自己。

思虑间叶修就走了过来,坐在他身边,依然很平静的样子,抬手摸了摸他的脸:“为什么不接受?”

“你欺骗我。”周泽楷尽可能把这个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说得理直气壮些。

“我不是告诉你真相了吗。”叶修语气温和地劝说他。

“没用了。”周泽楷缓缓地摇头。他真的太残酷了,是不是有点过,他不确定地想。

“嗯,”叶修应了一声,表情变得很认真,“决定了?”

“决定了。”周泽楷在心里呼出一口气,好了,够了,到底为止。再下去就超过限度了,只要叶修再问他一句,再哄他一句,他就揭开谜底,告诉他我俩已经扯平,以后不许再这么骗我,不然我就真生气了。

但是叶修没有按照他的剧本来。听到周泽楷回答的一瞬间,他就微微地笑了起来,手臂搭上周泽楷的肩膀,俯身过去轻轻地吻了他。这个吻很短暂,但是温柔极了。

“我很抱歉对你做过的一切,小周,”叶修说,“再见。”

 

他站起身走向门口,手刚刚碰到防盗链的一瞬间,身后一个身影像饥饿的猎豹一样扑上来捕获了他。周泽楷委屈得跟他才是被拒绝的那个人一样:“骗你的……不许走……爱你……”

“我知道啊,”叶修语气轻松地说,“要不然刚才亲你时你怎么会张嘴呢。”

“……”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叶修已经转过身来,圈住他肩膀,表情和语气都很拽的样子:“刚才你最后两个字说什么?重复一遍,没听清楚。”

“爱你。”周泽楷小声说,语气甜甜的。

 

Fin


这个结尾跟本子里不太一样,因为我手里唯一的存稿是第一版,本子里是修改过的,但找遍旧电脑都找不到修改版了,对着书录入一遍太傻了(而且主要是懒),就又写了个版本。殊途同归,走向和结局都是一样的。

评论(71)
热度(1156)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