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猎杀(6-9)

前文

在LO受饥渴的边缘试探


(6)

 

对于这个晚上,叶修跟周泽楷各自有着不同的感受和记忆。虽然叶修自认为、也确实是引导的那一方,可真要说起刻骨铭心的程度,还是周泽楷更强一些。

叶修清楚他要做什么,清楚要达到什么样的结果,这是场双方信息和势力完全不对等的比赛,叶修甚至狡猾地没有给周泽楷准备的机会。

这个赛季轮回客场对嘉世的比赛是在春天,这时候H市已经很温暖了。周泽楷跟队友打过招呼,从比赛场后门走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等在路灯下,静静地吸着烟。他的轮廓在路灯的光线里显得清晰又好看。

叶修当然很好看,周泽楷没有对叶修说过,他不知道叶修是否知晓这一点。但说得残酷些,如果叶修的五官没有现在的柔和秀气,如果叶修看他的眼神没有这种让他总想追索一番的味道,如果他抽烟时嘴唇不会呈现出那么性感的弧度,如果他的性格没有像现在这样有趣又让人舒服,如果他的身材再差些、走路的样子难看些、嗓音粗糙些,或许他对他而言就只是个荣耀非常厉害、让他敬仰的前辈,而非他想要了解,想要亲密接触的朋友。周泽楷不是特别追逐感官享受的那种类型,但——人总是更愿意和迷人的人在一起的。

周泽楷走到叶修面前,对他笑笑。他跟叶修的交往模式非常轻松,叶修总能读懂他的情绪和想法。

但他发现,叶修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奇怪,不像平时那样轻松又随意的样子。但叶修的语气听上去还是很高兴的:“今天带你去X湖那里玩。听说市政前阵子重新规划过,夜景很漂亮,我还没看过。”

 

叶修带他去了H市最有名的景点,他们沿着这里某条著名的长堤散了一会儿步。夜景确实漂亮,但周泽楷总是分心。他们走路的时候,叶修的手臂会时不时碰到他的手臂,他们都带了外套但是没穿,叶修的皮肤很滑,没有多少汗毛。

他身上有着好闻的味道,像是洗发水混着烟草,淡而清澈。周泽楷一边走,一边纳闷:他是什么时候洗的澡呢?香精的味道会持续这么久吗?他想起刚从场馆出来的时候,叶修的发丝被风吹得微微散乱,像是刚洗过的样子。轮回记者会耽搁了一会儿,而且叶修跟他约的时间也充足,他回宿舍洗完澡再过来,确实是来得及的,可是……

他们走到长堤尽头,在路旁临水树荫下的一条石凳上坐了下来。这里很隐蔽,夜有点深了,附近没有什么游客。

四周很静,但周泽楷依然屏息坐着。他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这次坐得离他很近,近到他的腿紧紧贴着他的,热度从他身上传到周泽楷身上。叶修静静地吸完了一支烟,说:“我告诉你个秘密。”

刚抽完烟的叶修嗓子哑哑的,这晚比赛体力消耗很大,他听上去还有些疲惫。

这点疲惫让他的声音更好听了。

“私下里,我希望你叫我叶修。修身养性的修。”叶修说。

“为什么?”周泽楷疑惑地转头看着他。

但是叶修没有回答他。他凑上来,吻了周泽楷。

 

点我

 

(7)

 

“请进!”江波涛中气十足地喊道。

门被推开了,方明华探出头来:“有时间吗?”

说话间他已经走了进来,顺手带上门。江波涛给方明华拽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怎么了前辈?”

方明华表情跟往常不太一样地严肃,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若有所思地看着江波涛:“小周这阵子状态不对,你察觉了吗?”

江波涛向方明华伸了伸拇指:“同感。但他不算状态不对,至少比赛里很正常,训练也没受影响。准确说来是心情有异常。”

方明华暗忖,周泽楷在酒店那件事他已经主动承诺了保密,肯定不能跟江波涛提起。倒不如先听听对方的意见,毕竟他俩是轮回里最了解周泽楷的人。“嗯,你有什么线索吗?”

江波涛鬼精鬼精的,他连周泽楷都能读懂,看方明华的表情就知道他隐瞒了什么事,也不点破,只是笑笑:“失恋这种状态,前辈应该比我熟悉吧?”

“这个还真没有,”方明华语重心长,“我初恋就是我老婆,从没分过手,从没吵过架。”

江波涛真心讨厌被秀恩爱这种事,随口搪塞他:“那是你运气好。咱俩能回到队长的话题上来吗?”

“所以他其实什么也没跟你说?”方明华解读信息的厉害也是一等一的。

江波涛摇头:“不过我问过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他犹豫着表示否定。不过你懂的,他犹豫就说明问题。这几天队长爸妈分别给他打过两个电话,队长只会哼哼,但我偷听话筒那边的语气都很正常,所以不是他家里的事。比赛嘛,我们这几场都赢了是吧。你看咱们经理,已经恨不得把他供起来了,所以跟队里也无关。排除之后,只有感情问题。”

方明华在心里感叹,当初建议把江波涛弄来轮回真是他此生做的最正确决策的前三名。但他没说,只是点点头:“他有没有密切来往的对象?”

“有啊,叶秋。”江波涛迅速回答。

“叶秋?!”方明华着实意外。

“单方面的。”江波涛补充:“我跟他共享了一个云盘账号,里面是我自己收集的比赛资料。最近我发现里面多了一个文件夹,打开之后都是叶秋的比赛视频,比我原来存的那些全了很多,整理得也很有条理,”他扶了扶额头,“而且每次打开,都有更新。”

“我知道了,”方明华突然说,“或许不是感情问题,是因为上次输给嘉世之后,他觉得有必要加强对叶秋的重视,这才开始重点研究他。越研究,越发现,要打倒他真是太困难了……”

江波涛望着方明华:“方sir,你是哪家的?”

“咳,”方明华镇定,“我是被叶秋虐大的,你不懂。”

“嘉世在走下坡路,他们的团队没我们好。”江波涛说。

“看你以什么标准来说了,”方明华说,“把成长性算进去的话,就团队来看确实是这样。但叶秋个人实力还是很强的。”

江波涛点点头:“你觉得他厉害还是队长厉害?”

“现在的话,他。他经验比小周高一大截。但是将来小周肯定会超过他的,我觉得你也有这个能力。”方明华拍拍江波涛:“未来如何,还是得看你们自己啊!”

江波涛笑:“呃……我对单挑其实兴趣不大,从战术上搞掉叶秋,我还挺有兴趣的。”

“看好你,”方明华肉麻无比地吹捧着队友,“那最近你多留意一下小周,有什么情况咱俩及时交流。”

 

方明华出了江波涛房间,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

如果周泽楷真是在研究叶秋,那倒再好不过。但是太巧合了,怎么会这么巧?那天正好是嘉世跟轮回的比赛,那声音是个男人,虽然他没好意思细听,但确实跟叶秋的声线对得上,而且他好像听过一点风声,周泽楷偶尔会跟叶秋在一起玩……

周泽楷和叶秋?方明华摇摇脑袋。

这可能性太疯狂了。他决定先不去管这事。

 

方明华跟江波涛的思路没错,但其实他们没必要这么担心周泽楷。他的感情状态是不同以往了,可以说比较之前的混沌空茫,是进入了一个沉郁低回的阶段。许多复杂的念头堆积在他心里,要理清得花费一番力气。

周泽楷平时不爱说话,看上去总是呆呆的,很多人因此低估他,觉得他必定单纯又懵懂,实际真正了解他比赛风格的人就知道,他的思维极其敏捷,洞察力跟判断力都强悍,只是在把自己的思路诉诸表达的环节上有点问题。状况再复杂他也不怕,他天生就知道最正确的选择会是什么。

——周泽楷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他对这点很有自信,所以那天早上,跟队友一起回了S市之后,在日常训练、学习和比赛的间隙,他开始着手解决发生在他和叶修之间的事情。


点我

 

傍晚的轮回训练室里人不多,大多都回宿舍消遣了,周泽楷喜欢训练室的气氛,一般会留在这边用功。江波涛刚吃完饭,哼着小曲儿从外面走进来,一眼看到周泽楷,心情突然灿烂了一秒钟。

现在是队友爱时间!他笑嘻嘻地想着,坐到周泽楷身边:“小周,吃饭没?”

周泽楷把耳机向后轻轻一拨,让它滑到脖子上,转头对江波涛笑笑,意思是吃了。

“咳,我看云盘里最近多了好多叶秋的资料,你在研究他?”江波涛说。

周泽楷摇摇头,又点点头,江波涛再会读心术,这下也纳闷了。他只能把周泽楷的心思解读成“不,他有哪里值得我这么研究的,不过算了,偶尔看看比赛也算是研究吧,随便你怎么想。”

其实保存叶修的资料纯属本能。周泽楷没对叶修拟定什么感情攻略计划,更不会试图从叶修过往比赛中找恋爱的感觉;而且叶修是战法,他是神枪,比起把敌人弱点掰碎了去针对的作战风格,他更爱用自己的强势操作压制对手,所以于感情、于事业,他都没必要把叶修所有视频都找出来看一遍。可是,有一点却是真的,他发现这些天以来,不管在任何地方看到或者听到“叶秋”这两个字,心里都会小小地刺痛一下,很甜蜜,又很酸爽。

他睡过的叶修,他亲过的叶修,在他脸颊下留下轻吻的叶修,说着“你对我来说太诱惑了”的叶修,和他共享了无数美好片刻的叶修,被他注视并且温柔回望着他,不用言语就能彼此明白的叶修,曾经短暂地属于过他,但现在不是了。

不过将来会是的,最后周泽楷总会美滋滋地想。

所以他对叶修资料的收集,纯属于仓老鼠的囤积本能。收了,但不一定看,但一定要收。制霸了信息就制霸了战争,这道理周泽楷还懂。

江波涛可不懂,他也对叶修有一定研究,立刻打开话题:“我说,队长,你应该不是他的粉吧?”

周泽楷摇头。

“那你收集他这么多视频看得过来?”江波涛疑问。

周泽楷继续摇头。

“嗯,”江波涛露出了非常权威的笑容,“我也觉得,尤其他早年的比赛,现在等级变动太大,很多不具备参考价值了,但他有几场战术超亮,应该是现在比较流行的几个战术的雏形。你要的话,我给你找来看看?”

令他意外的是,周泽楷继续摇头,随即关掉视频,点开云盘首页,娴熟地点进一个文件夹,文件夹套着文件夹,经过几次复杂的跳转后,周泽楷示意江波涛看文件夹标题:《叶至高神战术总集(1-6赛季全,更新至第六赛季常规赛第33轮)》。

江波涛眼前一黑,33轮不是最新打完的那场吗?他看这周泽楷又把这个文件夹点开,更无语了。里面是按照叶修的战术分类的,战术下一层才是按照赛季分开的。江波涛愣了一会儿,才说:“哦,居然有这么厉害的资料……那另外一个你看过没有,你知道他的龙抬头吧,其实他有好几个这种小技巧,实战性不强但是很炫,这些没几个普通观众看出来,所以也传播得不广,只有资深老玩家才知道……”

他话音没落,周泽楷早就咔咔点了几下鼠标,展示给他看另外一个文件夹:《巧合还是遛粉:那些年叶神死都不肯再重复一次的神操作》。

江波涛默然无语,跟周泽楷一起盯着那个掉节操的标题看了会儿,才喃喃说:“队长,你哪找来这么些东西啊?”

周泽楷看不出什么表情,其实有点得意地关了文件夹,说:“他粉丝的网盘。”

 

(8)

 

周泽楷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叶修。这时常规赛还没打完,赛季末尾,轮回的成绩不比那几支豪门战队,还在季后赛门槛迈进迈出。可是周泽楷的代言还是要接,活动还是要做,俱乐部没收入,战队就没钱买材料买装备,账号实力上不去,成绩会受影响。好在他已经习惯了,不会影响比赛状态。

这次拍摄地点是B市。他在拍摄现场看到叶修时,第一反应是大吃一惊。周围工作人员忙忙碌碌,叶修无聊地拉了把椅子,坐在角落里,但周泽楷一眼就看到他了。他走过去,说:“叶……”

“嘘。”叶修站起身,朝四周望望,才说:“现在我是嘉世经理,沐橙的经纪人。”

来之前轮回经理通知过周泽楷会有一位女搭档,但他没想到是苏沐橙。从影响力来说,现在的苏沐橙身价比他高得多,他才出道不到两年,虽然个人成绩亮眼,但队伍没拿过冠军或者前几名,就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周泽楷没有很在意苏沐橙的问题,他注意力全放在叶修身上。叶修假模假样地穿了套嘉世工作人员的制服,跟他第一次见叶修时他穿的那套制式还不一样,但都很清爽。叶修原来这么白,以前竟然没注意过吗?周泽楷望着叶修,默默想着,一段时间不见,为什么突然觉得他真好看……

叶修也打量着周泽楷,忽然一笑,是他对周泽楷一贯的那种带点宠爱的笑容。两个人一起沉默了几秒钟,周泽楷突然抓住叶修的手,动作慌乱又局促,想要用力握一下,又不舍得真放进力气去。叶修迟疑片刻,拇指轻轻地摩挲几下他的手背,安抚似的拍拍他,示意周泽楷把他放开:“轮回谁带你来的?”

周泽楷松开手,有点微不可见的脸红:“徐姐。”

“哦,不认识,估计她也不认识我。别告诉她我是谁啊。这里除了你跟沐橙没人知道。”

周泽楷点点头,他看一下四周,大家都在忙,没人注意到他们,于是小声地叫他:“叶修。”

他的声音听着还有点害羞,实际已经尽可能用上了他最甜蜜的语气。叶修像是感觉到了似的,对他笑着说:“本来这种事我从不掺和的。但沐橙的经纪人家中出了事,临时请假飞回H市了,我们昨天刚好在B市比赛,今天过来也就半小时。她一定要让我陪她,我就顺便看看。”他顿了一下,补充道:“当然,我会答应,主要也是因为知道她搭档是谁。”

叶修看着周泽楷,目光明亮又温柔:“我是这么想的……如果只是来看一看的话,应该也不会妨碍到谁。”

周泽楷迅速捕捉到了他的意思。他心里甜得要化掉,又因为这没有明着说出口的体贴而觉得有些酸楚和感动。他定定地看着叶修,突然说:“嘉里中心,1807。”

“嘉世的负责人呢?喊半天了!嘉世的负责人在哪里!!”不远处传来一个男子洪亮的咆哮声。

“哎哟,失职,我才意识到是我!”叶修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听到呼喊脸色突然一变,忙不迭地说着话站起身,刚走出一步,就感到自己的手被抓住了。他回头,看到周泽楷的表情,目光中竟带了隐隐的压迫感。

“来。”周泽楷说,语气不容拒绝。

 

点我


 (9)

 

叶修洗完澡出来,看到周泽楷靠在床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叶修穿好裤子,又捡起自己衬衫,一边往身上套,一边走到周泽楷面前,捏捏他的脸:“叫客房服务换了床单吧,早点睡。”

周泽楷抓住叶修的手腕:“不许走。”

叶修似笑非笑地扫一眼周泽楷的手:“你站在什么立场上要我不走的?”

周泽楷蹙眉。他有点不懂了。跟叶修第一次做完之后,次日早上他的反应回想起来确实不够礼貌,但如果叶修真的介意的话,为什么这次还会过来找他?而且那天叶修甚至跟他表白了——如果那算是表白的话。但周泽楷一时也想不出其他原因,只能带着无辜的表情望着叶修,语气乖极了:“我不惹你生气……”

叶修笑了,忍不住双手都放在周泽楷脸蛋上揉捏一下,俯身用自己的额头碰碰他:“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宝贝。你这么可爱,我喜欢都来不及。”

“那就不走。”周泽楷趁势把他的双手都捉住。

叶修又笑起来,但他这次的笑容有点奇怪,懒洋洋的,带点讽刺,带点无奈。叶修摇摇头,在床边坐下来,从裤兜里摸出烟和火机,点着,吸了一口,才说:“喜欢跟我做吗?”

“喜欢。”周泽楷说。

“我也喜欢,”叶修说,“所以上次我和你说以后不要继续来往之后,回去想了想,其实没必要。这么享受的事,干嘛要忍着。”

周泽楷深感同意,但他知道叶修接下来肯定会转折,所以没接话。

“所以今后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随时来一发。两发三发都行。”叶修安静地望着自己吐出的烟雾:“放心,除了你,我不会有别人。”

“不行,”周泽楷突然斩钉截铁地说,“不当炮||友。”

叶修“咦”了一声:“原来你懂我意思啊?为什么不行?”

周泽楷按住叶修肩膀,让他面对自己,表情郑重:“要交往。”

“可以啊,”叶修轻松地说,“饭局可以恢复,不吃饱哪有力气干人。”

周泽楷有点生气了:“要喜欢我。要爱我。”

“我很喜欢你啊,从一开始我就告诉你了。”叶修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他注视着周泽楷,眼神收敛了笑意,认真得几近严肃:“至于爱,这是两个人交往程度很深之后才可以谈的……所以小周你发现了吗?问题不在我身上。”

周泽楷像是猝不及防地被敲了一下,但是又有哪里不对。叶修的潜台词很清楚,可是周泽楷自己也是有着判断力的。他思考了一会儿,抬头看着叶修,非常肯定地说:“我也喜欢你。”

“我知道,”叶修竟然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不然你不会跟我上||床。”

问题再一次陷入了僵局。周泽楷已经有点茫然了,叶修不会骗他,他知道。他喜欢叶修,叶修也喜欢他,但为什么只能做炮||友,为什么不能进一步交往下去?

就在这时,叶修轻轻叹了口气:“算了,还是跟你说吧。你没谈过恋爱吧?”

这不是理由。周泽楷用眼神回答叶修。

“那天早上,你情绪很怪。”叶修说:“我一开始猜想你是因为失去了童||贞之类的……据说很多男孩子还是挺介意这个,但后来想想,不是。”

“这种感觉我有过,”叶修继续说着,“特别期待什么事情的时候。就比如说打比赛,你最兴奋的是什么时候?”

他没等周泽楷回答,就自顾自地说:“我一直以为最兴奋的是胜利之后,但后来慢慢发现不是,是比赛之前,尤其是装备更新了,或者研究出什么新战术,准备实践一下之类的。我不知道我们会打成什么样子,不知道对手会是什么反应,一切都是未知的。可是比赛打完,出了结果,它们也就消失了。胜利的快感只会持续非常短的一瞬间,”叶修摇摇头,“然后我就会立刻期待下一次未知的到来。”

周泽楷有同感,但是不深。对于比赛,他的兴奋期是出现在比赛中,尤其节奏最激烈的时刻,赛前他很少去想象什么。

“你没有谈过恋爱,”叶修说,“所以你用了漫长的时间,一直期待着它。这投入越久,你对它的期待也就越重,虽然你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它跟比赛不一样,比赛每周都有一次,可以不断刷新重来,但是一般人总会希望恋爱的次数少些,最好是一次就能圆满,就能彻底填补你之前的所有期待,顺便承包你剩余的人生。”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点头。叶修笑了,说:“所以,我想,那天早上你醒来,突然意识到你的人生就要交代在身边这个烟鬼身上,肯定觉得五雷轰顶。”

周泽楷迟疑着摇头,倒也没叶修说得这么不堪啦。

“所以你还是太年轻啊,咱俩的事,自始至终就跟你的恋爱没关系。”叶修说完自己也汗了一下,连忙补充:“当然如果你未来的另一半很介意这问题的话,最好对他坦诚些。我再说一遍,小周。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跟恋爱无关。”

叶修转头看着周泽楷,表情温柔又平静:“你不爱我,甚至也不喜欢我。喜欢是种发自内心的冲动,不是说句我喜欢你就算数的。我能感受到,你身上没有对我的渴望……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能让你感觉渴望的人,去追求他。”

不是这样的,周泽楷想。他悄悄握紧了手指。

叶修笑了笑:“而且我也有私心。你现在还这么年轻,就算我贪恋一时快乐,尝试着跟你在一起,结局往往也会很悲惨。”

他轻轻抚摸一下周泽楷的耳朵,又收回手:“你自己心里也知道,你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你已经得到的那些,对你来说很快就会不再重要。这不是你的问题,所有人都会这样,抱着已有的东西不撒手的人,只能永远活在童年里。小周,我很喜欢你,很珍惜你……所以我不想让我们的关系,飞快地变得面目可憎。还不如让它就一直停留在这个位置。”叶修凑过去,吻了周泽楷:“你说呢?”

“胡说。”周泽楷冷声说道,叶修愣了愣,又镇定下来看着他。

周泽楷说完这两个字就沉默下来,但他一直盯着叶修,眼神里像是有火焰在燃烧。叶修和他对视着,突然笑起来:“我还一直在等着你反驳我,其实你自己也知道吧,我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胡说。”周泽楷又重复一遍。他的语气更冷了。

叶修站起身,嘴角微微扬起:“随便你吧,别忘了喊人换床单,你可以慢慢想一整晚,看我说的对不对。我回去了,以后有空再约。”

像是怕周泽楷突然从床上冲下来挽留他似的,叶修走得很急,他飞快地取下门链,拧开门,走了出去。他的手微微颤抖,好在周泽楷是看不见的。他进了电梯,穿过大堂,走出酒店,一路走到路边打车。他掏出根烟点上,深吸一口,才渐渐地平静下来。

他望着深夜时分车辆稀疏的街道,看着缓缓驶近的一盏盏车灯,突然意识到自己在笑。

 

对待一个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最好的方式并不是直接给他什么,而是让他刚刚感受到这事物的美好和神奇,就马上从他手里夺走,让他一直怀念,一直渴望,却再也无法失而复得。

他会立刻为之疯狂。

 

tbc

评论(86)
热度(1007)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