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猎杀(1-5)

旧文混更,昼夜嘉年华合志参本文。三次更完。


(1)

 

“你看上去不太好。没事吧?”叶修说。

 

叶修正在刮胡茬,用酒店提供的一次性剃须刀,刀刃剃过下巴的时候发出细微的悦耳的声音。周泽楷站在他身边,赤着上身,露出线条漂亮的腹肌,只穿了一条长裤。他调出温水,弯下腰,脑袋几乎贴到洗手池里,在水龙头下面拼命冲着。

他一句话也不说。

从他走进浴室的时候叶修就看到了,周泽楷的脸色苍白得吓人。

叶修刮完半边脸,满意地摸摸,又开始换另外半边。他看了一眼周泽楷。周泽楷显然不是要洗头,洗发水在浴缸旁边,他已经一动不动地冲了几分钟,还没有表现出摸洗手液的意愿。

“身体不舒服?”叶修问。

周泽楷摇摇头,溅到叶修身上不少水珠。他觉得荒谬,叶修这句话问得好像他昨天才是被进入的那方,需要被事后关心一下。事实上是反过来的,头天晚上叶修吃了不少苦,睡前要去洗澡时他甚至站不起来,周泽楷托着他的腰把他扶起身,迈动脚步时,叶修一直皱着眉。理论上来说,他应该表现得温柔点,关心叶修,尽他所能说些甜蜜的情话,可是……

可是。

 

周泽楷把手放在开关上,扭向凉水那边。调成温水是因为怕感冒影响比赛状态,可他现在脑子昏得要命,他急需被什么东西狠狠激一激,让自己赶紧清醒过来。

一只柔软的手按住了他的。水温转凉了一刹那,随即又变暖了。那只手抓住他的手按回洗手池边缘,力度平和:“小周,你不用特别在意这件事。——你可以完全不在意。”

叶修刮完胡茬,把剃须刀丢掉,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周泽楷已经关了水龙头,直起腰,把洗手池让给叶修,扯了条干毛巾搭在头发上,眼睛藏进湿淋淋的额发里。叶修匆匆洗了把脸,抓回自己毛巾。“你总要经历这么一次,我也是。你不需要考虑对我负责,当然,你需要我对你负责的话,”叶修抬起手,拨了一下周泽楷的额发,“……也不是不可以。”

周泽楷本能地向后一退,避开叶修的手。

叶修的手在空气中微微僵住,随即若无其事地收了回来。他认识的周泽楷不爱说话,这意味着他的眼神和表情可以更加真切地表达他的情绪。借着浴室里明亮的光线,叶修看清楚了他的心情:惊慌、焦虑、拒绝、试图装出的陌生感,还有微不可察的恐惧。

虽然性质不同,但叶修见识过这种恐惧,他了解周泽楷那一退的涵义。这种时刻,连温柔轻抚一只小猫的力度,都足以扭曲变形成能够拧断它脖子的巨大伤害。叶修转身,把用过的毛巾搭在洗手池边缘:“昨晚来不及说,比赛里你们有几个地方我觉得有些问题。有机会我们再聊。你洗漱吧,我先下去吃早餐,吃完就直接回去了。”

镜子里的周泽楷松了口气,默默点头。

叶修拉开浴室的门,那一步不小心牵动他后面,酸胀痛麻的感觉瞬间涌上来,叶修用力握住门把,才稳住身体。他无声地停顿两秒,等到疼痛消减一些,才走了出去。

 

有意思。叶修想。

 

(2)

 

周泽楷吹干头发,草草洗漱一番,回到房间里。他看到垃圾桶旁丢着两只用过的套子,脸上一热,心里发虚地走过去,把它们拾起来丢进垃圾桶。

房间的电话响了。

他有点疑惑地接起来,是方明华。出来打比赛时方明华一直住他隔壁,平时在队里也很照顾他。

方明华开门见山:“小周,你房间昨晚上是不是来了人?”

周泽楷心里一紧,但跟方明华没什么不能说的:“嗯。”

方明华重重地叹口气:“男人?你们做什么了?”

周泽楷的心揪成小小一粒果核。轮回给他们订的酒店档次不低,隔音状况一般都很好,记忆中他也从没听到过别的房间里有什么响动。头天晚上叶修要被他搞成什么样子,才能叫得连隔壁的方明华都听到……周泽楷脑袋里电光火石般闪过几个片段,叶修的身体被他掐出青青紫紫的指痕,从背后进出他时,能看到那里的肉被带得翻出来一点又被狠狠塞进去;被自己推上顶点的时候,叶修的脚趾会紧紧蜷起来;后来叶修叫得太厉害,他不得不捂住他的嘴,那时叶修喘得很急,眼睛里像是有水光。周泽楷迅速将它们抛至脑后,干脆地承认:“……嗯。”

方明华的语气愁得像什么似的:“唉。什么人呀?跟你熟吗,安全不安全,做好保护措施没有,有没有被录音?”

周泽楷一时没有回答。他可以对信任的队友坦白自己的问题,但这件事的另外一方是叶修,没经过他同意,是不是不该跟方明华说……他还在忖度,电话那头的方明华已经念叨起来,情绪悲苦得很:“你放心,你的性向我会保密的,到你退役都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但是我必须得批评你,这是我们比赛住的酒店,你带人回来开房,让记者拍到怎么办?你让轮回怎么交代?”方明华顿了顿,越说越生气:“先不说战队的事了。你,周泽楷,周队长。你要只是我朋友,谈恋爱开房都正常,我不会说你什么。但你现在状态这么好,全联盟都看得到,轮回的水平能不能再上个台阶也主要看你,如果那人有心给你搞出点什么丑闻来,影响你的状态和前途,别说你自己会怎么想,连我都不能接受!”

方明华一口气说完,突然沉默了。他像是察觉到自己情绪太激动,又或者是周泽楷的无声无息让他意识到语气有点过分,他忍了几秒钟,才缓缓说道:“算了,回去再跟你细说这些。先说要紧的,这个人不是你粉丝吧?”

“……认识很久了,”周泽楷说,“朋友。”

方明华舒了口气:“不是粉丝就好,至少不是最糟糕的状况。等一下,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不是。”周泽楷立刻说。他的果断让自己都吃了一惊,那个回答脱口而出,仿佛那并不是经过他思考的判断,而只是某种基于本能的、潜意识一般的期望似的。

“嗯,我知道了。”方明华说,“靠谱么?不是喜欢对媒体爆料的那种吧?”

周泽楷把他认识的叶修和“对媒体爆料”这行为联系起来想了一秒钟,不自觉笑了,说:“他不会说。”

他停顿一下,又加重语气:“不会。”

方明华悬着的心一半落了地。周泽楷是个可靠的人,他担保了的事情往往是有确凿把握的。

“对了,我不是反对你谈恋爱。”方明华也正在谈恋爱,这件事对一个人可以起到怎样的积极效果,他是感受最深的:“你要是想谈,确保不影响状态的前提下可以谈,我也有很多经验给你。也不是反对你纾解生理需求……关键是把握好尺度。有些事我们觉得很正常,很真心,但别人会把它曲解得非常丑恶。”

尤其是同性恋,方明华默默地想着,但他没说:“就比如说这种突然带外人回酒店的事……”

“不会了。”周泽楷突然说,“不会再带人回来。”

周泽楷不是一个善用各种语气的人,他连话都不爱说,但这句话的坚定、不容置疑,连那边的方明华都敏锐地感觉到了。

方明华张了张嘴,突然觉得自己这个电话有点多余。

他又习惯性安抚了周泽楷两句,挂断了。

 

方明华是轮回跟周泽楷关系最好的人,平时俩人交流也是推心置腹,这个电话没有给周泽楷的情绪带来任何不快,相反却帮他认清了一件事。

他这天早上的异常,并不是因为惧怕昨晚的事会对他职业生涯产生什么影响。和叶修回酒店的时候他们很小心,何况职业选手同宿一房的事情经常发生,联盟早期各家队伍交流的时候也有过混宿的安排,方明华因为知道他的底细而忧虑,但在周泽楷看来这不是一个问题。

那么,不是因为他的事业,而只是因为自己。

周泽楷缓缓躺倒在床上。被褥凌乱,上面还有人的体温,他的,或者叶修的。周泽楷把手伸到被子下面,像是试图把那些舒适的温度抓进手里似的摸索着,这触感让他心生眷恋,同时伴生出一股熟悉的恐惧——自他睁开眼睛,看到在身边熟睡的叶修的那一瞬间,突如其来地侵袭了他的恐惧。

 

头天晚上,他跟叶修做了。

现在叶修不在身边,周泽楷的心情也平静了许多。

而就在不久之前,他睁开眼刚刚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如果不是害怕突然起身下床会惊醒叶修,周泽楷或许会迅速地坐起来,穿好衣服,离他远些,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这一切确实都发生了。

当时的周泽楷没有起床,甚至不敢翻身,他只是躺在那里,大脑飞快地运转。他和叶修做了,他是进入的那一方,叶修一直在用后面承受他。他是第一次,叶修或许也是,叶修很痛但是没有受伤,那时候他们都自愿,清醒,没有任何强迫。

周泽楷几乎痛苦地回想着这一切——他们做了两次,叶修在自己第二次出来之前才到了一次,他们接了很多次吻,没有说情话——他不会说,而叶修没有说。叶修好紧,他的身体里原来这么软又这么热,那个时刻他的表情脆弱极了,一点也没有平时神气活现的样子……

周泽楷无声坐起,看一眼在旁边睡得正香的叶修,他赤着身体,从后背到腰再到臀部的线条流畅光洁。但在周泽楷看来他几乎是陌生的。

这样的叶修对他而言确实是陌生的。他从未睡在自己的身边,在昨天晚上之前他从没有被他进入过,甚至在这之前,他们的嘴唇都没有碰触过彼此。

周泽楷把手指插进自己头发里,闭上眼睛。

这是一个酣畅淋漓欲仙欲死的晚上,当快感褪去,结局却像个噩梦。

而快感是无法被回忆复现的。

他现在要面对的是接下来的事。做||爱和吃饭喝水打比赛不一样,注定要带着什么意义或者指向什么结果。周泽楷不是多么循规蹈矩的人,但也不想背负着罪恶感生活。他突然意识到,在这个早上,他的人生已经改变了。他将不得不卷进跟叶修的关系,或者被迫恋爱或者失恋,或者硬着头皮成为一个告诉对方“我们都知道做||爱不代表什么,是吧”——这样的人。

他将被这一个晚上绑架。不是被叶修绑架,而是被自己。他会被自己逼迫着爱上叶修,并非因为叶修如此要求,而是他认为自己已经有了爱上他的义务。周泽楷没有幻想过未来,没有幻想过是否一定要找伴侣,或者会找什么样的伴侣,是美丽或者潇洒,是妩媚或者性感,他从没有拟造出任何具体而固定的形象,因而他的未来是无限的。所有美好的可能性都属于他。

 

现在它们全部消失了。

 

周泽楷不愿意再回忆早上刚醒过来时的可怕心情,被子冷透了,他坐起身。不过,至少叶修刚刚在浴室里对他说的那几句话宽慰了他。

说出“我们都知道做||爱不代表什么,是吧”的人是叶修,而且他说得那么随意,一点也不愧疚。如果周泽楷真能努力拼凑出这一句话,也会因为羞耻而说得毫无底气,但叶修的话听上去却像他是真心实意这样认为的。

周泽楷知道对有些人来说,这确实不是性质特别重要的一件事,做||爱仅仅是做||爱本身,哪怕一辈子只跟一个固定对象,它也不会成为捆绑感情或者婚姻的因素。他拿不准叶修是否也是这么想,他曾经也以为自己拿得起放得下,不然头天晚上他不会在跟叶修接了几次吻之后,就头昏脑涨却自认为清醒地把他带回酒店。但是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错了,他们交换过体||液,摩擦过肉||体,他最重要的器官楔进叶修最隐秘的地方,如果不是叶修说不好清理、强行让他用了套,可能他还会在叶修身体里留下他的无数种子。这不是用“做||爱”两个毫无重量的字可以轻松抹掉的事情。

但叶修却轻松把它抹掉了。他好像在对周泽楷说,没关系,这事情不影响你的可能性,你的人生依然是你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它可以与我完全无关。你不用一定要把我绑进你的生活里——我还未必乐意呢。

 

周泽楷说不上是惆怅还是释然地喘了口气。他此时说不上有多轻松,但至少没有刚醒来时的焦灼感了。他晃晃头,决定先把这件事往脑后放一放,不是假装它没有发生,而是等到头脑更清醒的时候再行判断。这时他才察觉到自己也饿得够呛,头天晚上的运动量堪比多打几场高质量快节奏的比赛。他穿好衣服,下楼吃饭。

 

(3)

 

周泽楷取了餐,找座位时看到叶修,他坐在窗边的位置上,独自吃着饭。他犹豫片刻,走过去在叶修对面坐下来。叶修的盘子旁边放着剥掉的鸡蛋壳,碗里的粥喝了一半,咖啡只剩下一个根儿,旁边的小碟里还有两片水果,显然已经到了尾声。

他俩都醒得很早,折腾这么一番之后也才早上七点多,就餐的人只有寥寥几个。

周泽楷不担心下楼吃饭的方明华看见,用这种方式让他知晓说不定效果更好。

 

叶修喝完粥,吃掉水果,拿了张餐巾纸擦擦嘴:“你们队新来的那小伙子不错,意识尤其好,就是跟你配合起来有时不到位,还欠磨合。但应该也很快了,他看上去很聪明。”

叶修说的是江波涛,去年冬天刚刚转来轮回,也是方明华推荐的。方明华私下里跟周泽楷聊过江波涛,还有他预测中轮回应该出现的配合。确实这半年的比赛打起来也渐渐得心应手,不像之前那样,总出现周泽楷在凶猛地突破A点,他的队友们在抱团围攻B点顺便落入对方圈套的情况。

周泽楷点点头:“嗯。”

“不过还有几个误区,本来不应该说的,但你们迟早也会发现。”叶修把吃光的盘子搬开,用餐巾纸把小咖啡勺擦了擦,在餐垫上比比划划,给周泽楷讲了起来。周泽楷拿着筷子,连饭都没吃,听叶修一口气讲完,心里又惊讶又痛快。

叶修提到的昨晚比赛中的问题,有些确实复盘时可以发现,有些则是连他都没意识到的。轮回现在也有战术顾问,可大多数也都是看着叶修和其他前辈的理论和实战积累下来的,论经验、眼光,真不一定能达到叶修的程度。周泽楷把叶修说的话都记在心里,默默吃着冷掉的饭。叶修招呼服务员续了杯咖啡,这次他没有加糖和奶,只是把杯子握住手里,指尖轻轻抚摸杯沿,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喜欢把事情说得明白些。”叶修突然说。

周泽楷蓦然一惊,抬头看着他。刚才的气氛太好,正经得就像一个前辈指教后辈,让他暂时忘了那件事。但它总归是要被提起,要去面对,以及要有个结果的。

“你很迷人,我很喜欢你,小周。”叶修注视着周泽楷的眼睛。他表情平静而温柔,但并没有笑意或其他情绪在里面:“昨天晚上对我来说是个美好的体验。”

周泽楷微微蹙眉。他很敏感,叶修这话虽然句句是赞美,但听上去并不像是表白。

“但我不想谈恋爱。你想吗?”叶修喝了口咖啡,又酸又苦,他皱一下眉。

周泽楷望着叶修,没有说话。

“那我们达成共识了。”叶修笑了笑。

周泽楷迟疑一下,说:“现在不谈。以后,如果……”

“不。”叶修摆摆手,“没有以后。这是我的一点经验,不要试图把现在想做的事留到‘以后’,你会发现,越拖下去,你就越会丧失掉对它的兴趣,如果本来它还有那么点吸引力,拖到后面只会慢慢成为非常乏味的责任。你没必要把它强加给自己。”

周泽楷沉默着,他本来就不擅长于说服,何况对方是叶修。

叶修转头望向窗外:“从今天开始,我们当然可以私下里再联系……你有什么关于比赛的问题,随时都可以问我,不过我没手机,QQ留言吧。我看到会回复你。至于其他的事,就算了。你懂我的意思。”

“为什么?”周泽楷问。他当然懂叶修的意思,但他不明白。

“因为……”叶修手臂支在餐桌边缘,朝周泽楷凑近了一点,他垂下眼睛,声音很低:“和你交往,接吻,做||爱之类的事……对我来说都太有诱惑力了。我不确定你怎么样,但如果我们再持续这样的关系,我一定会忍不住想要更多。”

叶修说完,突然起身,用嘴唇碰了碰周泽楷的脸颊。他的动作很轻,在周泽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就已经站起来,取下放在椅背上的薄外套:“我回去了。再见,小周。”

 

周泽楷转头看着叶修的背影。叶修步子很轻快,心无挂碍的样子。

他又扭过头来,继续已经凉掉的早餐,味如嚼蜡。

他的心跳得快极了。他似乎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又似乎瞬间就同时经历了从未有过的狂喜和失落。他呆呆地用汤送了口蛋炒饭下去,脑子里沸腾着的都是叶修刚才的话,他的每个表情,他最后落在脸颊的吻。他确定他是不爱叶修的,否则那个晚上将是瓜熟蒂落的果实而非突如其来的意外;可是为什么他会这样激动,恐慌,心绪难平,为什么在意识到叶修吻了他的时候,心里甜得像是突然炸开了一样?

 

(4)

 

按照嘉世的惯例,比赛后的次日是休息日,但叶修还是来了训练室。他开了电脑,进官网下载所有场次的比赛录像,然后拉开座椅,用手撑着桌面,小心坐下来。

“你昨天晚上没回宿舍。我敲了你好几次门,你不在。”坐在他旁边的苏沐橙把椅子搬得离叶修近了点,小声说。

大家都在享受周末,除了他们两个,训练室里没有别人。

“嗯。”叶修皱着眉,慢慢调整坐姿。从酒店餐厅到出租车,一路上他都在忍。他的后面被用得太厉害,一直在痛,肿痛,痒痛,酸痛,怎样都不舒服。在床上趴一天?“被小自己五岁的弟弟日得在床上趴了一天?”这想法刚冒了下头,就被叶修毫不犹豫地消灭了。

“你等等,”苏沐橙跑去饮水机旁边冲了一大杯果汁,抓了包膨化食品,迅速跑回来,“可以说了!”

叶修被她逗笑了:“嗯,我跟周泽楷睡了。”

苏沐橙倒吸一口凉气,露出非常震惊又非常兴奋的表情:“……!”

“不能跟你的小伙伴们说。”叶修警告她。

“我是这种人吗?”苏沐橙昂然说道,把刚刚掏出的手机塞回衣兜里。

“然后我们分手了,虽然还没在一起过,不过就那意思,你感受一下。所以我现在是失恋的人。”叶修说。

苏沐橙不可置信:“什么?!”

“你不可以向失恋的人追问细节,这是伤口上撒盐。”叶修说。

苏沐橙露出苦大仇深的表情。对于一个热爱八卦的女孩子来说,最残忍的莫过于让她知道一个惊天八卦,又不告诉她关键情节。她冥思苦想了片刻:“等等,你们不是一直只是好朋友吗?怎么就那么快……不对呀,要是周泽楷对你没意思,应该是直接拒绝你,不会等上床之后再掰呀?”苏沐橙上下打量叶修:“你今天必须交代其中一项。要么交代你们为什么能发展到这一步,要么交代为什么分手。”

“前者吧。是我的错,我勾引他的。”叶修淡淡地说。

“这算什么答案?”苏沐橙郁闷,“你勾引他,他就从了?”

“对,就是这么神奇。”叶修已经下载完了录像,先把嘉世对轮回的那场打开,转头看一眼苏沐橙,表情严肃起来:“你昨天状态不好,有时间操心我不如先担心下自己。正好现在就咱俩,我给你单独复盘。”

苏沐橙知道,叶修的话题一旦进入到比赛里,那就无论如何都拉不回来了。她耸耸肩,把椅子摆正,跟叶修一起重温起头天的比赛来。

 

这件事叶修不会瞒着苏沐橙,虽然对她回避了绝大多数细节和自己的心思。因为从刚认识周泽楷的时候开始,苏沐橙就是知情者。她是他最好的朋友甚至亲人,他总是尽可能地对她做到坦诚。

周泽楷是第五赛季出道的,但他出道之前就很有名,据说是轮回训练营的营草。出道后,还没打几场比赛,已经被誉为联盟的颜值担当。周泽楷起初不是很上相,苏沐橙还不服气地对着若干新闻报道研究过他到底哪里比叶修好看。

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真人,是在嘉世对轮回的比赛里。比赛之前,备战室所在的那一层不知道怎么混进来几个粉丝,周泽楷去洗手间的时候,在门口被她们堵住了,索要签名跟合影。周泽楷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他觉得在这种关键时刻还大大咧咧跟粉丝友好交流,被曝光的话似乎会引发不太好的后果,但他又不懂得怎么拒绝粉丝,于是一句话不说,只是窘迫地站在原地,不敢接过姑娘们的本子,也不敢推开人家。

轮回备战室对面的叶修和苏沐橙正好也结伴出来,一眼就看到走廊尽头的异常状况。苏沐橙当机立断地转身回房间,而叶修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那时周泽楷的头发比现在短一些,但已经有了清俊的脸部线条,明朗英气的五官。叶修叹口气,走上前去,故意装出不耐烦的声音:“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让你们进来的?!”

他还没穿上队服,披了件私下常穿的嘉世俱乐部的制服,女孩子们以为他是场馆工作人员,纷纷露出惊慌的表情。叶修把她们带到门口,又批评了几句,回到这层,周泽楷早就没影了,看样子是回了备战室。

然后比赛,记者会,叶修照例是不公开出场的。这场比赛嘉世赢了,轮回先去的记者会,周泽楷跟着方明华和另外一个队友回来的时候,看到叶修正叼着没点燃的烟站在嘉世备战室门口朝他们笑。

周泽楷“咦”了一声,他还记得叶修,或者说,这人让他印象深刻——他感觉像是场馆的管理人员,但气质又不像,而且他注意到他穿着嘉世的队服裤子。他的五官很好看,挥手示意粉丝放开周泽楷的时候,他看到他有双极其漂亮的手。最重要的是,他给他解了围。

周泽楷还在考虑要怎么上去跟他道谢的时候,方明华已经笑了:“叶神,今天打得好凶啊。”

“干嘛直接叫我名字?”叶修不快,“一点那什么的机会都不给我。”

“算了吧你,去年在我面前装逼装得还不够啊?还要祸害我们新人?”方明华拍拍周泽楷肩膀:“小周,这个就是叶秋。总是自以为特别神秘的那个叶秋。我要是不介绍的话他肯定跟你说,‘你猜猜我是谁,说出来吓死你。’”

“什么叫自以为神秘?”叶修抗议着,把目光放在周泽楷身上,对他点点头,语气却是温和的:“小周。”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看着他的眼神,让周泽楷心里突地一动。他已经习惯被很多种目光注视:爱慕、欣羡、善意甚至嫉妒……但是他没有见过这种眼神。他的眼神柔和,但意味深长,好像里面暗暗地裹挟着一根软刺,每扫过周泽楷一次,就轻轻撩他一下。

周泽楷没说话,他对叶修笑了笑。

“小周不爱说话,”方明华对叶修说,“你看他比赛就知道了,他私下里也这样。”

叶修点头:“好习惯,应该让蓝雨那家伙向他学习。”

 

“我觉得周泽楷没我想象中帅哎。”苏沐橙说。他俩是最后走的,两个人出了比赛馆,沿着附近某条僻静的小路散步,这是他们很常用的一种休闲方式:“是比电视里帅一点,但是没到他们说的那种光芒四射的程度。”

“你也觉得你自己很普通,但在我看来确实非常美丽。”叶修说,抬起头看看四周:“他也是。”

苏沐橙心里甜甜的,她“嘿嘿”地傻笑几声,才反应过来叶修说了什么:“啊?你觉得他长得好看?”

叶修点头:“他长得很干净。”

 “这算什么形容。”苏沐橙吐槽。

“他眼神很干净,”叶修换了种说法,“我想了想,其实跟五官关系不大。我喜欢他的气质,还有他看人的样子。”

“你是没有在比赛场上出现啊,我亲身经历过,他看人是什么样子?”苏沐橙疑问,“前提是他愿意看人吧?我怎么记得他一直低着头?”

“熟了就好了。别小看人家哦,注意到他的表现没有,这家伙很厉害,将来是个麻烦。”叶修说。

苏沐橙兴趣上来了,虽然她只比周泽楷早出道一年,却也有了前辈的心态,立刻跟叶修讨论起周泽楷的打法和轮回的配合来。等叶修两根烟抽完,他们从一条街拐到了另一条街,比赛聊得差不多,才又回到这个话题上。

“所以说,他打法这么炫,又华又实,说明他其实是个很闷骚的人,外表呆得要死,心里热情如火。”苏沐橙大胆假设。

叶修笑:“也不是没可能。”

“我不会特别喜欢这种人。”苏沐橙总结道,“变数太大,不够体贴。”

“嗯,你不喜欢他就太好了。”叶修应声。

这是这晚上他第二次让她惊讶。苏沐橙转过头去,拧起眉毛:“为什么这么说?”

她看到叶修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这个笑容很淡,悠然却有着不尽深意:“因为我有点喜欢他。”

 

(5)

 

叶修不爱八卦,更不爱跟人交流自己的感情生活,那晚对苏沐橙的坦诚已经是他的极限。所以他跟周泽楷的交往,苏沐橙知道的只是很小一部分。不过有一点她没有猜错,他跟周泽楷确实不是水到渠成地上了床,事情发生到那一步,也跟顺其自然没什么关系。

周泽楷是被他引诱的。

在初次见面的那天晚上,叶修坐在宿舍的电脑面前,从群里找出周泽楷的QQ,发送出好友申请的一瞬间,这种引诱在实际意义上就开始了。

 

从荣耀角度切入,以前辈姿态进到周泽楷生活里,虽然是最快也最合理的方式,但叶修不太想这么做。他更愿意让荣耀的归荣耀,让感情的归感情。所以周泽楷很快通过了叶修的好友申请之后,叶修一时间忙着手头上的事情,没有理他,周泽楷等了一会儿,发过来一句话:叶秋前辈?

叶修笑了笑,回复过去:你打字比说话顺啊。

周泽楷很快回给他一个微笑的小表情。

叶修不再回他,继续整理手里的资料,把存在云盘里的一些文件下载到电脑里。很快,周泽楷的对话框又闪了起来:今天的事,谢谢。

叶修:没什么,举手之劳。

周泽楷又发给叶修一个微笑的小表情。这个表情不是表情栏里默认第一位那个,而是一个看上去要可爱得多的、非常甜蜜的微笑,叶修很难想象这样的表情出现在周泽楷脸上。但他又这么爱用它。他正好在等下载工具慢慢拖着那些视频,于是用手支着桌子托住下巴,对着那几句话思考了一会儿。

周泽楷不爱说话,但他却是一个愿意表达和交流的人。甚至,这几个表情说明他在隐隐渴望着跟自己交流。一个人有一百种方式终结某个谈话,最有效的就是直接不回应。周泽楷没有。

他想和自己聊天。叶修勾起嘴角,暗暗地想。

欲擒故纵没有必要。叶修想着,敲过去一句话:之前来过H市吗?明天什么时候回去?

对话框几乎是在叶修切出去的瞬间就闪了起来。叶修想,别看周泽楷不爱说话,但他真是聪明极了。

周泽楷只回了四个字:上午有空。

叶修不自觉地笑一下:好,明天上午七点,我带你去逛逛H市。酒店名字告诉我,一楼大堂等你。

 

他们最初的交往不涉及个人取向,甚至没有涉及到感情。他们就像两个再正常不过的男青年那样,偶尔出去吃吃喝喝,聊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多是叶修在讲,周泽楷听。他们的关系比点头之交深一点,但也没达到推心置腹的程度,更像是普通的异地朋友。不过为了避免乌龙,叶修也看似不经意地确认过一些问题:“有女朋友没有?没有。嗯。那男朋友呢?也没有?嗯,单身狗没什么丢人的,我也没有。”

但是普通异地朋友不会每一次碰巧出现在同个城市时都会约着见面,叶修不会跟他的普通异地朋友聊生活上的琐事,周泽楷也不会带他的普通异地朋友回自己家过周末。周泽楷没有刻意招呼叶修,他把睡衣借给叶修穿,他抱着笔记本玩的时候叶修就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很自然地把脚踩在他的大腿上。他刚洗了澡,没有穿袜子,脚趾白白的,很秀气。

周泽楷心无旁骛地玩电脑,他也穿着睡衣,裤子的布料很薄,双腿中间微微鼓起一块。

叶修没有手机,周泽楷电脑里有轮回的资料,他也从来不借用——主要是因为笔记本玩起荣耀来不爽。但电视并不总是在他造访周泽楷家时播出他愿意看的节目,所以有时候他也会问周泽楷借手机。

第一次借手机时,周泽楷犹豫了片刻,但还是掏出手机来操作了一会儿,才递给叶修。叶修没说什么,进到联盟官网的APP里看起了视频。这样的次数多了,周泽楷也没什么对他隐瞒的,总是直接把手机丢给他。直到有一回,叶修需要搜索什么资料,用手机开了浏览器进搜索引擎,刚在搜索栏里点了下,就出现了一长溜的搜索历史。并没有特别不堪入目,只是一个性取向为男性的男人会搜的一些关键字而已。

叶修挑挑眉毛,不动声色地查完了要的东西,删掉了自己这条搜索记录,关掉浏览器,把手机锁上,愣了会儿神。

他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他会喜欢上周泽楷,是不是因为一开始就本能地嗅到了他身上的那种同类气息。可周泽楷看上去像是喜欢男人的人吗?可事实是,他不光喜欢,而且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叶修闭上眼,觉得脸微微发热——他想起出现在搜索历史里的那几个关键字。

直接、下流、满载着滚烫的欲望。

把这些词语与周泽楷和自己做一个关联,叶修无法避免地硬了。他幻想过周泽楷,在为数不多的自我抚慰的场合,却从没有想过这么出格的表达。他假装若无其事站起身:“你先玩,我去洗手间。”

 

这种友情维持了一年半,第六赛季的春天,叶修觉得差不多了。

 

tbc

评论(43)
热度(1168)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