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26)

说明:真兄弟年下,请注意避雷。有一些原创人物出场。

感情线只有双叶1V1。

前文


(26)


——啊。

就在叶秋明白过来之后没几秒钟,王珏的脑袋里也像个灯泡一样“叮”地亮了。

他对眼前这人初步印象并不怎么样,对方的友善度非常差,虽然主要是因为他认错了人,有点冒犯到“陌生人”,但人跟人交往有时就靠着那么一点点好感或者恶感,在本能的指导下行事。他排队时立刻想明白了这人大概是怎么回事,半是出于好奇,半是出于私心,等餐时他在这一楼随便走了走,果然看到了兄弟二人。

但是他对他的第二印象就好得多了。对方似乎也觉得之前对他不够礼貌,此时就热心得像是有点找补似的,邀请他一起吃饭,看得出来是拿出了他最大的善意。这个人跟叶秋很不一样,跟叶秋那种青葱又蓬勃的精气神相去甚远,但对着这样一张脸,让人实在是没办法不喜欢起来,更何况对方还对自己各种配合与照顾。他明显对自己跟叶秋的关系有些误解,可是这种误解……

王珏心里有点惆怅,也有点甜蜜,这种误解其实是让他开心的。

走一步看一步吧,态度的关键是在叶秋身上啊。


此时叶秋的大脑转速大概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快。他倒是没想着去解释,按照他对叶修的了解,他不明说,叶修肯定也不会挑明,所以把这个误会明着闹出来的可能性不大,顶多吃完饭跟他说一下就行了。但他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一件比较冒险但似乎也有着可观的预期收益的事。这想法有点疯,但沉疴需猛药,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叶秋的脑子里胡乱蹦了几个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词儿,就做出了决定。

等一等,他压住心气,不要着急,慢慢来,表现得更自然些。

这边叶修“唔”了一声,他吃得差不多了,把香锅往两人这边推推,看似很随意地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你猜……”“健身房。”

叶秋跟王珏同时说。俩人对视一眼,叶秋朝他无奈又宽容地一笑:“你先吃你的,凉了就不好吃了。”

王珏点点头,闷头吃饭。

“我猜是健身房。”叶修说。

“你这偷看答案不算,”叶秋自己也吃了口东西,他一直在跟叶修讲他实习的事情,并没吃多少,“嗯,我俩都去练增肌的,那天遇到了,一聊居然还是同学。其实校外人士更爱往我们学校跑,所以同学还挺难得的,就聊起来了。”

“我那时也是刚去,叶秋人很好,指点了我不少。”王珏说。

叶秋在心里给好友的帮腔点了个赞:“带你不是应该的么。那天宋思睿还说,我就是你不要钱的私教。”

“啊,你舍友这么说?过了吧,没见过私教比学员练得还上心的。”王珏笑。

“还没见过哪个私教每天风雨无阻地监督你训练,你偷懒都跑去你宿舍把你拽下来的呢,”叶秋说,“要不是我,你早半途而废了吧?跟我说说这几周体育课随堂成绩怎么样?”

“我记得你好像也就拽了我那么一次,要不要吹成这样,”王珏想了想,“还行吧,不过本来我也能过,主要还是想早点把肌肉的型练出来。”

叶秋转过头去看他,视线从他的胸口扫过去:“不错了,跟咱俩刚认识时已经不一样了。再坚持三个月形状会更好看。但离我当然还有差距。”

“是,你最厉害。”王珏毫无诚意地吹他。

“再过一段时间就暑假了,暑假也不能松懈知道吗?用我监督吗?”

啊,哥哥,就是这个表情。叶秋一边跟王珏闲聊,一边用视线偶尔照顾一下对面的叶修,内心燃烧着因为极度危险而引发的极其兴奋的滋味。叶修手臂轻轻靠在桌沿,支着侧脸,表情平和又随意地听着他们说话,仿佛他是被排斥在这个火热的二人世界之外的一个旁观者。他是显得很轻松,可是叶秋看他若有所思的目光就知道他在听,把他们对话的每一个字都听进心里。叶秋不信他听不出这些话里隐含的那些亲昵、照顾甚至挑逗的意味,光是想象一下这些语句会在叶修心里能激发怎样的化学反应就足够令叶秋愉快得不能自已。

但是,还不够。

如果叶修真的如他所愿,因为他跟别的男孩子的过分亲密而不快,那这些对话的力度显然也仅仅只是令他不快而已。叶秋要的当然不是恶心他一下,让他知道从来只围着他一个人转的弟弟也会跑到别人那里;他要的是让叶修因为这些陌生的对话而恶心或者失落之后,能够稍微被激起一点对他的占有欲,不管叶修会认为这点占有欲源自哪里,爱情——八成不会,或者亲情,只要他有了,只要他感到些许被忽视,些许嫉妒,那就足够叶秋开心到他们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但叶秋不会让叶修带着这些不快离开,他会在这一餐结束后迅速地安抚他,告诉叶修他误解了,他的宝贝弟弟怎么会喜欢上别人,他一直是单纯的,他不会有欲望和伴侣,他守在他身边就很满足,不用担心,他不会跑掉。——如果一切顺利,而事情真的如此发生,那么,这将是他让叶修对他的想法朝他期望的方向产生松动的第一步。

至于王珏,叶秋心想,哥们对不住了,反正助攻也是一个兄弟的天然义务,今天的事儿完了之后请你跟你女朋友吃饭,B市的餐厅随便挑。

叶秋走这几秒神的时间,叶修跟王珏已经简单聊了几句。你们专业累不累,吃到我妈妈做的饭了吗,是吧,可好吃了。你不要看叶秋现在人模狗样的,其实他小时候可傻了,有一次……叶秋眼看着谈话的节奏就快不在自己的掌握范围之内,连忙阻止了叶修的话头:“哥,你让人家先吃完饭。”

“哦哦,你先吃,你先吃,”叶修赶快说,“叶秋你也是。有什么话可以饭后再说。”

“我差不多了,快饱了,”叶秋生硬地说,“不要跟人家说我小时候的事。轮得到你来说吗,怎么着都是我想说了再说才对。”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叶秋自己心里都一颤,会不会太重了……不管了,都说出来了。

“我这是防止你不尊重史实。”叶修一本正经。

叶秋觉得有点不是滋味,伤心啊!你难道不会觉得伤心吗!算了,继续……“你可别糟蹋我在王珏心里的光辉形象了,好不容易刷起来的声望,陪他上那么多次自习,你讲个段子就人设崩塌了。”

“那说明你的人设本来就不怎么样啊,他还陪你上自习了?”叶修问王珏。

王珏点头:“嗯,他不实习的时候我俩通常都一起去图书馆。”

叶秋高兴。王珏太有眼力见了,他哥哥也很有眼力见,虽然他不明白为啥他不介意他们一起健身,却介意他们一起上自习,难道是量变引发质变了?

“真好,”叶修也显得很高兴,“看来他跟你在一起还是挺上进的。”

你不应该高兴!叶秋在心里无声呐喊。还没等他继续搓个夸奖王珏或者嘲讽叶修的大招出来,叶修反而正了正神情,挺认真地问他们:“你们都大三了吧,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王珏已经保研了,”叶秋抢着回答,故意显出一副对方的代言人的样子,“你知道保研吧,要GPA很高才有资格申请的,王珏成绩一直很好。”

“不用那么说,比较没上进心而已,成绩真好的大多都申出国了。”王珏笑笑。

叶修又仔细地看了王珏一眼。叶秋认得那个眼神,不,不对!那是不加掩饰的从心里真正欣赏一个人的眼神,在叶秋的印象里他哥都没怎么用这眼神看过他,怎么可能,保研而已啊!而且按照他的计划,他哥哥难道不应该对他抱着轻微的厌恶才对吗!

“叶秋说的没错,你真是个厚道孩子,”叶修感叹,“他虽然头脑比较单纯,但看人是准的。”

“早不是孩子了,咱们也差不多大吧,”王珏吃完了饭,跟叶修这半天聊得很愉快,显出一点慢慢熟悉之后的活跃来,“他还说我厚道?听起来不太像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在我心里你俩都是孩子,长兄如父听过没,”叶修熟练地摆出年长者的架子,“他原话不是这个,但就是这么想的,相信我。那你还要读几年书?”

“理论上来说还三年,本科一年,研究生两年。”

“唔唔,”叶修说,“真好,我就喜欢读书人。”

“放屁,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喜欢我。”叶秋插话。他算是终于认清楚形势也认命了,刚他跟王珏聊得火热的时候叶修在那里闷不吭声,根本就不是在吃醋,大概率是在暗中观察他跟对方关系走到哪一步了,然后这半天跟王珏嘘寒问暖你来我往的,合着已经把自己当大伯子了呗?叶秋气得差点爆粗口,我自己说什么了吗?我说他跟我什么关系了吗?用你这么上赶着?

叶修皱起眉,严厉地看了他一眼:“小王面前怎么说话呢?开口就吐脏字是爸妈教的吗?”然后朝王珏点点头:“你别介意,他这人平时不这样,可能是今天比较激动。叶秋是个好孩子,我保证。”

叶秋一声不吭,他低下头,疯狂地往嘴里扒拉米饭。整顿饭他就没吃几口,刚开始是在跟叶修讲他实习的事儿,然后王珏来了他就……算了,不提也罢。饭已经凉透,香锅里菜上的红油都凝固了。他折腾这一晚图什么啊!


今晚的气氛有点奇怪,王珏想。他现在很喜欢叶秋的哥哥——纯“亲友”意义上的,但叶秋的表现比较反常。他哥哥很明显就是把他当成弟弟的恋人招呼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误解,也许是因为他碰他的那一下,也许是别的原因,但是他感受到了对方源源不断传递过来的善意,这让他非常舒心。问题是,叶秋没看出来他哥哥有点不对吗?而且叶秋今晚对他说的话有些过分暧昧,态度也比平时显得更有侵略性,那是会让对他有好感的人倍感甜蜜的侵略性。王珏回想着他跟叶秋平时的相处,那种开心和需要是很明朗的,不是今晚这种,他对他夸耀得太过,也热情得太过了……王珏暂时不敢假设叶秋也明白他哥哥的想法,并且默许了他哥的理解这种可能,因为这对他来说太幸福,幸福得不太敢去想。还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如果叶秋真对他抱有什么样的想法,肯定有双方都忍不下去摊牌的时候。

如果是真的,那也不会很远了,王珏想着。无论如何,眼前这份好意还是可以享受的。

叶秋闷闷地吃完了所有的菜和饭,这段时间叶修跟王珏聊得相当愉快,王珏甚至掏出手机:“哥,要不要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有什么事也可以相互照顾一下。”

叶修遗憾地摆摆手:“我没手机,反正通过叶秋吧,让他当传话筒。”

“现在没手机的很少见了,不太方便吧。”王珏笑着把手机收起来。

“还行,习惯了就好,”叶修突然迟疑片刻,“对了,你们学校里面有旅馆没?”

“要旅馆干嘛?”叶秋觉得自己必须出来控制一下事态发展了。

叶修抱起手臂看着叶秋,商量似的低声跟他说:“要不我还是住旅馆吧……”他给了叶秋个眼神,类似于“你懂的”。

你懂个屁,叶秋想,冷冰冰地说:“没必要,这么娇气干什么,又不是没凑合过。”

叶修又看了看王珏。别管对方对自己怎样,王珏还是很清楚,这件事上他压根儿没发表意见的立场,就顺着叶秋的话劝了一下:“我们学校旅馆很贵,确实不值得。叶秋睡相很好,跟他一起睡没事的。”他没夸张,之前跟T大P大的十几位朋友去B市周边爬山时,他们住过农家乐的大通铺,一晚过去,就叶秋的枕头被子还在原位。

得,叶秋心想,这晚上真得好好跟他哥解释解释了。


叶秋坚决地否定了叶修对他这晚不要荒废跟王珏一起健身的建议,跟对方告了个假,三人在食堂门口道别。叶修看上去还有点愧疚的样子,像是占用了自己不该占用的资源似的。

兄弟俩安静地沿着一条偏僻少人的小路回宿舍。暴雨洗后的夜晚,空气清甜得要命,叶修觉得他做了一晚上很正确的事,并且即将揭开一个秘密,心情愉快。俩人走到无人的地方,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弟妹。”

“不是。”叶秋立刻说,声音听上去郁闷得可以。

“妹夫?”叶修尝试着从另外一个方向猜测。

“不是!你的脑子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叶秋感觉快抓狂了。人就是这样,自己动坏心时理直气壮,等到开始承担后果时就觉得委屈了。

叶修掏出烟来点了根,轻轻呼出一口,他的语气变得特别认真:“咱俩开诚布公吧。我觉得我今晚已经把态度表达得够清楚了,我不希望你对我都隐瞒,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很喜欢那个孩子,我看好你们,看到你们在一起我都替你开心。还是你想说你跟他压根儿就没关系,是我理解错了?”

叶秋被叶修的支持三连噎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你理解错了,我跟他真就是好哥们而已。他有女朋友,我跟他俩一起出去玩过很多次。”

叶修静静地走在他身边,好一会儿没说话。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我觉得他可能真的喜欢你。”

叶秋心里百感交集,你对我的心情的敏感度能是你对他的十分之一,你也早就发现我在想什么了。他现在真的很怀疑他哥的脑子成天都在想些什么:“不是,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他有哪一点让你有这个错觉?”

“今天点餐时,我在那里排队,这个孩子可能看到了我,以为我是你,于是他就摸了摸我的背,跟我打招呼,”叶修说,“也许是我多想了。但是他摸我的那个方式……我觉得只有非常亲密的人才有可能。我跟队友们平时也会勾肩搭背的,不是这个手法,你明白吧?还是你们玩健身的都是这种风格?”

叶秋本能地想跟他说是的,我们平时在健身房胸肌肚子胳膊随便摸,但他迟疑了一下:“他平时没有碰到过我。”也许有,但叶秋不会介意这种细节。

“他是怎么摸你背的?”叶秋又问。

“站好。”叶修吩咐他。

叶秋定定地站住。

他能感觉到叶修的手搭在他肩胛骨上,轻柔地,像是带着无限眷恋和温存一般……慢慢往下滑去,最后停留在他腰部靠上一点的位置。这个过程很短,几秒钟就结束了。叶秋的内心也就炸裂了那么几秒钟,随着触感的消失瞬间就平静下来。他还没有感觉出叶修手掌的柔软,叶修已经麻利地收了回来:“明白了吧?”

叶秋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的印象居然能这么浅薄,他不能自控地想起诸如猪八戒吃人参果之类的比喻:“明白什么?这怎么了?”

“你感觉不出来?”叶修很疑惑。

“不是,你再试一下。”叶秋说。

叶修又原样摸了一遍。

叶秋觉得这只猪又浪费了一个人参果:“这就完了?”

“你感觉不到?”叶修更疑惑了,但随即释然:“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不喜欢你,所以摸你后背的时候就没那种感情,所以你感觉不到。我当时毛孔都炸了,真的,这孩子绝对喜欢你。”

“我谢谢你。”叶秋更郁闷了。

“你跟他真的没有在一起?”叶修想了想,“其实让我那么判断的,不光是因为他摸了我那一下,那也太武断了。主要是看他刚跟咱们打招呼时你那个高兴劲儿,而且你对他太好了,已经超出我理解的哥们能好的程度了。你明白么?”

“那我对你比他还好,你怎么不觉得我喜欢你?”叶秋恨铁不成钢地说。

叶修想了想,不由得一笑:“有道理。看来我确实想多了。”

叶秋更郁闷了。

“不过,你跟他没谈恋爱,我还是挺高兴的。”叶修感叹。

“嗯?”叶秋心里一动。

“其实刚误解你俩的时候我还有点心酸,想着你现在什么都不跟我说,这么重要的事也不告诉我。原来不是这样,那就好。”叶修说着,突然换了很郑重的语气:“叶秋,以后谈了恋爱,或者有了困难,一定跟我说。我会尽我所能地支持你。”

叶秋更郁闷了。

“而且还有一个比较高兴的原因。”叶修说。

叶秋连应声都懒了,就那么听着。

“我刚才真想着去找个旅馆凑合一晚了,你已经有男朋友了,就算你不介意,你男朋友也会介意的,别看人家嘴上说没事,”叶修舒了口气,“现在看来不用了。要真去住旅馆的话,我还不如今天下午就在机场附近住下,还省得折腾一趟。”

叶秋更郁闷了。


tbc

评论(93)
热度(1013)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