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25)

说明:真兄弟年下,请注意避雷。有一些原创人物出场。

感情线只有双叶1V1。

前文


(25)


“你还记得年夜饭的时候你跟老爸吵架,他要我去他公司实习的事情么?我年后还真去了。你绝对猜不到于秘书给我安排了个什么工作。”叶秋说。

“让你下车间了?”叶修漫不经心地挑着里面的青菜。

“比那个还糟,药代。你们打比赛有没有地狱模式?”

“算是有吧,当我们的对手。”叶修想了想:“那你确实挺惨的。”

“我不是很清楚你们之间的实力差距,但你一本正经说这话的语气真让人讨厌。”叶秋说。

“恭喜你跟他们达成共识了。”

“别转移话题!说我呢,”叶秋不高兴,他觉得这几个月的伟业绝对够在叶修面前显摆一番了,这时候可不能被抢风头,“你知道药代是干什么的吗?”

“嗯?”叶修吃着东西,给了他一个说下去的眼神。

叶秋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从入职当天的见闻,到日常工作中吃过的大小苦头。他时而扒两口饭,吃几筷子菜,就着饮料把东西赶快咽下去,然后继续说。叶修开始还不是很在意,等叶秋说完第一天下午的事情之后他就明显地真有了兴趣,叶秋说的东西对他来说是完全陌生的领域,而叶修并不是只对荣耀方面的事情有了解的好奇心。他是最让讲说者心花怒放的那种听众,很认真,把叶秋说的每句话都装进了脑子里,时不时搭个话,补充一下感受,追问几句叶秋的心态和当时的细节。

叶秋说的事情确实很有意思,那是活生生的、叶修完全不会有机会接触的生活,现在却由他最亲密的人经历着。叶秋的痛苦他不会感同身受,但因为当事人现在活蹦乱跳、一点也没有后遗症地在他面前炫耀,那些痛苦挫折都成了可供两人会心一笑的趣味。叶修吃到一半停了筷,一边喝酸奶一边饶有兴趣地继续听叶秋讲,他突然想到,这还是他的宝贝弟弟第一次从父母密不透风的羽翼下走出来,尝试着接触社会,接触外部世界形形色色的困难与冷漠。他没有从弟弟明显变化了的声音、体魄中感觉到他的成长,也没有从弟弟对他在家人面前的保护中感觉到他的成长,仿佛这些都是天经地义会发生的,但是他现在却突然意识到,叶秋已经是一个有担当的、独立的成年人了,他不再单纯地从家庭和社会汲取资源滋养自身,他已经走进了这个世界,开始凭借自己的力量对它发生作用,开始付出努力,开始承担责任。——叶修是第一次认识到这件事:叶秋长大了,真正地。他接下来立刻想到,在离家这么多年后,他有必要重新修正对弟弟的认知了。

“……我当时都快崩溃了,第二天上午还有课,我晚上还得陪他看电影,他一个五十多岁的医生,我就是请他捏个脚也比看电影合适……”叶秋一边说着,心里却越来越奇怪。他从没见过叶修用这种目光看着他——毫不掩饰的认真和惊奇,满满的发现了某个从没见过的全新事物的陌生又愉悦的感觉。他从不知道叶修还会用这种眼神看一个人,这么真诚又这么专注,仿佛是把他放在一个跟自己平等的位置上去打量——不,从前叶修当然也是把他平等看待的,但那出自他对其他人本能地尊重和照顾,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仿佛经过了一轮价值判断,然后头一次发自内心地认识到叶秋很厉害,厉害到足够跟他自己比肩,厉害到值得他投以这样的注视,厉害到他会看着叶秋、会听叶秋说话不再因为他是他亲密的手足,而是因为他的话本身有价值、他的故事有价值,他的存在有价值。

在这个目光出现之前,叶秋从没有想过叶修对他的态度有什么不对,叶修疼爱他、信任他、尊重他也依靠他,他甚至会对他耍赖撒娇,叶秋觉得世间感情最好也莫过于此了。但此时叶秋才明白之前那些远远不够,在血缘造就的天然的亲密之上,有种独立于他们关系的人对人的认可,第一次发生了。多奇怪,在知道还有这种东西之前,叶秋压根儿就不觉得自己跟叶修的关系里有什么缺憾,但一旦见过它,他立刻意识到他之前得到的那些是多么苍白单纯。叶秋甚至立刻想到,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在别人身上缺过这种眼神,而且对此习以为常,为什么发生在叶修身上会让他这么兴奋,仿佛赢得一枚世界上最高等级的勋章。不过他也就秒懂了为什么,原因再明显不过。

说飘飘欲仙不对,那不如说是一种从心里爆裂开来的幸福感。叶秋一边爽得飞起一边有些哀怨地想,原来叶修之前确实从没有发自内心地崇拜过他,只是一直把他当自己罩着的小弟而已,这种眼神不应该在小学第一次拿年级第一时就给过自己了吗,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没有……从没有过……

“继续说啊,这么看我干嘛。”叶修听得正兴起,叶秋这边说着说着不知道想什么去了,盯着他的脸视线变了几轮,讲到关键处居然停了:“那你陪他去看了吗?你们这个组合是够奇怪的,估计人家医生也不怎么享受吧?”

“哦。”叶秋的注意力被叶修拉回来,很可惜,叶修也不是一直那么看着他,惊奇感消退之后就又是平常的样子了,但叶秋知道他惊讶的原因,以后让他刮目相看的时候还多着:“去了啊。不过这个主任爱好还挺广泛的,他也是这个导演的粉丝……”

“嘿。”叶秋的肩膀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并不突兀地打断了他的话。叶秋一抬头,立刻显得很高兴:“你怎么在这儿?”

“这次没认错。”王珏松了口气。

“你下午不是在三教那边上课吗?怎么跑这边吃饭来了?”叶秋还是很惊奇,他还没多想,叶修开口了:“你吃了没?来来来,一起。”

“不用,我点好了,”王珏朝叶修一笑,点点头,“哥哥好。”

“没事,我刚把你的份也点了,我俩本来也吃不完,”叶修说,“一起吧,自己人。”

王珏犹豫了一下,叶秋反而觉得话都说成这样,他也只剩和稀泥的份了:“一起一起,你没点就别点了,我去给你要份米饭。”说着就准备起身。

“不用,真的点过了,等下取了餐过来。你们还要什么喝的吗?”王珏也就没坚持。

“买你自己的就行。”叶修朝他晃晃手里的酸奶。

叶修邀请王珏的时候,叶秋开始是有点小郁闷的,他跟叶修聊得正开心,本不愿意其他人加入;但王珏是他相当喜欢的朋友,而且他还有一个晚上可以跟叶修相处,大不了吃完饭再带他去个咖啡店续摊,就立刻想通并且高兴了起来。趁王珏去取餐买饮料的时候,叶修迅速跟他交头接耳一番:“刚就是他。”

叶秋点点头,自以为明白叶修说“跟你关系肯定不一般”是怎么回事了,事实嘛。他解释一下:“我一朋友,特要好。人也特好。”

叶修微微眯了一下眼,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叶秋:“我知道了。”

叶秋觉得他这个眼神出现的时机好像有点问题,但是还没等他细想,叶修又立刻跟他悄悄地说:“我刚排队时挤兑了人家几句,没事儿吧?”

叶秋心想就一眼没看住你的工夫你就给我找事,但联想到王珏的日常性格,就又安慰了叶修一句:“没事,他不是那种计较的性格。”

“是个厚道孩子啊。”叶修感叹。

“那你就注意对人家客气点,别欺负人知道吗?”

“用你说,我做人这么靠谱。”叶修给了他个“包在我身上”的眼神,随即正色。王珏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一份滚烫的煲仔饭,一杯饮料,还特别有眼力见地拿了两套空碗和调羹。他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拿起一只碗:“哥哥,尝下这个?他家煲仔饭很好吃。”

“好的,谢谢,”叶修赶紧应声,“叶秋你过去点,给人家腾腾位置。”

叶秋朝着一侧挪了挪位置,他怎么怎么都觉得此刻的气氛不太对劲。首先这个位置就不太对劲,他跟叶修本来面对面坐着,都在双人位的中间偏一侧;王珏就是从这一侧过来的,现在叶修把他撵到一边去,造成他俩坐在一起,叶修在他俩对面,而且是近似于王珏正对面的地方。太诡异了。那应该怎么坐?他跟叶修坐一边,王珏在对面?叶修跟王珏坐一起,对着他?怎么样都比现在更奇怪!本来这种两人的饭局里就不应该插进第三个人!而且现在搞得跟他才是多余的那个一样!

叶修乐呵呵地接过王珏给他的一小碗饭,道了谢。王珏直接坐下来:“我不给你盛了,你又不吃这个。”

叶秋朝他那个小砂锅里瞄了一眼:“你就是为了吃这个跑过来?”

“下午没去上课,跟导师出去办事了,刚回来,顺路。”

“他还真会挑时候,那时候不还下着雨呢吗?”

“提前约好了,客户那边不说,我们总不能变吧,”王珏吃了口饭,“我暑假必须得把驾照拿下来了,我老板开车能墨迹死人。”

叶修闷不吭声地吃着,很专心地听俩人说话,叶秋先察觉到他这边有点过分安静:“对了,还没介绍,哥,这是王珏,跟我一届,学土木工程的,很厉害的。这是我哥。”叶秋刻意没告诉王珏叶修的名字,没必要。关于叶修的知识是他的私人财产,他并不想跟太多人分享。

“哥。”王珏非常礼貌地叫了一声。

“别客气,自己人。”叶修朝他笑笑。

叶秋还是觉得叶修这边怎么怎么都不对,王珏倒是很正常,不过这种“不对”其实也是正常的,他们都没有接触过一丁点彼此的社交圈子,要是把他跟叶修那堆队友们放一起吃饭,他指不定会比现在的叶修还要见外。王珏倒是比较友善:“哥哥在哪里上学?”——他也不傻,如果叶秋的哥哥平时不跟他们在一起玩,那几乎可以确定不是T大的;俩人长得这么像,九成九是双胞胎,那这个岁数应该也在读书。这是最礼貌的一种询问方式。

“我已经上班了,在南方打工,”叶修说,“叶秋没跟你说过?”

叶秋听到“打工”这俩字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直到叶修拉他出场他终于本能地感觉到一点危险,但具体是什么危险他一时还分辨不出来,总之赶紧找补一下:“别把你自己说得像个辛苦供弟弟上大学的大姐一样好吗,是你自己不想上的!而且我学费也不是你出的。”

“那你也应该适当给人家介绍一下我,不能当家里没我这个人一样吧。”叶修批评他。他表情看起来是很严肃的,但是语气一点也不生气,比起指责更像是逗着叶秋玩儿。王珏也觉得有点诡异,试图转移话题:“啊,这么说我想起来,上次去你家吃饭时,在你书架上看到两个相框,我还奇怪为什么你要摆两张差不多的相片出来,原来那是你跟你哥哥?我还一直以为都是你自己。”

叶修在心里倒吸口凉气,他这下是真的惊了,但仍然装出不动声色、只是好奇的样子:“你去过我们家了?那你已经见过我爸妈了?”从排队时的异常,到叶秋欲盖弥彰地转移话题,再到这个男孩子出现时俩人那些亲密的默契的对话和互动——主要是最后一个,叶修觉得已经不能再明显了。但他没想到这个男孩子已经见过父母——父亲八成不在,否则以他的性格叶秋早被扒了一层皮了——但他更惊讶的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叶秋居然从头到尾都在瞒着他!

虽然兄弟之间也不一定有跟对方坦诚自己感情问题的义务,但叶修还是被深深地震惊了,这种自己本以为完满的、永不会产生变动的家里突然进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而且看起来还会跟他的家庭发生更加深刻、长久的关系,而这个过程不但没有让他知情,也没人意识到应该告诉他一声,甚至他的存在也没被告知这位客人,好像他才是应该被排除在外的那一个似的——但叶修立刻就开始反省,是他先离家出走的,是他先把自己排除出去的,他不能不承担责任,还理直气壮地要求权利。叶修有点心酸,但也有点愧疚,他不能责怪叶秋的不义,是他不义在先。他应该早些对他弟弟好一点。

“没有见过伯父,但是见到伯母了,人非常好。我们一帮人一起去的。”王珏有些不明就里地说。听这位的语气,怎么像是见他爸妈是什么了不起的事,除非——

但此时的饭桌上,在他之前,已经有一个人更早地想明白了状况。叶秋一直没发言,他的视线在王珏和叶修身上转了几个来回,结合叶修的表情语气和他这么多年对他哥哥的了解,卧槽,卧槽,他想,我说这种不对劲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叶修这是彻头彻尾完完全全地误会了吧!!!


tbc


地狱模式只是小叶在他弟弟面前臭显摆而已,不代表他非常客观的想法。

评论(60)
热度(939)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