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24)

说明:真兄弟年下,请注意避雷。有一些原创人物出场。

感情线只有双叶1V1。

前文


(24)


叶秋先带叶修回了宿舍,趁他洗澡给他找了套干净衣服,把叶修换下来的丢洗衣篮里:“你穿我这套回去吧,现在洗明天也干不了。”

他们回学校后雨已经差不多停了,但空气依然是潮湿的。叶修擦着头发,从洗手间里探头出来:“给我条没穿过的内裤。”

“没有。”叶秋没好气。

“我不介意穿你的。”叶修擦干身体,把叶秋给他的T恤套上,下面光着,大大咧咧地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叶秋的舍友还没回来,他最近交了女朋友,往往晚上十一点才回,好在人家不把女孩子往宿舍带,也可能是还没到时候,所以叶修就肆无忌惮地在房子里裸奔。

叶秋没敢看他,一边在衣柜里翻着干净内衣,一边谨慎地措辞:“你做人最好……检点一些。”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叶修站到了他身后,差一点点就从后面贴上他。他甚至能感觉到叶修身上有热腾腾的刚洗完澡的湿气,还有洗发水沐浴露混杂在一起的潮乎乎的香味。

叶秋全身的毛孔都缩紧了,叶修呼出的热气就打在他脖子上。还差一点儿,他马上就要贴上来了,用他光溜溜的下面什么都没穿的身体。

叶秋觉得自己快炸了。

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他像一只进入濒死反应的小动物一样静候了十几秒,叶修一动不动,也只是用他平静的呼吸气流轻轻拂过他的脖子。

叶秋找回一点声音:“……你在干嘛?”

“我在检点地等你给我找条没穿过的内裤。”叶修轻声回答他。

操。叶秋在心里简单粗暴地骂了后面那人一句,他简直不想承认那一刻心里涌上的无与伦比的失落。不过他也很感谢事情是这么发展的,要是叶修真贴上来了,那八成就是个坏心眼的玩笑,但他的反应估计就会比现在还要窘迫慌乱上几百倍。他翻了条没穿过几次的深色平角裤出来,向后一抛,叶修抬手接住。

他坐在叶秋的床沿把它穿上,整理了一下里面,啧啧感叹:“太紧了。”

叶秋斜睨他:“你跟我借内裤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对不对。”

“怎么也是你哥,比你大就是比你大,”叶修把叶秋给他的长裤套上,“不是借,它已经是我的了。这身衣服也归我了。老爸肯定没教给过你,咱们家的家训就是雁过拔雁。”

“你的你的都是你的,看上什么拿什么,”叶秋把外套递给他,“可以去吃饭了吗?叶扒皮?”

“我刚看到你柜子里有件风衣挺好。”叶修穿上衣服,整了整手臂,系扣子。

“想都别想,”叶秋暗想这家伙还挺识货,只挑着贵的要,“那是春秋装,你想要的话秋天再来拿。”

“春天还没有结束!”叶修严肃指出。

“少废话!走走走。”叶秋把他推出门。


叶秋本来想带他去平时同学聚会经常去的那个馆子,但叶修表示吃了几顿公务餐很腻了,就想吃点家常的,于是俩人就去了宿舍附近的一个食堂。这个食堂翻新不久,环境还可以,但人也多,点什么都需要排长队。叶秋把叶修安顿到一个麻辣香锅点餐的队伍末尾,按住他两边手臂,确认似的压了压:“你就老实排在这儿,跟着前面走,想吃什么自己点,我都行,多要几份牛肉和鸡肉。别忘了再要两碗米饭,刷这个卡。点完别乱跑,我过来找你,懂?”

“我们公司也是有食堂的,”叶修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当谁没吃过啊。你去干嘛?”

“我去买点喝的,给咱们占个位置。酸奶还是可乐?”

“我刚看到那个冰柜里有用纸盒装的小碗,是咱们小时候吃的那种吗?”

“太凉了,你想吃等回去的时候再买。那就酸奶了,健康一点。”

“可乐。”叶修说。


叶修一边排队一边四处张望,他觉得很新奇。嘉世的食堂跟大学里还是很不一样的,人没那么多,菜品数量少而精致,营养搭配得更好,而且战队成员不花钱,对他们来说就是小型自助,虽然干净,但吃惯了也没意思。这里闹哄哄,忙碌碌的,各种混杂的饭菜香气,而且大家脸上都协同一致地写着很饿,看得叶修也很饿。他专心地研究打菜窗口上张贴的菜牌,用以充饥。

一只手轻轻搭在他身上,顺着他肩胛骨缓缓下滑,像是特别温柔地爱抚过他后背的每一条肌理那样,最后停在了他侧腰上方的位置。

被碰到的一瞬间叶修还以为是叶秋在叫他,但接下来的动作让叶修差点毛了,他本能地一扭头,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那人的手还在他身上,叶修是惊魂未定的状态,脸色都快青了:“你干嘛?”

说完这句话,他才僵硬地往前一闪身,让那只手滑落下去。

那个人看上去比他更像见了鬼,一脸吃惊:“叶秋?”

叶修立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但那只手的不良触感还黏腻地停留在他身上,演技精湛如叶修也一时找不出什么好脸色给他:“认错人了吧,同学。”

这人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的脸,随即目光慢慢下滑,到叶修胸口。他认得这件T恤,曾经看叶秋穿过不止一次,但这个胸膛的坚实程度显然也不是他最近朝夕相处的那位。但是五官真的一模一样,要命,这位跟叶秋气质和神情完全不同,但五官居然能这么像。他立刻就反应出来是怎么回事,非常诚恳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真的认错了。”

叶修缓了过来,看着这人局促地道歉的样子,也有点愧疚,甚至觉得自己刚才反应太激烈:“没事,那位是我弟弟,经常有人认错的。吓我一跳,没事了。”

王珏朝他笑笑:“哥哥好,我是他朋友。”

“你好。我想也是这么回事,”叶修说,朝后面充满优越感地一扬头,“别套近乎,排队去。”


“刚遇到你朋友。”叶修说。

叶秋把巨大一个钢盆放在两人中间。他选了个靠窗靠角落的位置,吃饭时能看看窗外的夜景和人流,也没有那么吵。他递给叶修一双筷子,给他把酸奶的吸管扎进去,把瓷瓶墩到他手边:“我朋友很多的,遇到也不奇怪。他认错了?你要得是不是有点多了,吃得完吗?”

“我把他的份也点了,”叶修朝门口的方向张望了一下,“万一等会儿再碰到了呢。”

“那也自己吃自己的,我们没有这个说法。”叶秋没往心里去。他跟叶修不一样,叶修很怕在他的工作领域里暴露身份,也叮嘱过叶秋这件事,但叶秋是不用去介意别人知道他有一个双胞胎哥哥的,只是没有契机跟谁提过,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讲述自己家庭和过往生活的人。他也不想让哪个哥们掺和到他跟他哥的叙旧中去,开什么玩笑,这么重要的私人场合。

但叶修像是很在意的样子:“刚才我看到的那人是谁啊?戴眼镜,头发大概到这儿,长得还挺清秀,跟咱们差不多大。”

“在学校里我大概认识一百个这样的人,谁知道是谁啊,吃饭吧,大哥。”叶秋从盆里挑出两只虾放到叶修碗里,又给自己夹了几筷子牛肉,闷头扒饭。他上了几小时的课,开了一会儿车,已经饿得不行了。

“不对,这个人你肯定知道。”叶修认真地说。但他也很饿,一边用牙齿剥开虾壳一边想了想措辞,把虾肉囫囵剥出来吃下去又就了口米饭,才说:“应该跟你关系挺不一般的,我猜。”

“徐博?范景明?王珏?”叶秋还真想了下:“算了,叫名字你又不认识。干嘛聊他们啊?你知不知道我这半年干什么去了。”

叶修的注意力暂时被转移了:“说说。”他把筷子伸向盆里,准确地夹走了最大的那片牛肉。


tbc

评论(48)
热度(892)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