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23)

说明:会有真·兄弟年下,请注意避雷。有一些原创人物出场,毕竟原作里对叶秋交代太少,而写长篇的话必须要把弟弟这边的生活写出来,但戏份不多,就是为了配合主角的剧情。感情线只有双叶1V1。

前文


(23)


叶修这几个月过得还不错。嘉世从创立以来就一直在走上坡路,无论战队成绩还是俱乐部建设。叶修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也在成长,跟他的队伍一起,从自身的理论、经验到竞技状态,再扩大到整个队伍的配合,再宽泛一点,俱乐部的物质支援。而整个荣耀联盟都是一幅前景大好的样子,这是很直观的,比赛场的上座率,赞助商的数量和名气,越来越正规的规则和流程,还有选手们明显提高了档次的待遇水平。叶修乐见其成,这意味着他赌对了方向,这个游戏生命力很强。

但是这对他生活影响不大,他签的是长约,陶轩倒是明确地跟他提过要修改条款,比如说在公众面前露面,参与一些商业代言的合作,享受分成之类,但叶修痛痛快快拒绝了。那时候他还没回过家,他是真怕他这么招摇地跑出去四处接广告站台,他爸说不准就什么时候出现在他面前,提着他脖子把他拎回去;后来家里气氛松动了点,他也没再有这方面的心思。而且他也比较排斥做那些跟游戏和比赛本身关系不大的事,只靠本事挣钱,带领嘉世比赛打出成绩,然后以嘉世整个队伍的名义去签约就够;而让他出去接广告代言,那是要把他这个人做成一个商品,叶修私下里想过,这条路如果走了,很可能会越走越偏,到最后被拿到台面上广泛传播的那些东西,跟他的胜利、跟他的实力也许就没多大关系了。他不喜欢这样。所以哪怕很多人来劝说,陶轩、队友、俱乐部的同事,甚至联盟老大金成义都跟他谈了几次话,但叶修的口风从没有松动过。相比起同等位置的人,挣得确实少了点儿,不过吃喝不愁,还能周济一下朋友,叶修自己又没什么物欲,所以过得很滋润。

也因为一直尽量把自己置于更加隐姓埋名、隔绝于人世的生活,叶修交往的环境是很单纯的,就俱乐部、职业选手们,以及一些联盟的工作人员。他连粉丝都几乎不接触,嘉世给他申请的微博账号已经有几百万的关注者,但是他从没登过那个账号,偶尔看些资讯都是通过别人的手机。打荣耀的职业选手们有性格跟他类似的,不怎么跟粉丝交流,很少发微博或者接受采访,也不喜欢发表意见;也有非常极端的反面,致力于在社交平台刷存在感,发些个人生活的东西,三天两头在宿舍里开游戏直播。嘉世也有这样的队员,但叶修觉得这个只是个人爱好,不影响打比赛——以及不会卖了他——就行,没有干涉过。这种行为无疑很吃香,加上联盟因为要扩大全面的影响力也会暗地里推一把,所以有段时间职业选手在非比赛时段做直播的风气特别火。

叶修也看过一些直播,虐普通玩家的局都没什么意思,但也有职业选手用私人账号约着竞技场PK的,偶尔会有亮点,看下来很有趣。有时候他也犯坏,看到有大神直播打指导赛之类的,就开了没人知道的战法以外的小号上去撩对方,把人家打死,再一声不吭地退游戏,深藏功与名。但他真的很少这么做,一来他有很多正经事:研究对手,研究装备,研究战术,盯训练营,跟陶轩崔立等人讨论管理和经营类的事情,二来这些直播对他来说没有任何营养,就是消遣,老欺负这些官方手下败将也不好。

结果就是这个领域里出了事。荣耀比赛发展到现在,势头越来越旺,必然会挤占其他游戏和比赛的生存空间,就算不搞恶性竞争,但自己露出小辫子的话也不能怪别人揪着打。有天晚上某个职业选手在自己宿舍直播——这时候有一些俱乐部还没有太严格的管理规定,比如说不能把对象带到宿舍来同居之类的——直播过程中跟一旁的女朋友发生了口角,这人是个人品恶劣没什么底线的主,当着镜头面前的十几万人对女孩子动了手。当晚社交平台和媒体就炸了。恰好那个人还是他们队的主力之一,俱乐部低估了事件的严重程度,第二天的口径仅仅是深刻批评真诚致歉留队观察之类的,进一步点燃了大家的怒火。然后就朝着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不光整个战队的风气和良知遭到批判,成绩也被质疑,再然后荣耀联盟和联赛都被扣上了护短、不辨是非的帽子。

金成义那帮人脑袋还是清醒的,一边赶快请了专业的公关公司来做危机处理,一边忙着开会,召集各种人来做内部思想工作。给俱乐部老板们开了一波关于舆论和队风管理重要性的培训会议,又找来了各家队长,要求大家不能只抓成绩,还要重视成员的道德、作风问题。头天晚上大家到了B市,第二天上午开完会,各回各家,继续准备周末的常规赛。——计划是这样,费用自然也是联盟出,只负担每位队长的头一晚住宿和来回机票,以联盟的风格来说已经仁至义尽了。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字面意义上,第二天一早B市就开始下雨,等会开完了也没停。想着不会有什么影响,联盟的大巴还是把航班时间接近的几位一起拉到机场,然后就麻溜闪人了。

叶修回程的航班从中午就开始延误,他跟几位也走不成的队长一起吃了顿便饭,韩文清请了客。稍事休息之后大家就道别,各回各的候机口无望地等着去了,叶修跟孙哲平的航班登机口离得不远,他没有打发时间的电子设备,就跟孙哲平坐一起蹭他手机里的比赛视频看,让他不得消停。他非常好意思,看到比赛的要害处就拿手点人家手机屏幕暂停下来,孙哲平烦得不行:“你为什么不买手机?”

“我不需要手机。”叶修坦然地说。

“你现在不就需要了吗!”

“我现在也不需要啊,你不是还没走吗?”

“操,那我要是走了呢?”孙哲平抬头,候机口的信息屏上刚更新了他的航班预计登机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比叶修强得多,远处的那块望过去只写了个延误,连时间都没显示。

这还真是个挺严重的问题,叶修望着孙哲平思考了一秒钟,有点严肃地问:“你还记得老韩在哪个登机口吗?”

孙哲平露出服了的表情:“我出钱给你买个手机行不?这里头有手机店吧?”他张望一番,叶修摆摆手:“不要,这东西太麻烦了,无事生非。”

“我觉得你比它麻烦。”孙哲平哼了一声,从包里掏出平板,给他开了热点连上,调出比赛视频网站,递给叶修。

叶修感叹着接过来:“早干嘛去了。”

“要不你拿着这个,不过你得给我快递回来,里面有我出去玩拍的好多照片。”有价值的资料倒是没有,否则孙哲平也不会这么大大咧咧地借给叶修用。但叶修不置可否:“不用。”他没看视频,打开浏览器,三两下点开一个网站,登录进去,操作几下,失望地啧了一声:“不会吧,高铁票都没了?”

孙哲平凑过去看,原来叶修在查这天B市到H市的高铁票,所有座位都是“无”。叶修又换了搜索条件,查询当日所有B市去H市的火车票,但惊人地,所有的座位都是“无”。孙哲平求学和旅游时也自己买过票,从没见过这种情况。叶修又机智地换了到达站,S市,N市,n市,只要是这天的票,都是“无”。

叶修喃喃自语:“为什么这帮家伙都比我聪明。”

孙哲平被他逗乐了:“可能是因为你也不怎么聪明。”

俩人沉默了几秒,孙哲平眼看着自己这边地勤都来了检票口,说明真的能飞了,于是叮嘱他几句:“我要走了,估计你一会儿也能飞。平板先借给你,你给我寄回来。”

“不用,你一走这玩意不就变砖了。”叶修把平板塞回他手里。孙哲平一想也是,把它装回去,理了一下包,起身准备排队:“韩文清好像是C21还是C20,刚看他登机牌上写的,你去看看他走了没。不行就赶紧联系联盟那边退票,找个酒店住下,明天坐车回去。”

“行了,回见,一路平安。”叶修跟他道了别,又走到自己登机口这里,看了看信息屏,依然没动静。他这边稀稀拉拉地坐着一些人,表情都比较焦虑愁苦。叶修又等了不知道多久,突然一直被他作为背景音的机场广播里出现一条让他关心的消息:“尊敬的旅客朋友,我们很抱歉地通知您,从B市飞往H市的XXXX航班由于天气原因取消……”

身边的人群略略骚动,已经有人骂出声来。叶修当机立断起身往外走,心里迅速过了几个念头,立刻选出了最方便的那个。他循着登机口的数字一路找过去,还没走到C20,就在迎面走来的人群里看到了韩文清。

俩人大眼瞪小眼,叶修:“你怎么样?能飞吗?”

韩文清脸色不是很好看:“我不等了,改了高铁回去。你航班取消了?你怎么走?”

要离开候机口的话不是走这个方向,叶修意识到韩文清可能是临走前正好听到他航班取消的消息,来看看他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心里很受用,朝他笑笑:“我有去处。借一下你手机。”

他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叶修借韩文清的手机登上了QQ,联系到叶秋,下了Q,把手机还给对方:“谢了老韩,最后几场加油啊,争取季后赛别一上来就遇到我们。”

“还怕你么。”韩文清收起手机,冷冷地说。他们一起出了候机楼,韩文清运气好买到了回Q市的票,直接打车去了南站,叶修坐机场线到了三元桥。除去因为天气原因这种不可抗力导致的计划改变,他这天过得还是挺顺利的,只有出地铁站时遇到了小意外:他来的时候没注意南北方天气差异,此时H市已经很热了,早就穿上了T恤、短袖;但B市一下雨,气温立刻降回十几度,叶修那件薄衬衫被暴雨一浇,再吹点风,上车之后感觉自己都冻住了。

叶秋还沉浸在自己完全不是自己本以为的那种理性正常人的震惊中,叶修抖抖索索地动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吼道:“你脱衣服干嘛!”

“我衣服淋湿了!”叶修比他还不可思议。他光着上身,露着白白的胸膛和肚皮,湿掉的衬衫和里面的小背心被他一股脑儿丢到后座。

“哦。”叶秋觉得自己有点反应过度。叶修仔细打量他两眼,然后理直气壮地要求:“把你外套给我。车里有暖气吗?给我开一下。”

“你有病吧,五月开什么暖气。”叶秋一边抱怨,一边把外套脱下来。他里面就穿了件T恤,但车里并不冷,叶修显然只是冻坏了。他看着叶修把外套穿好,拉链都拉上,叮嘱他一句:“安全带系好。过会儿你就暖和过来了。”

他也扣好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tbc


职业选手打女友的情节是用前段时间真实发生的某件事改了一下;

这个时候荣耀联盟影响力还没有那么大,所以设定几位队长还是可以正常候机和坐经济舱的,等到再过两年就不行了。

评论(46)
热度(869)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