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19)

说明:会有真·兄弟年下,请注意避雷。有一些原创人物出场,毕竟原作里对叶秋交代太少,而写长篇的话必须要把弟弟这边的生活写出来,但戏份不多,就是为了配合主角的剧情。感情线只有双叶1V1。

前文


(19)


这个年过得兵荒马乱。初二初三连着两天亲戚聚会,初三晚上父亲公司临时决定派一个团队去国外谈某个项目,初五就要走,秘书会随行,所以初四叶秋就被丢到了公司里。

从叶秋稍微懂点事起这位于秘书就跟在父亲身边,老爷子一手带大的下属,做事妥帖又周密,虽然职位上只是总裁助理,但就连叶秋也知道父亲是把他往二把手那个方向培养的,有点等他退下来之后跟自己搭档的意思,所以虽然叶秋跟他没什么深交,但关系一直不错。大年初四,除去为了出国做准备工作的几位,公司里再没其他人,于秘书从手头的一堆工作里抽身出来,带叶秋去了会议室,给他倒了杯水,开门见山:“工作这方面,你自己有什么具体规划么?”

他似乎并不觉得问一个大三学生这个问题为时尚早,好在叶秋也不觉得,跟父亲定好实习的事情之后趁这两天也想了想,自认为思路还是比较清晰的:“我想出国读硕,再进外企工作一段时间,几年吧。”

于秘书在他对面坐下来:“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叶总跟我聊过,听他的意思,他打算让你毕业之后就进公司。”

“我也想过。但我们这个行业专业领域的东西还是研究得深一点比较好,我是抱着这个想法才想继续学习几年的。进外企是打算学习一下他们的管理方式,要是只在我们公司工作过,我怕越来越狭隘,”叶秋说,“反正我爸年纪也不大,再工作个十几年没什么问题吧,我觉得我的时间应该够。”

于秘书点点头。他是叶秋口中的“只在我们公司工作过”的典型,但也接触过一些跳槽过来的中高层,民企跟外企在思维方式、工作风格上有很大区别,叶秋的想法他是同意的:“所以你还是打算回来吧?有没有想过自己创业之类的?”

叶秋想了一下:“这个还真没有。”

“很少见,现在的年轻人想法都好多。”

叶秋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其实他认识的同学里不乏大学时期就开始做项目的,失败或者夭折的居多,往往终结于没有时间、没有合理规划、没有社会资源,但都有一个看上去特别让人兴奋的开始。如果确实想做事,叶秋还真能从他爸爸这里找来不少资金和渠道,但他一直都心如止水。可能是从小物质和精神生活都比较富足,或者是受到的教育太中规中矩,更或者是父亲给他指的道路太明确,导致叶秋一直没什么强烈的以一己之力去改变世界的冲动。他知道自己不算什么有雄心壮志的类型,但也会是一个好的继承者。叶秋耸耸肩:“我想先把学业基础打好,这样至少还有一点会的东西。”

于秘书笑了笑:“叶总说你特别踏实靠谱,看来还是父亲最了解孩子。”

叶秋很少听到老爸在别人面前夸他的话又转回到自己耳朵里,心里一暖。父亲当面表扬他和背后在别人面前夸他,两者的重量截然不同,前者比起公允的评价更像是父亲疼爱儿子的表现,而后者则是打心眼里为他感到骄傲,甚至到了可以在别人面前感叹的程度。于秘书并不是谄媚的人,他的话一般都平实可信,这让叶秋的愉快更加真实。还没等叶秋回应,于秘书又说:“叶总跟我聊起过你们,很久之前。几年了,应该。”

你们。

叶秋瞳孔微微扩张,他尽可能地压抑住心跳,假装若无其事地问:“是么,他怎么说的?”

“那时候你应该还没高考,”于秘书起身,也给自己倒了杯水,“不过叶修应该已经跑出去了。叶总要是真想找他的话,怎么可能找不到他,他觉得他玩心比较大,但是玩这种东西,总是有够的吧。与其把他死拉活拽地弄回来,不如等他玩累了,收了心,自己就回来了。结果。”于秘书轻轻叹了口气。

“结果他决策失误,事实证明玩这种东西是没有够的。”叶秋开玩笑似的接了一句。他回想起叶修有一次打电话回家,那时他已经考上大学,父亲当时还联系了几位叔叔查叶修的下落。对比起于秘书描述的态度,应该是在自己考上T大之后,父亲放任叶修的忍耐就已经到了尽头。叶秋想起来,叶修就是那时候第一次告诉父母他在做什么——电竞,或者说得更明白些,“打游戏”。怪不得父亲会那么生气,他以为对叶修适当怀柔能换来儿子的迷途知返,没想到对方还玩出花儿来了。

“那要分人。你平时也总会有些娱乐活动吧,会觉得没够吗?”于秘书说,“谁都喜欢玩,全看能在多大程度上控制住自己。”

“也许他并不一定当那些东西是玩。”叶秋说。

于秘书并没有反对:“嗯,叶总让我查过这些东西的名堂,怎么说呢,算是新兴产业的一个分支吧。但现在文娱产业这么发达,每天都有很多新东西产生和淘汰,即使电竞目前是大热门,它下面也包含着无数个游戏,无数分类,更新换代的速度非常快,也许还没有等它长大,它就已经死了。说实话,如果叶修去做这方面的投资或者经营,你看叶总愿不愿意支持?多少钱他都会给,因为这才是正经做事业的方式。但就我所知,他是自己去打比赛,在这个产业链里不算是底层,也算是次一级的底层了吧,吃青春饭,靠成绩说话,打不出成绩来就立刻走人,除了挣点辛苦钱没任何发展方向。这不是玩?”

叶秋苦笑:“怪不得今年过年老爸臭骂了叶修一顿,看来都是于哥你的功劳。”

“我实话实说。不过你们怪不到我身上,我跟叶总说了,如果叶修有心的话,他将来能做这方面的生意,现在就当在积累经验。你应该替你哥哥感谢我帮他说话。”

“那我真心实意地感谢你,”叶秋诚恳地说,“而且我估计以后还少不得你继续帮他说好话。”

于秘书又叹了口气:“其实那次叶总还跟我说了不少叶修和你的事。我不知道他跟你谈起过没有,本来公司这边他是打算让叶修接手的,他觉得你的性格适合从政,正直、稳当,做事非常清楚利害。这样你们两个搭配在一起,怎么样都顺。叶修聪明、想法多,胆子也大,叶总其实是非常看好他的。”他闲闲地喝了口水:“当然,他不是说你不聪明,他的意思是你没他那么鬼,而且不从政太可惜了。”

父亲这个思路并没有跟叶秋提起过,但叶秋也不意外,他熟悉那么多父亲在官场上的朋友,那可不仅仅是为了他毕业之后在公司里工作铺的路。可惜叶修的出走让父亲这个计划基本上成了泡沫。叶秋没觉得自己的意愿自由受到了侵害,他并没有一定要去做什么的目标,但父亲对叶修的想法让他觉得有点温暖,也有点替父亲心酸。他想了想:“也不一定,可能再过几年叶修也就回来了,哪怕他年纪大点,也总能慢慢上手的。”

“那你呢?”于秘书说,“按照你父亲本来的打算,如果你从政,其实没必要出国,甚至只会起到反效果,在国内读博再考公更好。你哥哥的人生选择跟你息息相关啊,你别想得太简单了。他要是早点回来读书再接手公司,你就可以走这条路——当然我是说,你愿意的话。但他要是不回来,你就可以自由地出去留学,去外企历练。可是如果等你走了后面这条路,结果他又回来了怎么办?公司听谁的?就算你俩能协调好,不会太浪费了吗?不过我说的这些,是建立在你自己没有明确目标的前提下,当然如果你有自己的明确选择,可以不用去考虑他怎样。”

叶秋倒吸了一口气。他算是理解为什么父亲这么着急了,长久以来自己过得比较自由,叶修也活得足够恣意,两个人都没有好好计划过未来,但有人会帮他们考虑。父亲没有跟他提过从政的事情,但教导过他许多官场上的道理和玄机,甚至对叶秋的教养、仪态都足够挑剔,也许从叶修离家出走之后他就开始为叶秋打算另一条路,但并没有放弃最初的希望。叶秋安静地想了一会儿,说:“从政的话,还是太艰难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毕竟没办法指望叶修,”于秘书说,“不过不走这条路也没关系,只是你家就少了后盾而已。”

叶秋思考了好久。他自己都没想到会在这么不经意的一天里面对人生选择,按理说这该是父亲对他提出的,可是父亲没有说过,也许是因为早就对叶修死心,毕竟这是他许多年前的想法。也许是因为他担心自己的发言太过强权,他已经暂时性地失去了一个儿子,承受不起因为过度强势地安排第二个儿子的命运而致使对方也逃离身边的代价。那就暂时享受一下父亲温柔的沉默吧,一来,真走那条路的话人生会太受限制,天然地失去做很多合法坏事的权利;二来,如果真遵循了父亲的安排,当务之急就是把叶修弄回家里。叶秋觉得这可行性不太大。

叶秋深呼吸一下:“就这样吧,不要考虑叶修了。而且我也比较喜欢进企业做事,自由。”

于秘书点点头:“也好,比起叶修来,我也觉得你更靠谱些。那我就先安排你去分公司吧,你没社会经验,从最下面做起比较好。我会跟他们领导打个招呼,不要让大家知道你是谁,免得对你区别对待。”

“谢谢于哥。”叶秋真心实意地说。

“有什么明确的方向吗?管理,营业,实验室,车间?都转的话你转不过来,建议工作之后再细致了解。你时间怎么样?”于秘书掏出手机,开始翻通讯录。

“都行,听你的建议。”叶秋把下学期的空闲时间告诉他。于秘书没怎么犹豫:“那就营业部,时间比较自由,主要看成果。”他一边说着,一边拨通了某个号码:“丁总?……新年好新年好。我这边有个实习生,初六你帮忙安排下吧,看跟着谁。……没背景,总部这边实习生招得有问题,多出一个人来,本来要拒了,结果人直接把电话打到我这来了。孩子还不错,T大的。……好,不,不用费心,该怎样怎样。……好,新年快乐,回见。”

于秘书挂了电话:“准备一下简历,家庭关系不用写。你记一下这号码,初六直接找她。有事的话给我发……”他顿了顿,“你需要给我发邮件吗?”

叶秋笑起来:“不用,多谢于哥,有事我自己会解决。”


tbc


丁总只是分公司某部门的一个小经理,于秘书还是会跟大BOSS打招呼的啦~把他故意写得强势直接了点,毕竟叶父带出来的。

评论(35)
热度(944)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