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18)

说明:会有真·兄弟年下,请注意避雷。会有一些原创人物出场,毕竟原作里对叶秋交代太少,而写长篇的话必须要把弟弟这边的生活写出来,但戏份不多,就是为了配合主角的剧情。感情线只有双叶1V1。

前文


(18)


“你就穿成这样?”父亲皱眉,又打量了叶秋一眼。

“什么年纪就穿什么样,今天不是没有其他长辈吗?”叶秋系好大衣的扣子:“穿太正式会让人笑话的。”

晚上的饭局是为了什么,用脚后跟想也知道。上了大学之后父亲就有意识地带他认识一些人,叔叔,伯伯,老师,各种总,各种长。既然有心给他铺路,肯定就不会仅限于事业这方面。不过自己人也有亲疏远近,能在今天晚上约这个饭,说明关系足够好;能让他一贯不去在意这些细节的父亲关心他的着装,说明也没好到那份上,是需要花心思去维护的。叶秋一边开车,一边问副驾驶的父亲:“今天是您安排的?”

父亲微闭双目,不知道在想什么,只点了一下头。

“知道了。”叶秋说。要在平时,父亲的秘书都会跟着,大小杂事都交给他,但偶尔的私人场合里,叶秋就会把这些事情承担起来,很让他父亲放心。叶秋没什么想法地继续开车,他并不排斥父亲这些用心,见长辈也好,见妹子也好,多认识一些人始终没有坏处。

“你王叔叔的女儿叫王宛,是我看着长大的,”父亲说,语气难得地比较柔和,“特别好的孩子,从小就没让爸妈操过心。”

“人家才大一啊。”叶秋打着方向盘,漫不经心地应声。

“那你就更应该照顾人家。战友,校友,这些关系是最牢固的,尤其是你这个年龄段结交的关系。你以为T大毕业的学生厉害在什么地方?光靠自己单打独斗能有什么用?”

这些话上大学以来叶秋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父亲也不是絮叨的人,很可能是叶修回来这么一趟,让他意识到更有必要抓紧对另外一个儿子的教育,免得两个篮子里的两只鸡蛋都打了。叶秋也不跟他爸虚与委蛇:“前阵子听说出了不少事情,王叔叔没受影响?那他快要有好消息了吧。”

父亲跟儿子也没什么好避讳的:“只是有风声。可能就在年后,快了。”

“那他这几年真挺顺的,记得刚上高中的时候他来家里做客,连我看得出来他境况不太好。”

父亲感叹一声:“你看看现在?你王叔叔做人正直,正直的人肯定是会有回报的。”

那也要看是跟谁比了,叶秋在心里说。他的价值观相较父亲这一代人,弹性要更强些,父亲骨子里对某些品质怀着理想主义的执拗——这点某人真的完美地继承了他,但在这方面,叶秋觉得他俩比自己都要单纯。不过他倒也意识到了为什么父亲会想要介绍这个女孩子给他认识,知根知底又家底清白,在父亲看来,估计很难遇到这么合适的。

父亲选的餐馆也在东城,离他家不远,是个改造成私房菜馆的四合院,叶秋来过几次,院落里有点仿古陈设,可以四下里逛逛,菜做得也好吃,而且客人很少,因为只有三个单间。他们比预定时间早一点到,但是王叔叔和他女儿竟然已经到了。女孩子正坐在她爸爸旁边玩手机,看到叶家父子进来,很礼貌地站起身来,看到叶秋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瞬间就若无其事地恢复了平淡又乖巧的表情。

两位大人颇显热络地介绍了一番,叶秋向王叔叔问过好,朝女孩笑了笑:“你好,叶秋。”

女孩的眼神“刷”地又亮了,比刚才那下还长久:“叶秋?”声音竟然有些吃惊。

T大神人无数,叶秋顶多也就沾个成绩好和长得比较帅的边,并不具备在学校里出名的资格,所以他本能地知道女孩的惊讶肯定不是因为自己。那是因为哪个人的名字,也很清楚了。叶秋笑着落座:“是啊,重名的很多吧,看过一个电影的主角也叫这个。”

“嗯……”女孩子看着他,若有所思,但也没再说什么。但是她明显活泛了不少,表现出很乖而且很开心的样子。然后无非就是你来我往那一套,哪个专业的,学习辛苦不辛苦,嗯,学长学姐们都不错的,体育是比较严格,咱们学校的风格就是这样,习惯就好了,有问题可以找我,好的,留一下手机和微信吧,等等,等等。两位父亲也很高兴,偶尔插句对对方孩子的夸赞,或者是寒暄一下生活上的小事,四个人就着这种乏味而友善的气氛慢慢吃着饭。叶秋把场面照顾得很好,足够体贴有眼色,但是又适当表现出一点正直和笨拙,没有人会喜欢聪明得太过分的人,更何况他也不是。

父亲的情绪都写在脸上,是真对他的表现感到满意,差不多把王叔叔夸奖他的那些话全部听进了心里去——本来就是,他是他值得骄傲的儿子。叶秋一边安静地听着两位长辈讲话,一边想,这位王叔叔也是,之前他见过的那些父亲的朋友也是,从没有听到他们向父亲问起过叶修的情况,哪怕只是为了寒暄。这不是漠视,更像是一种刻意的回避。叶秋想,说不定他哥哥的出走,对父亲的影响比他表现出来得还要深,深到仿佛成为了他的社交领域里的一个避讳。

“小秋。”王叔叔突然叫他,叶秋赶快应了一声。

“宛宛没来过这里,你带她去逛逛吧,院子布置得不错。”王叔叔说。

叶秋站起身来,反而王宛先皱了眉,她早就撂了筷,低头玩半天手机了:“不想去,外面太冷,就屋里呆着好了。”

“走走吧,饭后活动一下比较好。”叶秋说着,已经穿上了大衣,从衣架上取下女孩子的羽绒外套。王宛没再说什么,站起身来接过衣服,把手机塞兜里,蹦蹦跳跳地跺了几下脚,跟着叶秋走了出去。


“他们不是要我们出来聊天,是他们有些事要聊,但不方便让我们旁听。”叶秋合上门,走了几步,才低声告诉她。

王宛“啊”了一声,恍然大悟的样子:“你真厉害。我平时很少跟爸爸出来,都不知道这些。”

“这些也没什么,偶尔听一下他们的话就可以了。”叶秋说。比起自己来,她被保护得太好,以她的家庭背景来说不应该是这么单纯,不教她这些,可能还是父亲希望女儿没什么心机地长大吧。叶秋四处看看,想找个暖和点的地方带她过去坐,女孩却突然开口了:“学长,你今年大三的话,是二十周岁?”

“嗯,我九七年生人。”叶秋回答她。他听到女孩倒吸了一口气:“这个也一样。你生日是什么时候啊?”

叶秋用一秒钟的时间思考了一下以王叔叔的工作能不能去查他的户口,好像完全不沾边,那就好:“我九月的。怎么了?”

女孩声音有点失望:“哦,不一样……我刚吃饭时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就是那个叶秋,听说他也是B市的,而且年龄也对得上。”

这是叶秋在这个堪称漫长的晚上第一次感觉到有趣,不,与其说有趣,不如说他心里突然被这个从别人口里说出的名字点亮了:“嗯?哪个叶秋?”

“是一个电竞选手,你知道电竞吧?荣耀听说过吗?”

“都听说过,但没有太留意。这个人怎么了,很厉害?”

“嗯,是特别厉害。”女孩用一种毫不迟疑的语气说道。叶秋心头突地一甜,他好像从来没有听人以这种口气提起过那个人,他甚至有些吃惊,真理只有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才能被验证,才具有说服力——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见”他哥哥的成绩。

“也特别神秘,”王宛完全没意识到叶秋在想什么,对她而言只是在描述一些事实而已,“跟你一样大,我听八卦说他是B市人,但他从不露面的,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连录音之类的都没有。我刚吃饭的时候还一直在想是不是你,因为他特别聪明,就是已经公认的、厉害到那种已经不是正常人的水平了,要是咱们学校的我一点儿也不意外。不过我后来又想,他的队伍在H市,你们专业课程这么繁重,你也不太可能有时间跑来跑去吧?”

她抬头看了看叶秋,眼神闪亮亮的:“不过如果你说你是,我真的不奇怪,毕竟他太神秘了,说不定就是为了掩饰T大学生的身份,然后周末跑过去打个比赛之类的。”

叶秋笑:“哪有这么轻松的事,他要是那么厉害,就不可能是周末打场比赛这么简单。他们平时应该也会有很系统的训练和学习之类的,就跟我们得上课做实验一样。”

“有道理。”王宛点点头。

明显这妹子对他哥的身份抱有不切实际的想象,但是叶秋喜欢她谈到他时语气里的热忱,这让他意识到他哥哥被比他以为得要多很多的人关心着。这种积极的情感,哪怕不能亲手送到当事人手里,但它们的存在本身就是美好的。叶秋想了想:“那这么说,你是他的粉丝?”

“不是,”王宛一口否认,“我没有特别粉谁,喜欢看比赛和八卦多一点。平时时间不够,也很少能自己玩。”

“那他确实挺值得八卦了,毕竟现在不愿意露面的人可不多。”

“啊,”女孩突然察觉到什么,“你对这个会不会不感兴趣?学长你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

“不会,我还真挺感兴趣的,”叶秋没有回答她的另一个问题,“可以再跟我讲讲,我之前没接触过电竞这个行业,感觉很有意思。”

话题被肯定,女孩明显开心:“好啊,你想知道哪方面?比赛的情况,俱乐部,选手八卦?”

“就还说那个叶秋吧,”叶秋说,“你刚说这个人跟我一样大,名字也一样,想想也很奇妙,不知道他的生活是怎样的。他有什么事迹吗?”


叶修在电脑前一屁股从下午坐到了晚上,跟苏沐橙一起去食堂吃完晚饭就又回了宿舍,他带着嘉王朝的人打野图BOSS,苏沐橙趴在他身边的桌上做卷子。写着写着,苏沐橙听到叶修指挥的声音停了下来,应该是BOSS倒了。又过了会儿,苏沐橙说:“我不想高考啦。”

叶修正在边做春节任务边等下一个BOSS被发现,听到苏沐橙的话,把耳麦摘下来,转头看她一眼:“已经决定了吗?”

苏沐橙晃着手里的笔,啪啪地拍打着试卷纸,脸上很苦闷的样子,没有说话。

“不要为了逃避作业这么说。”叶修又转过头去,继续敲打键盘,但没有再戴耳麦。

“比起上学来,更喜欢打荣耀。”苏沐橙说,这次的语气很确定。

“是更喜欢打荣耀,还是因为不想上学才觉得你喜欢打荣耀?”叶修说,“职业选手平时也要训练,比上学要辛苦得多,压力也大。”

他顿了顿,语气很平淡:“而且你哥哥比较希望你能正常上学,参加工作。不过我认为你有做职业选手的天分,你要走这条路也可以。所以,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是不是真正喜欢它。”

苏沐橙不说话,叶修也没有再出声,继续轻轻敲打着键盘。过了一会儿,他退出游戏,拔了账号卡,把放在一边的那张沐雨橙风插进读卡器,操作着角色跑去接了春节任务,开始做起来。

“我已经想好了,把哥哥和你的因素都去掉之后,我还是很喜欢打荣耀。”苏沐橙突然说,“我决定了,我要当职业选手。”

叶修眼睛盯着屏幕,嘴角忍不住勾了一下:“好,这半年开始抽空训练。但是高中毕业证还是要拿到,这样等你毕了业,除了老吴,你就是咱们队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人了。”

“好像听到有人在说我坏话。”叶修偶尔会吸支烟,宿舍的房门一直开着一小半,所以吴雪峰直接就推门走了进来。

“可不可能,你问沐橙,我是不是在夸你来着。”叶修转头看他一眼:“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吴雪峰反问,把手里的东西递给苏沐橙:“给你俩的,我家那边的特产。”

叶修回家的事情只有苏沐橙跟吴雪峰知道,他跟家里的关系也是这两个人最清楚。叶修也不隐瞒了:“跟他们有点不愉快,正好也想趁这几天多弄点材料把咱们装备都升级一遍,就趁早回来了。你怎么回事?你回家一趟够麻烦吧,干嘛不多待几天?”

吴雪峰老家在西南的一个小镇上,风景好得惊人,但是交通极其落后,飞机到了之后还要坐几个小时的火车,所以他一年也就回家两次。叶修算了一下时间,这是跟自己差不多时候从家里出发的,老吴也有家庭问题?

“我家那边没几个网吧,过年也不开门,家里的电脑上不了荣耀,跟你一样想早点上游戏,就回来了。反正年前回去得早,他们无所谓的。”吴雪峰说:“今晚公会有活动吗?咱俩是轮流守着还是一起?”

“一人守半夜吧,你先回你屋睡会儿,后半夜我困了叫你。春节任务做了吗?没做的话账号卡给我。”叶修也不跟他客气。

“还没。”吴雪峰拿出账号卡给他,又看看一直安静地坐在一边吃东西的苏沐橙:“怎么样?之前回家太折腾,总是来不及给你们带。”

“比叶修给我买的好,”苏沐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晚饭早被卷子消耗掉了,吴雪峰给她带的点心口感细腻,她吃得超级开心:“峰哥,这个真的好吃,下次我还要。”

吴雪峰沉默了一下,揉揉她的头发:“我有网购的地址,让叶修给你在网上买吧。”

“好啊,那就不用等你下次回去了!”苏沐橙高兴得很,但是一直在敲打键盘的叶修突然转过头,跟吴雪峰对视一眼。叶修脸上没什么表情。就那一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他们也知道对方什么都明白了。

“我去睡了,有事直接QQ电话我。”吴雪峰说。

“嗯。”叶修说。


忙到现在才意识到没上QQ,叶修点了点桌面上那只企鹅,然后切回游戏里,继续机械地操作着。他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任何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离别是必然的,所有人都终将走进自己的宿命里。

道理说起来总是冷静的,前提是它没有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叶修交完了手头的任务,拿起气冲云水的账号卡,发了会儿呆。

几分钟之后他恢复过来,把账号卡放回桌上,继续替沐雨橙风做任务。还有半年,或者,最少还有半年。他一定程度上相信事在人为,或者说尽人事以知天命——在这个问题上,他只能做好自己能够负担到的那部分,他会变得更强,更厉害,即使到那个时候吴雪峰仍然选择离开,那么至少他自己不会再有遗憾。

做完沐雨橙风的任务之后,叶修才意识到屏幕右下角的消息图标从登录QQ起就闪动半天了。他点开,一个个关掉祝福他春节快乐的对话框,直到这天早上的一条消息,非常简洁的一句话:

到了告诉我一声。

是叶秋的,看时间,应该是他登机之前。

叶修平时总是有一搭没一搭回叶秋的信息——不止叶秋,无关荣耀的事情他总是爱回不回,全看心情,此时他全无心情,却把手指放在了键盘上。

所有那些被他视作理所当然和曾经以为会永远持续下去的东西。

到宿舍了,放心吧,你也照顾好自己。


王宛正在跟叶秋讲“叶秋”在QQ上接受记者采访的故事的时候,叶秋手机在衣兜里响了,很悦耳的一串小音乐,是他给叶修设的特别提示音。他对女孩表示一下抱歉,划开手机。他看到叶修的回复,觉得有点意外,但也没什么特别的,立刻回了过去:

早点睡,老爸这边我已经搞定了,你不用担心。

叶秋锁上手机,放回衣兜里。可能是脸上的笑意太明显,女孩的眼神有一刹那的疑惑,但也很礼貌地没有追问,反而是叶秋过意不去地解释了下:“女朋友。”

“哦,”女孩愣了下,立刻很自然地问,“学姐吗?”

“不,不是我们学校的,他在南方。”

“异地恋?比较辛苦吧?”女孩感叹。

“很辛苦,不过也很值得。不说这个了,你继续讲叶秋的事情吧。”


tbc


一开始叶秋说到的那个电影是天行者,主角也叫叶秋并且非常迷人,电影也很好看。

私设老吴是在H市或者周边城市上学期间(大学,读研啥的)遇到了叶修然后加入嘉世的,这就解释了为啥他家里没有可以打荣耀的电脑的问题。

评论(69)
热度(1111)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