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17)

说明:会有真·兄弟年下,请注意避雷。以后会有一些原创人物出场,毕竟原作里对叶秋交代太少,而写长篇的话必须要把弟弟这边的生活写出来,但戏份不多,就是为了配合主角的剧情。感情线只有双叶1V1。

谢谢大家回帖,感觉像自己重新投了回胎似的><

前文


(17)


叶秋目送叶修安检完毕,跟他挥挥手,头也不回地去了登机口,这才转身离开。他回到车里,摸出手机,发了条QQ信息,又回复了几条姗姗来迟的拜年微信,开车回家。

开学之后就是大三下学期,确实也到了该找实习的时候。叶秋对走科研这条路着实没兴趣,成绩好也是他保持优秀的自我要求使然而已,如果不出国的话,那确实该为工作打算一下。春季课程安排其实年前就发了,只是昨晚父亲的用意明显不是正经说事,就是用他来挤兑叶修,他怎么都不可能去当面接这个话茬,但这件事情是好的。叶秋回忆了一下课表,下学期课不多。跟父亲秘书沟通之前,还是先跟老爷子确认好。


父亲余怒未消,脸色难看得很,靠在沙发上看春晚重播,眼睛只盯着电视左上方的一个点。看茶几上的杯子,家里已经来过几波拜年的人,厨房里有水声,母亲在洗什么东西,应该是水果。叶秋脱了外套,换好鞋,走到茶几上收拾那些喝掉一半或者一口没动的茶杯:“还气呢?”

他对应付父亲也很有一套了。他知道父亲以他为傲,就连他偶尔的僭越他都觉得是儿子变得成熟的证明,他越是满不在乎,父亲反而越容易听信他。果然,他爸只是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愿意撒气就是好事,反正也撒不到叶修身上了。

“多大人了?跟你儿子计较什么呀。”叶秋说着,把杯子三五个一撮地捏去厨房,小声跟母亲交代一句:“送走了,心情还不错。别担心他了。”他在厨房转悠了一圈,看了看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又回了客厅,坐在父亲对面,一边剥着果盘里的干果,一边跟他商量:“爸,昨晚你说实习的事儿,我查了下邮件,下学期课程出来了,时间宽裕。我想去。”

父亲表情缓和不少:“那就去。年后就可以,别等着寒假开学,初六上班,你初五先去趟公司,让小于给你交代交代。”

叶秋对此倒没什么意见,反正不去实习,这段时间也会被各种没意思的聚会填满:“好,我要工资。”

父亲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了他一眼:“让他们按照实习工资标准开给你。”

想也知道不会有多高,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叶秋一句“谢谢老爸”还没出口,父亲又说:“要工资的话,那你是打算自食其力?那下学期开始你那张卡我停了。”

“爸!?”叶秋不可置信。父母再怎么严格要求他,钱是从来没有亏欠过的,叶秋很少胡乱花钱,但不乱花并不代表花得不多。他对工资标准稍微有点概念,可能实习一个月下来连他那张卡的最低还款额都不够。叶秋当机立断:“我不要工资了,就是想锻炼自己,要不我们还是……照常?”

父亲不接他的茬:“我早上收到条短信。”说着就开始摆弄手机。叶秋后背一凛,看着他爸翻了半天,把手机递给他。是一条信用卡的消费短信。叶秋心里叫苦,这张卡是考上T大时父亲给他的,他吃饭购物加油什么的一个月几十笔,也有过若干过分的冲动消费,父亲从没说过什么,以至于他根本不知道这张卡居然开了短信提示——他用了两年半!第一次知道这张卡有短信提示!

叶秋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大年初一拜年短信微信这么多,他爸手机肯定还是重灾区,就这样老头儿还能从这种通知类消息里发现那条消费信息,怎么说来着,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叶秋觉得自己跟叶修就像是在如来手掌心裸奔的两只光屁股猴。

父亲拿回手机,敲了敲手机屏幕:“干嘛的?”

叶秋一瞬间想要扯个谎,甚至都构思出了几个借口,不过理智告诉他最好还是老实交代。但还没等开口,爸爸替他回答了:“叶修的机票钱吧?”

叶秋无言点头。

他以为接下来会听到父亲几句雷声大雨点小的训斥,然后无关痛痒地揭过这一页,或者是继续抱怨、讽刺甚至责骂叶修几句,也很好,父亲出了气,而叶修不知情。可是他只听到父亲叹息了一声,很轻,但那里面有很深很深的失望和无奈。

父亲说:“如果他真混得像他说得那么好,为什么机票钱需要你来出。”

叶秋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知道哥哥收入并不高,甚至跟他借过钱去缴纳一个什么罚款,但他们从没有聊起过彼此的经济状况,叶秋还没有经济独立,而叶修对此事毫不在乎。

父亲继续说:“你也别和稀泥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袒护他?”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是那种不加掩饰的真正的怒意。父亲推开面前的水杯,从烟灰缸旁边拆开的烟盒里抽了根烟出来,在桌上敲了两下,还没点。叶秋的心抽紧了。烟和烟灰缸是用来待客的,父亲虽然偶尔也会吸烟,但从来不在家里。这一次估计很难过去。叶秋语气软下来:“我不是袒护他,他都在外面五年了,我不想看到您跟哥哥这么僵化下去。”

“那你去应该做他的工作!让他早点回来。你替他搪塞我什么?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叶秋是真有点明白叶修说的“有你顶着爸妈的压力就到不了我身上”是什么意思了,昨晚上还以为就是句客套话呢。但叶秋也早不是当初那个对老爸俯首帖耳的孩子:“我比您还巴不得他早点回来呢,他也不回啊。您也知道有些人就是倔,您觉得我没做他工作啊?他现在一心都在他那些事情上,就让他折腾几年呗,要真是您说得这么惨,他也蹦跶不了几年了。”

“目光短浅!”父亲厉喝,叶秋吓得心里一抖,看了眼老头儿,还好,就是声音大点而已,并没有被更激怒一个等级:“他这么折腾下去只能是个废物!你一辈子给他擦屁股?你以为我没查过他在干什么?说得天花乱坠,就是一个草台班子,弄了些人,号称是办比赛,什么资质都没有,跟官方没关系,没有法律支持,哪哪都不正规,能有什么名堂?他现在正是接受教育的时候,等他想明白了早就被社会淘汰了,等他到了那个年龄,你告诉我他还能干什么?哪里还有机会让他从新开始?他现在像他自己说得这么厉害,都没办法养活自己,你觉得他以后能怎样?!”

叶秋被这一通话说得张口结舌,其实都已经快被老爸说服了。他跟父亲的观点本质上并没有区别,一个激进一个温和而已,只是他知道叶修的不可改变,所以就不去试图改变,甚至试着跟哥哥一起去相信这个产业或许有个不错的前景。他没想到父亲连叶修说的荣耀联盟都去调查过,而且看问题的角度跟他们这些单纯的理想主义者完全不同。叶秋沉默了一会儿,说:“您说得有道理,我之前都没想到过。”

父亲不说话,叶秋看他脸色,似乎发泄一通之后好受了不少。也许老头儿就是想把这番话对人说说,哪怕面对的不是叶修;或者也许他相信叶秋会把他的意思转达给他哥,说不定那样叶修更听得进去。叶秋想也是时候卖个乖了:“行了,爸,我肯定经常做他工作,你放心吧。你想想,我这么努力为了谁啊,肯定是为了将来他过得不好帮他一把,再怎么样我也不能让我哥受苦对不对。有我在,他差不了的。”

“你是比他有出息。”父亲冷哼。

他们父子俩在这个问题上倒是非常能达成共识,叶秋趁势继续安抚:“那你别生气了,他要是比我有出息,指不定我俩关系怎么不好呢,反正你别操心了,谁让我妈把我俩生成双胞胎,生下来就注定给对方擦屁股呗,要不他帮我,要不我帮他,不是一样嘛。”

父亲“唔”了一声,把那支没有吸的烟塞回烟盒里,叶秋松了口气。这当儿父亲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拿起来看了一眼:“今天晚上有个饭局,你跟我一块过去。”

“初一晚上?”那应该挺重要,或者很亲密,叶秋想,因为往年这天晚上都在安排亲戚聚会,“好,都有谁?”

“自己人。就你王叔叔,还有他家孩子,你那个小妹妹。”父亲说。

光叶秋知道的王叔叔就有七八个,不过他倒是想起来了,昨晚上父亲跟他提过一个孩子刚考上T大的。叶秋脑内搜索了一下孩子大概在这个年龄段的长辈,想了起来:“XX部那个王叔叔?”

“嗯,”父亲还是挺满意他对自己社交圈的熟悉度,“下午别出去了,晚上穿得精神点。”


叶修过了安检之后还有一会儿才登机,他随意逛了逛,在一家专卖B市土特产的店买了三只真空包装的烤鸭,几盒蜜饯果品,还有一大包糖山楂。沐橙还没有来过B市,也没吃过这边的东西。

小丫头虽然还在读书,但是天天往俱乐部里跑,跟大家都混得很熟,这次也是留在俱乐部的宿舍里过年。叶修回来的时候她正占用着他的电脑,跟嘉王朝的人一起在游戏里打60级的新副本。

“作业做完了没?”叶修把巨大一个塑料袋放在她身边的桌上,“烤鸭让食堂给热一下,晚上大伙儿分分。剩下的是给你的。”

“你昨天刚走,现在就问我做完没?”苏沐橙正聚精会神地操作着,只来得及回了叶修一句话,就安静下来,只是噼里啪啦敲键盘。说话会影响到团里的指挥,她操作很好,没有跟精英团,这个团新副本打得像是开荒,叶修站在她身后看着,直到BOSS不情不愿地倒下。

“还有最后一个,你来。”苏沐橙一把拽了耳麦,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到塑料袋旁边,小小地欢呼一声:“我爱吃这个!”

“别只顾着自己啊,听见我刚才跟你说什么了吗?烤鸭,拿过去。”叶修调整了一下键盘和鼠标的位置,戴上耳麦。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苏沐橙迅速撕开包装袋,剥开一小包糖山楂,捏了个球搁在嘴里。那东西外面裹着一层黏黏的糖汁,把她粘得口齿不清。

“惦记着野图BOSS呢,不说了,这边开了。”


tbc


之前设定叶秋是在Q大,后来发现正确的叫法应该是T大,反正大家都明白是工科最厉害的那一所就是啦,为了拼命给弟弟堆逼格也是操碎了心,但是考虑到以老叶的智商和能力所体现出来的基因的强悍度,弟弟考上T大实在是很合理。前文先不改了,怕改了之后LOF又抽风审核吞文啥的。

评论(67)
热度(1046)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