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喻叶]色授魂与(20)

前文 #喻叶-色授魂与 


(20)


喻文州正仔细研究王杰希那几个链接里的户型图,就看到右下角的头像又闪了起来。还是王杰希。

王杰希:你俩到什么程度了?

喻文州一时没回过味来,王杰希不像会八卦到这么细枝末节的地步的人,但是他真问了,喻文州也不惧。他跟叶修算上过床吗?能拿出来说吗?对着王杰希显然不能像对黄少天一样,告诉对方他跟叶修其实还没确定关系,那要在这只疑似单身狗面前刷优越感吗,会不会太不人道……喻文州还没理顺,那边又发过来一句话。

王杰希:别想多了,是问你们俩现实里规划到哪一步了。

喻文州想了想,回过去:我都开始准备在B市买房子,你觉得是哪一步?

王杰希:那也只是你自己准备在B市买,我哪知道你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投资啊。什么都说明不了。挑明了吧,我刚说B市不欢迎你,这不是开玩笑。你是G市土著,就我所知,你性格也好,价值观也好,都是你们G省那边的一套,但B市的本地人,跟外地人承担的压力和生活方式不一样,很难生活到一块儿去。

喻文州看着对话框,还没想好怎么回,就看到王杰希那边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中。片刻,一大段话又发了过来。

王杰希:一来,你作为外地人口,要打算在B市立足,长期定居,就得有打拼一辈子的打算,你在G市那种舒舒服服的生活基本上就别想了,你觉得你自己是这种劳碌一辈子的人么?你父母不需要你养老么?长久来说我不看好。二来,叶修是B市本地人,他家庭大体是什么样的我很清楚,你移居过来,还抢走人家一个儿子,基本上别指望他的家庭能接受你,就算勉强接受了也未必看得上你。你觉得真爱无敌是吧?那你觉得叶修夹在中间感觉会怎么样?凡事听你的?做梦吧。

王杰希手速很快,瞬间又发过来一段:我其实没必要跟你说这些,给你俩鼓鼓掌,支持一下多简单,还不得罪人。不过你是G市人,有些地方你想不到,我把丑话明说了,给你做个参考。

喻文州跟王杰希不算推心置腹的朋友,甚至不算朋友。但在若干次私下交流中他也算清楚王杰希的人品,这不是诅咒,某种程度也代表了一定现状。话是难听极了,但塑料花一样的漂亮话谁不会说呢。喻文州叹了口气,回过去:都是一线城市,差这么多么?

王杰希:叶修准备去G市定居的话我也会这么劝。他听不听是另一回事。这么说吧,要是你一辈子都是职业选手,都是现在这个收入,我不会劝你。一方面你收入很可能会下跌得厉害,生活水平会打很大折扣,另外一方面,去外地工作没你想象得美好。你周围一圈人连你家乡话都不会说,你过得有意思吗?我要是生个病,我四个堂哥三个表妹能轮流来医院看护我,你生病了靠什么?叶修?他万一去外地出差了呢?反正我是不可能过去帮你的,交情没到这地步。外地人跟B市人生存难度根本不一样。你想好了再决定。

喻文州半天无语。如果去了B市定居会怎样,他以为之前想得很透彻了,包括远离喜欢的环境的寂寞和从头开始奋斗的辛苦,他都自以为有了心理准备,但王杰希一口气几大段话砸过来,他才意识到那点准备远远不够。固然可以现实里遇到什么慢慢去磨合、解决,可是那确实会消磨他,没有什么是经不起消磨的。喻文州甚至在想,也许王杰希并不是想要劝他,而是把将来可能遇到的真正问题用这种方式给他点出来,如果提前有了觉悟,遇到的时候也就不至于太伤神了。

喻文州心情复杂地敲了两个字回去:谢谢。

王杰希:不客气,睡了。有事也不要敲了,不负责当垃圾桶。

他的头像很快暗了下去,喻文州关掉对话框。他切回浏览器,依然看着那些被处理得精致气派的图片。王杰希的话不至于让他灰心丧气,甚至修改规划,但是好心情也被破坏得差不多了。喻文州叹息。“只要我坚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句听上去非常有力的话,似乎只要怀着这样的信念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但他明白,世事大概率地不会如此。在B市定居的外地人何其多,人家未必生活得不幸福,但王杰希的话说中了喻文州的某个痛点,那就是完全不考虑叶修的话,他的确并没有多喜欢B市,并不觉得在那里的生活是值得向往和终生追求的。他是已经有了为叶修而选择它们的觉悟,然而靠着爱和觉悟就可以支撑一生吗。

喻文州迅速地估计了一下派遣黄少天以友情攻势游说叶修来G市定居的概率,然后在心里打了个叉。没关系,发现问题,逐条解决好了。王杰希提的几点都很实在,工作选择,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叶修的家庭,自己的家庭,唔,我在B市好像真没什么朋友……喻文州想得几乎神游物外,他发现叶修的头像在右下角闪起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一阵子了。

叶修:干嘛呢?

这么毫无感情色彩的三个字,喻文州都看得心里一阵舒展,顿时觉得刚刚那些烦恼都不算什么,赶快回过去:想你。

叶修回得很快,像是守在那边等他回复似的:我猜也是。

喻文州忍不住微笑,发自内心的那种:为什么啊?

叶修:我总不能猜你在想别人吧。不玩你那每天一小时了?

喻文州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叶修在说什么:不玩了,早就无所谓了。现在一天想你十几个小时都不耽误正事。叶修,我发现了一个真理。

叶修扔过来一个问号。

喻文州:谈恋爱真不耽误时间。以前总觉得会分心,影响精力,现在才知道完全不会,想你的时候就顺便想了,只会觉得开心,像是精神质量提高一个档次。

叶修:呵呵,那是因为你还处在甜蜜期,等我冷暴力你了信不信你哭都哭不出来。你这几天胃疼和睡眠怎么样?

喻文州斟酌了一下,觉得还是卖卖惨比较好:胃疼好些,药一直没断。睡得不太好,做梦也不安稳。要是再受什么打击,估计更难好起来了。

叶修没回,几秒钟之后,发过来一个文件。看格式是个音频文件,尺寸很大,喻文州有点疑惑地接收了:是什么?

叶修:治你失眠的,对症下药,包灵。独家,不许外传。

喻文州一瞬间心跳得很快:是我想象的那种么?

叶修跟他卖关子:听了就知道,剧透没意思。

喻文州觉得心里就像进了只小花猫,爪尖都没长好,柔软细嫩的小肉垫在他的心脏上踩来踩去,非常轻盈,又痒痒的。文件传得不快,喻文州看着进度条发了会儿呆,突然抬手敲字过去:叶修,你打算将来回B市定居吗?

叶修这会儿正在自己宿舍里,一边跟喻文州聊天一边浏览电竞新闻,他怔了怔,很快回过去:有可能吧,不过我也很喜欢南方的气候,在这边十几年了,都习惯了。

喻文州调整了一下坐姿。理论上来说他俩的关系还远没到这一步,但既然提到了,就去面对吧。他的表情严肃起来:刚刚跟王杰希聊了,跟他咨询了B市的几个楼盘,叶修,我在考虑把G市这边的房子卖掉一套,然后在B市买一套。位置大概在北四环左右。你觉得怎样?

叶修过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回过来:你在G市都有不止一套房子啦?真有钱……

喻文州万万想不到叶修会是这个回复,没忍住笑了出来,有点心酸,但是又莫名地很甜蜜:认真点啊。B市的房价我清楚,如果将来你回去的话,我想现在就做准备。你别有负担,这不是绑架你。

喻文州看不到叶修那边的情况,觉得叶修只是一贯的淡定或者无所谓,但电脑那边的叶修实际上心里是非常惊讶的,他能感受到喻文州的认真,于是也不得不认真起来,想了一会儿才回复过去:我之前忙着比赛,从来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现在跟你都这样了,确实也应该想想了。不过你不是还有几年才退役吗?我这边也要在H市继续工作下去,要是那时候还没分手的话,等你退役了,再一起商量呗。

那边还没回,叶修这边倒先回过味来,笑着摇摇头,敲字过去:你别总想着自己把什么都包揽了,你以为我是谁啊。你得改改思维方式,以后要学着有事跟我一起商量,将来在哪里定居,怎么买房子,得两个人一块儿决定吧,我一个五冠的人,还能让你自己为了这种事发愁?

喻文州把键盘往显示器的方向挪了挪,整个人趴在了桌面上,他觉得他很久没有这样了,为了谁的一些话可以笑得像个小孩子,连动作都变得幼稚起来。单身太久,连思考模式都是孤独的,他想着可以为了叶修承担起一切,却没有想过叶修会愿意为了他付出什么。这晚上王杰希对他说的话瞬间散去,变成从没有存在过的声音,包括这些天来的考虑和计划,似乎还包括了他过往的一切担忧,都无所谓了。叶修和他在一起,他和他分担一切,这完全不是“他爱叶修”这一事实所给予他的力量能匹敌的。

喻文州自己消化了会儿,坐直身体,又把键盘拉回来,回复过去:咳,早作打算不好么。我记得某人三连冠之后都去睡了网吧的小黑屋,看到那个新闻的时候我心疼坏了,你随便跟谁开口吱个声,都不至于这样。

叶修:那小黑屋挺好啊。这么着吧喻文州,要是将来咱俩只能一起睡小黑屋,你还会跟我在一块么?

喻文州秒回:太看不起我了,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宝贝去睡小黑屋啊?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叶修这边要去洗澡,正好文件也传完,就互道晚安下了线。喻文州翻着两个人的聊天记录,时不时没来由地会心一笑,觉得心里甜蜜得像个傻子。很多事情一个人扛,哪怕意志再坚定也觉得困难重重,但是他怎么就忘了,跟他一起的是叶修,没有人比他更好、更强大、更值得爱的叶修啊。喻文州在心里高歌狂舞了一阵子又开始找回理智,冷静地想,其实B市那套房子还是可以买,进可以用来同居,退可以当作投资,尤其这几年还没有退役,供房压力会小很多。他又觉得有点奇幻,其实到现在为止他跟叶修都还不是恋人——为什么却默契深爱得像是已经同甘共苦一生的伴侣了?

喻文州就这么心理活动丰富地度过了临睡觉前的时光,直到要关电脑时才想起来那段录音。他把它传到自己手机上,插好耳机,到床上躺好,点开了这个文件。


tbc


剧透一下,ASMR梗,其实是写这篇文的初衷,但是卡了一年写到这里已经不是很喜欢它了。不过还是会继续写完它,只是对文的整体结构而言已经不重要,就是一个小过渡而已。这篇最关键的部分之前已经写过去了,很快就完结了~

评论(108)
热度(891)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