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喻叶]蹈火(5)

前文,警告也见前文。


(5)


作为男人,喻文州无可避免地有一段贤者时间,叶修特意捡这个时候跟他说这些,心肠简直不能更坏,这种行为就像是在他被那个虚无的黑洞一点点吸过去的时候,还特意在他后面推上一把。不过喻文州不怕他,他往床头一靠,平静地喝了两口水,才说:“我看未必。你要真觉得我拎得清,根本就不会对我说这句话。”

他已经从那段让他头昏目眩的快乐中完全挣脱出来,思路比正常时刻还清晰得多。喻文州偏过头去看叶修,叶修一直半躺着,喻文州的视线居高临下,这角度带来的优势是纯粹的:“你在担心什么?跟我说这些,是想警告我?”

喻文州下床,走到桌边,从叶修方才丢到那里的烟盒里敲了支烟出来,衔在嘴里点着,却没有抽,走回床边把它塞进叶修嘴里,顺便把床头茶几上的烟灰缸拿近一些。叶修眨了眨眼睛,显然受用的样子,也半坐起身,把烟灰缸拈进手里。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你太不了解我了,叶秋。”

“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喻文州慢慢地说。

叶修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望着喻文州,沉思了一会儿,才笑出来:“……我现在倒真有点喜欢你了。”

“你早就喜欢我,只是不想负责任。我跟其他人比起来,你会答应我的原因也并不什么拎得清,主要还是因为你喜欢我吧。”喻文州语调平稳,不像是在陈述某个大胆的猜测,倒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似的。

叶修转过头,把烟雾轻轻吐向另外一个方向,点掉一点烟灰,漫不经心的样子:“你哪里值得我喜欢?”

“这要问你自己了。你能空窗几年都不跟别人上|床,为什么我邀请你你就答应了?”喻文州顿了顿,也笑出来,“看一个人的真实态度,不用看他说什么,看他是怎么做的。”

叶修继续吸烟,没有说话,但喻文州能感觉到他心情不错。他看着叶修指间的烟一点点烧尽,突然像是补充什么似的开口:“放心,你不用担心需要对我负责。你以为我很想对你负责吗?”

叶修想了想:“我不知道啊,你想对我负责吗?等一下,”他打断喻文州还没出口的回答,把左手的烟灰缸放回小茶几上,右手的烟换到左手夹着,空闲出来的右手往前一探,精准地握住了喻文州的丁丁,那里正慢慢恢复过来,半硬不硬的状态,“好了,现在我正摸着你的良心,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你想对我负责吗,喻文州?”

喻文州沉默地看了叶修一会儿,突然笑出声来。他夺下叶修手里的烟头,三两下按熄在烟灰缸里,顺势压着叶修倒在床上:“我的良心说它只想干|你。”


http://wx4.sinaimg.cn/large/73ab74bdly1fgbyik2mefj20c838qq6f.jpg


tbc

评论(78)
热度(839)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